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sible world

揭穿千年謊言 

 
文章內容
[ 2019-07-28 21:51:40 | By: grinder ]
 
揭穿千年謊言
© 茅於軾/文


  人民的利益,國家的利益,政治家的利益,這三個概念中,人民的利益是我們聽得最多的,其次是國家的利益。至於政治家的利益,幾乎沒有誰提到過。其實這三者之間固然有重合的部分,但也有很大的區別。而且這區別非常重要,它在許多決策過程中起著最關鍵的作用。可惜的是大家往往忽視了這個重要區別,而掌權者又故意把這三者混為一談,好像政治家總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國家利益更不用說,它就是人民的利益。這種故意的混淆模糊了許多問題的是非,誤導了許多人的看法。舉例講,大家都關心國家安全,但是所謂的國家安全到底是誰的安全,往往非常模糊。是老百姓個人的安全?是國家哪部分人的安全?還是政治家或領導人的安全?對老百姓而言,最重要的安全是和平,不要戰爭;還有人身不受侵犯,遇到糾紛能夠有人主持正義;以及財產有保障,行動有自由。但是我們經常談的國家安全主要不是這些問題,而往往是對國家的顛覆,其實顛覆是對領導人的安全形成威脅,對老百姓不存在所謂的顛覆。老百姓已經在最底層,還能被顛覆到哪兒去?只有執政者才有被顛覆的危險。 
  所以,這裡想指出人民的利益,國家的利益,政治家的利益三者的區別,並且討論這個區別何以重要,它能夠幫助我們澄清許多模糊認識,戳穿許多謊言,識破許多欺騙。能夠避免錯誤,從而大大提升人民的利益。
  第一,什麼是人民的利益? 
  人民利益的含義很廣,人人都想生活得好,健康平安。這些方面能夠實現到什麼程度,要看個人的條件和運氣。就人民這個整體的利益而言,就不是個人條件或個人運氣了,而是全體人民要有一個安定的環境,不要兵荒馬亂,沒有黑社會或者類似黑社會組織的侵犯,其實就是個人的生命財產有保障。只有在這樣一個有保障的條件下,才能談得上安居樂業,享受人生。否則一切都是空談。中國幾千年的歷史多半時間是政府橫征暴斂,百姓起義,或者向外征戰,搞得哀鴻遍野。能有幾十年安定就算太平盛世。可以說,人民的首要利益就是個人人身和財產權利得到保障,不被逮捕,不被關押,不被橫征暴斂;只要不侵犯別人就不能無緣無故地被判有罪;有冤情能夠申訴,不會被拒絕,並得到認真對待。 
  建設祖國是不是人民的利益?建設祖國當然是國家利益。它是不是等同於人民利益呢?一般而言,這二者應該是一致的,但是並非永遠如此。如果發生沖突,應該以上面講到的個人權利的保護為優先。換句話講,不可以借口國家建設而侵犯個人的基本權利。沒有理由認為國家利益無條件地高於人民利益。我們常說少數人的利益要服從多數人的利益,意思是少數人應該為多數人犧牲。比如為了建設水庫要求當地百姓移民遷走,這就是少數人的利益為多數人的利益作犧牲。遷移搬家不是不可以,但是必須給必要而且足夠的補償,不能讓他們為多數人而犧牲。少數人應該為多數人犧牲,聽起來好像講得通,這往往是因為自己屬於多數,不需要自己作出犧牲。但如果不保護少數人,說不定多數中的人,在另外一種分類時忽然變成了少數;在某種情況下自己屬於多數,換了一種情況就可能變成少數。所以,不能因為是少數,利益就可以隨便被侵犯。少數服從多數,只有在不涉及基本權利的范圍內可以行得通。即使在這種情況下,也必須盡量照顧到這些少數人的利益。在基本權利的范圍內,任何個人的權利都應該同樣得到承認和保護。比如我們沒有理由用舉手表決的方法剝奪一個人的自由,也不能因為民憤極大而將某人處死。這些行為只有通過嚴格的法律程序才可以實施。 
  第二,人權是人民利益的基礎。 
