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发与初期象征诗派

文章内容

2021-05-13 11:03:30
9
李金发与初期象征诗派
大家来看看大诗人李先生对新诗的意见!
资料来源:情诗网 qingshiwang

2017-02-21 16:29 | 发布:情诗网 | 分类:新诗简史 


李金发与初期象征诗派

(一)"纯诗"概念的提出

1926年穆木天在《谭诗--寄沫若的一封信》中指出,诗应有不同于散文的思维与表现方式,强调暗示与朦胧。
        如果说新月派诗人的"新诗格律化"主张与实践是对早期白话诗的"非格律化"的一次历史的反拨;随着新诗自身的发展,胡适"作诗如作文''的理论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置疑。正面向胡适提出挑战的,是1926年早期象征派诗人穆木天《谭诗--寄沫若的一封信》这篇文章:"胡适说:作诗须如作文,那是他的大错。"穆木天因此提出了自己的主张:"先当散文去思想,然后译成韵文,我以为是诗道之大忌","得先找一种诗人的思维术,一个诗的逻辑学","用诗的思考法去想",用"超越"散文文法规则的"诗的文章构成法去表现"。他于是进而要求"诗与散文的纯粹的分界",创作"纯粹的诗歌"。穆木天所谓的"纯诗"包括两个方面。首先诗与散文有着完全不同的领域,主张"把纯粹的表现的世界给了诗作领域,人间生活则让给散文担任","诗的世界是潜在意识的世界",诗是"内生命的反射","是内生活真实的象征"。其次诗应有不同于散文的思维方式与表现方式:"诗是要暗示的,诗最忌说明的。说明是散文的世界里的东西。诗的背后要有大的哲学,但诗不能说明哲学","诗不是像化学的H2+O=H2O那样的明白的,诗越不明白越好。明白是概念的世界,诗是最忌概念的"。

        穆木天这里强调的是诗的"暗示"与"朦胧"的特质;周作人在同写于1926年的《扬鞭集》序中也提出了类似的意见:他批评以"清楚与明白"为追求的早期白话诗与"浓得化不开"的徐志摩为代表的前期新月派的作品"像是一个玻璃球,晶莹透彻得太厉害了,没有一点儿朦胧,因此也似乎缺少了一种余香与回味"。在他看来,这都在不同程度上离开了诗的"精意",而向"象征"发展就是新诗的"正当的道路"。
另一诗人王独清则提倡诗中感觉的表达。主张"作者须要为感觉而作,读者须要为感觉而读"。 

        可以看出,早期象征派诗人所提出的"纯诗"的概念,在其更深层面上,是意味着一种诗歌观念的变化:从强调诗歌的抒情表意的"表达(沟通)"功能转向"自我感觉的表现"功能。前者颇类似于"五四"时期"谈话风"的散文,追求"自我(扮演'启蒙者'角色的作者)"与"他者(被启蒙的读者)"间的交流,自然强调哲理、情感因素,强调"明白,易懂,亲切,感人";而后者则类似于"独语",是对内心感觉世界、内生命中潜意识的自我观照,从根本上它是拒斥"他者(读者)"的,在艺术上也自然以"明白,亲切"为大忌,而要强调朦胧,新奇,着意破坏习惯的语言规范,追求"陌生化"的效果。如果说前者反映了"诗的平民化"的要求,后者则必然强调"诗的贵族化"。

