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博谈美加
空间首页 | 博客 | 好友分享 | 相册 | 存档 | 朋友和群组 | 个人资料 | 留言
 
王博谈美加

fang peter
首招寄宿生一人,仅限男生,初中及以上。大温地区高贵林好社区,包三餐好食,包私车学校接送,独立大房间,邮箱callaaz@yahoo.ca,安女士。


文章分类
上传  

标题搜索
 

Our Sponsors

快速导航
首页
论坛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黄页/二手
北美个人空间
免费注册
登录

统计
点击: 56902
帖子数量: 507
开辟个人空间: 2019-08-18
最后更新: 2022-06-27

RSS订阅
 
 
 
 
 

晚舟归来(346):穗穗“隔街望母”

2022-05-23 15:07:01
文章内容
第二天一早,穗穗来到铜锣湾书店。

这间“闻名世界”的书店其实在街道上是没有门面的,因为它的店面在二楼,一块写着“铜锣湾书店”的广告牌,从二楼的位置横着伸出到街面上,另外在楼道的入口处立有一个小小的指示牌,写着“书店请上二楼”。

这个地方属于商业旺地,街面上的商铺鳞次栉比,最显眼的就是那家化妆品店SASA。

穗穗在SASA的门口刚刚站住,马晓强就开车到了。

马晓强说,他其实一直在远处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等她,看见她到了,就开车过来了。

穗穗听了心中很感激。

穗穗虽然是广州人,但是之前只听说过中英街这个地方,改革开放初期,很多广东人到中英街买便宜的时髦货,自己并没有去过。昨天晚上她做了功课才知道,中英街这个地方离深圳市中心至少有50多公里,离香港岛则更远,开车要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行车途中两人聊天。

聊着聊着话题就变得严肃起来。

穗穗问马晓强:你怎么看待香港人?

马晓强想了想,说:说实话,我之前对香港人的印象不好,觉得香港人是最势利的,后来我参加雨伞运动,结识了想JESSICA这样的香港人,我开始意识到香港人其实还是蛮不错的,像这样的运动,现在在大陆,肯定是搞不起来了。

穗穗“切”了一声,说:香港人岂止是“还不错”?香港人跟大陆人比起来实在是太伟大了,你想想,作为同样是中国人,香港人在殖民地成长起来,是所谓“X子养的”,大陆人在红色故乡成长起来,是所谓“亲爹养的”,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香港人英勇无畏,大胆抗争,而大陆人却似乎充耳不闻,无动于衷,这是简直就是人与狗的差别。

马晓强愣住下,表情呆滞了好几秒钟,脸上的肌肉才勉强松弛下来,使劲地撇着嘴巴笑一笑,说:也不至于吧?什么“大是大非”?国家利益才是大是大非吧,香港人这么闹,不明摆着就是为了一己私利吗?

穗穗说:可是我们人之所以为人,又之所以伟大,不就是因为“自私”吗?

马晓强又愣住了,想一想,反问道:此话怎讲?

穗穗说:我们人之所以有资格称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人,就因为我们清醒每一个永远有不同于他人的利益点,我们的利益点,正是我们发出诉求的最根本的立场,而人之所以伟大,之所以可以称为“英雄”,就是因为人有“自我意识”,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敢于挑战神权,挑战“命运”,这是人文主义的本质。

马晓强想了想,张开了嘴,却没有发出声音,然后默默地点了点头。

穗穗看了他一眼,接着说:正是因为香港人还很“自私”,所以他们还保有做人的底线,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像香港人这样“自私”,知道自己的利益点在哪里,我们就不会在大是大非面前盲从,更不会把所谓“忠君”“爱国”和所谓的“国家”“民族”凌驾到人性和做人的基本权利之上。

马晓强说:但是你不觉得香港人的爱国主义意识实在是太差了吗?

