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蝸居 轉

文章內容

2009-12-06 23:22:09
0
看完《蝸居》 大學生們絕望地哭了





“太真實了,現實就是這樣。每一個細節都不突兀,都是現實,都是我們今後極有可能面對的生活。”盡管第二天要交一篇論文,但“一旦開始看,就根本停不下來”,浙江大學的李雪用一個通宵看完了整部連續劇。

近日,一部名叫《蝸居》的電視連續劇突然走紅大學校園。“蝸居”、“海藻”、“房奴”等劇中的詞匯,迅速成為同學聚會的關鍵詞,大有“今天你蝸居了沒”的架勢。筆者登錄一家大學生常上的SNS網站,在“好友新鮮事”中可以看到數以十計的《蝸居》觀後感,而在各大高校的BBS裡,也出現了許多熱議此劇的文章。

  以中國高校最大的BBS“水木社區”為例,自11月16日《蝸居》在全國衛視首映起,與這部電視劇有關的帖子幾乎每天都登上“今日十大話題” ——《你願意做蝸居中的誰》、《蝸居挑戰了臉譜化的人物模式》……針對蝸居的討論已不僅局限於影視類版面,而是廣泛分布於房產、職場、家庭、情感、教育等版。

  “以前覺得看電視就是編的故事,但在《蝸居》裡,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生活的影子。工作、愛情、買房,哪件不是大學生眼前的事。”網友treehole說。

  “每天一睜開眼,就有一串數字蹦出腦海:房貸6000元,吃穿用2500元,冉冉上幼兒園1500元,人情往來600元,交通費580元,物業管理三四百元,手機電話費250元,還有煤氣水電費200元。從我蘇醒的第一個呼吸起,我每天要至少進賬400元,這就是我活在這個城市的成本。”在劇中,女主人公郭海萍如是說。這個畢業於名牌大學的年輕少婦,畢業後沒有回到自己生長的小城,堅持留在大都市打拼,為了存錢買房處處節衣縮食,斤斤計較。

  “大城市的萬家燈火中要有屬於自己的一盞燈太不容易了。”西南大學的研二學生馬雪覺得,郭海萍的境遇進一步打擊了自己“走出去的夢想”。

  “我曾經還是很有夢想的。”馬雪說,自己本科的時候一直想“去外面的世界闖一闖”。

  大四時她去了深圳實習,想在那裡闖出一片天地。但是待久了,發現那裡人們的生活節奏比重慶快出太多,“每個人都在不停地拼,為了在這個城市扎根。”

  有一次,她在深圳的街頭看到一棵芒果樹,芒果掉落在人行道上。那一瞬間,她覺得這個城市其實很美,但是行色匆匆的人們卻不曾注意到它的美好。“每個人都是那樣匆忙,但又不知在忙什麼,每天都有迷失的感覺。”她開始思考,所謂的大城市是否是唯一能夠讓人實現夢想的地方。

  在劇中,郭海萍曾流著眼淚說,如果再讓她選一次,她一定要選擇回到家鄉,買一個不大不小的房子,和丈夫孩子平和美滿地生活在一起。

  而男主人公宋思明也說,“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會帶著你們過另一種生活,不要太多的錢,每天去菜場斤斤計較,為發論文、評職稱而與人爭得面紅耳赤,也為女兒考不上好學校而心焦。”

  看到這個場景,中國傳媒大學的李文說自己內心產生了動搖:“北京地方大,機會多,以前特別想留下,而且家裡也想我留下。可是現在有點動搖了,生活成本高壓力大,還不如回家,怎麼都是過一輩子嘛,人畢竟要生活。”

  而馬雪自從去深圳走了一遭後,便回到重慶一門心思讀書,保上了本校的研究生。“以後准備考個本地的公務員,安安定定地過一輩子。”

  北京吉利大學的陳蘇也覺得,待在大城市,外表的光鮮遠抵不上背後的辛酸。“以前總覺得大城市什麼都好,可是後來覺得自己家的小城市還是挺好的。”

  “大城市確實有很多機會,但機會說到底都是人創造的,有人的地方就可以創造機會,在小城市,我相信一樣會有作為。”馬雪說。

  宋思明,42歲的市長秘書,低調謹慎,品味非凡,典型的成功人士,生活平靜但充滿激情。郭海藻,25歲,年輕靚麗,大學畢業,對生活現狀時有不滿,常常更換工作。宋思明與郭海藻偶然相識,由於姐姐郭海萍的房款債務,郭海藻漸漸陷入和宋思明的曖昧關系中,直至背棄承諾鑄成大錯,難以挽回。

