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博谈美加
空间首页 | 博客 | 好友分享 | 相册 | 存档 | 朋友和群组 | 个人资料 | 留言
 
王博谈美加

fang peter
首招寄宿生一人,仅限男生,初中及以上。大温地区高贵林好社区,包三餐好食,包私车学校接送,独立大房间,邮箱callaaz@yahoo.ca,安女士。


文章分类
上传  

标题搜索
 

Our Sponsors

快速导航
首页
论坛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黄页/二手
北美个人空间
免费注册
登录

统计
点击: 42057
帖子数量: 458
开辟个人空间: 2019-08-18
最后更新: 2021-09-13

RSS订阅
 
 
 
 
 

晚舟归来(286):邓安安参加总督就职典礼

2021-07-08 16:20:20
文章内容
时间将近2017年年底。

邓安安在这个时候得到了一项“殊荣”。

她被“荣幸”地邀请到加拿大总督的就职典礼上表演琵琶!

加拿大总督虽然只是一个“象征性”的闲差,但是参加总督的典礼却是一项最高规格的“政治待遇”,而且在这么重大的具有象征意义的典礼上做艺术表演,这在总督就职典礼的历史上也是鲜有少见。

邓安安虽然曾经是个专业的艺术教育工作者,但是被安排在这种场合进行表演,背后如果没有政治力量的“抬举”,那也是绝对不可以想象的。

而这个“背景”就是邓安安正在被NDP全力推选加拿大国会议员。

邓安安懂得这种特殊荣耀的含义,知道这是“中国力量”在加拿大政治生态中的影响力,当然,还有NDP加拿大新民主党对她的有心栽培。

对邓安安个人来说,她清醒地认识到这次表演是一场千载难逢的“政治秀”,既要表现加拿大的多元文化和社会和谐,也要对自己的个人形象和声誉做好宣传,所以尽管她自己已经多年没有认真练习过琵琶了,出发前她还是“临阵磨枪”,在家中苦练了一番,准备献上最拿手的经典名曲《茉莉花》,而在个人形象的设计上,更是不遗余力地下功夫“投资”了一番。

很快,加拿大总督就职典礼的时间到了。

邓安安之前没有去过渥太华,而且她是一个路痴,于是她拉上了雪梨,两人一起来到首都。

加拿大总督府坐落在渥太华东北部的苏塞斯斜街,也叫丽都厅,距离渥太华市中心有几分钟的车程,细心的辛格已经帮忙在当地安排了接待人员,开车的是一位帅气的锡克族小伙子,头上包着鲜亮的黄色头巾。

邓安安知道辛格此刻正在追求雪梨,于是逗趣地说:我这可是沾了你的光,受到这么高规格的接待,坐奔驰车不说,还有“皇太子”接待。

雪梨知道邓安安是在开玩笑,但是没有听懂她说的“皇太子”是什么意思。

邓安安说:我是在指他头上戴的那个黄灿灿的头巾,要知道,那可是咱们中国皇帝才能用的颜色啊。

雪梨听了哈哈笑起来,说:黄色的头巾好,走到哪里都看得见,不会走丢,你没见过辛格带绿色头巾吧,而且是那种超级鲜艳的“绿帽子”,还戴着它到处“招摇”,我都要笑死了。

两人一齐大笑起来。

总督府是加拿大政府用于嘉奖加拿大优秀公民和接待世界各国领导人的地方,同时也是渥太华的一个旅游胜地。它建于1838年,自1867年以来都是历任加拿大总督工作和居住的地方,上上一任的加拿大总督伍冰枝是一个华裔,这些是邓安安提前做好的一些功课。

总督府是一幢三层的灰色宫殿式建筑,绿草茵茵,楼前有一处喷泉,看上去很普通,对面是总理官邸,周围很安静,偶尔看见几位游客,没有看见任何警卫。

邓安安很喜欢这种“和谐”的环境。

琵琶表演是整个简短的就职典礼中一个非常朴素的环节,也是唯一的文艺表演环节,邓安安提前进入会议中心的后台,与事前安排好的四位当地的音乐家简单地排演了一下。

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经过一段时间“刻苦练习”的邓安安表演技术娴熟,彩排一次就通过了。

