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虎的聊齋
空間首頁 | 博客 | 好友分享 | 相冊 | 存檔 | 朋友和群組 | 個人資料

轉帖 買房驚魂記:買套房子損失600w 

2020-08-12 23:50:10
>>文章內容
原創:作家文摘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上回書一個北京中產的房屋交易“歷險記”中講到,我賣掉了自己的142平三居室,想換一套198平帶200平露台的房子,當時賣的房款約等於這套復式大房子的價錢。就是這個看似馬上實現人生理想——大房子+花園的操作,讓我不僅濕了鞋,還被大浪打了一個大跟頭。


01.[b]心儀已久[/b]

這套房我們心儀已久。當女兒才三四歲的時候,我們在網上發現了這套房,當時報價750萬,我們根本買不起。但是買不起也不是說不能去看房,商店裡的東西那麼多,不是人人都能購買的,但是逛商店的人還是絡繹不絕。我們就是這樣“逛商店”的人,只不過商品特殊,是房子。


那天中介特意約了房主在家。我們上門,發現房主是一位胖乎乎、笑眯眯的老先生。他家陳設也是古老的中式風格,吊燈是印著牡丹花的瓷燈罩,牆上掛著龍飛鳳舞的書法作品,甚至還有鑲著各種照片的鏡框,以及在別人家不常見的書寫工整的家訓。老先生姓薛,按照家譜,好像是薛平貴的後人。總的感覺,這是一個忠厚傳家久的書香門第。
果然,在露台蓋建的大書房裡,大書桌前前後後堆滿了他寫的書。薛老先生不無感慨地說:“我還真舍不得這個地方,夜裡在這裡看書寫字,一抬頭就能看到國貿燈火輝煌。”看我女兒尚小,他又說:“我們當初看這個房子,我的大孫女也就這麼大,她一下子跑到露台,露台有一堆沙子,她就玩起來了。我當時就決定要這個房。我們家是重女輕男。”聽著這麼溫暖的故事,看著這麼和藹的老人,我一下子對這所房子充滿了好感。




回家一查薛老先生的名字,果然了得,是某楹聯協會的副會長,還熱心公益事業,曾捐款20萬元。20萬元雖然不多,可也不是一個小數,這說明老人家樂善好施。


只是要買這套房,我們實在沒有財力,只能當個美好的向往藏在心間。

02.[b]峰回路轉[/b]

又過了三四年。


這三四年中,我每次走到這棟樓下,都會抬頭仔仔細細地端詳這套房子,琢磨著要是自己住進去會怎樣。那種幸福感,有一種暗戀的感覺。我可扎扎實實地感覺到,把一個夢想種在心裡萌發長大,會是什麼力量。那簡直是一種摧枯拉朽的野蠻動力潛伏著,一旦爆發,將有一種飛蛾撲火、奮不顧身的的勇氣。


有一天,我們在網上忽然發現這套房又掛出來了,已經降到605萬。這回,只要我賣掉一套房就可以拿下了。於是,麥地中介的小吳自告奮勇,替我去談判。


小吳買了一兜香蕉上門,接待他的是老先生的老伴吳阿姨。恰巧的是,小吳和吳阿姨不僅同姓,還是老鄉,越聊越投機,不僅買賣談成,房價還給談到了595萬,另外贈送兩個停車位。我和小吳都歡欣鼓舞,約好了時間,雙方簽約。


