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博谈美加
空间首页 | 博客 | 好友分享 | 相册 | 存档 | 朋友和群组 | 个人资料 | 留言
 
王博谈美加

fang peter
首招寄宿生一人,仅限男生,初中及以上。大温地区高贵林好社区,包三餐好食,包私车学校接送,独立大房间,邮箱callaaz@yahoo.ca,安女士。


文章分类
上传  

标题搜索
 

Our Sponsors

快速导航
首页
论坛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黄页/二手
北美个人空间
免费注册
登录

统计
点击: 43948
帖子数量: 471
开辟个人空间: 2019-08-18
最后更新: 2021-10-18

RSS订阅
 
 
 
 
 

晚舟归来(256):RACHEAL衣锦还乡

2021-03-25 17:23:56
文章内容
一晃,两个多月过去了,处理美国那边的难题比预计的时间要长。

贝益民终于接到江晚舟打来电话,请到广州见面,说还有几个好友都在那边等着他,只是暂时不告诉他是谁,好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一路上,贝益民就在想,这些人都有谁呢?

不过有一个人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刘清,他目前只能“回国”。

因为刘清虽然在LINA的案件中是无辜的,但是之后却又遭遇了一件让大家都感到非常意外和措手不及的事情,就在他准备返回温哥华的时候,他被加拿大海关拒绝入境了,还同时对他发出了遣返令,原因是他长期待在境外,没有履行加拿大永久居民的义务。

根据加拿大移民法规定,如果永久居民没有在五年内入籍,就要延长枫叶卡的期限,永久居民必须在五年内至少住满两年,才可获得新的枫叶卡,否则,政府将撤销他的移民资格。

而刘清在移民加拿大之后的四年多里,只在加拿大境内居住了大约300天,也就是说,即便他在剩下来的一年时间里,一直待在加拿大境内,也不可能达到住满两年时间的要求。

刘清自己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的,这两年来,他早已经把“履行加拿大永久居民的义务”这种事情,远远地抛到脑后去了。

江晚舟得知这个情况后很内疚,很明显,刘清这种情况的发生,华威公司也是应该负有很大责任的,一是公司的确把太多太繁重的工作压在了刘清的肩上,让他“忘记”了这件事情,二是整个公司里,竟然也没有一个“懂法”的人,对刘清稍稍提示一下这个注意事项。

所以江晚舟在从西雅图回到温哥华之后,就一直带着强烈的自责心态,忙着帮刘清找移民律师上诉,现在案子虽然递上去了,但是在等待法庭审判结果期间,刘清还是要先离开加拿大,因为只有他离境后,才可以重新申请加拿大多次往返签证, 才可以通过妻子担保,让他重新移民加拿大,否则,他的遣返令将转为驱逐令,而驱逐令一旦发出,刘清将在离境后永远不得再入境加拿大。

其实,还有江晚舟完全不知道的情况,刘清家的后院已经起火了。

根据邓安安告诉贝益民的消息,刘清的太太雪梨正在聘请律师,准备向刘清正式提出离婚,邓安安虽然想尽力说服雪梨,但是雪梨似乎决心异常坚定。

贝益民知道,这场离婚官司,只要雪梨不改变态度,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孩子归雪梨,刘清被遣返回国,他为了不给江晚舟增加更多的烦恼,一直到现在也都没有把这件事情讲出来。

。。。。。。

聚会的地方在广州的“广州酒家”。

贝益民比较熟悉这加餐厅,从前他在广州工作的时候经常会来这里,上次和弟弟贝爱国一起经过广州到深圳也来过这里。

走进包间,第一个映入他的眼帘的人,竟然是RACHEAL。

只见她坐在面对大门的主席位上,两旁分别是刘一勺和江晚舟,接着是刘清和贝爱国。这些人中间,除了江晚舟和贝爱国,贝益民的确是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RACHEAL的腿上坐着一个小男孩,显然是她的儿子。

