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博谈美加
空间首页 | 博客 | 好友分享 | 相册 | 存档 | 朋友和群组 | 个人资料 | 留言
 
王博谈美加

fang peter
首招寄宿生一人,仅限男生,初中及以上。大温地区高贵林好社区,包三餐好食,包私车学校接送,独立大房间,邮箱callaaz@yahoo.ca,安女士。


文章分类
上传  

标题搜索
 

Our Sponsors

快速导航
首页
论坛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黄页/二手
北美个人空间
免费注册
登录

统计
点击: 43616
帖子数量: 470
开辟个人空间: 2019-08-18
最后更新: 2021-10-11

RSS订阅
 
 
 
 
 

晚舟归来(299):BILL酒醉吐真言

2021-08-23 16:37:27
文章内容
江红军、BILL和贝益民三个人闲聊间,很快就把半瓶酒都灌进肚子里去了。

酒酣耳热之际,BILL这时候突然问道:PETER,刘清是真的嫖妓了吗?

贝益民愣了一下,扭头瞟了BILL一眼,反问道:可能吧,你怎么想到问这个问题?

BILL停顿了一下,想一想,说:我看昨天的新闻上说,西雅图的警察最近搞了一次“扫黄行动”,捣毁了一个卖淫的窝点,地点就在刘清居住的那个地方,警察抓了一百来个嫖客,他们大多数都是码农,而且主要是亚裔。

听BILL这么讲,江红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她看着BILL问:真的吗?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大多是中国人?我们中国人不至于这么多人都喜欢干那种事情吧?

BILL的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红了,他端起酒杯,假装继续喝酒。

贝益民又瞟了BILL一眼,然后扭头看着江红军,哈哈笑起来,说:阿姨,请原谅我讲点你可能不爱听的话。

江红军眉毛一挑,笑着说:好,请讲。

贝益民说:关于“嫖妓”这件事情,包括我们华人在内,大家都习惯于简单地从道德上去看问题讲问题,就事论事的少,从法的角度看问题就更少,很多人还自以为有高度,可是我就一直很纳闷,“道德”怎么就那么容易地变成了一种“舆论”的高度了呢?

江红军的眉毛又轻轻高挑了一下,盯住贝益民眨了眨眼睛,但是没有做声。

贝益民接着说:我这一代人,从小被灌输的是所谓马克思主义,但是也因此学习了一点马克思主义的皮毛,马克思恩格斯可是从来没有仅仅从道德的层面讲问题看问题的,马克思在多篇文章和著作中讲到道德,最著名的包括《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德意志意识形态》、《神圣家族》等,道德这个东西,在马克思看来,本质上是反动的,它最重要的特征就是阶级性和时代性,从根本上讲,道德只是统治阶级奴役被统治阶级的工具,也就是说,被统治阶级必须讲道德,而统治阶级却可以不把道德放在眼里。

听到这里,江红军突然深深地倒吸了一口气,然后默默地点点头,开口补充说道:这当然是从哲学意义上讲的。

BILL插嘴说:我年轻的时候,见识过一帮活生生的道德典范,从曲啸到李燕杰到张海迪,现在回头来看,那都是些什么东西啊,比如那个曲啸,硬是把邓丽君的歌曲污蔑为什么靡靡之音,还说什么《何日君再来》是唱给日本皇军的反动歌曲呢,害得我们连听邓丽君的歌都成了一种“罪行”。

大家一齐哈哈笑起来。

贝益民说:对呀,就是因为这帮“道德楷模”胡说八道,导致我们大陆人民在文革结束之后都感觉听邓丽君的歌就是“嫖妓”了。

BILL和江红军又被逗得哈哈笑起来。

贝益民接着说:我自己在《珠江日报》的时候,也曾经“采访”和“塑造”过广东当地的一些“道德楷模”,有些被吹嘘出来的道德青年,其实连自己的心智都还没有长成熟,结果是害人害己害社会,所以我很觉得,我们做人,的确是要讲道德,但是千万不要做道德的奴隶,相反,敢于做一个活在现实社会中真实的人,那才是真正最难的。

BILL点头说:我完全同意,看看我们的周围,凡是张口闭口道德的人,一定是没有什么底线的人,道理非常简单,因为与“法律”相比,“道德”从来就是连一个明确的标准都不存在的东西嘛。

听到这里,江红军突然脸红起来,她有些激动地说:从人性的角度来看,男人的确会比女人,在性生理需求上,面临更大的压力,但是,一个做男人的,总得有点做人的底线吧,无论如何也不该去做那种丑不要脸的事情嘛。

贝益民见状,微微一笑,端起酒杯,看着江红军说:阿姨,来来来,咱们喝酒,有话慢慢说,我之前不是讲好了嘛,今天我是趁着你老人家高兴,才斗胆在你面前讲两句跟你“抬杠”的话嘛。

江红军一听,点点头,也端起酒杯,说:对,年轻人嘛,总会有跟我们不一样的想法,正常,正常,我们要容得下不同意见,来来来,喝酒,你继续讲,我好好听着。

贝益民跟江红军碰碰杯,抿了一口酒,接着说:其实,不光是西雅图,包括旧金山地区在内,凡是码农集中的地方,这些年,所谓“卖淫嫖娼”的问题一直都很严重,因为这首先不是一个道德问题,而是一个人的最基本的需求问题。

江红军又睁大了眼睛,严肃地问道:真的吗?为什么?

贝益民笑一笑,举起酒杯说:阿姨,你也喝呀,放松放松,你不必把这种事情看得太严重,我们姑且把它当个学术问题来讨论一下,好不好?