  前面說過,人的基本權利(人權)是人人都能夠同樣享受的權利,不需要任何人為此而作出犧牲。所謂人的基本權利,實際上就是不被他人侵犯。也可以說,社會中的每個人都不侵犯別人,每個人的基本權利就有了保證。這不需要任何人承擔什麼義務,付出什麼成本。人的基本權利之所以被侵犯,因為有些人可以侵犯他人而不受制約,或者政府本身就侵犯別人。 
  過去我們曾經用建設祖國的口號侵犯了許多人的基本權利。改革開放以後,人民的基本權利逐漸得到保護,侵犯權利的事情減少,經濟也搞上去了。如果說我們今天的經濟還有什麼問題,那就是人民基本權利的保障還有缺陷,沒有把它提到至高無上的位置,還有侵犯百姓權利的事情發生。 
  讓百姓安居樂業,享受人生,這是真正的人民利益。也許有人要問,這種觀點是不是太個人主義了?每個人只顧自己,不顧他人的死活,別人有困難,受欺侮,難道大家應該袖手旁觀嗎?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幫助窮人,做慈善事業,這不大會有爭議。但是要不要主持正義,打抱不平,則是一個復雜問題。本來嘛,路見不平,拔拳相助,見義勇為,是值得稱贊的優秀品質。但是世界上的事物是復雜的。美國出兵攻打伊拉克,為的是解放被薩達姆壓迫的伊拉克人民,可是結果怎麼樣?當然,爭議是很多的,各有各的說法,但起碼的事實是,伊拉克百姓的生活離安居樂業還很遠。這倒並不是反對見義勇為,而是說要非常慎重。孔子說,“已所不欲,勿施於人”。他沒有說“己所欲,施於人”,可見這二者是有區別的。毋寧說:“己所欲,慎施於人。”總之,強加於人是不可以的,哪怕出於公心。 
  第三,國家利益可能對人民利益造成侵犯。 
  在國家利益的名義下大規模侵犯百姓利益,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戰爭。自古以來的戰爭無不給人民帶來深重的災難。打仗首先要有士兵,兵從何而來?或者靠拉壯丁,或者靠欺騙。杜甫的《兵車行》寫道:“爺娘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鹹陽橋;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幹雲霄。”這就是征兵造成的慘劇。由於打仗,一個家庭妻離子散,丈夫離家,妻小難以為生。這樣的事幾千年以來基本上沒斷過。 
  當然,戰爭的理由總是充分得無以復加的,是不容懷疑的。打仗再犯猶豫怎麼打得贏?尤其奧妙的是雙方的理由都正確得無以復加,都是為正義而戰,是值得為之犧牲一切,乃至於生命。只有這樣,仗才打得起來。戳穿了講,戰爭就是把最不道德的事物變成最道德。說謊是不道德的,但是孫子兵法中說:“兵者,詭道也。”打仗就是要騙人;殺人是最不道德的,但是打仗就要殺人,而且殺得愈多愈好,這是能夠得到獎勵的。殺什麼人?殺一個和自己差不多的人,也有妻子老小,也有人生追求。雙方無冤無仇,只因為他是敵人就把他殺了。何以戰爭使人瘋狂?因為作為戰爭發動者的政治家們有戰爭的需要。 
  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發生沖突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戰爭。大多數戰爭並不是為了人民的利益,而是所謂的國家利益,實際上就是政治家的政績。為了滿足他們的野心和虛榮心,不惜拿人民的生命作為代價。當今世界上100多個國家可以分成兩大類,一類是國家利益服從人民利益的;另一種則相反,是人民利益要服從國家利益的。前者不可能發動侵略戰爭,因為戰爭不符合人民的利益。而後者則可能發動侵略戰爭,因為只要符合政治家的利益,戰爭就可能打起來。歷史也證明,兩次世界大戰都是國家利益為重的獨裁國家發動的。作為一種外交辭令,人們常說,某某國家的興旺發達將對世界和平有利,而不是造成威脅。這句話只適用於把人民利益放在國家利益之上的政體。如果我們同意人民是愛好和平,不願意打仗的,那麼不難得出結論,國家利益服從人民利益的政體是愛好和平的政體,因而不可能違背人民的利益去為國家利益作戰;反過來,人民利益要服從國家利益的政體就不是愛好和平的政體,因為它可能為了國家(實際上是為了該國的政治家)的利益叫人民去“送死”。所以今後世界和平要得到保障,唯一的途徑就是把國家利益超越人民利益的那些國家,改造成為以人民利益為重的政體。 
