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联系 | 繁体版 | 手机版 | 微信 | 微博 | 搜索:
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忘记了密码 | 社交账号注册或登录

首页

新闻资讯

论坛

温哥华地产

大温餐馆点评

温哥华汽车

温哥华教育

黄页/二手

旅游

年近四十,我在日本找工打(图)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大家好,我是Tanya。


今天想让我的一位老友吴从周来讲讲他在京都的故事。

年到中年,任何变化都是伤筋动骨,任何决定也都需要胆量和勇气。


从在语言学校学习,到希望在京都找到工作可以让口语突飞猛进,年近四十的吴同学写下了这些真实的经历。

————以下内容 by 吴从周

Y校是一座很小的日语学校,老师只有四五个,兼任的多,专职的少。至于学生,初中高三个年级,加起来不过百人。中国人总是最多,然后是越南人。在此之外,还有尼泊尔韩国伊朗印度、斯里兰卡等等来自各国的学生,于是虽然只是一个小学校,也十分称得上国际化。

语言学校的课程进入最后半年,一个要命的问题越来越醒目。努力学习一年半,还是个哑巴。

至少在这所语言学校,中国学生的说话能力似乎总要差一截。语速更慢,停下来想单词和语法的顿挫更多,以及,手势更丰富,显得能歌善舞。当你试图说点什么,又出现了交流障碍时,总会不自觉地手舞足蹈起来。这可能是人类共通的交流本能。不光是日语不好的外国学生,日本老人家试图说明什么我不明白的东西时,也会提高声音、缓慢地重复,并在空气中来回比划。好像我之所以听不明白,不是因为不懂日语,而是耳背或注意力不够集中。


东南亚的学生,尤其是来自多语种地区的同学,虽然考试分数未必很好——也就是识汉字比不过中国学生,但说话却很灵光,学了半年就能ぺらぺら。这个词读作pelapela,在日文中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形容纸张或薄片在翻动,一个是讲话流利。一个精通外语的人,得像书页翻动一样哗啦啦讲话,如此一想,就觉得这个词确实生动,于是对那些ぺらぺら的同学更加羡慕。

我试图给自己糟糕的语言能力找点理由。年龄奔四,记性变差,或许还因为认识汉字。京都的地名,柳马场通,日文读作yanaginobanbadori;四条河原町,读作shijyokawaramachi。读音难记,汉字好懂,脑子难免偷懒。日本又是一个日常生活太过方便的国家,便利店、快餐厅、超市,一句话不说也不妨碍,因此练习的机会更少。这些借口无一例外遭到太太的无情鄙弃。她毫不客气地批评说,你对自己太宽容,语言哪有这么好学。应该被彻底甩进日语环境里摔打一番才好,最好的法子是去打工。




△一家连锁餐馆门口张贴的招聘广告,时薪1100日元

打工的话头,刚来日本时一位在东京工作的朋友就提过。说是在烤串店端了几个月盘子,被逼着听说,日语突飞猛进,因此非去不可。然而总被我以各种理由迁延,譬如还有远程工作抽不出时间,或者多看看电视节目也一样。其实心里抗拒的原因,到底还是怕。2023年7月,被太太逼迫考N1(日语能力考试1级),不幸铩羽。听力部分尤其惨不忍睹,太太冷嘲热讽,勒令必须去打工:“都来这么久了,还跟人说‘不好意思我日语不好’,怎么说得过去?”无论如何,只能硬着头皮上。

头一件行动,是搜罗了几本介绍工作的小册子。家附近超市门口总是摆着两个杂志架,定期更新几样小册子,免费领取。一样是驾校广告,集中住宿培训两个礼拜拿到驾驶执照。还有两样是招工信息,封面写着“时间自由”“高时给”。


您的点赞是对我们的鼓励     还没人说话啊,我想来说几句
上一页123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猜您喜欢:
    您可能也喜欢:
    我来说两句:
    评论:
    安全校验码: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Terms & Conditions    Privacy Policy    Political ADs    Activities Agreement    Contact Us    Sitemap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页面生成: 0.0351 秒 and 8 DB Queries in 0.002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