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English |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English

解剖台上竟然躺着我的解剖学老师?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 我是一名解剖学老师,五年前去登记了遗体捐献,待我去后,希望能再次回归校园。我想继续做一名老师。"


  作为一名医生,看多了生老病死。在你的眼中,生命、死亡又有怎样的意义?

  自古以来,留个全尸、入土为安,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而言,是与渺渺尘世作别前,最后的执念。人们愿意相信,一副完整的肉身,会护佑故去之人顺遂安乐的下一程山水。

  然而,有一群人,他们将沉眠的身体作为一份礼物,赠予世界和人类。这馈赠那般地重,那样地殷殷,在医学蹒跚前行、人类求觅健康的路上,是始终熠熠的那颗北极星。

  " 无言良师,授吾医理。" 每一个医生,都是他们的学生。

  我与 " 大体老师 " 的初见

  2021 年 9 月 8 日,是高艳成为一名解剖学教师整 30 年的日子。

  今年 53 岁的高艳教授,是首都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人体解剖学教研室的主任。人生行至当前,她超过一半的时光都根植在解剖学教育与研究之间。

  30 年间,她迎来送往了无数学子。

  解剖学,对于一名医学生而言,是基础中的基础学科。很多院校都将 " 系统解剖学 " 甚至是 " 局部解剖学 " 这门课安排在本科教育的第一个学期。

  那时的你我,甚至尚未从高中的稚气中完全脱离出来,还记得第一次向 TA 请教的那位大体老师吗?

  

  医学 " 第一课 " 图源:高艳提供

  " 那可真是历历在目,我不敢看大体老师的脸,那天中午连午饭都没吃下。" 高艳谈起自己第一次与大体老师见面的那节课,坦言自己当时年龄小,胆子也不大,见到大体老师的第一面难免还是有一些心理障碍。


  " 福尔马林的味道很冲,熏得眼睛睁不开,直掉眼泪,戴几层口罩都挡不住。"

  " 课桌里躺着大体老师,课桌旁站着的是我。周围是特殊的刺激气味,我手中拿着的是笔和刀。"

  每一年,当新一批的学生与大体老师初相见,都会有人出现或轻或重的反应。但这是叩响医学之门的第一步,是拿稳手术刀最坚实的基础。

  " 日后想成为一名医生,尤其是外科医生,从萌生理想到照进现实,大体老师这一关是一道每个医学人都必须得迈过去的坎。"

  " 没有大体老师,就没有解剖学。"高艳经常这样告诉她的学生。感恩大体老师,敬畏生命、尊重生命被写进了她所任教的课程的大纲里。

  

  医学生向大体捐赠者献花

[物价飞涨的时候 这样省钱购物很爽]
这条新闻还没有人评论喔,等着您的高见呢
上一页1234...7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阅读全文
     正在热议:
    加国发狠要突袭?对炒房征30%的税  159 中国赢了!抵制冬奥失败荣光美翻天  590
    联邦再拨3500万 明年接纳4万难民  187 加国猛增40万优质移民 更易买房  41
    疫情BC人口变化 大温人都搬去哪儿  43 这中餐小馆要关 大温华人一片哀嚎  74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Copyright © 加西网,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