簽約這天,是薛老先生和吳阿姨來的,他們帶來了委托書,原來房主是他們的兒子薛三石,薛三石遠在湖南做生意過不來。
本來買賣成交,簽約是很高興的事情,中介建議大家合影留念——這也許是他們店的傳統。但是吳阿姨表情悲戚,連連擺手,幾乎是落荒而逃。
按照合同,我給他們30萬定金。第一次簽約先付2萬,過幾天再付剩下的28萬。沒過多久,到了我按合同規定,給他們28萬剩余定金的時候。這次,吳阿姨和薛三石都來到中介店裡。
我放眼望去,薛三石30來歲,胖乎乎的,感覺像一團烏雲。整個談話過程中,他一言不發,都在低頭玩著手機。等他開口說話,更是一片陰郁:“能不賣這房嗎?這個價錢太低了!”
麥地中介的徐店長說:“大哥,這是簽了合同的,如果毀約,是要雙倍賠償定金的。”
薛三石看著他媽吳阿姨說:“賣不賣,你決定吧!”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不希望他毀約,他的出現讓此前我對他父親和那所宅子的好感降到了冰點,他是個多麼格格不入的人啊!
吳阿姨猶豫了一下,歎了口氣,說:“算了,賣了吧!”
其實面積這樣大的房子,很難找到客戶,他們賣了三四年,也不過才有我這一個想買的人出現。他們也不能不考慮這個事實。
小吳對自己這單生意十分滿意。他對我說:“姐,您這個合同,年初簽單,到11月過戶,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您拿一年前的價錢買了一年後的房子。現在房價上漲這麼快,誰知道11月房價是什麼樣啊!”
那是2016年年初,房價還算平靜,還沒有開始後來幾個月房價上漲的波瀾壯闊。

03.[b]一波三折[/b]

沒過多久,小吳跟我說:“姐,現在房價上漲很快,我怕你給他的30萬定金壓不住,他很容易就毀約了。您可以考慮增加定金。”
這時,我的三居室也順利賣掉了,手裡有了一點錢,就這樣,拿到一點錢我就追加一點定金。反正對方能拿到錢,也並不反對。每次都是老兩口跟我去銀行轉賬,轉完賬,在小吳寫的收據和改動的合同上簽字。
最後,我的定金累計交到65萬時,小吳說:“可以了,姐,現在他們不敢輕易毀約了,毀約成本太大了,要130萬,不合算。”我想,那時如果小吳說給100萬,我也會毫不猶豫的。
薛三石這套房有190萬的房貸需要我的房款替他償還。這時,我的賣房款還沒有到位,只好在麥地的金融合作機構借款,並由麥地做擔保,做過橋貸,以我住的房子做抵押。這個意思是,我拿190萬給薛三石還房貸,如果這筆錢在薛三石這裡出了問題,麥地還我錢。借款利息很高,我一個月大概給了他們10多萬。幸好這筆借款在我賣房款到位後及時還了他們。這些借錢還錢的復雜操作,小吳給設計得嚴絲合縫。我知道他在這裡面肯定會有提成,但是只要能解決問題,我也是在所不惜了,我們各取所需。
麥地做擔保,發現薛三石有幾筆信用卡拖欠沒還,這已經是很嚴重的事情了,在他個人征信上有了記錄。
麥地要為他這190萬做擔保,前提是他不能有污點,他必須得還上這筆錢。不過才幾萬元,但薛三石拒絕還款,說:“我賣房子還房貸,跟我信用卡有什麼關系!你們要是這樣刁難我,我還不賣這房了!愛打官司就打官司去。”現在,他拿著我的65萬定金,並沒有需要賠付130萬的憂慮,反倒像欠債人一樣當起大爺來。
小吳對他簡直苦口婆心,寫了很長的一段短信勸他。事情僵持了幾天之後,薛三石最後還是還了這幾萬。中介和我都感覺,薛三石是一個情緒化的人,鬧夠了,也就該幹嘛幹嘛了。但他的每次折騰,都讓我提心吊膽。
進入到2016年五六月份以後,房價開始大漲,無論是繳稅還是過戶,到哪一步都非常緩慢。這種緩慢讓我有隱隱不安的感覺,反正最後事情沒有落地,一切都像懸在半空,感覺不踏實。
果然,不久,小吳傳來不好的消息。吳阿姨約談他們,說薛三石有婚變的可能,讓我們盡快過戶,她兒媳婦完全可以向法院申請保全財產查封這套房。吳阿姨說,如果在9月15日之前自己還能保證安全過戶,這之後,她一切就控制不了了,也就不管了!
這無異於一聲驚雷!我們只能加快過戶速度。但是此時我已經被裹入了北京人買房的狂潮中,朝陽過戶大廳過戶號一票難求。甚至為了早日過戶,黃牛票已經炒到十幾萬一張。但這些黃牛都是所有人不了解底細的人,都是人托人認識的。即使真把十幾萬轉過去,對方能否給你辦成,也是未知。
為了加快速度,我已經不計代價了。我媽年過70,目前的政策是,過70歲可以走綠色通道,到過戶大廳窗口拿到綠色通道的號就可以過戶。我媽按照我的要求把她名下房產轉給了我哥,我又把我要賣的三居室贈予我媽,這樣我媽就可以走綠色通道,盡早賣掉我的房。
幸虧,買我房的人通情達理,做了合同變更。一番操作下來,我多花了十幾萬稅費,總算在我媽名下把房子賣掉,拿到房款。
然而接下來的繳稅也是慢得像蝸牛。雪上加霜的是,朝陽稅務大廳竟然要搬家,要停止繳稅2周,這簡直是老天爺跟我開玩笑呢,越著急事越多。我隱隱感到,天時地利人和好像都離我越來越遠。天不時,各種絆腳的障礙;地不利,石佛營過戶大廳,現在就像鬼門關;人不和,薛三石每次出現都是一張臭臉,就像我頭頂的一片烏雲。
當中介把我們這邊的各種努力都介紹給薛三石以後,他也沒說什麼。9月23日繳稅,他也派他在京的弟弟薛三日去了。我在想,也許他把媳婦哄高興了,他們現在不鬧離婚了?
沖破重重阻礙,終於在繳稅之後約定了過戶時間——10月11日。
過戶之前,還有一筆90萬的房款,要走資金監管——就是我把錢打到薛三石的賬戶上,但是他動不了,由銀行監管,必須過戶之後,跟付款人確認已經過戶,銀行才能解除監管,薛三石才能把錢拿走。由於薛三石在湖南過不來,這筆錢由他弟弟薛三日出面,我和他做了資金監管,錢打到了他的賬戶。
maohu | 點擊: 0 | 評論: 1 | 分類: 缺省 | 論壇: 買房賣房 | 論壇帖子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maohu
無題
04.[b]驚天炸雷[/b]