(二)李金发与早期象征派诗--寻求东西方诗沟通的艺术之路

        20年代中期,与郭沫若所代表的自由诗派和闻一多、徐志摩所代表的格律诗派同时并存的,是以李金发为代表的象征诗派。由于这一诗派对后来30年代现代派诗歌产生了直接的影响,它又被看作是早期象征诗派。
法国象征派,是兴起于十九世纪末现代主义文艺思潮中形成的主要派别。他们认为,现实世界是虚幻而痛苦的,诗的目地是通过象征去暗示超现实的'理想世界"。暗示,自然是与直陈相对。因而法国象征派的诗,便以隐晦难懂的语言和恍惚迷离的意境,来渲泄资产阶级世纪末的悲哀。 
       产生原因:象征诗派在中国新诗坛的出现也是有其深刻的历史原因的,也是符合文学自身发展的逻辑的。 
       20年代中期,中国社会正处在-个新的历史过渡阶段,黑暗势力的反扑,反动统治的加强与民众的抗争、革命时机的成熟交织在一起。深刻、严峻的社会矛盾给一些知识青年带来了新的苦闷和感伤,他们追求、幻灭、颓废、徘徊……这种情绪不仅是早期象征派诗歌产生的思想基础,而且也是这一诗派创作的思想基调。
就象征诗派产生的内在动因和自身发展的逻辑来看,主要有两点:首先是现代中国新诗的发展,无论是早期白话新诗的过于清楚明日,处是"新月诗派"诗作的过于豪华艳丽,都表明需要新的探索和突破;其次是外国象征主义思潮在中国的兴起,特别是法国象征派波特莱尔、马拉美等人的诗作及其理论被大量译介到中国,影响了部分新诗人诗歌观念的变化。李金发率先把法国象征诗派的手法介绍到中国诗坛,穆木天和王独清则在《创造月刊》创刊号上发表论诗的通信,竭力提倡诗应有"暗示"和"朦胧美",强调"诗的世界是潜在意识的世界",'色''音'感觉的交错,是诗的"最高的艺术"。而这批象征主义理论的倡导者,也就成了中国现代象征诗派的主要代表。

        代表诗人及诗集:1925年,李金发的第一部诗集《微雨》的出版,标志着象征诗派由理论倡导走向创作实践,并以鲜明的特色引起了文坛的注视。与李金发同时或稍后致力于象征派诗歌创作的,还有后期创造社的三位年轻诗人王独清、穆木天和冯乃超。这一时期在不同程度上受到象征主义思潮和李金发等人诗风影响的还有戴望舒、姚蓬子、胡也频等。此外,田汉、宗白华等也在象征主义的理论和实践方面进行过积极的探索。在象征诗派的诗人中,除李金发之外,穆木天的《旅心》、王独清的《圣母像前》、冯乃超的《红纱灯》等诗集,也都在当时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在这些诗人的共同尝试下,一个象征派诗歌的浪潮在中国现代诗坛上兴起了。在象征诗派诗人中,真正系统探索象征主义诗歌理论并全力从事创作的是李金发。 

 

        李金发(1900-1976),原名遇安,广东梅县人。早年留学法国,曾梦见金发女郎,认为是缪斯女神,因而改名为李金发。受"五四"文学革命的影响,于1920年在法国开始创作白话诗。20年代中期以后,接连出版了《微雨》(1925)、《为幸福而歌》(1926)和《食客与凶年》(1927)三本新诗集。李金发在外国创作的这些诗歌,明显吸取了西方象征主义诗歌的营养。他留法期间,正值法国诗坛象征主义盛行,波特莱尔的《恶之花》以及马拉美、魏尔伦等法国象征派诗人及其诗作,对李金发诗歌创作的思想情调和艺术技巧都产生了重要影响;尤其是法国象征派诗歌以梦幻来取代现实和以颓废为美丽的"世纪末"思想,更引起了李金发的强烈共鸣,这一点深深地映现在他的整个诗歌创作中。

题材及思想内容:李金发先后创作诗歌400余首,从题材上看,大致有三类。
1、一类是抒唱爱情,表达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如《心愿》、《墙角里》、《-个简单的故事》等;
2、另一类是细腻描摹异国风情,反映诗人内心的惆怅;如《巴黎之呓语》、《卢森堡公园》、《柏林初雪》、《东方人》等:
3、再一类是以描写自然景物为主的,如《罗浮山》、《临风叩首》等。

        思想内涵:尽管题材众多,但从思想内涵上看,其整个诗作的中心意象只有一个,就是生与死的忧伤、现实与梦幻的迷惘。李金发申明,作诗的目的,就在于表现"对于生命欲揶揄的神秘及悲哀的美丽"。因此,他的诗,便充满了对于世界人生的悲观绝望情绪和对于超现实的梦幻的追求。
如"如残叶溅血在我们脚上,生命便是死神唇边的笑"(《有感》),我愿生活在海沫构成之荒岛上,用微尘饰我的两臂如野人之金镯,白鸥来时将细问其破裂了的心之消息,并酌之以世界之血,我们将如兄弟般睡在怀里"(《希望与怜悯》),这类诗句,都比较典型地体现他诗作的思想内涵和艺术追求。

        贡献:早期象征派诗人的试验对新诗艺术发展的贡献:正像朱自清后来所总结,"多远取喻",即"在普通人以为不同的事物中看出同来","发现事物之间的新关系";在诗的组织上常用省略法,即将诗人在构思过程中由一个形象到另一个形象之间的联想过程全部省略,只将最鲜明的感官形象推到最突出的地位,让读者运用自己的想象搭起桥来。

