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曉軍
空間首頁 | 博客 | 相冊 | 書簽 | 存檔 | 朋友和群組 | 個人資料 | 留言
文章分類
上傳  
最新帖子
騙:洗錢、養套殺與許家印及范冰冰等
坦然面對文革,也坦然面對可能的被批斗
「造反合理」是人類社會的基本邏輯
為何不可以再來次文革?
開放「地攤女友」「男性根浴」定能興無滅資(二)
開放「地攤女友」「男性根浴」定能興無滅資
讀朱學勤文章,網友們說及我的猜想
從社會學角度讀朱學勤的〈這一千年的革命〉
道瓊斯跳水,有頭部跡象,當小心謹慎
花無百日紅,又傳姚明被連夜帶走等
Our Sponsors
快速導航
首頁
論壇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黃頁/二手
北美個人空間
免費注冊
登錄
友情鏈接
更多...
統計
點擊: 31985
帖子數量: 363
開辟個人空間: 2022-12-19
最後更新: 2024-04-23
RSS訂閱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 

2023-01-10 06:35:42
>>文章內容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

——隨筆·四千八百二十五

  找回了兩個博客。正想發發過去沒發過的精華文章,把人氣給找回來;忽一想,拉倒吧,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
  比如,網上有篇文章說:一筐水果,有的人撿爛的先吃,結果吃了一筐爛水果。而有的人撿好的先吃,將爛的扔掉;雖然他扔掉了不少水果,但他吃的全都是好的。
  這會,我在想:那一直吃爛水果的人,或許抵抗力就因此會好些;而一直吃好水果的人,他的抵抗力應該不如一直撿爛水果吃的。
  而突然,疫情來了。這,究竟是抵抗力好些的好、還是抵抗力差些的好呢?
  反正,最近常聽說,哪哪的教授死了,哪哪的專家又死了;可有誰聽說,哪哪在垃圾裡撿吃的的流浪漢死了呢?
  沒有吧?至少,我們院子的大門口,搞垃圾分類的老兩口,每天都起碼有十多個小時跟垃圾形影不離;可,人家也活得好好的。而那些專家的條件,不可謂不好吧?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還有的人常提曾可能而未得到的……
  記得,那是很多年前了。我散步累了,見路邊不少老爺子在擺龍門陣,便走近去站住。這時,一老爺子眉飛色舞地道:「差一點,我就當上了。」
  我趕緊點點頭。其他老爺子見我點頭,也都趕緊點頭。那眉飛色舞的,見大家都點頭,正要接著說,我問:「差一點當上什麼?」
  「副科長。」我又點頭,老爺子眉飛色舞地接著道:「如果當初當上了,後來就是科長、副處長……如今啥樣?」
  而我在想,就憑他眉飛色舞的模樣,即便當到了副科長,怕也很難再升遷;即便當到了副處長,沒准一拍蒼蠅、就被拍了進去……判個十年八年,也都是未可知的。
  前時,在網上瞎翻,見到篇文說,文強(原重慶市公安局長,後被判死刑)原先在基層時,還是個幾乎所有群眾都說好的小警察。
  別的不說,就傅政華,他若不遇上孫力軍、憑自己熬年頭,就當不上北京市公安局局長等嗎?即便真的當不上,也至少不至於與孫力軍一鍋燴吧?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有時候,看起來是好事,未必真是好事;看起來是壞事,也未必真是壞事……是這理吧?
  就拿我上篇寫的〈誰在炒作司馬南?為何炒作?〉來說,有網友說那不是炒作;可,連司馬南自己都否認被打了,還不是炒作嗎?
  還有網友說,司馬南有關注度。扯,他又不是毛新宇,哪來啥關注度?如果不是兩邊對著炒,誰要知道司馬南?打開維基百科,司馬南居然只有兩點:一是「夾頭」,二是「在中國大陸遭全網禁言」。這當是造謠。全網禁言,咋出名的?
  跳吧,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反正,我是一有風吹草動,就去做學問,研究柏楊、李敖,以後連魯迅都少說;或者,躲進《九月隨想「第二季」》。
  而司馬南,再能跳、再能演,還能跳得過演得過傅政華、劉彥平嗎?剛剛得知,劉彥平被判了個死緩、終身監禁。
  而司馬南,還有拿了薄熙來幾百萬一說。或許,早過關了;可,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船也是說翻就翻——泰坦尼克號那麼豪華,誰能想到它會葬身海底呢?是不是?