四位音乐家先进入会场,邓安安换好服装后,在专人引导下,来到会议厅中央靠近总督座位的一个小小的地方,这里没有专业的灯光设备,也没有专门的“舞台”,只有四位伴奏人员,加一套音响,还有一把专门留给邓安安的椅子。

邓安安感觉像是回到了三十年前大学的教室,一个很大的坐着近千人的大教室。

她的心情在这种氛围中不知不觉中放松下来,带着轻松和自信,完美地演绎了一曲《茉莉花》。

尽管这首曲子,她根据事先商量好的计划,用变奏的方式重复了两遍,已经是适当拉长了,但是她仍然感觉仿佛是在一瞬间就结束了。

当她站起身来的时候,整个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经久不息的掌声。

这种久违了的掌声让邓安安的心,受到一次强烈的震撼,泪水瞬间模糊了她的双眼,她深深地低下头,向听众致意,一阵更热烈的掌声又响了起来。

等邓安安回到更衣室,雪梨立即拉着她的手,兴奋地对她说:安安姐,你的表演太成功了,我第一次听到这么美的琵琶。

邓安安笑一笑,换好衣服坐下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听音乐就像是跟人讲话,“语境”很重要,你今天觉得琵琶特别美,是因为今天的“语境”特别的好,你看今天的会议厅,坐着那么多人,还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我感觉就像是坐在一个很大很安静的教室里,给我的学生上了一堂课,说实话,最后表演完毕的时候,那一阵突然爆发的掌声,把我吓了一跳,仿佛那些人是突然间从地下冒出来了。

雪梨递过一瓶水,笑着说:我也是紧跟着热烈鼓掌,想不到你还被我们大家的掌声给惊吓到了,我觉得琵琶真性感,当你全心投入的时候,感觉就像是你在跟“琵琶”,两个人窃窃私语呢,这应该就是你说的“表演” 和“语境”的完美结合吧。

。。。。。。

第二天,由辛格安排的小伙子,又开车来到邓安安和雪梨住宿的地方,带她们观光渥太华。

邓安安和雪梨刚刚坐上车,小伙子就兴奋地转过身来,拿出一张昨天他与邓安安还有雪梨的合影照片,请邓安安为他签名,说他想不到邓安安竟然是这么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他为有幸给邓安安开车赶到非常幸福。

原来昨天邓安安的表演视频在网上公开以后,一天之内就有超过一百万的点击量和数以千计的评论,成为当天YOUTUBE上最热搜的视频之一。

雪梨一听,马上拿出手机,开始在车上搜索,果然如小伙子所说,邓安安成为了“网红”,留言中一片赞美之词。

过了一阵了,小伙子突然又转过身来,说:你们知不知道,最近这两天在YOUTUBE上还有一位被热搜的网红,也是中国人,他现在在纽约,天天做视频,揭露你们中国的腐败,据说最高的点击量已经超过三亿呢。

雪梨好奇地问:这个人是谁?我怎么不知道?

邓安安笑着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看看,你和我,已经是在加拿大的华人了,有经常上YOUTUTBE的习惯吗?YOUTUBE基本上都是西人和印度人在玩,据说在YOUTUBE上的前十位的大咖,有一位就是印度裔的加拿大人,住在素里,玩YOUTUBE的中国人不仅少,而且在大陆,甚至连看都看不到,已经完全被屏蔽了。

雪梨点点头,让小伙子在她的手机上,把他说的那个中国人的视频找出来。

很快,小伙子把雪梨的手机递回给她,指着已经打开的一个视频说“就是他”。

车厢里,突然响起了一个邓安安非常熟悉的声音。

她警觉地竖起了耳朵,又仔细地听了一阵,然后凑近雪梨,往雪梨正在观看的视频上瞟了一眼。

果然,视频中的那个人正是郭中良!

