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English |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社会的缩影 因为我家族群解散了! | 温哥华财税中心


社会的缩影 因为我家族群解散了!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家族群,当代社交观察皿之一。不知为何,我们好像都害怕打破“关系”,为此宁受一点委屈、吃几个小亏,也要与人维持表面的“好”和集体“和谐”。


  本文作者不愿这样。作为一位青年写作者,在刚出版了自己第一本书的好事关头,他骂了人,还退了家族群。事关亲戚、一场童年阴影,和用肉身隼吹木椋杭遥还巧缁岬乃跤啊r />

  本文是他的自白。他说,谨以此文,献给所有行将就木的关系。

  1

  八月十五日下午,我的某个家族群解散了。

  从我爸那边得知这一消息后,很畅快。虽然因事先退了群,我没能有幸亲眼见证它的“解体”。但这一切的导火索,却来自我。这件事的始末,说来也不复杂。但要说新仇,总免不了要叙旧恨,后者难三言两语说尽。且说前者。

  我妈把我写的宣传自己新书的文章,转发到家族群。某亲戚,在群里几年来不吭一声,偏偏在这时候,附上一句:“神舟大地居然有父母生养了这么一个活宝。”第二日,含沙射影更甚,用语较之前日,更为恶劣。我爸说,你要不直接退群吧。我说,不,我要先骂了再退。他一直自诩知识分子,读书人,我只能借彼之矛。平日里,他满口“唯有读书高”,殊不知读书就是一张皮,败絮也能塞到其中。

  于是,骂了回去。

  早先读王朔《致女儿书》,里面有句:“崩溃就是想起了以前的历次崩溃。”诚然如此。我看到这位亲戚的话,所有的童年阴影全回来了,一度手都发颤。小时候,他不遗余力地三百六十度打击我,而我没法回嘴,甚至会认为是自己的问题而羞愧。那种屈辱感是我梦魇。有时,半夜被噩梦吓醒,其中就有这人。能活下来都是侥幸。高考考砸后,他训完我,下楼,和我爸说,上去看下他会不会跳楼。

  

  在如何对待他的问题上,我和我妈起过无数争执,典型对话如下:

  我妈:他这人性格就是这样,心肠还是好的。

  我:心肠好就不能害人?多少控制欲,借着“我这是为你好”之名。况且,一开口就不说人话的人,心能好到哪去。人心又不是唱戏,非坏即好。

  我妈:小时候,他在让你上珠心算班这类的事情上,还是帮了不少忙。


  我:一码事归一码事,不要总混作一谈。一个人作的好,不要拿来抵消他作的恶。也不要总拿温情,去消解残酷。

  我妈:你可以选择别去听他的话,别去理。

  我:人生百年,为何不让耳根清净一些。

  我爸妈历来奉行宽恕之道,天性谨慎,一辈子怕这怕那,不与人起争执。性格上的温顺,未必是好事,多数时候是怯懦。讽刺的是,历来不以恶抗恶的他俩,却最被这“恶”所看不起。这位丝毫不知边界感为何的亲戚,当年曾极力阻挠我爸妈的婚姻

  每个人都多少有点控制欲,但我从没见到过一个人身上的控制欲扭曲如他这般。当我稍懂一点人性后,我知道人越是受压抑,越是会将自身的挫败转化为攻击性和控制欲,转化为对权力的着迷。而权力在日常里最多的体现,就是话语。所以,总有人不止满足于当一家之爹,还要去当别人的“爹”,教人怎么想,怎么做。并在当“爹”的过程中,得到他们贫乏而卑劣的快感。所有人要向着他,否则他在精神上就要撒癔症。

  我甚至觉得他就像小波《红拂夜奔》里的虬髯公——由被损害的欲望导致的压抑,让样貌都变了形。

[加西网正招聘多名全职sales 待遇优]
这条新闻还没有人评论喔,等着您的高见呢
上一页123下一页
注:
  • 新闻来源于其它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 在此页中阅读全文
     正在热议:
    真的,加拿大这次把北京人民吓惨了  650 数万人弃钥匙躺平!加国迎最糟时刻  214
    加国发狠要突袭?对炒房征30%的税  118 突发:堵边境价狂飙新规致加国惨烈  109
    疫情BC人口变化 大温人都搬去哪儿  38 错误研究被疯传 称两剂疫苗负作用  90
     推荐:

    意见

    当前评论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 *: 
    安全校验码 *: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
    The Captcha image  (请在此处输入图片中的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