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写作诗歌和词章,必须熟悉《白香词谱》啊 

文章内容

2022-10-02 12:56:21
10
想写作诗歌和歌词写得好和顺利,必须熟读以下的诗词,字句便会感觉轻易:[align=left]白香词谱xuges.com/gdwx/gdsc/bxcp/000.htm]清·舒梦兰 编选

  白香词谱,100调,清舒梦兰编选。选录自唐至清比较著名或艺术性较高的词作一百篇,调式较为通用,小令、中调、长调均有,每调详细列注平仄韵读。是继万树《词律》和《钦定词谱》之后较为通行的词谱。
[align=left]

  《白香词谱》同时又是一本简明词选,它兼收并蓄,不主一家,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选本。
  符号说明:○平声●仄声⊙可平可仄△平韵▲仄韵。
  [2019/5/29,重新整理校对]
1.菩萨蛮   李白《闺情》2.忆秦娥   李白《思秋》3.调笑令   王建《宫词》4.长相思   白居易《别情》5.更漏子   温庭筠《本意》6.摊破浣溪沙  李Z《秋恨》7.忆江南   李煜《怀旧》8.捣练子   李煜《秋闺》9.相见欢   李煜《秋闺》10.浪淘沙   李煜《怀旧》11.虞美人   李煜《感旧》12.一斛珠   李煜《香口》13.谒金门   冯延巳《春闺》14.踏莎行   寇准《春暮》15.贺圣朝   叶清臣《留别》16.御街行   范仲淹《离怀》17.渔家傲   范仲淹《秋思》18.苏幕遮   范仲淹《怀旧》19.锦缠道   宋祈《春游》20.离亭燕   张升《怀古》21.诉衷情   欧阳修《眉意》22.阮郎归   欧阳修《踏青》23.南歌子   欧阳修《闺情》24.临江仙   欧阳修《妓席》25.西江月   司马光《佳人》26.桂枝香   王安石《金陵怀古》27.天仙子   张先《送春》28.昼夜乐   柳永《忆别》29.雨淋铃   柳永《秋别》30.卜算子   苏轼《别意》31.洞仙歌   苏轼《夏夜》32.蝶恋花   苏轼《春景》33.水调歌头  苏轼《中秋》34.清平乐   黄庭坚《晚春》35.画堂春   黄庭坚《本意》36.蓦山溪   黄庭坚《别意》37.忆王孙   秦观《春闺》38.如梦令   秦观《春景》39.桃源忆故人  秦观《冬景》40.鹊桥仙   秦观《七夕》41.河传   秦观《赠妓》42.满庭芳   秦观《春游》43.清玉案   贺铸《春暮》44.薄幸   贺铸《春情》45.惜分飞   毛滂《本意》46.河满子   孙洙《秋怨》47.烛影摇红   王诜《惜春》48.减字木兰花  王安国《春情》49.千秋岁   谢逸《夏景》50.琐窗寒   周邦彦《寒食》51.解语花   周邦彦《元宵》52.过秦楼   周邦彦《秋夜》53.昭君怨   万俟雅言《春怨》54.感皇恩   赵企《入京》55.好事近   蒋子云《初夏》56.贺新郎   李玉《春闺》57.潇湘夜雨  赵长卿《灯花》58.祝英台近  辛弃疾《春晚》59.南浦   程垓《春暮》60.齐天乐   姜夔《蟋蟀》61.沁园春   陆游《有感》62.醉太平   刘过《闺情》63.喜迁莺   吴礼之《闰元宵》64.双双燕   史达祖《本意》65.换巢鸾凤  史达祖《春情》66.瑞鹤仙   史达祖《风怀》67.风入松   吴文英《春园》68.一翦梅   蒋捷《春思》69.永遇乐   蒋捷《绿阴》70.瑶台聚八仙  张炎《寄兴》71.水龙吟   张炎《白莲》72.绮罗香   张炎《红叶》73.疏影   张炎《梅影》74.采桑子   朱藻《春暮》75.荆州亭   吴城小龙女《题柱》76.醉花阴   李清照《重九》77.凤凰台上忆吹箫 李清照《别情》78.声声慢   李清照《秋情》79.南乡子   孙道绚《春闺》80.生查子   朱淑真《元夕》81.鹧鸪天   聂胜琼《别情》82.人月圆   吴激《有感》83.望海潮   折元礼《凯旋舟次》84.玉漏迟   元好问《咏怀》85.点绛唇   曾允元《闺情》86.满江红   萨都拉《金陵怀古》87.念奴娇   萨都拉《石头城》88.陌上花   张翥《有怀》89.东风第一枝  张翥《忆梅》90.摸鱼儿   张翥《送春》91.多丽   张翥《西湖》92.夺锦标   张埜《七夕93.眼儿媚   刘基《秋闺》94.误佳期   汪懋麟《闺怨》95.柳梢青   朱彝尊《纪游》96.解佩令   朱彝尊《自题词集》97.暗香   朱彝尊《咏红豆》98.庆春泽   朱彝尊《纪恨》99.春风袅娜   朱彝尊《游丝》100.翠楼吟   黄之隽《魂》[align=Left]