一切看起來都風平浪靜,甚至還有好事傳來。我在浦發銀行250萬的貸款批下來了,利息3.83%。看著蓋有銀行公章的批貸函照片,我有了一點踏實的感覺。
這時,還有一點令我感覺不夠順暢、不夠得力的是,中介小吳已經因為個人原因離開了麥地,回山西老家了。一宗標價幾百萬的房產交易中途換中介,這是非常不“人和”的局面。
小吳推薦了他的好友小周接手下面的工作。小周是個聰明伶俐的姑娘,但是主動性總是比小吳差很多,方方面面都感覺差了一點意思,我只能勉力推進局勢的發展。
過戶之前,我和小周探討了半天,因為麥地這個購房合同有許多漏洞:沒有規定物業費押金,沒有規定交房時間,沒有規定遷出戶口時間。對於我這樣一個菜鳥來說,根本沒注意這些細節,或者沒認識到這些內容不說清楚在收房時有多麻煩。
薛三石刺頭十足地聲稱:“不收到房貸決不能交房,哪怕有批貸函也不行!”天知道,他在生意場中受到過什麼刺激,連銀行都不相信。
小周的意見是,先過戶再說,房本拿到手才硬氣,早說了刺激他,他不合作,會很麻煩。說得也是。
10月11日過戶那天,我單位有事去不了,委托小周代替我去。
10月11日上午10點多,我接到小周的電話,不是向我報喜,而是向我報喪:“姐,薛三石的房產10月8日被法院查封了,有兩道查封,過不了戶。您有認識的律師嗎,趕快請律師打官司吧。”
由中介說出這種話,我感覺這簡直是已經沒救了。她又安慰我:“幸運的是,您的90萬打給了薛三日,不然也拿不走了,薛三石賬戶也被銀行凍結了。”事後證明,所謂賬戶凍結是小周天馬行空的想象。
這時,一切都真相大白,不是什麼婚變,而是欠債。吳阿姨和薛三石自己明白是怎麼回事,卻只能拿這塊遮羞布向我們暗示。