        如李金发的《弃妇》:"弃妇之隐忧堆积在动作上/夕阳之火不能把时间之烦闷/化成灰烬/从烟突里飞去/长染在游鸦之羽/将同栖止于海啸之石上/静听舟子之歌",诗人把一连串的形象:夕阳、灰烬、烟突、游鸦、海啸、舟子之歌有如散落的珠子一个一个地排列在一起,表面看来,似乎毫无联系;但细细琢磨,自可发现其内在的联想线索:由"弃妇"生命在烦闷中流逝而联想到"夕阳",由"夕阳"的势力联想到"火",由"火"的焚烧联想到"灰烬",由"灰烬"的飞散联想到"烟突",由"烟突"伸人空中联想到翱翔其间的"游鸦",由"游鸦"联想到"海"与"海啸",由"海"联想到栖于海上的"舟子"及其歌:这确实是一个联类不穷、引而申之的自由联想。然而,所有这些联想而及的形象都有着共同的感情色彩:无论是夕阳、灰烬,还是游鸦、海啸、舟子之歌,都能够激发起人们一种颓丧、感伤、忧郁的情绪。这样,弃妇的微妙的难以名状的"隐忧"就由此而获得了具体的形象的体现。而弃妇的隐忧又引起读者更丰富的联想;难道被这尔虞我诈的社会所抛弃的人们不都会有这样的隐忧?这就是诗的由此及彼、由特殊(的"弃妇")到普遍(的"弃妇")的暗示的力量。象征派诗歌强调表现人的内心感觉,在远距离的事物中发现诗的联系,突出"暗示"在诗歌艺术中的地位,重视读者在欣赏过程中的能动作用,这些都提高了诗的艺术表现力。在推进新诗艺术探求方面,新月派探索新诗格律,李金发等人则注重东西方诗的沟通,都是倾向"贵族化"(纯诗化)的一路。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李金发的诗歌里,大量地,而且可以说是自觉地选用了文言词语,如"窗外之夜色,染蓝了孤客之心,/更有不可拒之冷气,欲裂碎/一切空间之留存与心头之勇气"(《寒夜之幻觉》),"或一起老死于沟壑,/如落魄之豪士"(《夜之歌》)等等,尽管仍给人以生硬的感觉,但影响却是深远的。正如当年文言诗词成为一种滥凋时,白话词语的运用让厌倦了的读者耳目一新;现在当白话也被滥用,文言词语的适当引入,也会造成陌生化的效果,增加无形的神秘的感觉。

象征诗派的艺术特点:
作为李金发的代表作,《弃妇》一诗体现了李金发诗作(实际上也是整个象征诗派)的-些特点。
首先,是打破常规逻辑,省略一般的联想过程,以跳跃的思绪引发读者去展开想象。
其次,是新奇的比喻和充满暗示的意象。诗人不仅对弃妇的愁苦和绝望的具体比喻很特别,而且用弃妇来整体喻示诗人自身的命运也是新颖奇妙的。诗中对社会的冷酷、人世的炎凉、命运的乖舛。并没有明确的揭示,而是由飘忽朦胧的意象暗示出来的。
第三,是通感手法的运用。"烦闷化为灰烬"、"衰老的裙裾发出衷吟"、"战栗子无数游牧"、"黑夜与蚊虫联步",这些不协调、不相关的搭配,造成一种感官的交错互通,能使人产生多方位的立体感受。
第四,是用象征性的意象来凸现诗人内心潜藏的主观意识。整首《弃妇》不仅用弃妇的形象来象征人生命运,而且在更深的层次上象征着诗人对人世、痛苦和绝望的复杂理解。这种表象与潜在意象的距离,既能造成诗的意境深邃,也会给诗带来晦涩和费解。
总之,尽管象《弃妇》这样意象饱满的诗在李金发的整个创作中并不多见,他的诗作中追求梦幻、逃避现实的颓废没落情绪,过于欧化的句法和文白夹杂的语言,某些意象的艰涩含混等等都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李金发和他所代表的早期象征诗派,毕竟为中国新诗艺术的发展进行了不无意义的探索和尝试。