点击: 0 | 评论: 10 | 分类: 上传 | 论坛: 读书沙龙 | 论坛帖子

QR Code
请用微信 扫一扫 扫描上面的二维码,然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 图标,然后点击 发送给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谢谢!
分享:
分享到微信

文章评论

黃礽耀 sfiawong
无题
古代诗词,为何这么难,皆因现代人,生活太过忙,无暇唸熟诗句,词语,利用作为诗句,词语;其实古人大多是左搬,右砌合成诗歌,故古代熟读诗歌,多是别人的齿慧,故多数诗篇,自然写诗出来便有彩;我最佩服的是「李清照」的词语,出自自己心中真心的语言,女人心想出词语比较婉转,虽然不及李白的妙语连篇啊!

2022-10-02 15:45:47 | 引用
无题
爱好写诗作词赋的人,劝你们多问《白香词谱》一定对你可以提升写作的能力啊!

2022-10-03 17:08:47 | 引用
黃礽耀 sfiawong
黃礽耀 sfiawong
无题
[pre]
格律诗 (由Google.com找到的资料贴出供共享)

    诗可分为古体诗和近体诗,这里所谓的“古”和“近”是以唐朝时代人的眼光来看的。古体诗又称古诗或古风,是依照唐以前时代的诗体来写的。在唐人看来,从《诗经》到南北朝的庾信,都算是古,因此,所谓依照古代的诗体,也就没有一定的标准。但是,诗人们所写的古体诗,有一点是一致的,那就是不受近体诗的格律的束缚。我们可以说。凡不受近体格律的束缚的,都是古体诗。

        近体诗是相对于古体诗而言的,绝对不是无格律的现代诗,相反,它有严格的格律要求。由于格律很严,所以称为律诗。律诗有四个特点:
        1、每首限定八句,五律共四十字,七律共五十六字;
        2、押平声韵;
        3、每句的平仄都有规定;
        4、每篇必须有对仗,对仗的位置也有规定。
        超过八句的律诗,称为长律。长律自然也是近体诗。长律除了首尾两联以外,一律用对仗,所以又叫排律。
        绝句每首限定四句。五言绝句二十字,七言绝句二十八字,其它的特点都和律诗相同。
        明白了以上古体诗和近体诗的特点,就应该了解本软件收录的古诗格律,确切地说,应该是近体诗的格律,之所以用“古诗”这个宽泛地概念,是为了照应一般初学者观念。

        写律诗,要严格地遵照声韵要求来进行。声是指平、仄两声。古人将汉语分平、上、去、入四声,上、去、入三声归入仄声就可分平仄,但古人的发音现在无从得知,所以我们只能从一些声韵书中查出某个字在古诗中的平仄。对于现在使用的汉字,要确定其平仄则比较简单:一声、二声属平声,三声、四声属仄声。诗的格律主要体现在平仄上,格律诗的每句每字都有平仄的要求,依照平仄写出来的诗朗朗上口,否则会觉得读起来很别扭。

        韵是押韵,又称压韵、叶韵、协韵。押韵就是强制性地规定在一首诗的哪句哪字必需使用同韵的字,诗中韵的位置都在句尾,故有韵脚的说法。古人作诗有韵书可查,清代人常用的《诗韵集成》、《诗韵合璧》等韵书,不但可以说明清代律诗的押韵,而且可以说明唐宋律的用韵。一般所谓“诗韵”,也就是指这个来说的。诗韵大致以我们现在使用的汉字读音(韵母)来划分,但仍有很大的不同,例如“寒”“删”在现代拼音中韵母相同(an),应该算是同韵,但在古诗韵书中分属“十四寒”和“十五删”,作诗时如果混用是不可以的。

        具体说来,我们写诗时声韵怎么确定?这要看我们准备采用现代音韵还是古代音韵,如果是采用现代音韵比较简单,只要到字典里查到要用的字,看它的四声和韵母,一、二声即平声,三、四声即仄声,韵母相同即为协韵,当然,类似于ang/iang/uang,e/ie的情况也可算协韵。而要采用古代音韵则需查音韵工具书,如《切韵》(隋,陆法言)、《广韵》(宋,陈彭年等)、《集韵》(宋,丁度等),以及后人专为作诗填词编撰的诗词韵书如《平水韵部》、《诗韵集成》、《词韵简编》等,(当然,《辞海》、《辞源》也很重要)以确定平仄音韵,然后才好落笔。当然,还有一个更好的方法,就是使用《填词专家组》或类似的软件,可以方便的得到各字的古今音韵。