 “为什么RACHEAL会坐在主席位上?为什么RAHCEAL和刘一勺都回到了广州?而且还带着孩子?”这是贝益民看见RACHEAL之后,心中浮起的一连串的疑问。

大家互致问候,寒暄了一阵,江晚舟把贝益民叫到自己身边坐下。

RACHEAL的发型有了明显的变化,从长发变成了挑染的短发,耳朵上添了两个大大的耳环,脸庞比过去显得丰满和沉着很多,透出一种成熟。

刘一勺则明显比原先肥壮了很多,脸色也变得更深沉,黑红黑红的。

贝爱国也大致像刘一勺,看上去挺肥壮,只是没有那么黑。

刘清的脸则比原先更消瘦,还剪了一个短发,可能是最近以来的烦恼事太多,神色中透露着一丝难掩的疲态。

RACHEAL跟贝益民打招呼的时候,盯着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去,让孩子叫他伯伯。孩子很活泼好动,长得一半似RACHEAL,一半似刘一勺,但是行为举止很有刘一勺的那种“虎虎生威”的神气。

贝益民看看今天这个排座的架势,猜想一定是RACHEAL做东请客,于是先问了RAHCEAL孩子的名字,然后又问是不是在给孩子过生日。

RACHEAL笑着说孩子的名字叫JASEN,中文名字叫刘嘉,现在快三岁了,但还不到过生日的时候,今天这顿饭就是一个朋友聚会。

RACHEAL也猜到了贝益民的满心疑惑,她刚讲完前面的那段话后,又补充说自己和刘一勺已经决定带着孩子回国来创业了,定居在广州,将来要拜托在坐的各位朋友多帮忙,广州是自己的老家,当然是要自己来做东,尽地主之谊。

贝益民听完更是诧异起来,问RACHEAL打算到国内来做什么,又问如果她一家子都回国了,那她在温哥华的生意怎么办。

RACHEAL瞟了一眼江晚舟,笑着说自己已经把在温哥华的生意转手给了VIVIN,打算在国内还是继续做餐饮类别的生意,她和刘一勺都很有信心,尤其是还有江晚舟和贝益民以及在坐朋友们的支持。

听了RACHEAL的这番回答和对自己“恭维”,贝益民心里的疑惑一丝未减,他应承地笑了笑,正准备对着江晚舟问更多的事情,服务生已经把第一道点心菜上上来了。

台面上很快就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笼子,腾腾地往外冒着热气,房间里的气氛也随之热闹起来。

RACHEAL马上站起身来,招呼着大家,并且兴奋地把每一样的点心和菜式都给大家做了细致的介绍,看得出来,小时候留在她心底里的那些记忆,至今没有丝毫的改变,而且,在这一刻,全都回来了。

贝益民这时候也感觉出来了,自己如果一直这么“穷追猛打”地继续发问下去的话,会干扰大家聚餐的情绪,于是就停了下来,转身小声地跟坐在旁边的贝爱国聊天。

贝爱国告诉他,是江晚舟把他叫过来来的,还说江晚舟已经告诉他了,吃完这顿饭,就会给贝益民放几天假,让他们两人一起回老家看望母亲,顺便也休息一段时间。

贝益民“哦”了一声,点点头,好奇地小声问道:你最近和江晚舟的联系比较多吗?她怎么会想到专门联系你过来?

贝爱国说:我最近在跟着江晚舟学习华威公司内部管理的经验,准备把华威公司的一套管理办法移植到我自己的公司。

贝益民点点头,又问道:你怎么会突然有时间回老家?

贝爱国说:我原本就有计划在这些天回武汉谈谈生意上的合作事情,我跟江姐说起来,她就把我拉到这里来了,还让我带上你一起回去。

贝爱国接着说:诶,哥,你知道吗,其实,一年前多前我们三个人本来在北京有个很好的见面机会,可惜错过了,当时我去北京出差,回来后听江晚舟说,才知道你和她当时也都在北京,参加一个人的婚礼。

贝益民好奇地问:你去北京是做什么呢?

贝爱国说:我是去趟中国科学院,商量在我的公司建设博士后工作站和院士研究所的事情。

贝益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重复问道:什么?“中科院”?你去“中科院”干什么?