              顧曉軍 2023-1-10
guxiaojun538 | 點擊: 0 | 評論: 3 | 分類: 上傳 | 論壇: 溫哥華不眠夜 | 論壇帖子
QR Code
請用微信 掃一掃 掃描上面的二維碼,然後點擊頁面右上角的 ... 圖標,然後點擊 發送給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謝謝!
分享:
分享到微信

文章評論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Re: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
guxiaojun538 寫道: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

——隨筆·四千八百二十五

  找回了兩個博客。正想發發過去沒發過的精華文章,把人氣給找回來;忽一想,拉倒吧,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
  比如,網上有篇文章說:一筐水果,有的人撿爛的先吃,結果吃了一筐爛水果。而有的人撿好的先吃,將爛的扔掉;雖然他扔掉了不少水果,但他吃的全都是好的。
  這會,我在想:那一直吃爛水果的人,或許抵抗力就因此會好些;而一直吃好水果的人,他的抵抗力應該不如一直撿爛水果吃的。
  而突然,疫情來了。這,究竟是抵抗力好些的好、還是抵抗力差些的好呢?
  反正,最近常聽說,哪哪的教授死了,哪哪的專家又死了;可有誰聽說,哪哪在垃圾裡撿吃的的流浪漢死了呢?
  沒有吧?至少,我們院子的大門口,搞垃圾分類的老兩口,每天都起碼有十多個小時跟垃圾形影不離;可,人家也活得好好的。而那些專家的條件,不可謂不好吧?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還有的人常提曾可能而未得到的……
  記得,那是很多年前了。我散步累了,見路邊不少老爺子在擺龍門陣,便走近去站住。這時,一老爺子眉飛色舞地道:「差一點,我就當上了。」
  我趕緊點點頭。其他老爺子見我點頭,也都趕緊點頭。那眉飛色舞的,見大家都點頭,正要接著說,我問:「差一點當上什麼?」
  「副科長。」我又點頭,老爺子眉飛色舞地接著道:「如果當初當上了,後來就是科長、副處長……如今啥樣?」
  而我在想,就憑他眉飛色舞的模樣,即便當到了副科長,怕也很難再升遷;即便當到了副處長,沒准一拍蒼蠅、就被拍了進去……判個十年八年,也都是未可知的。
  前時,在網上瞎翻,見到篇文說,文強(原重慶市公安局長,後被判死刑)原先在基層時,還是個幾乎所有群眾都說好的小警察。
  別的不說,就傅政華,他若不遇上孫力軍、憑自己熬年頭,就當不上北京市公安局局長等嗎?即便真的當不上,也至少不至於與孫力軍一鍋燴吧?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有時候,看起來是好事,未必真是好事;看起來是壞事,也未必真是壞事……是這理吧?
  就拿我上篇寫的〈誰在炒作司馬南?為何炒作?〉來說,有網友說那不是炒作;可,連司馬南自己都否認被打了,還不是炒作嗎?
  還有網友說,司馬南有關注度。扯,他又不是毛新宇,哪來啥關注度?如果不是兩邊對著炒,誰要知道司馬南?打開維基百科,司馬南居然只有兩點:一是「夾頭」,二是「在中國大陸遭全網禁言」。這當是造謠。全網禁言,咋出名的?
  跳吧,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反正,我是一有風吹草動,就去做學問,研究柏楊、李敖,以後連魯迅都少說;或者,躲進《九月隨想「第二季」》。
  而司馬南,再能跳、再能演,還能跳得過演得過傅政華、劉彥平嗎?剛剛得知,劉彥平被判了個死緩、終身監禁。
  而司馬南,還有拿了薄熙來幾百萬一說。或許,早過關了;可,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船也是說翻就翻——泰坦尼克號那麼豪華,誰能想到它會葬身海底呢?是不是?

