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虎的聊斋
空间首页 | 博客 | 好友分享 | 相册 | 存档 | 朋友和群组 | 个人资料

一只大象该不该有"人权"?动保组织与动物园,为此打了4年官司 

2022-05-24 00:04:24
>>文章内容
原创:英国那些事儿

周三,纽约最高法院审理了一起有点“荒谬”的案子,

原告、被告与法官,为了一只名叫Happy的雌性亚洲象是否是个“人”,争论不休。

Happy



发起诉讼的是动物保护组织非人类权利计划(Nonhuman Rights Project,以下简称NRP),

Happy的官司,他们已经打了4年,就是要为它争取“人权”,

在已多次败诉的情况下,NRP越挫越勇,仍要坚持上诉,

他们状告纽约布朗克斯动物园,要求对方释放Happy,将它放归到大象保护区中。

那么,Happy究竟是谁,

为什么人们会因为这头大象是不是个人吵起来呢?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70年代伊始,Happy出生在东南亚地区,

1岁大的时候,它和象群中其他6只小象在野外被捕,运往美国,

一家现在已经停业的加州动物园出资800美元,将她买下。

7只小象分别以白雪公主的七个小矮人命名,

除了Happy,还有Grumpy和Sleepy等等...

到了1977年,它们又被迁往美国各地的马戏团和动物园,

两头雌象Happy和Grumpy来到纽约布朗克斯,成为动物园亚洲馆的一部分。

园中也有其他大象,

不过大家被分成两两一组,互不干扰。



这样的生活维持了25年,

2002年7月,Happy和Grumpy与另一对大象被安置在同一个围栏里,

不知发生什么,那两只大象突然向Grumpy冲来,

Grumpy被绊倒,伤口始终没有愈合,再也站不起来,

3个月后,园房送了Grumpy最后一程,将它安乐死。

绊倒Grumpy的两只大象



从出生就陪伴在左右的朋友突然离去,

动物园为了安抚Happy,又给它安排一头名叫Sammy的年轻雌象,

这两头雌象似乎很有默契,Happy性情温顺,非常害羞,但与Sammy在一起时,就会自动扮演母亲的角色。



可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Sammy就患上了严重的肝病,在2006年初同样被安乐死,

一周以后,动物园园长宣布,之后会逐步取消动物园中的大象项目。

为了避免再次发生冲突,动物园将三只大象分开,

Happy独自生活,自己住在0.4公顷左右的场地上,被栅栏围住,

到现在,已经快有20年的时间。



从30多岁到50岁,Happy一直是孤独的,

而这,与大象的习性完全不同。
maohu | 点击: 0 | 评论: 1 | 分类: 缺省 | 论坛: 宠物乐园 | 论坛帖子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分享:
分享到微信

文章评论

maohu
无题
象是群居性动物,在自然界,它们生活在结合紧密的母系家庭中,合作抚养小象,
雌象从不会离开象群,对兄弟姐妹、姑姑阿姨以及母亲依恋终生。
再加上,Happy与众不同,极为聪慧,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2005年夏天,三位科学家曾在布朗克斯动物园放置了一面镜子,
大多数动物对都镜中的自己毫无兴趣,
Happy盯着镜子,注意到镜中的大象脸上有一个白色的“X”标记,




它在镜前,不停地试着用鼻子触摸白色标记的位置,


似乎Happy已经明白,镜中的大象,就是自己。


Happy一举成名,由此成了世界上第一头通过自我意识标记测试的大象
在此之前,只有巨猿、海豚和人类(18到24个月)是这项测试的胜者,
这足以说明,Happy已经有了自我意识,
而它对于不能与其他大象相处的痛苦和孤独感也会来得更加强烈.....
10几年来,一直有人呼吁,要求园方释放Happy,
但动物园却坚持认为,把它留下来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们表示,如果把Happy从熟悉的环境中带走,带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接触其他个体,并不能保证它可以和其他大象友好相处,
就算要转移,也应当是去另一个状况良好的动物园,而不是保护区。
至少动物园有充足的设施和资源来照顾和管理动物,即便它们老去,也可以从容应对任何情况,
但保护区很难讲有没有长期的经济和资源支持。