  第四,如何看待戰爭的正義性。 
  我們常說,要區別戰爭的正義性和非正義性,要支持正義的戰爭,反對非正義的戰爭。但是除了搶糧食、搶牲口的小規模戰爭,在大的正規戰爭中,雙方都認為自己投入的戰爭是理直氣壯的“正義戰爭”。日本人侵略中國,顯然是非正義的,但是日本方面至今還認為是正義的,日本人認為打仗是愛國的,武士道是民族的靈魂,為天皇戰死是死得其所。因此至今還把戰爭罪犯的骨灰放在靖國神社裡,接受百姓和政府官員的朝拜。日本百姓在二戰中犧牲重大,但他們並沒有把戰爭的原因歸咎於戰爭罪犯。不光是日本如此,差不多所有的戰爭雙方,對於戰爭性質的認識都是這樣的,雙方對戰爭的解釋往往截然相反。戰爭的正義性遠不是顯而易見的,它往往是宣傳給人的認識。 
  當然,並不是所有戰爭都是錯的,如果不打仗自己遭受的痛苦或死亡的概率大於打仗的相應概率時,或者說,打仗能夠減少痛苦和死亡時,戰爭對百姓而言才是合理的。托馬斯•阿奎那在討論反抗暴政的合理性時,說過類似的話。他認為反抗暴政是合理的,除非“推翻暴政的行動帶有嚴重的紛擾,以致社會從繼之而起的騷亂所受的損害比舊有統治的繼續來得大”。美國出兵打伊拉克,把伊拉克人民從薩達姆的暴政之下解放出來,之所以有那麼多的爭議,正是應了托馬斯•阿奎那的這一段話。 
  從這裡可以看到,人民的利益判斷標准和國家的利益判斷標准是不同的。這點不同,自古以來從來不允許說明。只有國家利益才可以宣傳,人民的利益好像不言而喻就是國家的利益。國家號召人民去打仗,要用各種理由。為什麼不把自己的國家管理好,而去爭奪那些沒有多少價值的荒地呢?但是政治家可不是這麼看問題的。他們從自己的觀點出發,犧牲百姓的生命在所不惜。因為打仗不是他們自己上前線,哪怕死上幾千幾萬,也未必輪到自己的頭上。可見政治家的利益非常不同於人民的利益。而且恰恰就是這一點不同,成為推動戰爭的原因。如果雙方的政治家真的以百姓的利益為自己的利益,戰爭也許就不會發生。所以有人說,因為出現了原子彈,政治家們也被暴露在戰爭的第一線,因此戰爭爆發的可能性減少了。不過政治家們為自己興建了可以抵御原子彈的地堡,這樣的推斷已經不能成立了。聯合國應該規定,不允許建造專為領導人避難的防空洞,否則,他們可以置百姓的生死於不顧,自己躲進防空洞發動核戰爭。 
  第五,從人民的利益看,“投降”並不可恥。 
  自古以來,絕大部分戰爭都是這樣,先由發動戰爭的國家領導人編造出一套戰爭如何符合正義的理由,動員人民,讓他們自願或者勉強認同這一套理由。戰爭另一方的領導人經過掂量自己的利弊得失,決定是參戰或者退卻。如果戰爭打起來了,就容不得退卻,必須全力以赴。萬一戰敗,領導人的直接損失是非常大的,他們的損失大於百姓戰敗時的損失。所以即使敗局已經不可避免時,還要困獸猶斗,不肯投降,逼迫百姓作最後的掙扎。二戰時的塞班島之戰,美軍攻打塞班島,日軍不敵敗退,最後退到海邊,逼迫幾千名普通老百姓跳崖自殺。阿爾巴尼亞的獨裁者霍查教育他的百姓:寧可站著死,不可跪著生。但是真正從百姓的利益看,生命是最寶貴的,活著是一切討論的前提。今天我們要把被顛倒了的說法重新顛倒過來。真正把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國家的利益應該服從百姓的利益。孟子說過:“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這個順序是對的,但是歷代君主從來不講孟子的這段話。 