              顧曉軍 2023-1-10




這部小說彰顯了哈代的悲劇主義意識,即無法控制的外部力量與內心沖動決定個人命運,釀成悲劇。

在人物活動的空間環境方面,哈代頗為偏好強調空間的重復性,即再現變化了的同一環境,用以窺探人物的悲劇命運在不同階段的變化。譬如,《還鄉》中人物活動的空間被嚴格地限制在方圓不過幾裡的愛格敦荒原。游苔莎在土堤與韋狄互訴衷腸,數月後,她又在此與克林海誓山盟。游苔莎站過的古冠項,兩年半後便是克林布道之所。此描寫具有一定的空間神秘感,人物的命運如同過眼煙雲,受不可知的神秘力量的支配;他們總是不由自主地來到決定他們命運交化的地方,無論怎樣反抗也無濟於事。面對廣闊的宇宙空間,人類顯得如此渺小,使人心中浮想聯翩。作為“性格與環境”小說之一,《還鄉》與傳統的維多利亞小說迥然不同。小說並未以人物作為開揚,而是從愛格敦荒原的詭異奇譎寫起,為故事的展開奠定了陰郁淒涼的主調。在《還鄉》中,荒原的重要性絲毫不亞於任何一個人物。荒原是小說人物活動的舞台,正是在這樣一片荊棘叢生的廣袤土地上上演著一幕幕動人心魄的悲劇。在哈代筆下,愛格敦荒原時而寧靜神秘,時而絢麗多姿。它不僅是該小說人物活動的獨特環境,也潛藏著決定人物命運的偉大力量。

在《還鄉》的故事情節中,往往是普通人的性格特征、偏見與野心間相互碰撞而產生的悲劇。哈代雖在《還鄉》問世的八年後才在其作品《卡斯特橋市長》中較明確地表達了性格即命運的理念,但在《還鄉》中,人物性格特質已經構成了悲劇的重要成因。 [5]

《還鄉》中的諸多人與事從某種程度上沾染了哈代獨特的悲觀主義命運觀色彩。托馬斯·哈代在其一系列的長篇小說中都表現了人與命運的悲劇沖突。命運觀方面,哈代的悲觀主義思想表現得尤為突出。他深受叔本華等悲觀主義哲學家的影響。認為宇宙間存在著某種超自然的內在意志力,這一意志力無處不在地整制著整個宇宙。正是由於他對社會發展規律認識的局限性,才使得他在面對一系列問題時不知所指,唯有用宿命論來解釋其因,從而流露出人類無法把握命運安排的悲觀主義宿命論思想。 [5]



哈代把宿命論的觀點貫穿小說的始終。往深一層探究,甚至可以把荒原和荒原人看成是整個世界的縮影,男女主人公的悲劇性命運其實無異於整個人類的悲劇寫照。文中體現出死亡才是真正的自由,也是人們必然的歸宿。走投無路的人也只好認命。哈代體恤下層的人民,對他們的困境深表同情,也洞察到了當時英國社會的種種矛盾。

2024-01-28 15:34:54 | 引用
Re: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
guxiaojun538 寫道: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

