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虎的聊斋
空间首页 | 博客 | 好友分享 | 相册 | 存档 | 朋友和群组 | 个人资料

斑尾塍鹬,一口气飞过太平洋 

2022-05-16 18:37:40
>>文章内容
原创:新周刊

每年三四月份是斑尾塍鹬(Limosa lapponica)回归中国的日子。

你可以在丹东的海港见到它们。庞大的鸟群在海潮的推动和南风的劲吹下,不断依次飞向更高的滩涂。群鸟展翅,有遮天蔽日、撼动人心的力量。



鸭绿江的斑尾塍鹬。/Keith Woodley

“我在鸭绿江口看见过那幕极其震撼的景象。”澳大利亚绘本作家珍妮·贝克回忆道。几年前,她曾被允许进入鸭绿江的湿地保护区观察这些鸟类,“大约27000只鸟聚集在滩涂的最高处,靠近涨起的潮水。其中大概有20000只是斑尾塍鹬”。

梁菲,一位生活在丹东本地的观鸟爱好者,同样也是斑尾塍鹬的忠实追随者。每年的这个时候,她会带着望远镜和长焦镜头出门观鸟,她说,斑尾塍鹬的到来是丹东一年中最有“鸟气”的日子。



正在捕食中的斑尾塍鹬。

在鸭绿江的春天里,最佳的观鸟时间仅仅在涨潮前后的两个小时,潮线会推着数万只斑尾塍鹬在滩涂上觅食。那些软泥和沙泥,适宜虾、蟹、蚌、螺、跳跳鱼、沙虫等小不点海产生长,正是斑尾塍鹬捕猎和“养膘”的天堂,它们在此间频繁地起飞、降落,用长喙将食物从泥土中拉出,以弥补从新西兰飞来的消耗。

这是一个古老的、看不见航线的停歇站。每年,当南半球的秋分、北半球的春分来临时,斑尾塍鹬会从新西兰飞到亚洲东部的滩涂进行短暂休息,在长出成倍于自身体重的脂肪后,启程前往阿拉斯加的苔原产卵。而到8月份,斑尾塍鹬会再次积累脂肪为南迁做准备,之后它们会一口气飞行11000公里到达位于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越冬地,完成它们一年神话般的旅程。



迁徙中的斑尾塍鹬。/图·视觉中国

而在数日数夜不间断的飞行中,斑尾塍鹬——这种世界上单次飞行最远的鸟类——需要以最省力的方式几度穿越太平洋。没有进食的机会,翅膀也不可以有任何的停歇,在这条古老的航线上,它要么踉跄地飞抵故乡的滩涂;要么能量耗尽,就此葬身大海。

非凡的迁徙



斑尾塍鹬会在阿拉斯加迎来繁殖季。

斑尾塍鹬是一种非凡的迁徙鸟类,几乎不需要练习和教学,天生就可以穿越太平洋。在美国阿拉斯加育空—库斯科维姆三角洲(Yukon-Kuskokwim Delta),斑尾塍鹬会在阿拉斯加沿海和河口筑巢,铺少许地衣或桦叶,或添加硬草,然后等待自己后代的降生。

幼鸟只有30天大时就可以飞行,到第一个夏天结束时,几乎所有的幼鸟都聚集在育空—库斯科维姆的泥滩上觅食以补充能量。它们刚出壳几个月就要加入前辈的队伍,开始艰难的首次迁徙。一些鸟将在新喀里多尼亚或澳大利亚停留,但许多鸟会直接前往新西兰。



飞行中的塍鹬。

确切的旅行距离因种群和个体而异。风向、天气、出发角度等都会影响斑尾塍鹬飞越太平洋的结果,即使有了所有这些变量,斑尾塍鹬的准确性和稳定性也令人吃惊,它们年复一年地回到相同的站点,哪怕迁徙窗口只有几天时间,也总能在北极圈冻土开始融化的那一刻准时回归。



鸟类学家为斑尾塍鹬安装追踪器。

最早,斑尾塍鹬如何迁徙并不为人所知。美国阿拉斯加科学研究中心的鸟类学家罗伯特·吉尔(Robert Gill)在2005年推测斑尾塍鹬可能在太平洋上空从来没有停歇过。在新西兰米兰达水鸟中心(Pūkorokoro Miranda Shorebird),斑尾塍鹬被称为“北极移民”,这个机构在2007年9月以一只代号为“E7”的斑尾塍鹬,确认了此种鸟类可以一次飞行就横穿太平洋的事实。而2020年出尽风头的“4BBRW”也来自此地观鸟爱好者的观察。如今,米兰达水鸟中心是斑尾塍鹬追随者的重要站点,装有太阳能位置跟踪器的个体会在这里播报最新的位置数据。



斑尾塍鹬能连续飞行 7000 多英里不停歇,创造了世界连续飞行最长纪录,即使是世界上性能最好的飞机,也无法与之媲美。 /图·IC

而自2007年有卫星跟踪以来,斑尾塍鹬的单一个体已经不止一次打破了“最长、不间断迁徙”的世界纪录。2020年9月28日,一只标签号为“4BBRW”的成年雄性斑尾塍鹬,从阿拉斯加出发,飞行12000多公里后,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着陆。这期间它不间断地拍打翅膀239小时,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
maohu | 点击: 0 | 评论: 2 | 分类: 缺省 | 论坛: 宠物乐园 | 论坛帖子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分享:
分享到微信