穗穗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了起来,说:你知道吗?我中学以前的教育都在广州,你知道国内的教育很在乎对爱国主义的宣传,但是我经历过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上小学的时候就从课本上学到了岳飞的故事,说他是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民族大英雄,但是等我读高中的时候,突然间就不让再提岳飞是民族英雄了,原来他这个所谓民族英雄,打的是金国,而金国也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北宋的那场战争不过是自家人打自家人,就是个内战。

马晓强也笑起来。

穗穗接着说:再后来,我爸爸给我讲马克思主义理论,他说马克思和列宁从来都是反对爱国主义的,说它是“散发着恶臭的思想”,因为无产阶级没有祖国,他们追求的是全人类的解放,他们讲的是国际主义,唱的是国际歌,而“爱国主义”实际上是“有产阶级”或者是“统治阶级”的事情,因为他们有钱有势,只有他们的命运才真正与国家的命运紧紧相连。

马晓强听到这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这个理论好新鲜,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穗穗却哈哈笑起来,说:什么好新鲜?这可是马克思差不多两百年前就说过的话,只是有些人就是不让你知道而已罢了,你知道吗,我去到美国后发现,美国的教育中从来没有讲爱国主义,他们讲的是人权,爱国主义应该是一种自发的行为,国家值得爱就爱,不值得爱就不爱,就跟男女关系一样,难道国家还能想迫国民“爱”它不成?

马晓强又笑了起来,说:对,不应该强制性地要求“爱国”,否则的话就不是“爱国”,而是“忠君”了。

穗穗也笑了起来,说:看来你还是有点清醒的嘛,我们做人要有人性的底线,要守卫自己基本的人权,然后才去讲爱国。

马晓强说:你这样说就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有那么多香港人参与了这次的“雨伞运动”,因为绝大多数的香港人都是“无产阶级”,既然他们并没有从“国家”那里得到什么好,也就不会在乎他们的行为,会对“国家”有多大的破坏。

两人说着话,感觉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中英街”比穗穗想象的要大,确切地说“中英街”是个旅游景区,它不仅只是“中英街”本身,它还包括了深圳沙头角海关关口以南中英街以东一大片区域,称为沙头角边境特别管理区。

“中英街”的中央竖立这一个界石,很多游客在它边上拍照,由于自然风化和人为的原因,这个石碑已经失去棱角,有些字迹也已经模糊,但是有一行字还是很清晰,上面写着“ANGLO·CHINESE BOUNDARY 1898 No.x” 界碑面对深圳的一面则刻有中文“光绪二十四年 中英地界 第x号”字样,标明了香港与中国大陆的分界。

穗穗在石碑的附近停下来。

这里是她跟母亲约定好见面的地方。

沿着石碑,街道的中间摆放着护栏,护栏的一边是香港,另一边是深圳,从这个地方,穗穗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了对面深圳的居民楼。

看着对面“中国”的那些熟悉的模样,想着妈妈很快就会从那里走过来,穗穗的眼睛因为激动而涌上了热泪,心里突然间开始一阵阵的狂跳。

跟妈妈分开已经五年了!

然而穗穗从早上一直等到下午将近两点钟,也没有见到妈妈的人影。

穗穗开始焦虑起来。

马晓强很善解人意,他默默地买来快餐,还劝说穗穗不用着急,也许是旅行团当天的行动路线临时调整了。

穗穗无心吃饭。

马晓强于是就找话闲聊。

他指着对面新建设起来的一幢幢高楼,说:还是大陆那边的居住条件好,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得真是快,我昨天晚上在《纽约时报》中文版上看到一篇长文,说“香港可能是全球最不平等的居住地”。

穗穗“嗯”了一声,说:JESSICA告诉我,香港过去房地产也很发达,但是从来没有做成现在这个样子。

马晓强又说:我不喜欢“外来势力”,有些人唯恐 “天下不乱”,总是在香港挑事。

穗穗又“嗯”了一声,说:香港这些年来社会的确是变得越来越不安定了,很显然,肯定有“外来势力”在背后的运作,就如同林郑月娥明明白白地得到大陆中央政府的毫不保留的“力挺”一样,但是香港民众的自愿参与,同样也是明明白白不能否认的,否则就是对大家智商的“侮辱”。