        古诗的格律基本固定,按照律、绝、五言、七言、平起、仄起的各自组合,共有16种变化,详见软件古诗格律部分所列,这些是写格律诗的基本轨范。

        律诗的平仄,有“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的说法,这是指七律(包括七绝)来说的。意思是说,第一、第三、第五字的平仄可以不拘,第二、第四、第六字的平仄必须分明。至于第七字呢,自然也是要求分明的。如果就五言来说,那就应该是“一三不论,二四分明。”这个口诀对于初学诗的人是有用的。但是,它分析问题不全面,所以容易引起误解。先说“一三五不论”这句话是不全面的。在五言“平平仄仄平”这个格式中,第一字不能不论,在七言“仄仄平平仄仄平”这个格式中,第三字不能不论,否则就要犯孤平。在五言“平平仄平仄”这个特定格式中,第一字也不能不论;同理,在七言“仄仄平平仄平仄”这个特定格式中,第三字也不能不论。以上讲的是五言第一字、七言第三字在一定情况下不能不论。至于五言第三字,七言第五字,在一般情况下,更是以“论”为原则了。总之,七言仄脚的句子可以有三个字不论,平脚的句子只能有两个字不论。五言仄脚的句子可以有两个字不论,平脚的句子只能有一个字不论。“一三五不论”的话是不对的。再说“二四六分明”这句话也是不全面的。五言第二字“分明”是对的,七言第二四两字“分明”是对的,至于五言第四字、七言第六字,就不一定“分明”。依特定格式“平平仄平仄”来看,第六字并不一定“分明”。又如“仄仄平平仄”这个格式也可以换成“仄仄平仄仄”,只须在对句第三字补偿一个平声就是了。七言由此类推。“二四六分明”的话也不是完全正确的。

        前文提到犯孤平,孤平是律诗的大忌。在五言“平平仄仄平”这个句型中,第一字必须用平声;如果用了仄声字,就是犯了孤平。因为除了韵脚之外,只剩一个平声字了。七言是五言的扩展,所以在“仄仄平平仄仄平”这个句型中,第三字如果用了仄声,也叫犯孤平。唐人的律诗中,绝对没有孤平的句子。

        我们学律诗,应绝对避免犯孤平,但在具体写诗时,难免会出现必用某字却犯孤平的情况,这时就必须“救”。一般说来,前面该用平声的地方用了仄声,后面必须在适当的位置上补偿一个平声。古诗中平仄不依常格的句子,叫做拗句,前面一字用拗,后面必须用“救”,“拗救”由此得名,比较常见的拗救有三种情况:
        1、在该用“平平仄仄平”的地方,第一字用了仄声,第三字补偿一个平声,以免犯孤平。这样就变成了“仄平平仄平”。七言则是由“仄仄平平仄仄平”换成“仄仄仄平平仄平”。这是本句自救。
        2、在该用“仄仄平平仄”的地方,第四字用了仄声(或三四两字都用了仄声),就在对句的第三字改用了平声来补偿。这样就成为“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七言则成为“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这是对句相救。
        3、在该用“仄仄平平仄”的地方,第四字没有用平声,只是第三字用了平声。七言则是第五字用了平声。这是半拗,可救可不救,和1,2的严格性稍有不同。
    诗人们在运用1的同时,常常在出句用2或3。这样既构成本句自救,又构成对句相救。
        律诗中如果多用拗句,就变成了古风式的律诗。有一种特定的平仄格式(五言“平平仄平仄”,七言“仄仄平平仄平仄”)也可以认为是拗句之一种,但由于它被经常用到,就跟一般拗句不同,而被当作一种常态了。

        律诗还有“粘对”规则。“粘对”是句之间的平仄规律。为了说明的便利,古人把律诗的第一二两句叫做首联,第三四两句叫做颔联,第五六两句叫做颈联,第七八两句叫做尾联。联内两句(分别成为出句和对句)对应位置上的字平对仄,仄对平称为“对”;后联出句第二字的平仄跟前联对句第二字相一致就是“粘”。粘对的作用,是使声调多样化。如果不“对”(失对),上下两句的平仄就雷同了;如果不“粘”(失粘),前后两联的平仄又雷同了。

        细心的朋友可能已发现,古诗的16种格律都严格遵守粘对规则。明白了粘对的道理,可以帮助我们记忆诗的格律,还可以帮助我们了解长律的平仄,因为不管长律有多长,都是依照粘对的规则来安排平仄的。
        联句内,除了声韵的“对”之外,还要讲究词性的对仗。即出句对句相应位置上要词性同类。我们应该特别注意几点:
        1、数目自成一类,“孤”“半”等字也算是数目。
        2、颜色自成一类。
        3、方位自成一类,主要是“东”“西”“南”“北”等字。这三类词很少跟别的词相对。
        4、不及物动词常常跟形容词相对。
        5、连绵字只能跟连绵字相对。连绵字当中又再分为名词连绵字(鸳鸯、鹦鹉等)。不同词性的连绵字一般还是不能相对。
        6、专名只能与专名相对,最好是人名对人名,地名对地名。