(三)其它诗人的艺术探索

 nbsp;      李金发之外的早期象征派的艺术探讨也各有得失。穆木天的《旅心》为了增加诗的朦胧性与暗示性,做了废除诗的标点的试验,并常采用叠字、叠句式回环复沓的办法来强化诗的律动;冯乃超的《红纱灯》加强了诗的色彩感,王独清的《圣母像前》有更多的异域情调与病态感情的渲染,虽没有李金发那样艰涩,格局都太小,感情世界也过于狭窄;象征派诗歌的发展也要经历一个逐渐成熟的过程。

点击: 0 | 评论: 9 | 分类: 上传 | 论坛: 日月当空 | 论坛帖子

分享:
二维码

文章评论

黃礽耀 sfiawong
无题
李金髪的诗歌都算系不错,年纪又相当长命比较以前的诗人长命多了!

不知何以很多青年诗人爱自杀,是否诗心,心内感情太过澎拜呢,也或许效法古代诗人的自杀风气?

2021-05-13 13:32:07 | 引用
无题
李金髪先生的诗:
心愿 
我愿你的掌心
变了船儿,
使我遍游名胜与远海
迨你臂膀稍曲,
我又在你的心房里。

我愿在你眼里
找寻诗人情爱的舍弃,
长林中狂风的微笑,
夕阳与晚霞掩映的色彩。
轻清之夜气,
带到秋虫的鸣声,
但你给我的只有眼泪。

我愿你的毛发化作玉兰之朵,
我长傍花片安睡,
游蜂来时平和地唱我的梦;
在青铜的酒杯里,
长印我们之唇影,
但青春的欢爱,
勿如昏醉一样销散。

2021-05-14 09:33:46 | 引用
黃礽耀 sfiawong
黃礽耀 sfiawong
无题
增添李金髪大诗人的诗选大部份矣:


20年代:李金发诗选

2017-02-21 15:46 | 发布:情诗网 | 分类:新诗诗库 


李金发诗选

李金发(1900-1976),原名李淑良,出版的诗集有《微雨》(1925)、《为幸福而歌》(1926)、《食客与凶年》(1927)等。

导航:有感 弃妇 里昂车中 琴的哀 下午 题自写像 温柔 记取我们简单的故事 春城 夜之歌 故乡 时之表现 爱憎 迟我行道  心愿




有感 

如残叶溅
血在我们
脚上,

生命便是
死神唇边
的笑。

半死的月下,
载饮载歌,
裂喉的音
随北风飘散。
吁!
抚慰你所爱的去。

开你户牖
使其羞怯,
征尘蒙其
可爱之眼了。
此是生命
之羞怯
与愤怒么?

如残叶溅
血在我们
脚上

生命便是
死神唇边
的笑




弃妇 

长发披遍我两眼之前,
遂割断了一切羞恶之疾视,
与鲜血之急流,枯骨之沉睡。
黑夜与蚊虫联步徐来,
越此短墙之角,
狂呼在我清白之耳后,
如荒野狂风怒号:
战栗了无数游牧

靠一根草儿,与上帝之灵往返在空谷里。
我的哀戚惟游蜂之脑能深印着;
或与山泉长泻在悬崖,
然后随红叶而俱去。

弃妇之隐忧堆积在动作上,
夕阳之火不能把时间之烦闷
化成灰烬,从烟突里飞去,
长染在游鸦之羽,
将同栖止于海啸之石上,
静听舟子之歌。
衰老的裙裾发出哀吟,
徜徉在丘墓之侧,
永无热泪,
点滴在草地,
为世界之装饰。




里昂车中 

细弱的灯光凄清地照编一切,
使其粉红的小臂,变成灰白。
软帽的影儿,遮住她们的脸孔,
如同月在云里消失!

朦胧的世界之影,
在不可勾留的片刻中,
远离了我们,
毫不思索。

山谷的疲乏惟有月的余光,
和长条之摇曳,
使其深睡。
草地的浅绿,照耀在杜鹃的羽上;
车轮的闹声,撕碎一切沉寂;
远市的灯光闪耀在小窗之口,
惟无力显露倦睡人的小颊,
和深沉在心之底的烦闷。

呵,无情之夜气,
卷伏了我的羽翼。
细流之鸣声,
与行云之漂泊,
长使我的金发退色么?

在不认识的远处,
月儿似钩心半角的编照,
万人欢笑,
万人悲哭,
同躲在一具儿,——模糊的黑影
辨不出是鲜血,
是流萤!




琴的哀 
微雨溅湿帘幕,
正是溅湿我的心。
不相干的风,
踱过窗儿作响,
把我的琴声,
也震得不成音了!

