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博谈美加
空间首页 | 博客 | 好友分享 | 相册 | 存档 | 朋友和群组 | 个人资料 | 留言
 
王博谈美加

fang peter
首招寄宿生一人,仅限男生,初中及以上。大温地区高贵林好社区,包三餐好食,包私车学校接送,独立大房间,邮箱callaaz@yahoo.ca,安女士。


文章分类
上传  

标题搜索
 

Our Sponsors

快速导航
首页
论坛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黄页/二手
北美个人空间
免费注册
登录

统计
点击: 44027
帖子数量: 472
开辟个人空间: 2019-08-18
最后更新: 2021-10-25

RSS订阅
 
 
 
 
 

晚舟归来(277):可可纽约“善后”

2021-06-07 18:08:23
文章内容
感恩节后。

可可回到纽约的第一天,穗穗就打来电话,说她有重要的资料交给他,而且保证他会很感兴趣。

可可于是约她出来一起吃午饭。

穗穗高兴地说:亲哥,我们到SHAKE SHACK去吃汉堡,好不好?

可可说:这个主意不错,听说到纽约的游客有三个必去的地方“自由女神、帝国大厦和Shake Shack餐厅”,我一直都想去试一试这个纽约最有名的汉堡,不过听说要吃上这个汉堡,得等上一两个小时。

穗穗说:没有关系嘛,我们排队的时候,你不就正好可以看我带给你的资料吗。

两人于是约在哥大附近西113街上的SHAKE SHACK见面。

等可可赶到的时候,穗穗已经站在长长的SS形队伍中排队了。

可可感慨地说:都是汉堡,为什么这些人不去麦当劳,非得在这里排队呢?

穗穗说:我听别人说麦当劳和SHAKE SHACK的差别,差不多就像希尔顿和汽车旅馆的区别,等你吃过SHAKE SHACK的汉堡,你就再也不想吃那些快餐连锁餐厅的汉堡了。

可可笑着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对我来来说可就是个大问题了,我花不起这个排队的时间。

穗穗说:没关系,我有时间,我可以天天帮你排队,买好了送给你。

可可笑笑说:好了,讲正经事吧,你把带来的资料给我看看。

穗穗“嗯”了一声,马上从包包里拿出一本装订好的资料,可可一看,是关于长岛商业地产租户的采访,以及长岛居民对雅美逊建设工业园区的民意调查。

可可马上先粗略看了一遍,发现内容很详实,还有多项民意统计数据,他惊讶地问:穗穗,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穗穗说:怎么是我从哪里弄出来的?亲哥,这可是我自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我这个感恩节没什么事,就跑到长岛呆了一个星期,做了这个调查,刚好我这学期有一门课,要求的作业是做社会热点问题采访,我这不就“一举两得”了吗?

可可高兴地说:这么说,这些是第一手资料,太珍贵了,谢谢你。

穗穗笑着说:诶,亲哥,所以,你今天必须请我吃饭了吧?

可可笑着点点头,故意学着“东北腔”拖着长长的声调,说:当然,必.须.地。

两人一起哈哈笑了起来。

可可又问道:在长岛住了一个星期,感觉怎么样?

穗穗说:长岛还是一个比较“偏”的地方,大白天里,都可以在树丛里看到鹿,晚上的时候,天上有很多星星,有一天晚上我跑到外面看星星,穿了羊绒衫、大棉袄、羽绒服,但是还是冻成了狗,不过,早上看日出特别美,伴随着橘红色的海浪,感觉自己像是站在另外一个星球上。

可可点头说:听上去真美。

穗穗说:是呀,那这时候我就想,要是你也在我的身边该多好呀,那一时刻,整个星球,都是属于我们两的。

可可一听,哈哈笑起来,说:你描绘的这幅景象,听起来可真有点“宇宙乾坤,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味道,怪吓人的,那么你这个星球上唯一的人类,在那里的感恩节吃了点什么呢?