文章评论

maohu
无题
世界的此端与彼端
新西兰米兰达水鸟中心两只斑尾塍鹬。
每到迁徙的季节,梁菲会在米兰达水鸟中心的网站上观测斑尾塍鹬的到来。水鸟中心会撰写每日报告,这让她可以随时关注斑尾塍鹬跨大洋的旅行,了解它们的位置、减速、转弯等信息。在近两年无法旅行的生活中,她渐渐喜欢上这种挂念世界彼端的感觉。所以当斑尾塍鹬临近的时候,她每天会花费一两个小时观测它们的轨迹,以期望自己不会错过斑尾塍鹬最虚弱的时刻。她亲眼见证过斑尾塍鹬飞越大洋的疲惫,这令她心疼至极,“消耗了所有的力量,几乎撑不开翅膀,在泥里打滚,虚弱地捕食”。
事实上,相比于直觉上更危险的太平洋,人类活动频繁的海滨是斑尾塍鹬迁徙折戟的最大原因。即使不幸遭遇强风,它也只是被迫在太平洋上空大转弯,返回起点。而如果中途的栖息地被占据,或者栖息地没有足量的食物,甚至食物的质量不够都会是斑尾塍鹬消亡的原因。
潮间带滩涂湿地是鸟类重要的栖息地。
中国黄海、渤海沿岸的滩涂、潮间带、湿地在世界候鸟的迁徙中一直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从最北的辽宁丹东鸭绿江口,到南部的江苏启东长江支口,是东亚一澳大利亚候鸟迁徙路线上的中心节点。鸭绿江口肥沃的滩涂是斑尾塍鹬最重要的聚集地,每年有70%一80%的斑尾塍鹬聚集在这里补充能量。它们需要足够的脂肪,是为了到达目的地,也是因为如果到达北极圈后遇上暴风雪,脂肪还能帮助它们存活。
绘本《生生不息》。
在探访过所有斑尾塍鹬的栖息地后,珍妮·贝克创作了一本给3一6岁孩子看的绘本。她为这本书取名为《生生不息》(Circle)。她用羽毛、沙子、泥巴、保藏的植物、黏土、木片、布料、蜡、油漆、塑料和金属创造了这本绘本,捕捉了斑尾塍鹬迁徙之旅的纯粹奇迹,提醒我们全球大自然的相互依存关系。澳大利亚蜿蜒的海岸、美丽的大堡礁、浮云缥缈下的城市夜景、雪覆山巅而垂直气候丰富的北极、深蓝的夜空,以及茫茫而热闹的太平洋⋯⋯一只斑尾塍鹬一生的飞行里程,无疑是自然界生生不息的象征。
斑尾塍鹬的故事打动了许多人,也催生出许多相关的创作。
“在过去的5年中,全世界动物65%的栖息地已经消失,找到栖息地是一件越来越难的事情。”珍妮·贝克不止一次在不同的场合提醒此事,“我们在世界这端做出的改变,会在世界的另一端呈现其后果。无论是中国黄海、新西兰栖息地还是美国阿拉斯加。”
当代的候鸟
人类对候鸟的认知仍然很浅薄。
尽管现代人对候鸟的认识远超先祖,但人类对它们的理解也只不过是从一种古老的生物变为“当代的候鸟”。科学界仍未搞清楚斑尾塍鹬如何用划过羽毛的气流预知风暴的来临,又如何在它们狭小的脑壳中定位亘古不变的航线与时间。“世界上单次飞行最远的鸟类”不过是近十几年的当代叙事,就连它们在境内停留的实时报告,也可以被韩国用来加持在“世界遗产”的申请上。
在东亚,关于鹬类的艺术创作并不少见。
“鸟类抵抗逆境的故事更容易被人所接受。”罗伯特·吉尔曾如此说道。每当斑尾塍鹬又做出了突破纪录的飞行,他的邮箱和手机就会充满媒体确认的信函和电话。他不介意斑尾塍鹬跨越大洋的故事出现在世界媒体的头版头条上,但在社交媒体时代,情况似乎正变得越来越糟糕:斑尾塍鹬在飞行中减去一半的体重,常被宣传为减肥和燃脂,而物种跨越半球的繁衍则被描述成为了爱情奔赴。
珍妮·贝克不喜欢此类说法,她所有有关自然的绘本从不使用拟人的手法。“将动植物真实的样子描绘出来是十分重要的,我不会去把它们拟人化,让它们做人类的事情。我对待动植物的这种方式,也让我和我的读者能够更多地了解这些生活在地球上的神奇的生命。”
斑尾塍鹬在夕阳下,穿过新西兰。
但人却爱自比候鸟,像一种对回归的承诺。如候鸟般来到人间,其间变成导演王家卫赋予张国荣的“无脚雀仔”的样子,最后又飞掉、又回来,成为留鸟;或者变成剧作家陈炳钊所写的“临流鸟”的样子。回归的意义被缩短到一次航班的时间,而气候的变化也不过是一件短袖和棉袄的区别。人想要的意义太多了,自然也无法像鸟儿一样祈求自由。
而斑尾塍鹬终生不止的飞行,并不追求意义,那只是一种对自然的高贵的遵从。毕竟“行到水穷处”,人会说认命,而斑尾塍鹬则不会。迁徙本就是一种趋利避害的行为,就像所有聪明的候鸟一样,斑尾塍鹬从不在任何一个地方过冬。
文中部分图片来自新西兰米兰达水鸟中心与新西兰鸟类协会。

2022-05-16 18:37:58 | 引用
无题
这鸟太厉害了

2022-05-17 10:16:21 | 引用
smschat

发表评论

很抱歉,仅有会员才能发表评论。

点击此处免费注册, 或者点击此处登录,登录后您便可以发表评论。谢谢!
文章分类
缺省  

Our Sponsors

快速导航
首页
论坛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黄页/二手
北美个人空间
免费注册
登录

统计
点击: 7922095
帖子数量: 89027
开辟个人空间: 2013-03-28
最后更新: 2022-06-02

RSS订阅
 
 
 
 
 

   https://www.westca.com/Space/u=maohu/lang=schinese.html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