我給小吳打電話,小吳很鎮靜,說了許多安慰我的話,甚至說:“咱們是買家,拍賣的時候,法院會考慮這一點的,咱們具有優先購買權!”這是貌似懂法的話,事後證實卻是謬之千裡。
這個時候的我,簡直誰的話都可以抓住當稻草救命了。
麥地緊急召見了薛三石了解情況。據小周傳來的消息:“我責備了薛三石半天,怎麼能這樣辦事。他說沒問題,他馬上回去解決,他說就是生意場上哥們之間的玩笑,說開了就解封了,一句話的事。”
據小周介紹,薛三石和生意場上的哥們互相欠三角債。本來說好了賣房還債,原來說9月15號之前還,但是過戶時間太難約了,湖南人理解不了在北京怎麼過個戶這麼難。薛三石跟他們打包票說10月11日過戶,就可以還錢了。結果他們在10月8日先下手查封了……他欠他們一個70多萬、一個80多萬,賣了房子,還能剩不少。解封非常容易,只要給他們錢了,他們到法院申請一下,電腦上一個點擊就可以解了……


我信以為真,天天盼著薛三石那邊的消息。回去的一周後,傳來消息,沒談攏,等某個重要老板回來接著談。薛三石甚至信誓旦旦地讓小周約第二輪過戶。第二輪約在11月9日,薛三石說,這回沒問題。
我的心隨著小周傳來的消息時起時伏……我現在只想往好處想,11月9日那天可以解決一切問題。我不得不這樣想,因為我賣了自己的三居室,而此時房價已經翻番,如果我買不下來薛三石的房,就意味著賠掉了半所房子,不僅沒換成大房子,原有的大房子也變成了一個小房子——賣房的錢此時也只夠買個70多平的房子了。
麥地徐店長也加入了解決問題的陣營。她說:“薛三石辦事太磨嘰,我真想飛到湖南親自去跟老板們談判!”
在我的建議下,她拉了一個群,把薛三石的兩個查封案的律師都拉到一個群裡,探討該怎麼辦。其中一個律師是個年輕女孩,她說:買主著急,可以先把錢幫他還了,馬上就能解封過戶。
我在這個群裡是從不發言的,女律師說的這個方法,我真的想過,我就算借錢還這150萬解封過戶,也比幹賠600萬強。我的確動心了,甚至連小吳都說,也許可行。事後我想,這個女律師真壞啊,知道人的軟肋在哪裡,進行的誘惑精准到位。


我也有自己的咨詢律師,他是一位業內翹楚。他一再提醒我:不要再往裡面投一分錢,你不知道這裡面的水有多深,他還欠別人多少錢!我這時只覺得律師這樣說,是出於職業謹慎而已。

05.[b]打破幻想[/b]

這天,我正在小學教室裡給女兒開家長會,忽然手機響,我馬上掛掉。看見是麥地徐店長打來的,她微信發來信息說:“我們的法務查到,薛三石的房產又增加了3個查封,現在是5個查封。”
我的心徹底涼了,所有幻想立刻煙消雲散。一場遇到查封的房產交易,是終止還是繼續等待,決定權在我。薛三石這個狀態已經沒有再等待下去的必要了。我沒有猶豫,馬上回她:“終止交易吧!”直到這時,我才明白,我的律師不讓我再往裡投錢有多明智。


終止交易這句話意味著要做許多事情:90萬資金監管要盡快退回;麥地的190萬擔保要退給我;向國家交的26萬稅費要申請退稅;麥地的11萬左右的中介費要討回來;更為重要的是,我要起訴薛三石。
按照拍賣規則,先起訴的先賠償,所以搶在麥地前面起訴是有利的。但是,我打算連麥地一起起訴,為了保險起見,我必須拿到這些錢才能起訴。不然打草驚蛇,中介不配合退款,是非常麻煩的事情。
我的律師肯定了我的想法,他說,任何時候,都要首先把損失降到最低,先把能拿回來的錢拿回來。
我的律師氣質非常沉穩,他的慢條斯理給了心慌意亂的我一顆定心丸,使我得以冷靜地面對一道道難關。