奏到最高音的时候,
似乎预示人生的美满。
露不出日光的天空,
白云正摇荡着,
我的期望将太阳般露出来。

我的一切的忧愁,
无端的恐怖,
她们并不能了解呵。
我若走到原野上时,
琴声定是中止,或柔弱地继续着。




下午 
击破沉寂的惟有枝头的春莺,
啼不上两声,隔树的同僚
亦一齐歌唱了,赞叹这妩媚的风光。

野愉的新枝如女郎般微笑,
斜阳在枝头留恋,
喷泉在池里呜咽,
一二阵不及数的游人,
统治在蔚蓝天之下。

吁!艳冶的春与荡漾之微波,
带来荒岛之暖气,
温我们冰冷的心
与既污损如污泥之灵魂。

借来的时光,
任如春华般消散么?
倦睡之眼,
不能认识一个普通的名字!




题自写像 
即月眠江底,
还能与紫色之林微笑。
耶稣教徒之灵,
吁,太多情了。

感谢这手与足,
虽然尚少
但既觉够了。
昔日武士被着甲,
力能搏虎!
我么!害点羞。

热如皎日,
灰白如新月在云里。
我有草履,仅能走世界之一角,
生羽么,太多事了呵!




温柔 

你明彻的笑来往在微风里,
并灿烂在园里的花枝上。
记取你所爱的裙裾般的草色,
现为忠实之春天的呼唤而憔悴了。

最欺人的,是一切过去。
她给我们心灵里一个震动,
从无真实的帮助与劝慰;
如四月的秋风,仅括去肌肤上的幽怨。

虽大自然与你一齐谄笑,
但我不可窥之命运的流,
如春泉般点滴,
到黄沙之漠而终消失!

我与你的灵魂,虽能产生上帝,
但在晨光里我总懊悔这情爱。
呵,你夜间之芳香与摸索。
销灭我一切生命之火焰。

你跣足行来,在神秘之门限上,
我们何时才能认识
你的力,爱,美丽与技巧,
将长潋滟在垂柳之堤下。


我以冒昧的指尖,
感到你肌肤的暖气,
小鹿在林里失路,
仅有死叶之声息。

你低微的声息,
叫喊在我荒凉的心里,
我,一切之征服者,
折毁了盾与矛。

你“眼角留情”,
像屠夫的宰杀之预示;
唇儿么?何消说!
我宁相信你的臂儿。

我相信神话的荒谬,
不信妇女多情。
(我本不惯比较)
但你确象小说里的牧人。

我奏尽音乐之声,
无以悦你耳;
染了一切颜色,
无以描你的美丽。




记取我们简单的故事 
记取我们简单的故事:
秋水长天,
人儿卧着,
草儿碍了簪儿
蚂蚁缘到臂上,
张惶了,
听!指儿一弹,
顿销失此小生命,
在宇宙里。

记取我们简单的故事:
月亮照满村庄,
——星儿哪敢出来望望,——
另一块更射上我们的面。
谈着笑着,
犬儿吠了,
汽车发生神秘的闹声,
坟田的木架交叉
如魔鬼张着手。

记取我们简单的故事:
你臂儿偶露着,
我说这是雕塑的珍品,
你羞赧着遮住了
给我一个斜视,
我答你一个抱歉的微笑,
空间静寂了好久。
若不是我们两个,
故事必不如此简单。




春城 
可以说灰白的天色,
无意地挟来的思慕:

心房如行桨般跳荡,
笔儿流尽一部分的泪。

当我死了,你虽能读他,
但终不能明白那意义。

温柔和天真如你的,
必不会读而了解他。

在产柳子与芒果之乡,
我认识多少青年女人,

不但没有你清晨唤犊的歌喉,
就一样的名儿也少见。

我不懊恨一切寻求的失败,
但保存这诗人的傲气。

往昔在稀罕之荒岛里,
有笨重之木筏浮泛著:

他们行不上几里,
遂停止著歌唱──

一般女儿的歌唱。
末次还衬点舞蹈!
时代既迁移了,
惟剩下这可以说灰白的天色。




夜之歌 
我们散步在死草上
悲愤纠缠在膝下。

粉红之记忆,
如道旁朽兽,发出奇臭。

遍布在小城里,
扰醒了无数甜睡。

我已破之心轮,
永转动在泥污下。

不可辨之辙迹,
惟温爱之影长印著。

噫吁!数千年如一日之月色,
终久明白我的想像, 
任我在世界之一角,
你必把我的影儿倒映在无味之沙石上。

但这不变之反照,衬出屋後之深黑,
亦太机械而可笑了。

大神!起你的铁锚,
我烦厌诸生物之汗气。

疾步之足音,
扰乱之琴之悠扬。

神奇之年岁,
我将食园中,香草而了之;

