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Lipont Place力邦艺术港:活动场地租赁,拍摄场地租赁!

江西新余大火,消逝的6张面孔(图)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琳琳社交平台上的背影梁娇颖年幼时(图源:网络)

事发前两天的1月22日,新余下了场大雪。这位南方姑娘穿了一身白色的绒毛棉袄、头上是现在流行的“三合一”熊耳朵帽子,也是白白的。照片里,她站在夜灯下的街边,伸出手去接飘落的雪花,留下一张侧影。

琳琳出事后,她的账号变成了“数字公墓”,评论区里的亲友留言拼凑出她生前的点滴——她喜欢听朋友说民族话,喜欢和好友打游戏,说回老家要请朋友喝酒,还要给姐姐买好吃的。


1月24日那天,一位朋友还给她留言“好久不见”,她回复道,“马上见了”。

好朋友|流浪猫、奶茶和奖学金

熊熊大火在地下一层燃起时,同为23岁的叶涛和诗晴正在“博弈专升本新余学习中心”的英语课上。

两位女孩共同的好友珂珂告诉我们,1月24日的那堂课是临时加的,她身体不舒服请假了,但两位好友照常去上课了。

下午3点22分,珂珂结束了和诗晴的聊天,却在10分钟后收到老师发出的一条视频——培训机构所在的方位浓烟滚滚。

她开始在微信上询问好友状况,但十多条消息都石沉大海,她又连拨了三个语音通话,依旧无人接听。珂珂跑到现场,被警察拦在外面,又跑到医院,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只看到好多殡仪馆的车。

晚上7点42分,她再次打开聊天框,发出近乎绝望的文字,“我求求你了,都别有事好吗,我不想失去你们,回我好吗?”


珂珂第一次见到诗晴是在去年11月开班时,她觉得那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她们座位中间隔了一条过道,珂珂想和她打招呼却总是不敢。直到一天快要上课时,她看到诗晴跑下楼梯,才有了两人的第一次对话——“你去干吗?”“去超市买火腿肠喂下流浪猫!”



珂珂、诗晴、叶涛一起喂流浪猫

猫,是诗晴和珂珂认识的起点。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两个女孩一起喂流浪猫,吃拉面,喝奶茶。珂珂没有电瓶车,从培训机构到租住的房子要步行半个小时,诗晴便骑电瓶车载她回家。珂珂弄不懂知识点,诗晴告诉她“逻辑运算规则书上没有,你要记哦。其余的你不记笔记的话,可以在书上画出来”。珂珂痛经时,诗晴不断发文字询问,“有布洛芬没”“没热水袋吗”“有电热毯吗”。


她还给珂珂介绍了自己的舍友——叶涛,一个同样喜欢猫的女孩,她在家里养了一只灰白的小猫。1月16日下午,叶涛给珂珂发了一条自家猫猫的视频,“晚上来不来,给你摸摸”。珂珂答复,“来!必来!”那天晚上,三个女孩喝着奶茶,在机构教室门口摸着叶涛的猫,聊着小猫小狗。

原本,三个女孩约好1月31日放假前,诗晴要带着她家的狗。叶涛带自家的小猫到珂珂租的房子里玩。但现在,约定再也没有机会完成。

赣西科技职业学院的官网上,至今还能看到诗晴和叶涛获得该校2022至2023学年国家励志奖学金的消息——她们所在专业只有5人入选初审名单。在珂珂的印象里,两个女孩平常除了上课,还会到教室自习。来自青海的诗晴曾告诉她,“自己一定要走出青海看一看”。

外甥女|一米八大高个,本想做警察

刘明的外甥女小欧还没满21岁。

知道2003年的女儿也在遇难者名单里的时候,小欧的父母哭成了泪人。1月25日,他们前往殡仪馆见女儿最后一面时,多次晕厥。
您的点赞是对我们的鼓励     无评论不新闻,发表一下您的意见吧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猜您喜欢

    您可能也喜欢

    当前评论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