邓安安一时间感觉心情猛然往下一沉。

她假装观赏风景,把头转向窗外,沉默了下来。

旁边的雪梨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邓安安情绪的变化,继续专心致志地听着郭中良在视频中的讲话。视频中,郭中良正在“爆料”孙建的天航集团与政府高层勾结的腐败材料,雪梨边听边兴奋地点头称赞。

过了一阵,雪梨越听越兴奋,她转身对邓安安说:安安姐,你听到了吗,这人讲的事情太震撼了,中国这个政府真是腐败透顶了。

邓安安没有回应。

雪梨接着又把手机拿到邓安安的眼前,笑着说:你看看,这个叫郭中良的人长得还挺英俊的,一脸帅气的样子。

邓安安拗不过雪梨,接过手机看了一眼,视频中的郭中良,跟十年前那个刚刚移民到温哥华的郭中良判若两人。

恢复了健康状态的郭中良似乎又找回了年轻时代的相貌,他的发型做了很大的改变,短短的寸头给人一种“削发明志”的意味。

看见这样的郭中良,邓安安的心中似乎突然间升起一股“柔情”,无论是什么原因或者什么样的一种力量改变了他,邓安安的内心高兴看到这种改变。

邓安安看了一会,又把手机还回雪梨,假装开玩笑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可不要被帅哥的表象迷惑了啊。

雪梨笑着回答道:那是当然,我没有在意他的长相,我只是觉得他揭露的事实十有八九是真的。

邓安安问:你是怎么判断的呢?

雪梨说:你没有注意到吗,习书记上台以来打老虎,短短的四年间,光是正部级以上高官和军队上将以上军官大老虎就有几十个,个个贪污金额都在亿元以上,这还都是中国政府自己官方公布的,那些没有公布的呢?那些政府官方不愿意说出来的呢?这种规模的腐败,岂能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个郭中良揭露的材料,不过是把中国政府官员贪污腐败的事情故事化、细节化了而已嘛。

邓安安点点头,说:你说的最后那句话,就讲到了问题的本质,中国官场腐败的问题,根源在于制度,是制度性腐败,如果不解决这个制度问题,只是利用权力反腐败,那就只是“权斗”,同样,仅仅通过媒体来传播和渲染腐败案例,那就是在制造思想混乱和人民分裂。

雪梨说:但是不管怎样,人民群众总有了解真相的权利吧,让人民知道真相,人民就有可能改变这个政府,或者至少是迫使政府发生改变吧,不都说干革命要“舆论先行”嘛。

邓安安叹了一口气说:理论上讲当然是这样,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其实身处内地的绝大多数中国人民,是没有机会听到这些所谓的“爆料”的,而改变中国,必须依靠中国人民自己,而不是之外的任何其它力量,否则的话,这种被操纵的舆论传播就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颠覆政权”。

雪梨点点头,说:安安姐,你分析得有道理,但是我想,“颠覆”就“颠覆”吧,反正这个腐败的政府,从内部革命也好,从外部“颠覆”也好,结果也都是一样的。

邓安安说:从打倒一个政府的角度来说,结果可能是一样的,但是打倒一个政府不是目的,建设一个国家才是目的,而建设一个国家,必须通过国民在革命运动中不断提高素质来实现,如果国内的人民听不见这种“爆料”,就算它讲的都是真相,那又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呢,恐怕最终的结果只会华人社会的大分裂和大混乱,还要被“外人”利用。

雪梨笑着说:安安姐,你讲的道理好深奥哦,但是你说是“外人”可就不对了,要知道,你自己现在就是“外人”啊。

两人一齐哈哈笑起来。(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点击: 0 | 评论: 0 | 分类: 上传 | 论坛: 温哥华不眠夜 | 论坛帖子
分享:
二维码

文章评论

现在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或者回复。

发表评论

很抱歉,仅有会员才能发表评论。

点击此处免费注册, 或者点击此处登录,登录后您便可以发表评论。谢谢!
 
The images, logos, trademarks used on this site and all forwarded content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comments posted by our visitors, as they are the property of the poster.
All other content of this website is copyrighted by 加西网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