马晓强无语。

穗穗继续说道:香港是一个多种经济和政治势力汇聚的地方,中国政府也明确承认它是一个世界上最自由的城市,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也正因为如此,如果在香港的某一种势力太过“嚣张”,自然就会有其它的力量来制衡它,而且肯定有“外国势力”,但是绝对不是只有“外国势力”,凡是在香港存在的各种势力都会参与,以求重新达到平衡。

马晓强说:那些个美国人和英国人怎么就不能不折腾呢?

穗穗微微一笑,说:原因很简单啊,一百年来,美国人和英国人以及全世界的财团资本家,在香港这里有巨大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他们在香港的投入,难道能因为“回归”了,就一夜之间“打水漂”吗?共产党如果“动他们的奶酪”,他们不挑动是非,难道应该像解放初期那样,搞公私合营,跪着把自己的家产全都上缴给共产党,让人“共产”了不成?

马晓强说:可是今天的香港已经有完善的法制体系了,为什么这些人不通过法律的途径好好解决问题,一定要在“鸡蛋里面挑骨头”?

穗穗瞟了一眼马晓强,说:看来你在澳洲学到的东西不多呀,没有民主,法制是无法“生存”的,最后必然导致“专政”。

马晓强“收声”了。

穗穗也没有再讲话。

两人沉默了一段时间,穗穗远远地望着对岸,突然间仿佛是自言自语般地喃喃说道:可怜的香港人,天天上街,也就是在恳求,给他一个 “做人的尊严”嘛,怎么就这么难呢?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对面的街口处突然间传来了大声的喧闹。

一个奔跑中的中年女子被三个穿着深色服装的男人抓住,摁在地上。

女人奋力站起身来,紧接着又被一群男人摁倒跪在地上。

只听那个女人大声呼叫道: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凭什么抓我?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穗穗愣住了。

突然,她大喊了一声“妈--”,就朝着对面街口奋力奔去。

马晓强见状猛地扑了上去拉住她,在她耳边小声而严厉地说:CELINE,你好好看看那些人都是谁,他们都是国安!国安啊!

穗穗愤然骂道:国安又怎样?我不怕!

马晓强说:CELINE,你不要忘记了,你还是中国人,你跑过去就是“自投罗网”,一样会被抓回到国内,别说见你妈妈,你自己也永远没机会再出来了。

听了这句话,让穗穗突然间就在原地“凝固”住了。

马晓强见状赶紧把穗穗拉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很快,街口那边传来贠亢珍高声的叫喊:“穗穗”,“穗穗,你别过来呀,你千万别过来呀”。

穗穗跪在地上,泪流满面地死死地盯住街口,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妈妈被人强拖着“带走”了。

。。。。。。

穗穗原本以为自己跟妈妈还有见面的机会,但是她没有想到,这次母女“隔街遥望”竟然就成为了她们两最后一次的“相见”。

因为贠亢珍被抓回去后, 以“企图偷渡” 的罪名被关押了三个月,护照也从此被永久没收,整个人被严格监管了起来,直到最终“同归于尽”。

也是从2018年开始,中英街成为了“边境禁区”,中国大陆这边的居民需要申请边境特别管理区通行证方可进入,而香港居民则需要申请边境禁区通行证才能往来,这些都是后话。(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点击: 0 | 评论: 0 | 分类: 上传 | 论坛: 温哥华不眠夜 | 论坛帖子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分享:
分享到微信

文章评论

现在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或者回复。

发表评论

很抱歉,仅有会员才能发表评论。

点击此处免费注册, 或者点击此处登录,登录后您便可以发表评论。谢谢!
 
The images, logos, trademarks used on this site and all forwarded content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comments posted by our visitors, as they are the property of the poster.
All other content of this website is copyrighted by 加西网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