江红军点点头。

贝益民接着说:阿姨,你可能不知道,我曾经在加拿大这边读过两年书,学了一个“职业咨询师”执业牌照,老师在课堂上专门给我们讲个这个课题,有一个数据我到现在都还清晰地记得,当年,有个权威机构做过一个调查,了解各类人群观看成人影像频率的情况,结果发现,平均每天观看成年录像最多的人群是IT类从业人员。

江红军好奇地问:为什么?

贝益民说:原因是IT人员每日超负荷使用大脑,他们的头脑长期都处于紧张而且透支的状态。

江红军接着问:大脑紧张和嫖妓有什么关系?

贝益民笑一笑,说:阿姨,我给你先打个比方吧,一个做体力劳动的人,如果长时间重复做一个动作,是不是一定会有明显的腰酸背痛?

江红军点点头。

贝益民看着她说:在加拿大,福利好的大公司,会为员工提供免费的理疗费用,包括按摩针灸等等,帮助身体的恢复,都可以报销,可是,我们人类是不是无知到,以为人的劳动只靠四肢,不用大脑?当然不是,而且很显然,对于多数人来说,每天使用大脑的时间和强度,远远超过四肢,因为现在已经是后工业时代了。对于专业码农来说,很多人每天工作的时间是早上9点到晚上7点,中午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他们每天用脑的强度,就是非业内人士无法想象的,如此高强度的脑力劳动,有谁想过,如何解决这个劳动者的再生产问题吗?

江红军和BILL都茫然地摇摇头。

贝益民又笑一笑,说: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办法,到目前为止,就是“性爱”,“性爱”是最好的放松头脑压力的办法,关于这个问题,哈佛大学医学院神经生物学系以及世界著名科学杂志《psychology today》和《social, cognitive and affectiveneuroscience》也都做过类似的研究,而且得出了相同或者类似的结论,可惜的是,人类的“性爱”在今天这个历史发展阶段被完全“私有化”了,“性”被视作一种“私有财产”,但是在道德上又严禁“买卖”,这才让现实的社会出现了“道德”与“科学”的世纪战争。

江红军和BILL两人都再次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贝益民接着说:所以码农嫖妓,其实不仅仅是个“道德”问题,而是一个深刻的科学问题和社会问题,这个社会中的一些人,喜欢站在所谓的道德的高度,有意忽视这个问题,更不会去传播和推广这些科学知识,想办法提供合法渠道,帮助有需求的人解决问题,反而在舆论上把他们逼到死角,讲到底,不就是因为这个社会的既得利益者,根本就没有把社会中的各种被奴役的人们放在眼里吗?

贝益民的一番“宏论”仿佛是在客厅里扔下了一颗炸弹,把提出问题的BILL和批判问题的江红军都给瞬间“炸晕”了。

两人陷入了沉默。

贝益民见状赶紧又劝道:来来来,两位,你们不要这么严肃嘛,“嫖妓”也好,“偷情”也罢,不过是我们今天喝酒聊天的“荤菜”而已,我们继续喝酒,好不好?

江红军和BILL红着脸,一声不响地端起酒杯,闷头喝了两口,但是依然讲不出话来。

贝益民于是又打圆场,说道:其实,大多数码农们都是非常可怜的,他们虽然趁着年轻,挣了一点小钱,但是他们少有机会遇到女人,也不懂谈恋爱,几乎娶不起像样的媳妇,而他们的老板们正在思考的,只是如何以最高效的办法,把一代代的码农们的头脑榨干,当然,我不支持卖淫嫖娼,我只是提示大家,换一个心态和角度去看这个社会现象。

江红军听贝益民这么讲,情绪缓和了一些,说:无论如何,做人还是要讲点基本的道德的,生理需求这个问题,总归有办法自己解决嘛。

贝益民笑着应和:阿姨说得对,现在都什么社会了?还搞封建的“嫖娼”这套东西?毛主席曾经讲过嘛,办法总比困难多,共产党人最善于解决困难,对不对?

江母高兴地点头说:对,这话我爱听,高科技要发展,社会道德也要不断提高,我看在中国,这种事情就比西方国家少,中国政府在道德文明建设方面还是很有成效的,你看中国几个主要的高科技城市北京、深圳和杭州,都是全国精神文明建设模范城市。。。。。。

BILL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贝益民扭头一看,发现他已是满脸通红,似乎是有些醉了。

BILL有些混沌不清地说:你们注意到没有?中国四大名著之首《红楼梦》,两个主角,宝玉和黛玉,他们之间的爱情,除了意淫和纠缠不清,简直就没有一出像样的基于健康生理的性爱,还记得文革样板戏吗?里面的那帮子所谓的“英雄”人物,个个都是有爹没娘,有母没父,“无性繁殖”出来的东西,什么狗屁“精神文明建设”?中国人今天在性文化上的禁锢,就是整个国家都在用封建思想对人民进行思想钳制。

BILL接着说:去年网上有个流传很广的故事,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讲一对上海夫妻,为了供养女儿到美国留学,爸爸在日本打黑工,近20年没有回国,妻子也没有去过日本,爸爸只在女儿从日本转机前往美国的时候,才在机场亲眼见了自己已经长大成年的女儿一面,这个故事结尾说,女儿最后在美国学业有成,还嫁给了当地人,一家人最后在美国相聚,很幸福,但是就我来看,这个故事宣扬的不是什么中国人的坚韧顽强,而是中国人对人性的极端残忍。(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点击: 0 | 评论: 0 | 分类: 上传 | 论坛: 温哥华不眠夜 | 论坛帖子
分享:
二维码

文章评论

现在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或者回复。

发表评论

很抱歉,仅有会员才能发表评论。

点击此处免费注册, 或者点击此处登录,登录后您便可以发表评论。谢谢!
 
The images, logos, trademarks used on this site and all forwarded content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comments posted by our visitors, as they are the property of the poster.
All other content of this website is copyrighted by 加西网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