他正准备再接着往下提问, RACHEAL这时候分别给旁边的江晚舟和贝益民各夹了一块文昌鸡和烤乳猪,又使劲地招呼着其他人赶快动手。

贝益民于是把他已经到了嘴边的问话,又咽了回去。

摆上座面的每一道点心都让大家赞叹不已。

RACHEAL给自己盛了一碗艇仔粥,自己一边吃着,一边开始喂孩子。

大家的话题自然都转到美食上面来。

厨师出身的刘一勺,高度评价了烤乳猪,赞扬它皮脆肉嫩,有猪香味却没有猪臊味。

贝益民于是问刘一勺对广州的印象,除了美食还有什么,刘一勺说印象最深的是广州的地铁,想不到这么发达,在温哥华没有见过,另外还有一样也印象深刻,就是广州的植被非常好,特别是在郊区,有点像温哥华,温哥华是因为雨水多,一年四季都有青草,广州一样处处有青草,还有鲜花,不过气候温暖,不愧是“花城”。

坐在刘一勺身边的刘清问他到郊区去干什么,刘一勺说准备在郊区一个叫星河湾的地方买房子,那里有山有水,都是像温哥华一样的独立屋,而且比较新,风格也都是欧美式的。

贝益民听了刘一勺的回答,又开始在心里仔细琢磨起来。

很明显,刘一勺一家是打算长期在国内呆下去了,但是到底是什么事情促成他们突然间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呢?

RACHEAL和江晚舟两人似乎故意不理会贝益民的这些疑虑,她们俩一唱一和地不停地招呼大家吃饱吃好,尤其是RACHEAL,看得出来,她非常享受这些地道的家乡风味。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主菜差不多都上来了,最后一道是一大锅热气腾腾的“椰青竹丝鸡汤”。

服务生端上来后,先把它摆在桌子中间,然后有将它端放在旁边的一个服务台上,熟练地把“椰青竹丝鸡汤”的汤和料分开,给每一位客人分了一碗汤,又把汤料放在了汤罐的边上。

江晚舟不停地称赞着每道点心和菜式的好味道,还说最后上来的这道菜 “白鸟归巢”, 意头真好。

RACHEAL一边点头,一边笑着说它代表了回归故里和亲友团聚。

大家纷纷点头称是。

贝益民向服务生要了一份酱油,把汤料中的一大块精瘦肉挑出来,介绍大家把这块瘦肉沾上酱油吃,味道很好,大家试了试,果然如此。

RACHEAL当着大家表扬贝益民,说他连粤菜里这么细节的东西都明白,真的也可以算是一个广州人了。

这餐饭,花了RACHEAL六千多块钱,作为个人请客,而且是在“广州酒家”这样比较实惠型的餐厅,算是非常“舍得”了。

吃完饭,天色已晚。

贝益民正在想着,这么多人,晚上RACHEAL会怎么安排大家呢,江晚舟开始发话了,说今晚RACHEAL请大家乘游轮观看珠江夜景,还说虽然这个节目本来是她力荐的节目,但是RACHEAL坚持不让她抢地主的“位子”,所以今晚的游轮还是由RACHEAL来做东。

说完她就拉着贝益民,上了RACHEAL的车,刘一勺则带上贝爱国和刘清,还有孩子上了另外一辆车。

贝益民从江晚舟和RACHEAL当晚的言谈举止已经看出来,她们俩似乎在演着一出戏,一定是有什么比吃饭和坐游轮重要得多的事情,在等待着时机“抖出来”,他很想马上知道,但是又不想扫大家的兴致,只好很顺从地跟着江晚舟上了车。(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点击: 0 | 评论: 0 | 分类: 上传 | 论坛: 温哥华不眠夜 | 论坛帖子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分享:
分享到微信

文章评论

现在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或者回复。

发表评论

很抱歉,仅有会员才能发表评论。

点击此处免费注册, 或者点击此处登录,登录后您便可以发表评论。谢谢!
 
The images, logos, trademarks used on this site and all forwarded content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comments posted by our visitors, as they are the property of the poster.
All other content of this website is copyrighted by 加西网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