  在敗局已定的條件下,應該說,“投降”是正確的選擇。跳崖自殺並不能改變局勢,何必做這樣的無謂犧牲呢?歌頌這種無謂的犧牲,是政治家們的宣傳。這樣的做法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蘇聯把衛國戰爭中被俘的戰士當作叛徒來處理,他們受到極不公平的對待。從百姓的利益出發,敗局已定的情況下,再打下去就沒有意義了,只能讓雙方都多死許多人而已。這裡我們再一次看到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區別。 
  第六,國家主權與人民利益的關系。 
  應該說,政治家們的宣傳是非常有效的,他們的宣傳騙取了普通老百姓的性命,百姓還不覺悟。美國打的越南戰爭,死了5萬多人,為的是防止共產主義的擴張。讓普通百姓去為了一個遙遠的目標犧牲,完全是無理的。可是至今美國也沒有徹底否定越南戰爭,還認為越南戰爭的逃兵是不可原諒的。伊拉克戰爭,美國又死了1600多人(截止到2005年5月),伊拉克人的死亡人數,有人說大約為美軍死亡人數的100倍。政治家制造出嚇人的偉大理論,其中就沒有百姓的死活。 
  我認為,對於一般人(除了看破紅塵的人)而言,人生的目的就是享受。有道德的人則更尊重別人的享受。在自己享受的時候也幫助別人獲得享受。一個良好的社會,或者說和諧社會,正是這樣的一個社會,每個人高高興興尋求快樂,同時幫助別人得到快樂。世界上的恐怖主義分子就是在這一點上搞錯了。他們認為追求享受是錯誤的,為國犧牲才是光榮的。所以身上綁了炸彈去炸別人,作出損人不利己的愚蠢的事,而且至死執迷不悟。如果世界上被這些誤導的思想所控制,人類將走進死胡同。 
  經常有人提倡抵制日貨。要知道,貿易是對雙方都有利的活動。抵制日貨對自己並沒有利。抵制日貨是用損害自己的方法去損害別人,這和身上綁了炸彈去炸敵人,雖然程度上不同,性質是差不多的。日本人對二戰的認識和德國比較十分不夠,應該讓普通的日本人都知道真相,要聯合日本人民起反對戰爭罪犯和軍國主義,認識到日本百姓同樣是戰爭的受害者。但是不必抵制日貨。抵制日貨受害的是日本企業,他們對戰爭是沒有責任的。相反他們對全世界的人民作出過巨大貢獻,提供高質量高性能的產品給大家。 
  這裡並不是完全否定主權、獨立等觀念,但只有它們有利於人民的切身利益時才值得追求。而不是盲目地把主權、獨立等看成至高無上。其根本的原因就是國家利益未必總和人民利益相一致,當這二者發生矛盾時,肯定國家利益要服從人民利益。絕不是相反,把國家利益置於人民利益之上。愛因斯坦在1931年寫過一篇文章,題目叫“主權的限制”。他寫道:“國家是為人而建立,而人不是為國家而生存。”2005年,德國政府決定把這個信條刻在德國政府大樓上,作為愛因斯坦逝世50周年的紀念。1933年1月,納粹頭目希特勒上台,身在美國的愛因斯坦發表了不回德國的聲明。聲稱他“只想生活在實行公民自由,寬容,以及在法律面前公民一律平等的國家”,而這些條件,德國都不具備。從國家的立場看,愛因斯坦不愛國,叛逃去了美國。但是從人民的利益看,他完全正確。 
  歷代的統治者總是把忠君愛國宣傳為人生最高的道德標准,反過來,投降叛逆是罪該萬死。也許在古老的時代這樣的原則有它的道理。那時候部落之間經常發生爭奪資源的斗爭,單個的人非常容易受到敵人的侵犯,唯一的對付辦法就是依靠集體。沒有集體,也就沒有個人,個人完全依附於集體。在這種情況下,每個人為集體作出犧牲是很合理的。但是現在世界已經變了,很少發生個人被某個群體所侵犯(黑社會是一個例外)。由於全球經濟一體化,資源可以在市場上買賣,沒有必要為此而打仗。日本過去侵略中國為的是奪取中國的糧食、煤炭、鋼鐵等資源,因為日本是一個資源窮國。現在日本仍然是資源窮國,但是變成了經濟強國,它不必要為資源而打仗,在世界市場上購買就行了。 
