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曉軍
空間首頁 | 博客 | 相冊 | 書簽 | 存檔 | 朋友和群組 | 個人資料 | 留言
文章分類
上傳  
最新帖子
開放「地攤女友」「男性根浴」定能興無滅資(二)
開放「地攤女友」「男性根浴」定能興無滅資
讀朱學勤文章,網友們說及我的猜想
從社會學角度讀朱學勤的〈這一千年的革命〉
道瓊斯跳水,有頭部跡象,當小心謹慎
花無百日紅,又傳姚明被連夜帶走等
小小說〈杜鵑花落〉的「巧思」與弄巧成拙
亂倫文化的民族性、特殊性與時段性及間歇性
思考:說了也沒有用與沒有用也要說
再證於起訴莫言如喪考妣之公知系脫褲放屁
Our Sponsors
快速導航
首頁
論壇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黃頁/二手
北美個人空間
免費注冊
登錄
友情鏈接
更多...
統計
點擊: 31090
帖子數量: 359
開辟個人空間: 2022-12-19
最後更新: 2024-04-14
RSS訂閱
 
 
 
 
 
 

談劉軍寧、何清蓮、秦暉等 

2023-01-31 06:49:00
>>文章內容

談劉軍寧、何清蓮、秦暉等

——雜論·四千八百三十八

  在〈平等太左,追求平權;海外無思想,何清漣差矣〉後,有跟帖談劉軍寧、何清蓮、秦暉。在〈很有內容的文章沒有標題〉後,則有跟帖談我。在此,一並回復。
劉軍寧
  俞先生跟帖「劉軍寧搞重復勞動。海外有保守主義,他也來個保守主義。」
  這話很不公道。凡教授、學者、專家者,大多在大學教書。而教書者,其一,是他得能倒得出來;如此,他不得研究古今中外?其二,是他得准備教材;如此,即便是重復勞動、他不也得一再勞動嗎?
  他幫我們把保守主義的書都讀了,而後介紹給我們,為我們省下了用於泛讀的時間,專心於創新,有啥不好呢?
  於「平等」的批判,我至少2013-5-18就著有〈厘清公正與平等公平正義〉(見《公正第一》,2016年出版),談得較深(當時很火)。後來,我知道劉軍寧與他人交談中提到「自由和平等不能兼而有之」,當時,就想到從「平權論」角度再批「平等」……沒料一等就這麼些年,直到昨天才實現多年前的願望。
  而這些,不該感謝劉軍寧的「重復勞動」嗎?知識的寶塔不就這麼建立的——有的人,做塔基;有的人,做塔尖……或許,劉軍寧的獨創、首創性的東西不多,甚至沒有,然,僅他策劃的那些叢書,稱「領軍」不為過。
何清蓮
  俞先生跟帖「程曉農和何清蓮等人,他們其實已經離開真正的學術界,搞政治爭論去了。何清蓮以前是從事學問的人。跟我是校友。比我晚了幾屆。現在看,何女士寫的那些東西已經算不上學術了。」
  以上,不知與我批評何清蓮是否相關。無論是否相關,我都得解釋下——我的批評,建立在「何清漣思想」基礎上。換言之,若論「何清漣思想」,那麼,何清蓮的文章太時評化了。
  而若不談「何清漣思想」,那麼,我就不想指責何清漣什麼;因為,各人有各人的學術路徑……我們,完全可以比較學人之間誰好、誰差,但不能隨便說「算不上」。何況,無論怎麼說,何清漣都是較成功的;至少,人家是名揚海外吧?
  此外,我在專著〈經濟學「時代指數」理論〉(見《貿易戰》,2019年出版)中,針對茅於軾,說過「中國沒有真正的經濟學家」。我說「中國沒有真正的經濟學家」,沒有錯。然,也得承認,這要求過高,「真正的經濟學家」就成了一種狹義。而從廣義上講,茅於軾當然可算一位經濟學家。
  茅於軾如是,何清漣自然亦如是。我們既要深思、探究、鑽牛角尖,又不能隨便抹殺……何況,很多東西不是想抹殺就能抹殺掉的。
秦暉
  俞先生跟帖「你講的秦暉教授有學問。他闡發了很多獨特見解。但是,我覺得,他如果能把他的那些獨特想法總結出壹個系統的論述,形成自己的理論體系,這才能真正有意義。」
  我以為,不必。其一,在十幾億華人,全球數十萬華人教授、學者、專家中,秦暉脫穎而出,讓大家記住他文章,甚至記住了他這麼個人,這已經是非常非常成功了。
  其二,秦暉是史學家、經濟學家。這兩科相差甚遠(許你會問,你不既玩哲學又玩社會學?哲學、社會學,算是鄰居)。我接觸過章立凡,知道史學自己就有多種方法論。如果把兩科的方法強行統一、形成系統,只怕是自己先亂了。況,秦暉與我同年;一把年紀了,這麼玩只怕會迷失自己。
  許,你這想法,與我質問「何清漣的思想體系在哪」有關。上面已說過,那源於「何清漣思想」;而秦暉,未必對思想家有興趣。
俞先生
  俞先生博客上的廣而告之:「俞先生創造了壹個宏大社會科學理論體系,但需要學術界鑒定。」
  你激我的跟帖,看了,不計較。我想,你是希望我翻過去、看看你的博客。其實,你第一次跟帖,我就去看過。
  提點看法:第一,「創造了壹個宏大社會科學理論體系」,讓人望而卻步;你想,有能力做學術鑒定的,誰會花時間去幫你鑒定呢?
  第二,「俞先生」是誰?如今,即便是真名實姓、搞鑼打鼓,都不一定有人願多看一眼。何況躲躲藏藏、遮遮掩掩,誰願花時間?除我借題發揮。
  第三,你以為「創造了壹個宏大社會科學理論體系,但需要學術界鑒定」的重點,是「創造了壹個宏大社會科學理論體系」嗎?不,讀者的第一感知是——你是一失敗者。失敗者,不可恥。然,誰願意在失敗者身邊逗留、蹉跎歲月呢?
凌飛電腦
  批我〈很有內容的文章沒有標題〉一文之文章標題〈評【沒有標題】:只以勝敗論,毫無價值觀,地溝油的命……〉。
  在〈平等太左,追求平權;海外無思想,何清漣差矣〉中,我忙著販賣「平權論」,沒多計較。
  今天,告訴你——「以勝敗論」,沒什麼不對。這倒不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而是——人類,大多數人仰視成功者,而成功者自己、更不用說;只有失敗者,在哀嚎「不以成敗論英雄」。然,沒有用。
  在〈答:大批華人蝸居美國為何不回國發展〉一文中,我早說了:「混得好,在哪都混得好;而混不好,則在哪都混不好。因此,是混的問題、如何混的問題……」。而你,嚷嚷「只以勝敗論」;恰恰說明,你沒混好。
顧曉軍
  原本,欲對「問個問題,你覺得自己是否也是犬儒一員」、「不做奴才活得了嗎」等作答的;想想,還是以後再說吧。

              顧曉軍 2023-1-31
guxiaojun538 | 點擊: 0 | 評論: 0 | 分類: 上傳 | 論壇: 溫哥華不眠夜 | 論壇帖子
QR Code
請用微信 掃一掃 掃描上面的二維碼,然後點擊頁面右上角的 ... 圖標,然後點擊 發送給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謝謝!
分享:
分享到微信

文章評論

現在還沒有任何評論,歡迎您發表您的看法或者回復。

發表評論

design:水中月shuiyue.cn                         生活因感動而精彩,理想在創造中放飛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