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Lipont Place力邦艺术港:活动场地租赁,拍摄场地租赁!

巨婴/善良/犬儒——中国教育三宗罪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无知着善良

多年以前,一个天真善良的同事在我们谈论人间罪恶的时候,天真善良地说:“啊,别说做这样的坏事,我甚至都没想过这样的事。”

因为已经比较熟悉,所以我冷冷地回答:“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坏,你怎么知道你做的事是好事还是坏事?”


她说,“我当然知道我做的事是好事还是坏事啊,这怎么会不知道?”

我继续:“一个勤奋的老师,把不完成作业的学生中午留下来做作业不准去吃午饭,这是不是坏?但他可能觉得自己是在教育学生,在让他明白什么叫承担后果。”

她说:“这有啥不对?”

我说:“这当然不对。饭有什么罪?为什么不做作业就不能吃饭?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非得要剥夺一个人最基本的吃饭权利?”

很明显,她还想辩解,但到此为止,已经很清楚地看到,如果不知道什么是“坏事”,我们会以“做好事”的名义大做坏事。——世界上所有的“为你好”,由此而生。而“为你好”三字造了多少孽,我相信只要你有正常认知都能明白。

我们默认差不多所有父母都是爱儿女的,我们非常清楚这些爱儿女的父母教育他们的儿女的方式有多少是错误的,而且带来了多少人间悲剧。——都不必举例,每一个有耐心读到这儿的人都能自行举例。难道他们不爱自己的孩子吗?爱啊。可是怎么会这样?

这就是——无知着善良。

只有爱、只有善良、只有一个好的目的,是远远不够的。伏尔泰写过这么一句话:“人人手持心中的圣旗,满面红光走向地狱。”


所以,在我们的同事中,很多心怀善念、天性善良的同事,既爱工作,又爱学生,兢兢业业地做着很多错误的事情:他们不知道这样做是错的,还满心觉得这是对学生负责任。这也不需要举例,我们身边都是例。

非要举例的话,我就举大一点:比如有温和善良的同事,会在教育学生爱国的时候,表现出强烈的仇外心态。他们觉得这是对的。我不知道这些同行们发现自己的孩子在幼儿园被教育扑手榴弹,会是怎样的心态。——如果他们反对别人这样教育自己的孩子,那就是分裂。说不定他们真的为之骄傲。但这展现的不仅是真诚,而且是愚蠢:真诚的愚蠢。

无辜的还是学生。

我想起了很多年前的华东政法大学杨师群事,他可能是学生举报老师的开端。他在课堂上批评祖国做得不好的地方,他的两个女学生眼含热泪举报了他:“怎么能这样批评国家呢?”他们相信自己之前受过的教育,但不知道还有一些东西他们从未看到、有一些观念他们从未接触过。我相信她们真心爱这个国家,愿意这个国家好,常常眼含热泪——但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爱、不知道怎么去爱——他们要爱,却缺乏爱的智力和能力,他们的爱自于一种本能、一种善意,而具体的方式却是糊涂的甚至是相反的。无知,剥夺了他们正确地爱的能力。


全年龄段犬儒

我们这些做教师的人,大多数人是分裂着的。我们不像那个死去的23岁姑娘那样纯粹。所以有的同事在课堂上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做着与自己内心想法相反的事。——比如在前一篇文章下面乱骂我的同行,可能在生活中温文尔雅。我们以为我们能瞒天过海。

有的同行做到了。但大多数同行并没有。所以大多数学生都模模糊糊知道其实我们这些老师大多数都是说一套、做一套,虽然他们拿不出证据。

对这一点特别清楚的是教师子女。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一现象:很多分裂严重的同行,他们的孩子很难教育。反过来说,那些很难教育的教师子女,往往有一个分裂严重的教师父母。

原因很简单:他们在父母的身上看到了教师的恶劣,由此拒绝相信所有老师——于是,学校教育在这样的教师子女面前,失效了。

我们这样教育出来的学生,他们慢慢就习惯了不相信一切,无论是看到的还是没有看到的。愤世嫉俗、怨气冲天,不信任这个世界的一切价值,但他们又暂时没有能力独自建立任何价值体系,唯一的价值观就是:“除了我自己,我全不相信。”某种教育,成功地让他们不再相信任何事。

无知着善良教育出来的学生,他们有傻乎乎的单纯。而虚假教育出来的人,总会让人想起一个词,“犬儒主义”。
点个赞吧!您的鼓励让我们进步     还没人说话啊,我想来说几句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猜您喜欢

    您可能也喜欢

    当前评论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