穗穗说:长岛上似乎看不到什么像样的餐厅,我随便找了一家,店名我忘记了,不过那天有特价龙虾,买一送一,我一个人就吃了四只,好好吃哦。

可可笑着轻轻地拍了拍穗穗的脑袋,说:不是好吃,是你“好”吃。

终于,两人从室外排到了室内,可可和穗穗都开始四下张望。

SHAKE SHACK的装修果然如同传言的那样很讲究,尽管人很多,但是鲜明的绿色和白色,还是给餐厅营造出一种休闲清新的氛围。

可可说:想不到纽约人竟然可以把一个快餐汉堡店弄成了“高大上”。

穗穗反驳说:你们西雅图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吧,竟然可以把一个非洲野人喝的咖啡,变成了精英人士拿在手上的“标配”。

可可笑着说:我想起了小时候在广州,过元旦的时候我总是要我爸爸妈妈带我去必胜客吃年饭,以为那里就是最有西餐特色的餐厅,后来到了温哥华,发现原来它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比萨连锁店。

穗穗也笑起来,说:亲哥,我也是嘢,过洋节去必胜客吃比萨,这在广州,即使是现在也还是一种时髦和标配呢,你那时候去的是不是荔湾广场那一家?我们说不定还在那里见过面呢。

可可回答说:对哦,诶,你是不是那个把沙拉堆到一尺高,让人家骂“攞着数”那个女生?

两人互相瞪了对方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可可指着挂在墙上的菜单说:我们就要它最拿手的安格斯牛肉汉堡吧。

穗穗点头说:嗯,我也是这样想,安格斯牛肉汉堡据说是SHAKE SHACK的主打产品,它们家的广告说“配上有点辣、有点甜又有点酸的独门调味酱,一定好吃”。

等拿到汉堡,两人找另一个角落坐下来。

吃了几口,可可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对穗穗说:你知道吗,加拿大的麦当劳也有卖安格斯牛肉汉堡,我看他们都是差不多的,在温哥华只要5分钟,在纽约却要等上一个半小时。

穗穗听了假装生气地说:亲哥,你不觉得我们在一起排队等汉堡本身更有意义吗?

可可笑着点点头,说:也是,特别是你送给我的资料特别有意义,你能不能简单地告诉我,你得出的关键结论是什么?

穗穗说:我的结论就是,雅美逊如果在长岛建设大规模的工业园区,肯定会遭到强烈的抵制。

可可点点头,看着穗穗,等着她继续往下讲。

穗穗瞟了可可一眼,说:亲哥,你不要这么着急嘛,让我先把这些美味吃完。

可可笑一笑,没有再催促,两人默默地吃完了汉堡。

穗穗擦擦嘴,又咕嘟咕嘟地把饮料喝完,然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亲哥,你知道吗,这些年,其实,纽约的艺术家人群一直都在跟新兴的中产阶级进行着激烈的空间争夺战呢。

可可好奇地睁大眼睛,问:争夺战?真的有这么夸张?

穗穗说:一点都不夸张,只是争夺战的结果是一边倒,艺术家们被打得一败涂地,其中失败最明显的是皇后区,这个区曾经以多元化著称,但是现在被基本上消灭干净了。为了保护这个特殊的人群,去年,纽约市发布了一份文化发展规划,叫着“CreateNYC",将纽约的文化定义成城市的一种资产,要通过政策手段对他们进行保护。

可可问:保护这个人群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穗穗说:有,当然有,“艺术家”就像是自然界里的大熊猫或者是珍惜物种,他们对于环境研究,以及保护环境的完整性是非常有价值的,他们是知识精英阶层和工人阶级群体之间,以及各种人种群体之间重要的桥梁纽带,可惜,“艺术家”的生存能力差,人口结构变幻莫测,非常脆弱,纽约政府已经意识到“艺术家”和他们所代表的纽约创意社区正面临着巨大的威胁,保护计划的目的就是不要让这些“稀有物种”被灭绝。

可可问:这个保护计划的核心措施是什么呢?

