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军
空间首页 | 博客 | 相册 | 书签 | 存档 | 朋友和群组 | 个人资料 | 留言
文章分类
上传  
最新帖子
为何不可以再来次文革?
开放「地摊女友」「男性根浴」定能兴无灭资(二)
开放「地摊女友」「男性根浴」定能兴无灭资
读朱学勤文章,网友们说及我的猜想
从社会学角度读朱学勤的〈这一千年的革命〉
道琼斯跳水,有头部迹象,当小心谨慎
花无百日红,又传姚明被连夜带走等
小小说〈杜鹃花落〉的「巧思」与弄巧成拙
乱伦文化的民族性、特殊性与时段性及间歇性
思考:说了也没有用与没有用也要说
Our Sponsors
快速导航
首页
论坛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黄页/二手
北美个人空间
免费注册
登录
友情链接
更多...
统计
点击: 31185
帖子数量: 360
开辟个人空间: 2022-12-19
最后更新: 2024-04-15
RSS订阅
 
 
 
 
 
 

莫言怎么就不能起诉,毛左就不是人吗? 

2024-02-28 23:43:38
>>文章内容

莫言怎么就不能起诉,毛左就不是人吗?

——随笔·五千零五十四

  近日,一篇〈检察院调查莫言?这个世界疯成了我不敢想象的样子〉的文,似乎在被到处转发。
  然而,我觉着其中谬误挺多。比如,「数年以前,更不会有人想到,荣获茅盾文学奖,荣获诺奖的作家莫言,会因为多年以前创作的小说被人揪出来批判、起诉」。我不懂,荣获茅盾文学奖、荣获诺奖的作家莫言,为何就不能起诉。按理,历史上的经典作品都可以批判,为何当代的莫言就不能碰呢?所谓荣获茅盾文学奖、荣获诺奖,不就更可以问责吗?因,获得了多大的荣誉,就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难道不是这样的道理?而至于该不该起诉,则是讨伐人的选择,只要是合法的,难道不可以吗?
  其文又曰,「更加荒唐的是,起诉莫言的投票竟然能有这么多人支持」。那么多人支持,不恰恰说明莫言及其作品,已引起了某种公愤吗?若莫言及其作品不引起公愤,咋会有这么多的人支持起诉呢?
其文还曰,「这不是一个两个人在无理取闹,这是上千近万人的癫狂」。这就不对了,难道公愤就是无理取闹、就是上千近万人的癫狂?那么,请问民主是不是也是无理取闹、也是成千上万人的癫狂?因,民主从来都是由下而上、多数人针对少数人的。
其文更曰,「他们不需要道理,也不需要逻辑」。我不知道作者懂不懂逻辑?逻辑,其实就是一种共同的守则。既是共同的守则,作者也应该讲逻辑,或曰所言合乎逻辑吧?然,其文又曰,「莫言的这本《红高粱家族》出版发行己经有三十多年了」。出版发行己三十多年了,就可以逃脱批判、问责?那么,《女儿经》已流行数百年了,是不是也应该用《女儿经》来约束今人?
  还是逻辑。其文还曰,我想,也许是因为莫言说他『有一个偏见』:『我认为文学作品永远不是唱赞歌的工具』」。其一,「我想」可以,但应该证明;没有论证的「我想」,其实是种栽赃。其二,就以作者提到的《红高粱家族》而论,作品究竟在演绎什么?《红高粱家族》说的是土匪抗战、打鬼子,言下之意,国民党不行,所以土匪都得站出来抗战、打鬼子。莫言的《红高粱家族》,罔顾抗战中国民党战损数百万的事实,胡编土匪抗战,请问:在正面战场上,究竟是国民党还是土匪在抵御日军?
  其文更曰,「是的,恶意举报正常经营的商家,煽动网络签名起诉作家莫言」。不好意思,我孤陋寡闻,只听说过「恶意上访」之类,没想到如今已进步到了「恶意举报」。于煽动之类,我也只知道煽颠罪,不曾想煽动网络签名如今也要入罪。作者真是时代进步的楷模。