        律诗的对仗,有许多讲究。凡同类的词相对,叫做工对。名词既然分为若干小类,同一小类的词相对,更是工对。有些名词虽不同小类,但是在语言中经常平列,如天地、诗酒、花鸟等,也算工对。反义词也算工对。例如李白《塞下曲》的“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就是工对。句中自对而又两句相对,算是工对。像杜甫诗中的“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山与河是地理,草与木是植物,对得已经工整了,于是地理对植物也算工整了。在一个对联中,只要多数字对得工整,就是工对。超过了这个限度,那不是工整,而是纤巧。一般地说,宋诗的对仗比唐诗纤巧;但是,宋诗的艺术水平反而比较低。同义词相对,似工而实拙。《文心雕龙》说:“反对为优,正对为劣。”同义词比一般正对自然更“劣”。在一首诗中,偶然用一对同义词也不要紧,多用就不妥当了。出句与对句完全同义(或基本上同义),叫做“合掌”,更是诗家的大忌。

        形式服从于内容,诗人不应该为了追求工对而损害了思想内容。宽对和工对之间有邻对,即邻近的事类相对。例如天文对时令,地理对宫室,颜色对方位,同义词对连绵字,等等。稍为更宽一点,就是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形容词对形容词等,这是最普通的情况。又更宽一点,那就是半对半不对了。首联的对仗本来可用可不用,所以首联半对半不对自然是可以的。陈子昂的“匈奴犹未灭,魏绛复从戎”,李白的“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就是这种情况。如果首句入韵,半对半不对的情况就更多一些。颔联的对仗本来就不像颈联那样严格,所以半对半不对也是比较常见的。杜甫的“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就是这种情况。借对,一个词有两个意义,诗人在诗中用的是甲义,但是同时借用它的乙义来与另一词相为对仗,这叫借对。例如杜甫《巫峡敝庐奉赠侍御四舅》“行李淹吾舅,诛茅问老翁”,“行李”的“李”并不是桃李的“李”,但是诗人借用桃李的“李”的意义来与“茅”字作对仗。又如杜甫《曲江》“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古代八尺为寻,两寻为常,所以借来对数目字“七十”。有时候,不是借意义,而是借声音。借音多见于颜色对,如借“篮”为“蓝”,借“皇”为“黄”,借“沧”为“苍”等。还有一种对仗是一句话分成两句话,其实十个字或十四个字只是一个整体,出句独立起来没有意义,至少是意义不全。这叫流水对。总之,律诗的对仗不像平仄那样严格,诗人在运用对仗是有更大的自由。艺术修养高的诗人常常能够成功地运用工整的对仗,来做到更好地表现思想内容,而不是损害思想内容。遇必要时,也能够摆脱对仗的束缚来充分表现自己的意境。无原则地追求对仗的纤巧,那就是庸俗的作风了。

        对仗一般用在颔联和颈联,即第三四句和第五六句,首联的对仗可用可不用。五律首联用对仗的较多,七律首联用对仗的较少。主要原因是五律首句不入韵的较多,七律首句不入韵的较少。但是,在首句入韵的情况下,首联用对仗还是可能的。尾联一般是不用对仗的。到了尾联,一首诗要结束了;对仗是不大适宜于作结束语的。但是,也有少数的例外。例如:“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这诗最后两句是一气呵成的,是一种流水对。律诗固然以中两联对仗为原则,但是,在特殊情况下,对仗可以少于两联。这种单联对仗,比较常见的是用于颈联。长律的对仗和律诗同,只有尾联不用对仗,首联可用可不用,其余各联一律用对仗。绝句,原则上可以不用对仗,但首联或尾联甚至全篇对仗的也不少见。
    (本文参考王力《诗词格律》,借此谨致敬谢之意。王力先生原著尤其精彩,有志于诗词的朋友不可不读。)
白香词谱
        《白香词谱》,辑者舒梦兰,字白香,江西靖安人,清嘉庆年间秀才。除辑有白香词谱外,还著有《天香词》和《香词百选》一卷。
        《白香词谱》选词百首,词作者自唐李白至清初黄之隽共五十九人,多为有名词家,所选诸调皆较通行,而且可认为是各调的代表作,因为辑者原寓有填词方法示范之意。所选调式涵盖小令、中调、长调,每调还详细列注平仄韵读,是真正的词谱,也是一本颇佳的词学入门读物。

    【凡例】
    一、每一词牌收较有代表性词一首,详列词牌、作者及内容,按句排列,每句后列平仄格律;
    二、“解题”简述该词牌源流考证等,“填词法”就本调做时需注意处细加说明,初做者不可不看;
    三、格律标示意义如下:
       “◎”-平仄不拘
       “平”-必为平音
       “仄”-必为仄音
       “[韵]”-其紧前一字用韵,如“仄[韵]”表示此字用仄声韵
       “(…)”-括号中为说明文字,如“(叠前句尾三字)”等。
钦定词谱
    《钦定词谱》    提要·凡例
                                   