穗穗说:就是要解决“艺术家”面临的“租金”问题,因为对于75%以上的艺术家来说,在纽约市工作的主要挑战是空间成本,也就是租金。

可可默默地点点头,说:明白了,所以,雅美逊在长岛的扩张计划,对于那里的“艺术家”来说,其实是“灭绝计划”。

穗穗点头说:对,你知道吗,根据昆尼皮亚克大学去年12月发布民意调查结果,57%的纽约市选民支持雅美逊在纽约建设新总部,26%不支持,但是我这次的民意统计是专门针对长岛地区居民的,他们反对的比例却超过了70%,支持的不到30%。

。。。。。。

很快,2018年的春节就要到了。

春节在美国没有假期,所以春节前的这个周末,婷婷打电话可可和穗穗,让他们都来家里提前过年。

这一天,几乎所有的电视都在滚动播出,雅美逊与纽约市的双方高层,关于第二总部方案的最后的闭门会议,大家在焦急地等待着会议的结果。

电视上,纽约长岛的居民正在举行大规模的反对游行。

晚上的年饭是火锅。一番美好的去旧迎新的话语和真诚的亲朋好友间的祝福之后,婷婷问可可:今天闭门会议的结果会是皆大欢喜吗?

可可微微一笑,没有正面回答,只说了句:今天的结果会是一个很大的“意外”。

没有多久,结果出来了。雅美逊撤销了在纽约建设第二总部的计划!

除了可可以外,房间里的其他人和电视中采访的绝大多数观众一样,惊讶到下巴都掉下来了。

婷婷好奇地问可可:JAMES,我不是听你说过你已经研究和提供了调整方案吗?好像说是要把主体园区改建到纽约以北的某个地方。

可可点点头,说:是的,不过,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我的建议提上去以后,一直没有反应,公司也几乎没有采取任何真正有效的措施,不过我后来想,也许JEFF在这之前,其实早就已经做出了撤离的决定,即使推行新的方案,也不见得就可以挽回局面,他已经强烈地感觉到纽约“左派”势力的强大,如果强行推进计划,或者以改良的方案继续实施下去的话,公司的形象会受到很大伤害。

婷婷恍然大悟地说:这不就是中国人说的“顺水推舟”吗,反正这次第二总部全国选址,雅美逊是一点都没有吃亏的,虽然没有在纽约成功,但是却成功地拿走了纽约的所有商业数据,对不对?

LEO插嘴说:而且雅美逊还用成功地拿纽约压制了其它的竞争对手,结果以更便宜更优惠的条件,拿下了弗吉尼亚州的阿灵顿,把那里变成了它的第二总部,看来纽约这回是被JEFF当猴子给“耍”了呢。

大家听LEO这么说,都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LEO高举酒杯大声说道:太好了,来,让我们为胜利干杯!

婷婷笑着骂道:谁跟你是“我们”啊,你知道我是什么立场?JAMES是什么立场?穗穗又是什么立场?

LEO说:我知道你是中立派,穗穗是支持派,可可是骑墙派,所以这个结果可能只有穗穗一个人是最不愿意看到,但是没有关系,她反正也不是纽约人,将来毕业了,喜欢哪里就去哪里好了。

婷婷扭头看看穗穗,问道:你为什么会不高兴这个结果呢?

穗穗支支吾吾了一阵,最后说:这个结果出来以后,可可是不是就要离开纽约了?

婷婷一听哈哈笑了起来,说:小姑娘的心,就像山涧的水,不光是清澈见底,也是哗啦啦地响啊。

一句话又把大家都逗得哈哈笑起来。

可可说:其实这个决定出来以后,我不仅不会走,反倒是要呆的时间更长了。

穗穗一听,兴奋地抬起头来,赶紧问道:亲哥,真的吗?

可可说:是的,JEFF已经通知我,让我留下来做点“善后”的工作。

婷婷问:“善后”?“善后”是做什么事情?

可可摇摇头,笑着说:其实也没什么好“善后”的,说白了,就是帮JEFF做点“私活”。(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点击: 0 | 评论: 0 | 分类: 上传 | 论坛: 温哥华不眠夜 | 论坛帖子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分享:
分享到微信

文章评论

现在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或者回复。

发表评论

很抱歉,仅有会员才能发表评论。

点击此处免费注册, 或者点击此处登录,登录后您便可以发表评论。谢谢!
 
The images, logos, trademarks used on this site and all forwarded content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comments posted by our visitors, as they are the property of the poster.
All other content of this website is copyrighted by 加西网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