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虎的聊齋
空間首頁 | 博客 | 好友分享 | 相冊 | 存檔 | 朋友和群組 | 個人資料

大廠員工的“屎尿屁” 

2020-08-12 20:00:48
>>文章內容
原創:職問官方



最近,一個奇怪而有味道的話題沖上了知乎熱搜:



事情原委是:有拼多多員工在脈脈爆料,有員工因為廁所坑位緊張,「拉屎排不上號」,不得已在小便池解決了。事情發生在上午,中午就打掃幹淨了。

長條形的,據說威力很大。



一石激起千層浪,許多互聯網公司的員工開始大肆吐槽各家公司的廁所問題。





也有炫耀公司如廁體驗不錯的。



俗話說:一花一世界,一坑一大廠。

突然覺得,從廁所坑位看大廠真正的實力,也許是一個不錯的角度。

[b]1、廁所=財力?[/b]

總的來看,員工能不能順利上一個令人滿意的廁所,主要體現的是一家互聯網公司的財力。

拼多多「小便池拉屎」事件反映的問題,其實是許多沒有自己蓋樓的互聯網公司之痛。

互聯網行業向來以人多勢眾著稱,號稱當代的「勞動密集型企業」。人多必然廁所就緊張,但有些互聯網公司又沒有財力去自己蓋樓,只能租用寫字樓,而寫字樓有限的廁所坑位,當然不足以消化越來越巨大的內急壓力。

在拼多多發生「小便池拉屎」事件後,有員工在知乎上表示,拼多多可能是所有大廠中坑位最緊張的公司:3000多人共享3個廁所共20多個坑位,平均100人一個坑位。許多員工只能到樓下或周邊的商場去解決上廁所的問題。



但一些自己蓋樓的互聯網公司就幾乎沒有這樣的煩惱。比如百度、阿裡、微軟等大廠。

2018年,曾經有一款由錘子科技老員工開發的社交應用 Alicemap,上線過一個「大眾點廁」的功能,各企業員工可以自由給自己公司的廁所打分。

其中,百度在深圳南山區的百度國際大廈的廁所,就被員工打上了全5星的好評,號稱「幹淨得能舔」。



阿裡西溪園區的廁所除了等位分數稍低以外,其他也被打上了高分。



但是沒有自己蓋樓的互聯網公司的評價相對就差了很多,比如在海澱區衛星大廈的字節跳動。



不過,也不能簡單地下結論,認為不能讓員工好好上廁所的公司,一定很窮。
maohu | 點擊: 0 | 評論: 1 | 分類: 缺省 | 論壇: 情系中國 | 論壇帖子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maohu
無題
相反,入廁最緊張的,一般是擴張最快的互聯網公司,這些公司可真的不窮。

究其原因,一方面,這些公司會因為迅速擴張而短時間湧入大量的新員工,原本充裕的廁所資源會在短時間內變得緊張起來;

另一方面,越是快速擴張的互聯網公司,越會將寶貴的資金投入到擴張上去,同時,給予員工更高的工資和獎金以激勵員工,對於員工上廁所、吃飯、休息等軟性福利則相對比較忽視。

美國舊金山,全世界互聯網公司最密集的硅谷的所在地,而這個城市也是著名的充盈著尿騷味的地方。



因此,即便是上廁所不方便,許多互聯網公司的員工看在公司飛速擴張而且工資給夠的情況下,能忍也就忍了。

畢竟期權在望,公司再挺兩年上市了也說不准,到時一旦財務自由,想怎麼上廁所怎麼上廁所,一切忍辱負重也就值回票價了。

[b]2、從廁所看公司文化[/b]

另一方面,有沒有處理好上廁所問題,其實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公司文化。

有一些互聯網公司足夠人性化,會考慮到員工方方面面的需求。

2019年,360公司內部曾利用物聯網技術開發過一款叫做「360公司如廁指南」的手機App:



這款App不僅可以實時顯示公司每座大樓每個樓層的廁所坑位占用情況,還可以顯示每個坑位占用的時間,用不同的顏色反映占用時間的長短。比如上圖右下角的坑位,因為占用超過30分鍾,顯示為深紅色。