      词萌于唐,而大盛于宋。然唐宋两代皆无词谱。盖当日之词,犹今日里巷之歌,人人解其音律,能自制腔,无须于谱。其或新声独造,为世所传,如《霓裳》、《羽衣》之类,亦不过一曲一调之谱,无衷合众体勒为一编者。元以来,南北曲行歌词之法遂绝,姜夔《白石词》中间有旁记,节拍如西域梵书状者,亦无人能通其说。今之词谱,皆取唐宋旧词,以调名相同者互校,以求其句法字数;以句法字数相同者互校,以求其平仄;其句法字数有异同者,则据而注为又一体;其平仄有异同者,则据而注为可平可仄。自《啸余谱》以下,皆以此法,推究得其崖略,定为科律而已。然见闻未博,考证未精,又或参以臆断无稽之说,往往不合于古法。    

      惟近时万树作《词律》,析疑辨误所得为多,然仍不免于舛漏。惟我圣祖仁皇帝,聪明天授,事事皆深契精微。既御定唐、宋、金、元、明诸诗,立咏歌之准,御纂律吕精义,通声气之元;又以词亦诗之余,派其命儒臣辑为此谱,凡八百二十首调,二千三百六体。凡唐至元之遗篇,靡弗采录;元人小令,其言近雅者,亦间附之;唐宋大曲,则汇为一卷,缀于末。每调各注其源流,每字各图其平仄,每句各注其韵叶,分刌节度,穷极窈眇,倚声家可永守法程。盖圣人裁成,万类虽一事之微,必考古而立之制,类若斯矣。    

      乾隆四十六年十二月恭校上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总校官臣陆费墀

    《御制词谱》序
      词之有图谱,犹诗之有体格也。诗本于古歌谣,词本于周诗三百篇,皆可歌。凡散见于《仪礼》、《礼记》、《春秋》、《左氏传》者,班班可考也。汉初乐府亦期协律,魏晋讫唐,诸体杂出,而比于律者盖寡。唐之中叶,始为填词,制调倚声,历五代、北宋而极盛。崇宁间《大晟乐府》所集,有十二律六十家八十四调,后遂增至二百余,换羽移商,品目详具。逮南渡后,宫调失传,而词学亦渐紊矣。夫词寄于调,字之多寡有定数,句之长短有定式,韵之平仄有定声,杪忽无差,始能谐合。否则,音节乖舛,体制混淆,此图谱之所以不可略也。间览近代《啸余》、《词统》、《词汇》、《词律》诸书,原本《尊前》、《花间》、《草堂》遗说,颇能发明,尚有未备。既命儒臣,先辑历代诗余,亲加裁定;复命校勘词谱一编,详次调体,剖析异同,中分句读,旁列平仄,一字一韵,务正传讹。按谱填词,沨沨乎可赴节族而谐`弦矣。《乐记》曰:凡音者,生人心者也,哀乐喜怒感于心,而传于声。词之有调,亦各以类应,不可牵合,而起调毕曲,七声一均,旋相为宫,更与周礼大司乐三宫、汉制三统之制相准。故紫阳大儒而诗余不废,是编之集,不独俾承学之士,摅情缀采,有所据依,从此讨论宫商,审定调曲,庶几古昔乐章之遗响,亦可窥见于万一云。    

      康熙五十四年七月十六日    

      日讲官起居注翰林院侍读学士加三级臣陈邦彦奉勅敬�

    词谱凡例

      一、词者,古乐府之遗也。前人按律以制调,后人按调以填词。宋元以来,调名日多,旧谱未备。今广搜博采,次第编辑,俾倚声者知所考焉。    

      二、宋元人所撰词谱,流传者少,明《啸余谱》,诸书不无舛误。近刻《词律》,时有发明,然亦得失并见。是谱翻阅群书,互相参订,凡旧谱分调、分段及句读音韵之误,悉据唐、宋、元词校定。    

      三、调以长短分先后。若同一调名,则长短汇列,以又一体别之,其添字、减字、摊破、偷声、促拍、近拍以及慢词,皆按字数分编。至唐人大曲如《凉州》、《水调歌》,宋人大曲如《九张机》、《薄媚》,字数不齐,各以类附辑为末卷。    

      四、唐人长短句,悉照《尊前》、《花间》、《花庵》诸选收入,其五、六、七言绝句亦各采一二首,以备其体;至元人小令,略效《词林》、万选之例,取其优雅者,非以曲混词也。    

      五、每调选用唐、宋、元词一首,必以创始之人所作本词为正体,如《忆秦娥》创自李白,四十六字,至五代冯延巳则三十八字,宋毛滂则三十七字,张先则四十一字,皆李词之变格也。断列李词在前,诸词附后,其无考者,以时代为先后。    