  日本、美國等都要進口石油,都在爭奪石油資源,但是因為有了石油市場,大家在市場上以價格來競爭,用不著打仗。從來沒有聽說過買賣石油要動刀動槍,也沒有聽說美、日為了石油而戰。為別的而戰倒是可能的。所以說,由於世界市場的出現,爭奪資源的戰爭一去不復返了。我國由於經濟的高速增長,近幾年開始在世界市場上大量購買石油、木材、鐵礦石等原材料。我們得到這些原材料不費一兵一卒,這些商品的出口國還增加了收入。那些沒有參與石油等資源買賣的國家同樣得到利益,因為中國大量出口制成品,制成品的價格大幅度下降,百姓享受了從中國進口價廉物美商品的好處。沒有中國的大量出口也不可能有中國的大量購買石油等資源,進口是拿出口所創的外匯購買的。平等自由的國際貿易為世界人民帶來利益,結果是多贏的。 
  第七,認清政治家的利益。 
  作為統治者的政治家,他們的利益往往和人民的利益相對立。古代的帝王將相,靠剝削得到享受。不但活著時剝削享受,死了以後還要剝削享受。從古埃及的法老到明清的皇帝,都建了大規模的陵墓。20世紀以後情況逐漸有了變化,政治家口稱是代表人民利益的,他們沒有自己的利益,要求百姓對他們放心。但是事實上各國的情況千差萬別。有些國家的領導人貪污百姓的稅款,最後被老百姓趕下台。有一些國家,各級領導人都可以隨便花銷國家的稅款,根本沒有明確的開支限制,領導人用公款就是合法的,預算決算都是保密的,老百姓無權檢查過問。也有一些國家走上了法治,領導人的開支在嚴密監督之下,發生了窮的領導人開著自己的破汽車,卻有豪華的保鏢車隊護送的奇怪現象。 
  政治家的利益不同於人民利益的另外一個表現,就是形形色色的政績工程和形象工程。一些地方政府的領導人用人民所交的稅款,為自己建立能夠表現政績的形象工程或政績工程。這些工程往往華而不實,中看不中用。大把的錢花出去,但所建的工程對老百姓沒有多少實際效果。這些工程建成之後,效果往往和最初希望的目標背道而馳,非但沒有達到宣傳政績的目標,反而成為浪費的代表,想掩蓋也掩蓋不了。領導人不但沒有因而流芳百世,反而是遺臭萬年。和政績工程相類似的是政府蓋的豪華辦公樓。近年來全國各地不論貧富,紛紛建設高檔豪華辦公樓。尤其是有肥缺的單位,蓋的大樓許多是超豪華的,勝過五星級賓館。不同的是,裡面的人遠沒有賓館的人多,利用效率很低。超豪華的標准根本脫離了當地百姓的生活水平。但是他們手中有權,可以把百姓的錢隨便花銷。 
  政治家作為一個職業群體,他們本身的利益取決於整個職業的地位和重要性。如果政治不重要,政治家就要失業了。顯示職業的重要性是他們利益最緊要的活動。宣傳機器就在他們的手中掌握著,通過電視、報紙雜志,甚至教科書,不斷強調國家的重要性,制造各種理論,說明政治如何重要,國家如何重要,一個人生命的價值就在於為國捐軀。而他們就是代表國家的。國家的重要性轉換成政治家的重要性,他們的職業就牢靠了。而百姓則成為他們的一個附屬物。我們承認,政治家和其他行業的專家一樣,有他的重要性,但是僅僅當他們能夠為百姓提供公共服務時才成立。相反,如果他們貪污腐化,或者工作沒有效率,處處跟百姓作對來顯示自己的權威;當百姓求他們辦事時,把簡單的事搞復雜,設置難題,跟人過不去,這樣的政治家有還不如沒有好。他們就失去了存在的理由。 
  如果說政治家都是自私自利、故意和百姓作對的人,當然也不對。現代大部分政治家都是願意為人民服務的,至少在沒有和個人利益發生沖突的時候是這樣。但是他們自己也是中毒太深,他們把自己工作的目標放在了國家、主權等上,反而把百姓真正的利益給忘記了。 