这样的辩词,反对者们完全不能认同,
由于空间有限,又没有婴儿需要照顾,被圈养的大象很容易就会变得厌烦,甚至出现令人不安的刻板行为,比如不停地晃动和摇头,
虽然布朗克斯动物园否认有任何大象出现了这种情况,
但一位前管理员却说,包括Happy在内的三头大象,都多多少少地会不由自主地摇晃摆头,这在监控中都有记录。


Happy曾得名“布朗克斯动物园中最为孤独的大象”,
也因此引起了各个动物保护组织和热心人士的关注,
就在4月末,还有要求将Happy放归到动物保护区的人聚集在动物园正门外,举行抗议活动,为它寻求正义。


这一次为它打官司的NRP也已奔走多年,
他们就是为了让大家明白,Happy是一个有着自主性,且具有自我意识的动物,应当与人享受同样的权利与自由,
它不该被监禁在狭小的场地中,而是当与象群一起,在空间更大的野外自由生活。
可是,这样的诉求,无论在谁听来,都太荒唐了....
自从2018年发起Happy的案件以来,NRP在几个低级法院都败诉了,
法院裁定,Happy既不能被当作人来看待,也没有遭到非法监禁。
2020年,他们先后两次发起上诉,又都以失败告终,
直到最近才有了登上最高法院的机会,
但在法庭之上,仍然挫败连连。


NRP方面的立场是,Happy有做出选择的权利,能够决定它想和谁在一起,去哪里、做什么、吃什么,但动物园现在禁止它做出这些选择,
无论Happy在动物园中如何被对待,它的“身体自由”都受到了侵犯,
如果法院根据人身保护令承认Happy拥有这种自由,那它就会被视为“人类”,随之得到释放。
(注:人身保护令可以要求被拘押者的看管人将被拘押者带到法院,以判断此人所受到的拘押是否合法。在纽约州,任何被非法拘押的“人”都可以获得人身保护令。)
但庭上的法官似乎很难认同这种说法,转而抛出了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以后也不能养狗了?我的意思是,狗也听得懂单词,对吗?”
另一边,布朗克斯动物园自我辩护到,Happy没有受到非法监禁,它不是“人类”,而是一头被精心照顾的大象,一个受到尊敬的伟大生物,
在平时,Happy也会游泳、觅食,做大象应该做的事。
园方还说,NRP图谋不轨,他们的关心的并不是某一个特定的动物,而是要牺牲Happy的身心健康,来开创先例,借机改变法律,达到更深层的目的.....


其实这一类官司,在之前有过成功的例子,
去年10月,在另一个动物保护团体的促进下,一位联邦法官裁定,哥伦比亚大毒枭Pablo Escobar饲养的“可卡因河马”可以被当作人来看待,在美国享有合法权益。
不过因为河马居住在哥伦比亚,所以这一裁决对它没有实质的影响。
但这一次,人们并不乐观,也不认为NRP能打赢官司,
不过好处是,大家会因此更愿意去思考应当以怎样的态度来对待动物,
尤其是大象这样本就聪慧的生灵。
而等待Happy的,又究竟是怎样的命运,还要等待几个月后的审判结果......

2022-05-24 00:04:38 | 引用

发表评论

很抱歉,仅有会员才能发表评论。

点击此处免费注册, 或者点击此处登录,登录后您便可以发表评论。谢谢!
文章分类
缺省  

Our Sponsors

快速导航
首页
论坛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黄页/二手
北美个人空间
免费注册
登录

统计
点击: 7922026
帖子数量: 89027
开辟个人空间: 2013-03-28
最后更新: 2022-06-02

RSS订阅
 
 
 
 
 

   https://www.westca.com/Space/u=maohu/lang=schinese.html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