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廣告聯系 | 簡體版 | 手機版 | 微信 | 微博 | 搜索:
歡迎您 游客 | 登錄 | 免費注冊 | 忘記了密碼 | 社交賬號注冊或登錄

首頁

新聞資訊

論壇

溫哥華地產

大溫餐館點評

溫哥華汽車

溫哥華教育

黃頁/二手

旅游

新加坡: 每月花5萬,我在新加坡當陪讀媽媽.....

QR Code
請用微信 掃一掃 掃描上面的二維碼,然後點擊頁面右上角的 ... 圖標,然後點擊 發送給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謝謝!



看著12歲的兒子A在戲劇課上自信的表現,陳姐覺得,新加坡,來對了。

多年前,為了能讓A進上海緊俏的公辦小學,上海本地人、房產眾多的陳姐花大價錢額外購置了一套學區房。但A性格內向,不太合群,一直到三年級,都處於抑郁狀態。上體育課的時候,A會在操場的角落背對著老師獨自坐著。這一切讓陳姐心疼不已。


機緣巧合下,陳姐一家了解到新加坡教育,決心一試。疫情伊始,陳姐帶著A坐熔斷指令下達前最後一班國際航班來到新加坡,參加國際學校的考試。安頓下來後,她把5歲的小女兒也接到了新加坡上幼兒園。

四年過去,和眾多來自中國的陪讀媽媽一樣,盡管初期會被包裹在不確定性與焦慮中,她沒有後悔自己的決定。

新加坡的生活成本加上學費,一個典型的二孩家庭往往每個月至少要花費4~5萬人民幣(专题)不等。能出得起這個錢的家庭,往往是中產往上——最恐懼階級墜落的一類家庭。

實際上,為了孩子的教育,父母們在世界范圍內,國家間,省市間,學區間進行著數不清的遷徙。全世界都籠罩在階級墜落的恐懼當中,又希望孩子能夠免於這種恐懼的侵擾。

新加坡是一顆漂亮的糖果,它包裹在父母對精英教育的期許當中,成為中國中產父母們趨之若鶩的目的地。

一方面,孩子獲得了令人欣喜的成長;另一方面,陪讀媽媽們拋下國內的工作與生活,遠渡重洋,在陌生國度承受著語言障礙、經濟與心理的雙重壓力,以及孤獨感的侵襲。尤其在自我價值感的實現上,面臨著挑戰。


這是陪讀媽媽們的一體兩面。

精英教育

彤女士和丈夫出身湖南一個縣城,後到深圳打拼。2022年9月,他們帶著兩個孩子,舉家移居新加坡。“未來,孩子就不需要再想著怎麼從國內一線城市奮斗到國際化的平台了。”


她的兩個孩子一年的學費在10萬元人民幣左右。

其中,小女兒在上幼兒園,學費1.56萬新幣一年(約合人民幣8.4萬元)。剛到新加坡時,兒子在國際學校就讀,學費25000新幣一年(約合人民幣13.4萬元)。後來,兒子考入政府學校,學費驟減,大約11400新幣一年(折合人民幣6.1萬元),不到國際學校的一半。

政府學校相當於中國的公辦學校,其優勢遠不止是學費便宜這麼簡單。

新加坡政府學校提供的基礎教育非常扎實。2023年,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公布了於2022年進行的、三年一次的國際學生評估項目(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簡稱PISA)結果:新加坡學生在最新一輪的國際學生評估中表現優異,在閱讀、數學和科學三項測試中重登榜首,使新加坡在全球81個參與評估的教育體系中排名第一。

(虎嗅注:在2018年進行的 PISA 當中,以北京上海、蘇州為代表的中國大陸名列三項測試第一。但中國大陸沒有參與2022年的調查。)


點個贊吧!您的鼓勵讓我們進步     這條新聞還沒有人評論喔,等著您的高見呢
上一頁1234下一頁
注:
  • 新聞來源於其它媒體,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
  • 在此頁閱讀全文
    猜您喜歡:
    您可能也喜歡:
    我來說兩句:
    評論:
    安全校驗碼:
    請在此處輸入圖片中的數字
    The Captcha image
    Terms & Conditions    Privacy Policy    Political ADs    Activities Agreement    Contact Us    Sitemap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

    頁面生成: 0.0399 秒 and 4 DB Queries in 0.001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