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廣告聯系 | 簡體版 | 手機版 | 微信 | 微博 | 搜索:
歡迎您 游客 | 登錄 | 免費注冊 | 忘記了密碼 | 社交賬號注冊或登錄

首頁

新聞資訊

論壇

溫哥華地產

大溫餐館點評

溫哥華汽車

溫哥華教育

黃頁/二手

旅游

中國移民美國夢碎 帕克蘭案中喪子

QR Code
請用微信 掃一掃 掃描上面的二維碼,然後點擊頁面右上角的 ... 圖標,然後點擊 發送給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謝謝!



在彼得·王的21歲生日那天,他的家人——他的表弟·傑森;母親琳達·張;他的父親王孔峰在他的墳前悼念他。

琳達·張(音)走進兒子的房間,坐了一會兒。在丈夫去餐館上班,其他孩子上學後,她會時不時地去那裡看看。


帶法拉利標識的床單還在兒子的床上。任天堂游戲機的手柄在他的衣櫥裡。牆上掛著大象和蝴蝶的裝飾畫。

她的兒子彼得·王(音)在馬喬裡·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遭槍擊身亡後,她收到了許多悼念、禮物和繪畫作品。這天早上,琳達·張指著一封裝在鏡框裡的信。

“可能是佛羅裡達州州長?”她盯著有參議員馬爾科·盧比奧簽名的一頁說。還有一幅彼得的肖像,琳達·張說這幅畫可能出自一位著名藝術家之手,但她不太確定。

“我的英語不好,”她用中文解釋道。“彼得一直是我的翻譯。”



一家人把彼得的獎品陳列在他的臥室裡。


六年前,在佛羅裡達州帕克蘭市的大屠殺中,17個家庭失去了親人。如今,琳達·張和她的丈夫王孔峰(音)以不尋常的孤立狀態在悲傷的荒野中穿行。帕克蘭的其他家長公開談論學校安全和槍支管制,競選學校董事會席位,帶頭提起訴訟,成立基金會紀念他們遇害的孩子。在集體活動中,許多人找到了安慰和發泄沮喪的安全空間。

彼得的父母英語不流利,他們很難跟上這些對話,也很難采取什麼能讓自己發泄悲傷的行動。對於一些家庭來說,法庭是一個宣泄情緒的地方,而他們在法庭上則要依靠翻譯為自己說話,並且靠翻譯才能對訴訟程序有一個粗略的了解。

“我只想為彼得做點什麼,”王孔峰說。“但是我們怎麼做得到呢?我們不會說這種語言。我們不了解這種文化。”


善意的朋友和親戚敦促這對夫婦繼續生活,專心撫養他們的兩個小兒子傑森和亞歷克斯。但琳達·張和王孔峰並不確定繼續生活意味著什麼。他們不理會別人讓他們去看心理醫生的建議,這種做法在中國文化中仍被廣泛污名化。

由於缺乏人際交往和安慰,王孔峰基本上沉浸在工作中,琳達·張則沉浸在自己的悲傷中。

“你可以看出,他們有很多東西想向世界表達,但他們做不到,”彼得的表姐陳琳(音)說。她在法庭上為王孔峰和琳達·張擔任翻譯,同時也是一名創傷心理治療師。“這些負面情緒已經積累了很多,等它變得太大的時候,就會更沉重地擊垮一個人。”

美國


1     好新聞沒人評論怎麼行,我來說幾句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注:
  • 新聞來源於其它媒體,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
  • 在此頁閱讀全文
    猜您喜歡:
    您可能也喜歡:
    我來說兩句:
    評論:
    安全校驗碼:
    請在此處輸入圖片中的數字
    The Captcha image
    Terms & Conditions    Privacy Policy    Political ADs    Activities Agreement    Contact Us    Sitemap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

    頁面生成: 0.0348 秒 and 7 DB Queries in 0.003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