06.[b]揪心的各種退款[/b]

面對一團亂麻,需要順著一根線頭往回倒。

我們先從最容易的做起。趁著薛三石在北京之際,辦理190萬的擔保理賠、退還中介費和26萬的退稅,這都需要我們雙方同時在場。


退稅需要到繳稅大廳。薛三石再刺頭,退稅這件事做得還算明理。他向我表示道歉,雖然也沒什麼誠意,只說了句“對不起”,就像不小心踩了別人然後道歉的那種程度。可是鑒於他這半年來糟糕的表現,我覺得他能說出這句話已經不容易。
他還說:“到年底我會有一筆80萬的錢收回來,到時候先還給你。你是個人,他們是公司,先緊著你。”這些說話不算數的人,是最會給別人制造幻想的。這幾個月來,薛三石不停地給我制造幻覺拖延時間。我知道他這是在畫大餅,可是覺得他能有這句話也不錯了。
退稅也不容易,要先有工商銀行的賬戶,薛三石也耐著性子去銀行辦理了。稅費26萬雖然是我交的,但是退的時候,要按照稅法規定,誰應該交的就退給誰。也就是說,有20萬要退到薛三石的賬戶上。薛三石不僅不退賠我錢,還會白得20萬。
我和中介探討了各種辦法,但是基本都無法制約薛三石拿到這筆錢。這時也只能相信薛三石還是個君子,不會貪污這筆錢。這也是賭一把了。
薛三石辦理了他的工商銀行賬戶,與他賬戶掛著的是我的另一個手機號,並開通了每月到賬通知。我拿著他這個存折,改了密碼。這樣,稅款打到薛三石賬上,手機會第一時間通知我,我可以馬上去轉款。
但是,也有風險,薛三石可以隨時拿著身份證注銷這個存折。還有一種可能,債主去法院查封這個賬戶,賬上的20萬也足夠還一部分錢了。
這時,我們只能對薛三石千叮嚀萬囑咐:“你千萬不要跟任何人說這筆錢,走漏風聲就會被查封。”薛三石認真點頭,但我還是揪著心。
去麥地總部辦理190萬擔保退款和中介費有很大麻煩。麥地讓我在一個放棄起訴他們的聲明中簽字,才能把兩筆錢打給我。在這個交易中,我認為麥地是存在著失誤的,我要把它和薛三石一起作為被告,所以拒簽。
僵持了很久,雙方達不成一致。到這時候,平時叫你“哥哥”“姐姐”的溫情面紗早已褪去,你會徹底明白,你和中介只是三方合同中的兩方而已。
本來以為去那兒簽個字就可以解決的事情,生生用了一天。薛三石不勝其煩,簽了他該簽的字先回去了,留下我繼續跟中介談判。
我提議,把190萬擔保退款和中介費退款分開處理,先辦理190萬退款。他們也無話可說,只好如此。我簽了一系列合同,已經沒心思看簽的是什麼。事後回想非常恐怖,都這個時候了,還不好好看看寫的內容,那真是活該倒霉了。
大概一個多月後,190萬終於打到我的賬上。原來購房合同上說的是連本帶息,現在也只剩下本了。當初我向他們借過橋貸,一個月交10萬利息,現在他們還給我的時候,這幾個月都忽略不計利息了。我目前只能分清主次、抓大放小了,本金回來已經屬於萬幸。
還有一筆90萬的銀行監管錢也令我睡不著覺,這是作為房款,過戶後解除監管給薛三日的。要是薛家犯壞,不來辦理解除監管手續怎麼辦?就算來了人,解除了監管,薛三日拒絕把錢轉給我,我也不能押著他轉款啊!
好在,這一切都是我的想象,薛三日沒有我想的那樣壞,相反態度倒很真誠。他很誠懇地向我道歉,說他二哥在外面做生意欠下了千萬巨款,但是他都不跟家裡說,所以他們也不知道情況有這麼嚴重。他二哥夫婦倆做了離婚,也只是為了債務不牽扯到整個家庭淪陷,從這個角度來說,他們應該是“假離婚”。
薛三日保證配合我把錢退回來,說他二哥也早說過,已經很對不起我了,該退趕快把錢給人家退回去。到這時我才把一顆心放下,也真正感覺到,當初幸虧薛三石沒回來,要是把90萬打到他賬上監管,也說不定今天已經被法院凍結了呢。
轉年的3月,我的另一個手機忽然發來賬戶變動通知,20萬退稅已經打到薛三石賬上。在這之前,我名下的稅款已經到賬了。我警惕著另一個手機的狀態,時刻准備錢到賬後,立刻采取行動。
此時,這個短信像一聲發令槍響,我立刻在午休時,從單位跑到工商銀行轉款。我生怕跑慢了,這筆錢會發生什麼意外,因為這幾乎是在虎口奪糧。
幸好工商行的自助機器幫了我忙,它的機器可以用折子轉款,但是有限定,每天最多轉5萬元。我顫抖著雙手完成了這個神操作,雖然是自己的錢,竟然感覺是在偷別人的錢,也生怕別人偷走這筆錢。
從第二天開始,我在每天銀行一開門就進去轉款,因為這神奇的機器不在自助銀行而在營業廳裡。
悄悄轉了4天款,這筆錢算是平安收回。這時賬上還有80多元錢是薛三石的,我微信問小吳轉不轉?小吳果斷地說:“都轉了!”並發來一個笑臉。這時我才發現自己多麼迂腐,薛三石欠我的錢,豈是這80多元能還得了的,這就是我的錢啊!