      六、引用之词,皆宋、元选本及各人本集,其无名氏词亦注明出某书,以便校勘。    

      七、图谱专注备体,非选词也。然间有俚俗不成句法,并无别首可录者,虽系宋词,仍不采入。    

      八、词名原委及一调异名之故,散见群书者,悉为采注。    

      九、词中句读不可不辨,有四字句而上一下一中两字相连者,有五字句而上一下四者,有六字句而上三下三者,有七字句而上三下四者,有八字句而上一下七或上五下三、上三下五者,有九字句而上四下五或上六下三、上三下六者,此等句法,不可枚举,谱内以整句为句,半句为读;直截者为句,蝉联不断者为读,逐一注明行间。至词有拗句,尤关音律,如温庭筠之“断肠潇湘春鹰飞”、“万枝香雪开已偏”皆是;又有一句五字皆平声者,如史达祖《寿楼春》词之“夭桃花清晨”句;一句五字皆仄者者,如周邦彦《浣溪沙慢》之“水竹旧院落”句,俱一定不可易,谱内各为注出。    

      十、韵有三声叶者,有间入仄韵于平韵中者,有换韵者,有叠韵者,有短韵藏于句中者,逐一注明。至宋人填词,间遵古韵,不外礼部韵略所注通转之法,或有从中原雅音者,俱照原本采录。    

      十一、每调一词,旁列一图,以虚实朱圈分别平仄,平用虚圈,仄用实圈,字本平而可仄者上虚下实,字本仄而可平者上实下虚。至词中句法,如诗中五言、七言者,其第一字、第三字类多可平可仄,似不必拘谱,内亦参校旧词,始为作图。至一定平仄,别谱有异同者,必引证其句,注明本词之下又可平可仄,中遇去声字,最为紧要,平声可以入声替上声,不可以去声替。沈伯时《乐府指迷》论之最详,谱中凡用去声字不可易者,悉为标出。    

      十二、宋人集中,如柳永、姜夔词,间存宫调,悉照原注备载。若夫四声二十八调,或为鬲指之声,或为三犯、四犯之曲,以至按律谐声,所以被诸管弦者,在宋张炎已云“旧谱零落姑置勿论”云。

    奉旨开列总阅、校对、纂修、分纂、校刊诸臣职名:    

        南书房总阅官    

      经筵讲官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臣陈廷敬    

        南书房校对官    

      日讲官起居注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讲学士加四级臣蒋廷锡
      日讲官起居注翰林院侍讲学士加二级       臣励廷仪
      日讲官起居注翰林院侍讲学士加一级       臣张廷玉
      日讲官起居注翰林院侍讲学士加五级       臣陈邦彦
      日讲官起居注翰林院侍读加一级         臣赵熊诏
      右春坊右中允兼翰林院编修加一级        臣王图炳    

        纂修官    

      日讲官起居注詹事府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加二级 臣王奕清
      候补国子监祭酒提督江南学正          臣余正健
      詹事府右春坊右庶子掌坊事兼翰林院侍讲     臣阎锡爵    

        分纂人员    

      翰林院编修加一级               臣储在文
      翰林院编修加一级               臣杨祖楫
      翰林院编修加一级               臣王时鸿
      翰林院检讨加一级               臣杨 湝
      翰林院编修                  臣吴 襄
      教习进士                   臣杜 诏
      直隶顺天府怀柔县知县             臣吴颢果
      直隶顺德府钜鹿县知县             臣秦 培
      湖广荆州府公安县知县             臣沈 寅
      广东广州府新宁县知县             臣邬维新
      广东肇庆府广宁县知县             臣郑 韵
      广西桂林府灵川县知县             臣楼 俨
      候选州同知                  臣钱元台    

        校刊官    

      日讲官起居注詹事府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加二级 臣王奕清    
                   庆府广宁县知县                                     臣郑 韵
      广西桂林府灵川县知县             臣楼 俨
      候选州同知                  臣钱元台

        校刊官    

      日讲官起居注詹事府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加二级 臣王奕清

    说明:
                   《钦定词谱》又名《康熙词谱》,原书四十卷,因篇幅较大,本软件将分四部分收录,每部十卷。
中华新韵
      《中华新韵》系《中华诗词》编辑部组织力量,对较早公布的两种简表以及诗词界传用的几种简表,进行了分析、研究、比较和归纳,征求了一些诗词作者的意见,经过集体讨论,整理出了《中华新韵(十四韵)简表》(以下简称《简表》)。在此基础上,又邀请全国著名语言学家、音韵学家专门进行座谈,听取了他们的意见。参考和借鉴了现代音韵学家对普通话音韵的研究成果。

      下面,对于这个简表制定时所考虑、所参照、所依据的几个原则性的问题,做一简要的说明。

      1.韵部划分的依据——普通话
      以普通话为读音的依据,以《新华字典》的注音为读音的依据。将汉语拼音的35个韵母,划分为14个韵部:麻波皆开微豪尤,寒文唐庚支齐姑。为了便于记忆,可用两句七言韵语来代表14个韵部:中华诗国开新岁,又谱江涛写玉篇。