——隨筆·四千八百二十五

  找回了兩個博客。正想發發過去沒發過的精華文章,把人氣給找回來;忽一想,拉倒吧,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
  比如,網上有篇文章說:一筐水果,有的人撿爛的先吃,結果吃了一筐爛水果。而有的人撿好的先吃,將爛的扔掉;雖然他扔掉了不少水果,但他吃的全都是好的。
  這會,我在想:那一直吃爛水果的人,或許抵抗力就因此會好些;而一直吃好水果的人,他的抵抗力應該不如一直撿爛水果吃的。
  而突然,疫情來了。這,究竟是抵抗力好些的好、還是抵抗力差些的好呢?
  反正,最近常聽說,哪哪的教授死了,哪哪的專家又死了;可有誰聽說,哪哪在垃圾裡撿吃的的流浪漢死了呢?
  沒有吧?至少,我們院子的大門口,搞垃圾分類的老兩口,每天都起碼有十多個小時跟垃圾形影不離;可,人家也活得好好的。而那些專家的條件,不可謂不好吧?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還有的人常提曾可能而未得到的……
  記得,那是很多年前了。我散步累了,見路邊不少老爺子在擺龍門陣,便走近去站住。這時,一老爺子眉飛色舞地道:「差一點,我就當上了。」
  我趕緊點點頭。其他老爺子見我點頭,也都趕緊點頭。那眉飛色舞的,見大家都點頭,正要接著說,我問:「差一點當上什麼?」
  「副科長。」我又點頭,老爺子眉飛色舞地接著道:「如果當初當上了,後來就是科長、副處長……如今啥樣?」
  而我在想,就憑他眉飛色舞的模樣,即便當到了副科長,怕也很難再升遷;即便當到了副處長,沒准一拍蒼蠅、就被拍了進去……判個十年八年,也都是未可知的。
  前時,在網上瞎翻,見到篇文說,文強(原重慶市公安局長,後被判死刑)原先在基層時,還是個幾乎所有群眾都說好的小警察。
  別的不說,就傅政華,他若不遇上孫力軍、憑自己熬年頭,就當不上北京市公安局局長等嗎?即便真的當不上,也至少不至於與孫力軍一鍋燴吧?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有時候,看起來是好事,未必真是好事;看起來是壞事,也未必真是壞事……是這理吧?
  就拿我上篇寫的〈誰在炒作司馬南?為何炒作?〉來說,有網友說那不是炒作;可,連司馬南自己都否認被打了,還不是炒作嗎?
  還有網友說,司馬南有關注度。扯,他又不是毛新宇,哪來啥關注度?如果不是兩邊對著炒,誰要知道司馬南?打開維基百科,司馬南居然只有兩點:一是「夾頭」,二是「在中國大陸遭全網禁言」。這當是造謠。全網禁言,咋出名的?
  跳吧,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反正,我是一有風吹草動,就去做學問,研究柏楊、李敖,以後連魯迅都少說;或者,躲進《九月隨想「第二季」》。
  而司馬南,再能跳、再能演,還能跳得過演得過傅政華、劉彥平嗎?剛剛得知,劉彥平被判了個死緩、終身監禁。
  而司馬南,還有拿了薄熙來幾百萬一說。或許,早過關了;可,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船也是說翻就翻——泰坦尼克號那麼豪華,誰能想到它會葬身海底呢?是不是?

              顧曉軍 2023-1-10




《還鄉》是英國作家托馬斯·哈代創作的一部長篇小說,屬於其“性格與環境”類型小說中的一部。

作品以英國西南部威塞克斯“一片蒼茫萬古如斯”的埃格敦荒原為背景,描寫了五個青年男女不同的悲劇命運。其中的女主人公游苔莎是當代英國小說裡被描寫得最成功的幾位女主人公之一,而故事發生的地點埃格敦荒原則是風景描寫的典范。它是哈代的小說藝術開始走向成熟的重要標志,是哈代的重要作品之一。

2024-01-28 15:35:43 | 引用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Re: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
guxiaojun538 寫道: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