內急的360員工,可以通過這款App,很方便地找到空閒的坑位解決問題。

無獨有偶,搜狐公司內部也推出過類似App「找坑位」,這款系統推出比較早,只能顯示坑位是否被占用,不過因為系統每分鍾自動更新,所以其實也挺好用的。



當然,監控廁所坑位使用的App也出現了一些爭議,比如是否侵犯了員工的隱私、是否是公司監控員工「帶薪拉屎」的一種變相手段等。

無論如何,這些App至少解決了內急的時候找不到一個可以托付的坑位的問題,減少了拼多多「小便池拉屎」慘劇的發生概率,也算是一種人性化的體現。

相較於幫助員工好好上廁所的360、搜狐等「良心」公司,還有一些公司則想盡辦法讓員工減少上廁所的次數和時間。

不少互聯網大廠員工都會發現,公司衛生間的的門非常難推。這種設計,一方面是為了防止味道泄露,另一方面其實是因為在衛生間門內加入了屏蔽信號的金屬隔板,致使員工一旦進入衛生間、關上門,無論是WiFi信號還是手機信號,通通變得很差,坐在坑位上玩手機就變成了不可能。

另外一些公司,會故意把衛生間空調溫度降低,光著屁股蹲坑的員工自然蹲久了不舒服,會選擇早早結束蹲坑。



還有一些公司,甚至會根據員工離開工位的時間,去統計員工的在崗時長。也就是說,上廁所的時間,並不屬於在崗時長,如果在崗時長不滿足公司規定,是可能被扣工資、獎金甚至解除合同的。

不久前,曾發生過某大廠員工因為每天工作不滿8小時(其中一項原因)被解除合同的事件,該大廠拿出的視頻監控證據就統計了每一次員工離開工位的時間,甚至包括僅僅幾分鍾的倒水時間、上廁所時間。



秋招在即,建議去各大廠面試的同學,先考察一下廁所,信號不好的、裝監控的、空調開太冷的,為了下半生的拉屎自由,建議慎重考慮。

[b]3、為什麼大廠不讓員工好好拉屎?[/b]

其實,在上廁所這個話題下,令許多大廠員工不滿的是,明明上廁所是最基本的生理需求,為什麼公司也要想辦法幹涉呢?

從員工的角度,上廁所是一種忙中偷閒的釋放,體內的穢物隨著括約肌的放松而排出體外,其實也是一種把自身的工作壓力向外釋放的過程。

拿快遞、上廁所、接水、抽煙……員工習慣用一種合理化的行動,去讓自己獲得一些喘息,確實也無可厚非。



在高強度的工作中,有一些喘息的時機,無論對於梳理工作邏輯、調整工作狀態都是有好處的。



但互聯網公司總是趨利的,它們需要時刻反思:我雇的員工是否全身心地在為我工作。

不少互聯網公司流行一個詞:工作飽和度

本來是一個挺有價值的量化員工工作量的概念,但是實行起來就變了味兒:

每天按時上下班,從來不加班:工作不飽和。

兩個人的工作量被某社畜一個人就幹完了:那兩個人工作不飽和。

工作時間頻繁上廁所,當然也是一種工作不飽和。

你看那些工作飽和的人,吃飯喝水都顧不上,哪有時間上廁所,體內又哪有庫存去上廁所?

一旦公司判斷員工上廁所是一種「不飽和」,那麼相應的反制措施肯定就應運而生了。

另一個深層次的原因在於,互聯網行業成功的成本已經越來越高,致使公司不得不考慮控制員工「帶薪拉屎」的成本。

前有從「百團大戰」中拼殺出來的美團點評、打價格戰打到給乘客倒貼錢坐車的滴滴、到現在都沒退還押金的OFO,後有補貼全國人民喝咖啡的「民族之光」瑞幸,無數互聯網企業都只能先窮後富,依靠資本的簇擁,才有希望走到最後脫穎而出。

在這種背景下,互聯網公司只能將勞動力成本控制得越低越好,「帶薪拉屎」、「帶薪休假」能免則免,加班費更是想都不用想。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互聯網公司尚知道爭奪人才的重要性,許多投身互聯網行業的優秀年輕人,至少能夠獲得一份體面的收入,沖抵「小便池拉屎」的不體面。

財務自由,還是拉屎自由,就交給員工自己選了。

因此,對於「小便池拉屎」的那位員工,我們很難同情或是譴責。因為你很難判斷,他丟掉的尊嚴,是否正通過財務自由的希望獲得回饋。每個人的選擇都值得尊重。

互聯網大廠的廁所,香臭不同;互聯網員工的人生,冷暖自知。



-END-

2020-08-12 20:01:15 | 引用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文章分類
缺省  

Our Sponsors

快速導航
首頁
論壇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黃頁/二手
北美個人空間
免費注冊
登錄

統計
點擊: 6230756
帖子數量: 70278
開辟個人空間: 2013-03-28
最後更新: 2020-09-25

RSS訂閱
 
 
 
 
 

   https://www.westca.com/Space/u=maohu/lang=tchinese.html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