07.[b]法院裡面走一遭[/b]

收回所有能收回的錢之後,開始打官司,起訴薛三石和麥地中介。長這麼大,我從來沒打過官司,現在也不得不在法院裡走一遭了。
打官司是要有金錢支撐的,這是我此時的切身感受。
我請了律師,因為是朋友關系,律師費幾乎是打了一半折扣,10萬元,而且如果一審不服上訴的話,不再收費,這的確是個優惠。
起訴也需要錢,法院根據起訴書上的賠償金額按比例收費,起訴時收一半,判決後收另一半,加起來將近5萬元。
要查封薛三石的房產才有資格參與拍賣。這個查封,你要不拿自己的房產做抵押查封,要不就交保險金查封。法官說,拿自己的房子做抵押雖然不用交錢,但是感覺不好,什麼時候他的查封解了,你的房子才能解押,跟查封自己的房子沒有差別。想想也是,咬咬牙,我交了3萬多元保費。


薛三石的房子,加上我和麥地的查封,一共7個查封。房子就算能拍賣800萬,輪到我也估計顆粒無收了。
雖然知道薛三石的房子是個陷阱,扔多少錢都收不回來,但是除了法律途徑還有挽回損失的一線希望,此外已經沒有辦法了。
各種手續跑完,半年後開庭。薛三石沒有到庭,缺席審判。就算他來,也沒什麼可說的,事實清楚,都是他的過錯。薛三石這個態度已經表明,他根本不打算還錢了。
法院天天面對這類官司,審判也快,第一次雙方到庭,上交證據。第二次,我到庭,補充證據;第三次就是來拿判決書了。這個過程遠沒有電影電視劇裡的那番唇槍舌劍。


判決薛三石敗訴,賠償我315萬左右——且不說他能不能還,就算真還了,也抵消不了我的損失,賣房款加上這個315萬,已經買不回我那樣的房子了。但是法院不是市場,不是讓你來此做交易的,它能實現基本公平就已經彰顯法律的意義了。
至於麥地,法院認為他們無法預測到在過戶前夕房子被查封,所以沒有責任。判決書也沒有提及他們退回中介費的事,法官說,你們可以自己協調。
此時,用“慘勝”形容我的勝訴是一點不為過的,我花了20萬元打官司,不過是得了個名義上的勝利。真正的贏家更像是薛三石,他一次都沒來過法庭。為了他的不來,我還要再交300元給法院,由法院做公示之後,判決才能生效,我才能申請執行。
我的律師跟麥地交涉之後,他們同意退給我中介費,前提還是當初那個——我不能再起訴他們。我同意簽字,終於拿到了本該屬於我的11萬元,損失了一兩年的利息。