      2.韵部划分的标准——同身同韵
      用《汉语拼音》注音,韵母可分为韵头、韵腹、韵尾三个部分。韵母中开头的i、u、ü,称为韵头;韵头后面的元音部分称为韵腹,它是韵母发音的主部;韵腹后面的辅音部分,即n、ng,称为韵尾。韵腹和韵尾合称韵身。
      有的韵母没有韵头,只有韵身。有的韵母没有韵尾,韵腹即是韵身。显然,韵身相同的字,发音取同一收势,读起来是和谐统一的,因而是押韵的。
      所谓“同身同韵”,即是将韵身相同的字,归于同一韵部。这样就使音韵划分有了明确的可操作的标准和尺度,从而使其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之上。考虑到汉语拼音使用英文字母时的具体情况,在判字“同身”时,对个别具体情况有所调整。
      用“注音字母”注音,韵头称为介母,没有韵尾,韵母即是韵身。韵母相同,自然同韵,同身等韵就更是理所当然的了。

      3.平仄区分的原则——只分平仄,不辨入声
      每个韵部中发音为阴平、阳平的字,即为平声字;发音为上声、去声的字,即为仄声字。不再区分入声字。
      这样,每个韵部实际上自然分成了平声、仄声两个部分。用入声韵的词牌曲牌,用新韵时改用仄声。
      为了同时使用《平水韵》时更加方便,在每个韵部的后面标出该韵部平声字中所含的原入声字。仄声部分中的原入声字不再标出。

      4.多音字的归属原则——音随意定,韵依音归
      对于多音字,根据其不同的读音,分别归属于相应的韵部。在使用时,根据该字在句子中的具体含义确定其读音,从而确定其所属韵部及其平仄划分。

      5.与旧韵书的关系——倡今知古,双轨并行;今不妨古,宽不碍严
      创作旧体诗,提倡使用新韵,但不反对使用旧韵,如《平水韵》。但在同一首诗中,对于新旧韵的不同部分不得混用。为了便于读者欣赏、便于编者审稿,使用新韵的诗作,一般应加以注明。
      一般说来,新韵比旧韵要简单、宽泛,且容量大,这对于繁荣诗词创作应该是有促进作用的。但这并不妨碍继续使用旧韵,这就是“今不妨古”的原则。 而且,即使使用新韵,也可以使用比《中华新韵》更严、更细的韵目,这就是“宽不碍严”的原则。
      声韵改革是一件大事,不是一蹴而就的。《简表》并不是十全十美的,通过一个阶段的试行,还要进行修订和完善。希望这个《简表》能够对广大诗词作者和爱好者起到一定的帮助作用,希望诗坛能够涌现出一大批使用新声韵的好诗,这是公布这个简表的根本目的。

      关于几个具体问题的说明

      e、o   同韵。
      E   与   o   在汉语拼音中发音的区别,是依赖于声母的,当其与   b、p、m、f   相拚时,发   o   音,与其它声母相拚时,发   e   音。它两个其实是一个韵母,只是与不同的声母相拚时,才造成了读音的微小差别。《平水韵》同归五歌,《十三辙》同入“梭波”,说明古时差别更小。《注音字母》中用ㄛ、ㄜ表示,采用两个形近的字母,正是反映了读音的实际情况。因此,把   e、o   归入同一韵部,是在实际发音上是不违反“同身同韵”的标准的。

      Eng、ong   同韵。
      韵母   ong   的使用,只是《汉语拼音方案》的特殊处理。从音韵学角度上讲,ong、iong   的韵腹都不是   o,而是   e,即应为   ueng、üeng,其韵身都是   eng   。《汉语拼音方案》中还有一个韵母   ueng,与   ong   同音,可见   ong   与   ueng   是等效的。 在《注音字母》中,ong、iong   即为ㄨㄥ、ㄩㄥ。介母不同,韵母同为ㄥ,其与   eng   同身同韵的状况,更是一目了然。《平水韵》分为一东二冬八庚九青十蒸,至《十三辙》统归中东,反映出古人已经认识到它们可以是同韵的。

      Ie、ue   的韵身不是   e,而是   ê。
      我们所说的“同身同韵”的标准,是以字的实际读音为依据的。《汉语拼音方案》为了简便,对个别字母的使用做了调整。比如,ie、ue   中的   e   实际应是   ê,即《注音字母》中的ㄝ,为了简便,以   e   代之。注音时是简便了,划韵时却增加了一层假面具。必须抛开假面具,按照其实际读音划韵。因此   ie、ue   不应与   e   同韵,而应自成一韵。《平水韵》中,此二韵杂于九佳六麻,《十三辙》始辟“乜斜”,反映出读音的发展分化状况。

      An、en   不同韵。
      这两个韵母的字,有一部分在古代读音是相同或相近的,因而《平水韵》把它们归入同一个韵部(十三元)。现在有些地方方言中还保留着这种坊音,但普通中已明显的区别出来了。这两个韵母虽然都是以鼻音n做为韵尾,但做了韵腹的主元音不同,因而韵身不同。按照“同身同韵”的标准,不应同韵。