——隨筆·四千八百二十五

  找回了兩個博客。正想發發過去沒發過的精華文章,把人氣給找回來;忽一想,拉倒吧,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
  比如,網上有篇文章說:一筐水果,有的人撿爛的先吃,結果吃了一筐爛水果。而有的人撿好的先吃,將爛的扔掉;雖然他扔掉了不少水果,但他吃的全都是好的。
  這會,我在想:那一直吃爛水果的人,或許抵抗力就因此會好些;而一直吃好水果的人,他的抵抗力應該不如一直撿爛水果吃的。
  而突然,疫情來了。這,究竟是抵抗力好些的好、還是抵抗力差些的好呢?
  反正,最近常聽說,哪哪的教授死了,哪哪的專家又死了;可有誰聽說,哪哪在垃圾裡撿吃的的流浪漢死了呢?
  沒有吧?至少,我們院子的大門口,搞垃圾分類的老兩口,每天都起碼有十多個小時跟垃圾形影不離;可,人家也活得好好的。而那些專家的條件,不可謂不好吧?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還有的人常提曾可能而未得到的……
  記得,那是很多年前了。我散步累了,見路邊不少老爺子在擺龍門陣,便走近去站住。這時,一老爺子眉飛色舞地道:「差一點,我就當上了。」
  我趕緊點點頭。其他老爺子見我點頭,也都趕緊點頭。那眉飛色舞的,見大家都點頭,正要接著說,我問:「差一點當上什麼?」
  「副科長。」我又點頭,老爺子眉飛色舞地接著道:「如果當初當上了,後來就是科長、副處長……如今啥樣?」
  而我在想,就憑他眉飛色舞的模樣,即便當到了副科長,怕也很難再升遷;即便當到了副處長,沒准一拍蒼蠅、就被拍了進去……判個十年八年,也都是未可知的。
  前時,在網上瞎翻,見到篇文說,文強(原重慶市公安局長,後被判死刑)原先在基層時,還是個幾乎所有群眾都說好的小警察。
  別的不說,就傅政華,他若不遇上孫力軍、憑自己熬年頭,就當不上北京市公安局局長等嗎?即便真的當不上,也至少不至於與孫力軍一鍋燴吧?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有時候,看起來是好事,未必真是好事;看起來是壞事,也未必真是壞事……是這理吧?
  就拿我上篇寫的〈誰在炒作司馬南?為何炒作?〉來說,有網友說那不是炒作;可,連司馬南自己都否認被打了,還不是炒作嗎?
  還有網友說,司馬南有關注度。扯,他又不是毛新宇,哪來啥關注度?如果不是兩邊對著炒,誰要知道司馬南?打開維基百科,司馬南居然只有兩點:一是「夾頭」,二是「在中國大陸遭全網禁言」。這當是造謠。全網禁言,咋出名的?
  跳吧,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反正,我是一有風吹草動,就去做學問,研究柏楊、李敖,以後連魯迅都少說;或者,躲進《九月隨想「第二季」》。
  而司馬南,再能跳、再能演,還能跳得過演得過傅政華、劉彥平嗎?剛剛得知,劉彥平被判了個死緩、終身監禁。
  而司馬南,還有拿了薄熙來幾百萬一說。或許,早過關了;可,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
  人生中有太多偶然性,船也是說翻就翻——泰坦尼克號那麼豪華,誰能想到它會葬身海底呢?是不是?

              顧曉軍 2023-1-10


哈代的小說具有濃厚的悲觀色彩。他認為苔絲和裘德的悲劇都是冥冥中由神的意志安排定當的,無論人們怎樣努力和反抗,總逃不脫神的意志的主宰。他把工人、農民的悲劇歸結為命運的作弄,不去深入揭示悲劇的社會原因,從而減弱了作品的社會意義。他的小說在情節結構的安排上也反映出宿命論觀點,導致主人公悲劇的每一個步驟,都被寫成是不可避免的事件。有時作者還用神秘的預兆、詛咒等手法來渲染悲劇的必然性。由於他對宗法制農村社會的留戀,他在小說中常常很細致地描寫古老的風俗習慣和農村的自然景色。作為一位關注生活悲劇性的作家,哈代努力探索生活悲劇的成因,並試圖找出擺脫生存困境的途徑。

2024-01-28 15:38:01 | 引用

發表評論

design:水中月shuiyue.cn                         生活因感動而精彩,理想在創造中放飛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