08.[b]執行庭是怎麼回事[/b]

執行庭在觀音寺南邊,穿過一片廣闊的荒地,才見人煙。排了長隊,才能進去。
在法官辦公室外等著進去,不亞於等專家號看病,等候的人排著長隊,出來的人緩慢得看不見人影。而法官也很累,偶爾出來一趟,大聲跟等候的人說:“我這半天了都沒動過窩,連廁所都沒去過,我容易嗎我?!”


執行法官姓李,年輕帥氣,充滿職業熱情。他詢問了我的案情,又查了薛三石名下賬戶,說:“他名下賬戶最多就兩位數。他倒是有車,可也沒什麼用,上哪找他去呀?而且車也賣不了幾個錢。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跟查封他的法院聯系,看看這個拍賣權能不能由北京的法院來執行。它雖然有六七個查封,但是只要把拍賣權拿過來,北京的法院只對接給我拍賣權的法院,其他查封不用管,錢也不用分給他們,這樣你還有可能拿到點錢。”
原來是這樣操作!我好像又看到了一點希望。
不久,我給李法官打電話,問他進展如何。他說,我找不到那個拍賣法官,每次打過去都沒人接。我說我可以問問群裡那個律師,李法官立刻打斷我說:“千萬別!不能透露一點信息!萬一她動手腳,會對你不利。”他這樣一說,我才知道,拍賣權是多麼珍貴、重要的權力。
我在淘寶拍賣平台輸入這套房子的地址,居然發現了天大的消息——薛三石這套房子已經在幾個月前拍賣了,拍賣價821萬。而且,拍賣公告裡也有法官的電話。我趕緊給李法官打電話告訴他這一消息,他也很吃驚,說盡快跟湖南法院的這個法官聯系。
很快,李法官給我回電話了,他說:“聯系上了,這個房子拍賣後,還不夠湖南那些債主分的,最後是達成協議,債主每人分得債務的70%。他說他也看到了北京的查封,但是因為沒有剩余,所以沒跟北京的法院聯系。”
這些眼花繚亂的操作,讓我感覺法律內部有這麼多復雜的道道。小吳說的那些似是而非的法律規定不知道從何而來。沒有人來告訴我這套房子要拍賣,更別說什麼“優先購買權”,子虛烏有!
李法官的消息意味著我什麼也得不到,這也是我從一開頭就抱有的悲觀看法,所以也沒感覺太意外。這也說明最悲觀的人也是最樂觀的人。
我要求李法官把薛三石設為“失信人”——就是我們常說的“老賴”。李法官說沒問題,“失信人”沒有時效,什麼時候還完錢,什麼時候才能解除。薛三石一旦當了“失信人”,就不能享受高消費,不能坐高鐵,不能坐飛機,不能出國,子女不能上貴族學校……這也是我打官司唯一的收獲了。


盤點過往的錯誤,我決心,今後買房不跟做生意的人打交道,誰知道他在外面有多少三角債。不能再把買房周期拉長,最好短平快,誰知道你在哪步,房子就被查封了呢?只要不是在簽合同之前被查封,中介都是沒有責任的。而在簽合同之前查封,這也不大可能發生,負責任的中介首先要確認房產沒問題,才能交易。
我的經歷不是普遍現象,但絕對是買房時要避開的坑。如果你要買房,不妨靜下心來好好讀讀這篇文章,這是我花了巨大代價得來的教訓。


作者:海格
聲明:文中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系作者刪除!

2020-08-12 23:50:48 | 引用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文章分類
缺省  

Our Sponsors

快速導航
首頁
論壇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黃頁/二手
北美個人空間
免費注冊
登錄

統計
點擊: 6228100
帖子數量: 70183
開辟個人空間: 2013-03-28
最後更新: 2020-09-23

RSS訂閱
 
 
 
 
 

   https://www.westca.com/Space/u=maohu/lang=tchinese.html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