  政治家另外一種騙取自己利益的方法就是把小事放大,把無足輕重的事放大成為國家利益之所在。從而大做文章,從中表現自己,並謀取利益。本來國家之間並沒有什麼沖突,可能只是百姓之間的小摩擦,政治家們把它放大成為國家利益之爭,興師動眾,借題發揮。最後就是拿百姓交的稅款為自己謀名謀利。如果我們回顧一下近10年20年的國際關系史,到底政治家們忙出了什麼結果?有哪些是真正對百姓的利益起了好作用的?恐怕十之八九都是做的無用功,白忙了一陣,錢卻沒少花。相反,被政治家們挑撥的仇恨,相互的誤解,進而導致的生命財產損失倒是不計其數。 
  過去半個世紀,最大的事就是兩大陣營的冷戰,花費的錢以萬億計,直接間接死傷的人成千上萬。到頭來得到的是什麼?可以說幾乎等於零。蘇聯解體以後,政治家所用的借口不再存在,對立的形勢很快煙消雲散。如果沒有這些挑撥是非的政治家,根本就不存在對立的兩大陣營。老百姓都希望太平安寧,絕不會惹是生非。即使有個別人喜歡鬧事,也絕不會鬧到國家的規模,花掉那麼多錢,犧牲那麼多人。之所以地球上有那麼多糾紛,主要是政治家們的“功勞”。 
  第八,不同政治體制對政治家的約束不同。 
  在一國之內,政治家的最大利益就是繼續執政。像美國的總統,當政一屆之後很少願意自動放棄下一屆競選的,可見執政的滋味非常美妙。美國的總統受的制約很多,私人生活中的男女關系都被輿論監督著。受了這麼多限制,執政還那麼值得留戀,一個不受制約的執政位置,其價值之高是不言而喻的。為了自己繼續執政,百姓的利益如果和自己繼續執政相沖突,肯定會犧牲百姓的利益,而不會選擇放棄執政。 
  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對執政者以及基本政策的批評。一般而言,在一個專政不受制約的政體中,批評執政者是不允許的,批評基本政策也有較大的限制。當政策出現重大偏差時,由於缺乏正當的批評,就會越走越偏,最後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其實,不允許批評,反而容易出現全社會的倒退,導致社會動蕩。所以,聽不進批評,甚至於聽不進不同意見,是政治家把個人利益超越人民利益的表現。 
  政治家的最大利益就是繼續執政。在專政國家,執政者要消除各種可能妨礙繼續執政的因素,防止可能發生的各種風險。一般而言,風險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是內部異己分子的宮廷政變,二是普通百姓對統治的反抗。不論來自哪方面的風險,都要盡全力迅速撲滅。政治家們常用的伎倆是偷換概念,混淆國家和人民,把反對他們的事件稱之為顛覆國家。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說政治家是不可以反對的,但是法律確實規定不可以顛覆國家。政治家把國家偷換成為自己,於是有許多為人民利益奔走的社會人士,以及批評政治家的人士,就是在顛覆國家等罪名下被懲處。 
  為了消除對自己繼續執政的威脅,政治家必須加強自己的執政能力,加強對人事安排的控制,對輿論宣傳的控制,防止有獨立觀點的社會團體的出現。這些做法和人民利益毫無關系,實際上就是為執政者自己的利益著想。不過他們絕不會公開承認這些做法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是喬裝打扮說成是為了百姓的利益。當然,我們並不否認,好的政治家執政是對百姓有利的,但如果施政已經發生重大錯誤,百姓受到了嚴重損失,而執政者依然賴在位置上,不肯下台,是沒有道理的。 
  其實,政治家和普通老百姓都是一樣的人。對政治家的批評,並不是因為政治家特別壞,而是制度造成的。要防止政治家的種種毛病,不是從教育出發,天天講為人民服務,搞思想教育,而是取消特權,使他們手中的公權只能用於為人民服務,不可能拿來以權謀私。這就是民主政治。在民主政治下,政治家的權力受到監督和制約,而且政治家能夠被罷免或替換。他們有一定的任期,沒有足夠時間勾結起來形成特權階層。 
  第九,國家的功能到底是什麼? 