      En、eng   不通押。
      古人多有   en、eng   通押现象,多见于词。现在有的地方方言中,仍有   en、eng   不分的现象,即是古音的残留。普通话中,它们的读音差别是非常明显的,不能通押。且新韵只有十几个韵部,字量大,余地大,用韵再无放宽的必要。因此,不论从“同身同韵”的标准来说,还是从具体操作的尺度来说,这两个韵部都不应再通押。
      注:为简便起见,本文所举旧韵部仅为平声韵部,对其仄声韵部,根据“同身同韵”的标准,读者用者自会解决其韵部归属,兹不赘。

            韵 部 表

      一、 麻  a   ㄚ,    ia   ㄧㄚ, ua   ㄨㄚ
      二、 波  o   ㄛ,    e   ㄜ,    uo   ㄨㄛ
      三、 皆  ie   ㄧㄝ, ǖe   ㄩㄝ
      四、 开  ai   ㄞ,    uai   ㄨㄞ
      五、 微  ei   ㄟ,    ui(uei)   ㄨㄟ
      六、 豪  ao   ㄠ,    iao   ㄧㄠ
      七、 尤  ou   ㄡ,    iu(iou)   ㄧㄡ
      八、 寒  an   ㄢ,    ian   ㄧㄢ, uan   ㄨㄢ, ǖan   ㄩㄢ
      九、 文  en   ㄣ,    in(ien)   ㄧㄣ, un(uen)   ㄨㄣ, ǖn(ǖen)ㄩㄣ
      十、 唐  ang   ㄤ, iang   ㄧㄤ, uang   ㄨㄤ
      十一、庚  eng   ㄥ, ing(ieng)   ㄧㄥ, ong(ueng)   ㄨㄥ, iong(eng)   ㄩㄥ
      十二、齐  I   ㄧ,    er   ㄦ,    ǖ   ㄩ
      十三、支  -i(零韵母)
      十四、姑  u   ㄨ
词林正韵
            《词林正韵》,清戈载著。此书列平、上、去为十四部,以平声统摄之,而列入声为五部,共十九部。该书在词韵诸书中成书较晚,得以总结以前诸家利弊,故考韵辨律比较精密,为填词者多用。近人张珍怀根据《词林正韵》删去僻字,合并声部,辑成《词韵简编》,因较适合现代人使用故流传甚广,本处词韵即为《词林正韵》之简编。
平水韵
                  古时科举以诗赋取仕,为了建立一个全国统一的写诗用韵标准,唐朝以后出现了一系列官方刊定的以“审音”为主要任务的字典,即所谓“官韵”。到了公元736年(唐开元二十四年),科举的事由礼部管理,所以后来经皇帝批准而由礼部颁行的官韵就叫《礼部韵略》。《礼部韵略》在唐宋两朝又经过了几次修订,其中最著名的一个修订本是公元1252年(宋淳v壬子年)刊行的《壬子新刊礼部韵略》,由于编者刘渊是平水人,所以这部书也称《平水韵》,   后人说的“诗韵”都是指《平水韵》而言。《平水韵》原书今已不存,   但我们还可以通过其它材料考知它的结构。这部书分为“上平声”“下平声”、“上声”、“去声”、“入声”五卷,每卷中又按韵母的异同把汉字分为若干类,全书共分一百零七类,即一百零七韵,后人又减为一百零六韵,但书名仍按习惯称《平水韵》。
[pre]

2022-10-08 13:55:17 | 引用
无题
现在没多少人喜欢这个了

2022-10-08 16:46:40 | 引用
guokybh
黃礽耀 sfiawong
无题
guokybh 写道:
现在没多少人喜欢这个了

因为时代变迁,和实在难了解的原故吧!
现代巳经步入新诗的时代矣!

2022-10-08 17:40:59 | 引用
无题
如果你熟读《白香词谱》,

一定系填词能手,可能你将胜过黄霑叔呢!

努力学习不会吃亏!

2022-10-10 08:23:45 | 引用
黃礽耀 sfiawong
denglu
无题
谢谢!

2022-10-10 09:38:14 | 引用
无题
denglu 写道:
谢谢!

Denglu,你好!

2022-10-10 12:08:11 | 引用
黃礽耀 sfiawong
法_语
无题
现在大部分人能用比凉白开还白的白话文把意思说清楚已属不易,哪还有心思去整那些词牌平仄。。。即便有意去整,词汇也不够用。。。还得回锅去读私塾。。。

2022-10-10 12:38:26 | 引用
RE:
Si耀 sfiawong 写道:
Denglu,你好!

应该静下心来好好学习

2022-10-10 13:37:28 | 引用
denglu

发表评论

很抱歉,仅有会员才能发表评论。

点击此处免费注册, 或者点击此处登录,登录后您便可以发表评论。谢谢!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