  二人在劇中的感情糾葛,令許多大學生感慨不已。北京某大學的王瑤說;“太真實了,這就是我們每個人身邊發生的事情。”

  王瑤最近正在為工作的事苦惱,投簡歷、買正裝、跑宣講會、參加筆試面試……折騰了好幾個月,但還是沒能弄到一個offer。

  而與此同時,同樣打算畢業後工作的室友李琳卻像保研生一樣過上了“豬一樣的生活”。李琳大三暑假時去一家單位實習,業務上遇到問題時常向部門主任請教,而主任也總是十分熱情地關心指點她。實習結束後,兩人的男女朋友關系正式向外界公開,李琳的工作問題也就順理成章地解決了。

  “其實我看他倆遲早要分手,現在只是在各取所需。”說起李琳的戀情,王瑤的語氣有點不忿:“他倆跟《蝸居》裡演的是一模一樣的。如果宋思明是個窮光蛋,海藻會和他在一起嗎?如果海藻不是年輕漂亮,宋思明會看上她嗎?用腳指頭想都不可能。”

  雖然看不慣李琳,但王瑤又隱隱有點羨慕她:“社會就是這麼現實,名牌大學畢業又怎麼樣?在偌大的城市中連一粒沙都不如。”

  雖然王瑤對郭海藻和宋思明的戀情頗不認可,但也有不少同學很同情二人。在許多高校的BBS上,都掀起了宋郭之間是否有真愛的大討論。

  面對激烈的論戰,四川大學的小阮在自己的博客中表示,二人間是否有純粹的愛情其實是個偽命題。“一個人身上的背景、財富、光環等等,其實也是他的一部分,沒有必要非要割裂開來看待。這個世界上,相愛的人們,並不是依靠兩個靈魂的飄蕩就能相伴共生。”

  “男生看了《蝸居》說,‘我決定40歲以後結婚,這樣就能避免被別人挖牆腳,或許還能挖別人牆角’,女生看了則說,要珍惜在大學裡的單純時光,以後做房奴就身不由己了。”湖南大學的曹璐覺得,《蝸居》對愛情婚姻的刻畫太真實太透徹,讓人實在無法不感歎。“電視劇不免有誇張的成分,但依然非常真實,真實得有點殘忍。”

  一間加在老式住房後的10平方米的閣樓,衛生間和廚房都是和鄰居共用,這就是《蝸居》中郭海萍一家人的居住環境。

  面對郭海萍的境遇,湖南某重點大學的研究生劉棟感同身受:“這就是我自己曾經度過的生活,這就是許許多多大學生即將面對的生活。”

  水木社區上也有學生感慨道:“和海萍一樣,初出茅廬的學生,當你承受一分生活的壓力,你真的覺得自己就是社會底層,無論你曾在燕園還是清華園。這是現實。”

  現在湖南讀研的劉棟,六年前畢業於一所成教專科學校,之後北上赴京,加入了“北漂”大軍中。剛到北京的他在亦莊租了一間12個人合住的地下室作為落腳點,月租300元。

  “從第一天住進去後,我心裡確實有了一種要奮起的精神,我絕不能在這種地方生活一輩子。”劉棟在一家公司裡表現得相當出色,三個月後,他搬出了那間地下室。

  工作了兩年後,劉棟漸漸有了一些積蓄,但他覺得這仍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學歷太低,即使能力再強,很多事情也跨不過那個門檻。”他決定通過考研來改變自己的命運,而這一考,就是四年。

  明年就要畢業的劉棟不久前剛剛在長沙買了一套二手房,“快30的人了,找一塊棲息之所,好讓家裡人安心。”

  《蝸居》播映後,劉棟每集必看,“看到海萍,就像看到幾年前的自己。”面對周圍同學看完片子後所表現出的壓力與悲哀,劉棟並不完全認同:“《蝸居》確實告訴了我們現實中的殘酷,但同時也告訴了我們積極的一面。有奮斗,走正道,就會有成功的可能,踏踏實實做好該做的事,總會有回報。”

  談起畢業後的打算,劉棟說還想去北京再打拼一番,即使“免不了又得蝸居”:“長沙太小,放不下我的理想。”而剛剛購買的二手房,他說可以租出去,租金交給父母做他們的生活費。

  “人只有經歷了一些事情,在臉上刻上了滄桑,才能明白蝸居的意義,生活的意義。”劉棟說。




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中國青年報

點擊: 417 | 評論: 0 | 分類: 缺省 | 論壇: 溫哥華不眠夜 | 論壇帖子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現在還沒有任何評論,歡迎您發表您的看法或者回復。

發表評論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