其文还曰,「这场起诉莫言的荒唐闹剧还在继续,并且正在愈演愈烈。今天下午,有人在网上发布多条消息,称『检察院表示对莫言的问题会调查核实』」,「我不知道检察院会以什么理由对莫言进行调查」。为什么起诉莫言就一定是荒唐闹剧?作者写这样的文章,难道不应该先证明莫言不该被起诉吗?如果莫言该被起诉,或可以被起诉,怎能称作是荒唐闹剧呢?而检察院表示对莫言的问题会调查核实」,这不是最普通的官话、官样文章吗?难道你要检察院表示,对莫言的问题不会调查核实?如果检察院如此表示,你不又有话要说了、又要挞伐检察院吗?而至于「我不知道检察院会以什么理由对莫言进行调查」,那就该咨询律师,或学那些起诉的人多跑跑检察院。
其文更曰,用多年以前岀版的文学作品去攻击一个作家,这是一股逆流」。其一,出版社不是保险箱。其二,时代在变,重新审视过去的作品非常正常;相反,不允许重新审视才是种极不正常。其三,重新审视过去的作品,谈不上啥「攻击一个作家」;相反,随便动用「攻击」这样的词汇,才极不正常。其四,为何重新审视过去的作品、批评获诺奖的作家就是「逆流」?难道获过诺奖的作家定要供起来、作品也得捧着,这就是作者要看到的顺流?
其文最终曰,「遏止住这股逆流,这不只是在支持莫言的正常写作,更是在捍卫我们自己说话的权利」。哦,原来作者是要支持莫言的正常写作,更是在捍卫她自己说话的权利;那么,请问作者——那些反对莫言及其作品的人的说话的权利呢?他们的说话的权利又在哪?是不是他们就没有说话的权利?如果是的话,你这不是双标吗?你维护的自由又在哪?
  其实,我很清楚,不过是些毛左在闹、在起诉莫言。然而,我则以为,就莫言而言,获得了多大的荣誉、就应该承担起多大的社会责任与被问责;经不起问责,恰恰说明莫言的作品是赶当时的时髦、讨当时的好,经不起时代的大浪淘沙;如果是这样,被问责、起诉有何不妥?
  而就毛左而言,无论他们怎么想、动机如何,他们都是这社会的一分子,因此、他们有权用他们认为合适、同时也是被这个社会允许的手段,去表达他们自己的意愿,支持啥、反对啥,甚至包括拿起法律武器——起诉。他们是人,法律面前就应该人人平等。
  而于检察院而言,则该按法办事。除非他们不按法办事,如果没有不按法办事的话,则应该尽量不要去干扰。像作者的「我不知道检察院会以什么理由对莫言进行调查」这类的话,属于废话。检察院没有任何理由,怎么会接受起诉呢?
  此外,我不懂作者之类的所谓自由派,为何会怕、要怕毛左?毛左的大多数,不就是些既失利益的普通群众吗?而你又不是啥精英,你用得着操心、又操的是哪门子的心呢?或许,你为精英冲锋陷阵,也是为了口吃的。
同为作家,又是年轻时就认识的人(曾在同一大单位里工作过,且是一起编辑过、出版过书的人),我以为——其一,莫言其实就是汪曾祺等捧起来的;而汪曾祺自己,在中国小说界都没有啥地位……其二,莫言是中国作协副主席,属于自己推荐自己获这个奖那个奖……因此,受点冲击不是坏事——若有问题,就该受冲击;若没有问题,夯实自己又有什么不好呢?如果是我,我会把作品被起诉当作莫大的荣耀。
最后,再说一句:毛左也是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只要没有犯法,毛左们可以做他们想做、愿意做的任何事情。
也只有如此,才是一个宽容的自由派人士应有的处事态度。与毛左打得昏天黑地,对谁有益?
  不知〈检察院调查莫言……〉之作者,是否想挑起场大战?如是,不地道。

              顾晓军 2024-2-29
guxiaojun538 | 点击: 0 | 评论: 0 | 分类: 上传 | 论坛: 温哥华不眠夜 | 论坛帖子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分享:
分享到微信

文章评论

现在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或者回复。

发表评论

很抱歉,仅有会员才能发表评论。

点击此处免费注册, 或者点击此处登录,登录后您便可以发表评论。谢谢!
design:水中月shuiyue.cn                         生活因感动而精彩,理想在创造中放飞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