最新动态

最新帖子

厨房里的故事

作者[Lee Mei] 发表于[2019-05-19 08:20:25]
“你们说,我帅不帅!” 身高一米七,体重近180斤的二胖师傅突然在后厨间里说了这么一句话,逗得大家哄堂大笑,大家纷纷开玩笑说:“ 帅,帅,帅,你真好看……” 欢笑过后,我想起了前段时间聚会时姊妹谈的做诚实人的真理,诚实人该一是一丶该二是二。于是,我认真地对二胖师傅说:“你长得太胖,不帅。”二胖师傅听了我说了一句诚实话,放下手中的勺子就向我走来,用他那粗壮有力的胳膊勒着我的脖子说:“老张(我才18岁),你再说一遍。” 我似乎很勇敢,但我知道在这个饭店我们俩关系最好,所以我又一次对他说:“ 你就是勒死我你也不帅,太胖……”二胖师傅无奈地松开了我。于是大家又是一阵欢笑。


...... [更多...]

幸福的婚姻“缘”于何处?

作者[Lee Mei] 发表于[2019-05-16 08:32:23]
人常说:“缘是天意,份是人为。”两个人相遇相知都是因为缘份,好好去经营才能更加长久……

晓楠和其他20出头的女孩一样,对自己的感情有着美好的憧憬,常常幻想着与自己的伴侣在一起的美好画面。她也在心里暗暗地告诉自己,如果遇到属于自己的缘份,一定要好好地去经营那段感情,她坚信缘份也需要人为的呵护……

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在外打工,结识了强。两个人都是青春年华,她对他也是怦然心动,渐渐地互生好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男女朋友,她相信这就是自己的缘份。他们也像其他的小情侣一样时常吵吵架、斗斗嘴、撒个气,虽然各种插曲不断,但她每天过得都很幸福、甜蜜,她从未想过两个人会分开,她认定他就是她的依靠、她的未来,她深信只要自己好好地经营,这份感情就一定会开花结果,结局美满,她也在为这一结果乐此不疲地努力着。每每看到身边同龄的女孩经常要求男友买这个买那个,一不顺心就分手之类的,她觉得那都是外表的东西,太肤浅了,只要两个人好好的,不比什么都重要嘛!


...... [更多...]

心灵空虚该如何解决

作者[Lee Mei] 发表于[2019-05-13 06:38:56]
一天,我看到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王子生长在皇宫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有人陪着玩乐。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这么享受着,但却始终感到心灵空虚。有一天他想:我这一生就这么虚空地活着,真没意思。他心中烦闷,决定走出皇宫到外面看看宫外的人是怎么生活的,有没有真正的喜乐。他走出宫殿走到大街上看见做买卖的人,吆喝来吆喝去忙得不可开交,没看见有一丝喜乐之意,往前走看见路旁地里的人,面朝黄土背朝天汗流浃背地耕作,更没有一丝喜乐,于是他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不远处传来了喜悦的歌声,他觉得惊奇,顺着声音他走进一间茅草房,看见一个皮匠在哼着小曲劳作,王子惊奇,就问皮匠,你为什么这么喜乐?皮匠说:“我以我父为喜乐。”王子一头雾水地说:“我父是一国之君,我都没有喜乐,你父是谁,你为何因你父为喜乐?”皮匠说:“你父是我父安排的,我父是上帝(神),我以我父为荣耀,我是上帝之子,你说我喜乐不喜乐?”王子说:“啊,这回我可找到喜乐的源头了,原来是上帝。”于是王子就开始敬拜上帝,从此也有了喜乐的生活,不再虚空度日,找到了人生的意义。


...... [更多...]

一个“小霸王”的转变

作者[Lee Mei] 发表于[2019-05-10 08:50:33]
我因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只生了一个儿子。因就这一根独苗,我和丈夫、公婆,对儿子真是“拿在手里怕碰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干啥事都由着他的性子来,饭端到他嘴边,衣服给他穿好,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从不让他受一点委屈。记得他4岁那年,放学回来时他“哇哇”大哭,我还没来得及问,婆婆赶紧跑过去把他抱在怀里说:“乖,咋啦?是不是谁欺负你了?来,跟奶奶说,看奶奶不找他算账!”丈夫也跑过来,气愤地说:“男子汉就不准哭!谁欺负你,你就给我打他,出事了有你爸顶着!”听完这话,儿子停下不哭了。此后,孩子经常在幼儿园里跟同伴打架,一般都是他打人家的时候多,弄得经常有幼儿园里孩子的家长找上门来。公婆、丈夫虽然当面给人道歉,可等人走后,他们就竖起拇指来夸儿子做得好。


...... [更多...]

如何坦然面对工作中的失误?

作者[Lee Mei] 发表于[2019-05-07 05:43:55]
每个人在工作中都不免出现各种差错,为了不被老板骂,不遭到同事的议论,我们常常会选择极力地掩盖事实真相、推卸责任,虽然内心会怀着几分忐忑,但依然不自觉的会这样做,之前的我也是这样。但后来,是神话语的带领,使我能够坦然地面对这一切,同时也换来了心灵深处的踏实、轻松。

初来美国,我就进到一家食品工厂做打杂的工作。公司常年做牛尾罐头,每天都会剩有很多的牛骨和肉渣,在美国废油是不能直接倒进下水道的,只能用塑料桶装着,然后丢到垃圾桶里。一天晚上,我们做的牛尾特别多,做好牛尾已将近凌晨五点了,但是我还有许多餐具没洗,再加上一桶桶的牛油和肉渣还没有倒掉,又没有塑料桶可以装了,我很着急,心想:这么多的牛油和肉渣要往哪里倒才好啊?这时我突然想起上次做鸡肉罐头时,厂里的谢姐把废油和肉渣都倒进了女厕所。于是,我快步走到谢姐面前,问她可不可以把牛油往厕所里倒,谢姐马上说:“可以,可以的,你去倒吧!”因为时间赶得紧,我没有多想就快速地把一桶桶的牛油和肉渣都倒进了女厕所里。


...... [更多...]
The images, logos, trademarks used on this site and all forwarded content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comments posted by our visitors, as they are the property of the poster.
All other content of this website is copyrighted by 加西网

skin by 126blog.com | page generation: 0.041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