  上面講了許多把國家冒充人民的例子,或者強調國家而忽視人民。但是國家或者另外相應的公共組織在現代社會中還是必要的。為什麼?因為有許多公共服務是人民所需要而私人不能提供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關於正義的服務。所謂正義的服務,就是個人受到侵犯時,有地方去申訴,而且能夠得到符合正義的解決。個人和個人之間難免有種種糾紛,有了糾紛誰來裁判?這需要一個中立的人或組織。當然,當裁判需要有專業知識,但更重要的是有一顆不偏不倚的心。這個條件說起來簡單,其實非常不容易。為什麼有時候裁判偏向一方,正義不能伸張?因為有些人有特權,明明是這些人侵犯了別人,但是靠著他們的特權,可以逃避懲罰。所謂正義的服務,就是要跟有錢有勢的特權分子作斗爭。可想而知,這樣的斗爭是困難的,單個百姓是斗不過這些人的,所以要有正義的服務。用通常的話來說,就是國家的司法要公正。 
  這就是為什麼需要國家的一個主要原因。國家代表著正義,百姓有冤屈可以得到公正的裁判。反過來講,如果國家偏向有錢有勢的一方,失去了公正,這個國家就瀕臨危險。百姓不會承認它,它自動地失去了應該有的權威性。國家(實際上是由它指揮的司法部門來代表的)這樣做的時候,絕不會明目張膽,而是用各種似是而非的說法掩蓋這種非正義的行為。不過無論偽裝得怎麼巧妙,真相總會被識破的。這時候國家就想方設法禁止有關事件的公開報道和討論,封鎖新聞。更有甚者用誣陷,莫須有的罪名,打擊那些主持正義的人士。這時候國家存在的合法性已經蕩然無存。政治家如果想繼續執政的話,必須時刻注意國家能否代表正義,少了這一條,任何加強執政能力的措施都是無效的。 
  這裡討論的國家代表正義,我們只涉及到司法必須公正,相關的問題還很多,比如立法方面的問題。所謂惡法,就是偏離公正的立法。不公開的法屬於惡法,侵犯人權的法屬於惡法,以國家的名義侵犯私人所有權又沒有適當補償,也屬於惡法。 
  國家之所以需要,還因為有許多公共管理事務,個人很難提供。大家常常講的用於抵御外侮的國防就是一例。不過進入21世紀以後,國防的重要性越來越小了。因為全球經濟一體化,爭奪資源的戰爭不再需要,也因為國際社會對侵略行為有越來越大的制約。任何一個國家用任何借口侵略別國都不被認可。過去的侵略都要清算賠償,誰還有興趣做將要被清算的事呢?現代戰爭多半是意識形態之爭。看法的不同將永遠存在下去,何必動刀動槍?所謂國防,越來越成為用武力解決意識形態之爭的掩飾,或者說,用造成生命財產損失的真刀真槍來解決看法的不同。純粹從老百姓的立場來看,很少有人願意用性命去拼所謂的“真理”,除非上了政治家們宣傳的當。如果人類的理智能夠消滅軍備,把每年上萬億的錢用於社會發展,就不會有窮孩子上不了學,窮人看不起病,更不會因為戰爭而導致生靈塗炭和流離失所。 
  還有不少公共服務是個人不能提供的,比如環境保護、食品安全檢查、產品的技術標准制訂、壟斷行業的管理和外部性的管理等。其中有些必須是強制性的,有些可以強制也可以非強制,有些則完全是自願性的。相應的,國家的參與在有的情況下是必要的,有的是可有可無的,有的是可以由民間組織做的。一旦有國家角色的肯定,就有收稅的必要,它需要由國家或相應的組織來做。但是這樣的所謂國家,和現在大家所理解的國家會有很大的區別,它往往可以由較小規模的社區來代替。 
  第十,正確看待人民、國家和政治家的利益。 
  把國家利益看得比人民利益更重,造成這種顛倒的原因,是幾千年來政治家的故意宣傳。要把這個被顛倒了的理論再顛倒回來,並不容易,雖然絕對不會再用幾千年的時間,但是恐怕也得幾十年,上百年。如果真正把這個新思想貫徹到每個角落裡,世界上再也不會有戰爭了,離大同世界也不遠了。大家知道,世界上還有沖突,有戰爭,我們離大同世界還差得遠。我們要從各方面去做工作,爭取沒有戰爭的世界早日來臨。其中最重要的,我認為就是把上面所說的三個利益問題說清楚,真正把人民利益放在不可動搖的首要地位。這需要全社會的共同努力。 
  在人民這一邊,教育的任務最為繁重,因為民眾的數量非常多,幾千年的影響已經深入骨髓,成為文化的一部分。我們到處可以看到歌頌祖國,忠君報國,盼望開明君主,依賴大救星,愛國主義,為國捐軀等的動人故事、小說、電影、電視。這些作品並沒有明顯的錯誤,但是把人民利益的位置擺錯了。正因為錯誤並不明顯,糾正起來就特別困難。要讓一部分先進分子首先懂得那些宣傳錯在什麼地方,這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對當權者來講,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天天都是這麼說的,也沒有人敢於反對,可是事實上講人民利益是空的,落實的還是國家利益,甚至是政治家自己的利益。比如挑動對某個國家的仇恨或不信任;朝壞的方面去猜測別人的動機,達到毒化氣氛的目的;搬出歷史老賬,糾纏不放;把比較容易解決的經濟問題說成是政治問題;總之,制造事端,唯恐天下不亂。最後是讓老百姓去承擔責任,或者花老百姓的錢,甚至叫老百姓去賣命送死。可見所謂的國家利益並不同於人民利益。要想教育當權者,讓他們明白什麼是真正的人民利益,什麼是正當的國家利益,什麼是錯誤的國家利益,並不那麼容易。何況即使他們明白了,由於個人利益的沖突,也未必能夠按照人民利益行事。更由於當權者大權在握,對一切損害自己利益的說法都會加以“圍剿”,用似是而非的理論模糊視聽。在這樣的國家裡,理論的斗爭從來沒有停止過,一方面老百姓為了自己的權利不斷在申訴呼吁;另一方面代表政治家利益的理論又不斷被制造出來,甚至用行政的力量,用專政的力量“圍剿”民間的呼聲。雖然民間力量相對於專政的力量來看,總是弱小的,但是從世界大潮流來看,民間的力量最終必將戰勝專政。民主化是勢不可當的。 
  截至2007年,歐洲有27個國家加入歐盟,正在走向統一。國界的觀念越來越淡薄,而人權的觀念越來越強。歐盟中有些國家已經用了統一的貨幣,穿越國界也不用簽證,而且通過了統一的憲法,在這些國家之間發生戰爭已經不可能了。這一先進政治理念的出現具有重大意義,讓我們樂觀其成。
  本文選自《中國人的焦慮從哪裡來》,茅於軾/著,群言出版社,2013年2月第1版。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沒錢也要沉住氣
Re: 揭穿千年謊言
grinder 寫道:


住地下室裡指點江山,有些滑稽啊!

2019-07-28 21:55:31 | 引用
無題
跟郭努是講不通這些道理的,他們只知道中國不能沒有土共,所以一定要tian共。。。icon_lol.gif

2019-07-28 22:28:10 | 引用
本呐比經略
grinder
RE:
沒錢也要沉住氣 寫道:
住地下室裡指點江山,有些滑稽啊!

茅於軾也住地下室? 中共國真的沒法待

2019-07-29 12:26:19 | 引用
RE:
沒錢也要沉住氣 寫道:
住地下室裡指點江山,有些滑稽啊!

只有舔共的不住地下室吧?

2019-07-29 12:29:31 | 引用
grinder
本呐比經略
無題
樓上的說啥了?被自動隱藏了。。。icon_rolleyes.gif

2019-07-29 12:30:50 | 引用
無題
看了半天,就是累了。

2019-07-29 12:31:37 | 引用
GPS2000
itxgd
無題
從頭到尾不知道說的是什麼

2019-07-29 12:43:38 | 引用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