彼人已失其心,
在混杂在行商之背而远走。

大家辜负,
留下静寂之仇视。

任「海誓山盟:」
「溪桥人语,」

你总把灵魂儿,
遮住可怖之岩穴,

或一齐老死於沟壑,
如落魄之豪士。

但我们之躯体
既偏染硝矿。

枯老之池沼里,
终能得一休息之藏所?

一九二二年Dijon




故乡 
得家人影片,长林浅水,一如往昔。
余生长其间近二十年,但「牛羊下来」
之生涯,既非所好。

你淡白之面,
增长我青春之沈湎之梦。
我不再愿了,
为什 总伴著
莓苔之绿色与落叶之声息来!

记取晨光未散时,
──日光含羞在山後,
我们拉手疾跳著,
践过浅草与溪流,
耳语我不可信之忠告。

和风的七月天
红叶含泪,
新秋徐步在浅渚之荇藻,
沿岸的矮林──蛮野之女客
长留我们之足音,
啊,飘泊之年岁,
带去我们之嬉笑,痛哭,
独余剩这伤痕。

一九二二年




时之表现 
    一

风与雨在海洋里,
野鹿死在我心里。
看,秋梦展翼去了,
空存这委靡之魂。

    二

我追寻抛弃之意欲,
我伤感变色之樱唇。
呵,阴黑之草地里,
明月收拾我们之沈静。

    三

在爱情之故宫,
我们之Noces倒病了,
取残弃之短烛来,
黄昏太弥漫田野。

    四

我此刻需要什 ?
如畏阳光曝死!
去,园门已开了栅,
游蜂穿翼鞋来了。

    五

我等候梦儿醒来,
我等觉儿安睡,
你眼泪在我瞳里,
遂无力观察往昔。

    六

你傍著雪儿思春,
我在衰草里听鸣蝉,
我们的生命太枯萎,
如牲口践踏之稻田。

    七

我唱无韵的民歌,
但我心儿打著拍,
寄你的哀怨在我胸膛来,
将得到疗治的方法。

    八

在阴处的睡莲,
不明白日月的光耀,
打桨到横塘去,
教他认识人间一点爱。

    九

我们之Souvenirs,
在荒郊寻觅归路。




爱憎
Soyons Scandaleux Sans Plus Vous gener
            ─ P。 Verlaine。 
我愿你孤立在斜阳里,
望见远海的变色,
用日的微光,
抵抗夜色之侵伐。

将我心放在你臂里,
使他稍得余暖,
我的记忆全死在枯叶上,
口儿满著山果之余核。

我们的心充满无音之乐,
如空间轻气的颤动。
无使情爱孤寂在黑暗,
任他进来如不速之客。

你看见 ,我的爱!
孤立而单调的铜柱,
关心瘦林落叶之声息,
因野菊之坟田里秋风唤人了。

如要生命里建立情爱,
即持这金钥开疑惑之门,
纵我折你陌上之条,
明日之静寂是在我们心里。

呵,不,你将永不回来,
警我在深睡里,
迨生命之钟声响了,
我心与四体已殭冷。

    二

时间逃遁之迹
深印我们无光之额上,
但我的爱心永潜伏在你,
如平原上残冬之声响。

红夏偕著金秋,
每季来问讯我空谷之流,
我保住的祖先之故宫既颓废,
心头的爱憎之情消磨大半。

无用躇踌,留你最後之足印
在我曲径里,
呵,往昔生长在我臂膀之你,
应在生命之空泛里沉默。

夜儿深了,钟儿停敲,
什 一个阴黑笼罩我们;
我欲生活在睡梦里,
奈他恐怕日光与烦嚣。

蜘蛛在风前战栗,
无力织世界的情爱之网了
吁,知交多半死去,
无人获此秋实。

呵妇人,无散发在我庭院里,
你收尽了死者之灰,
还吟挽歌在广场之隅,
跳跃在玫瑰之丛。
我几忘却这听惯之音,
与往昔温柔之气息,
愿倩魔鬼助我魄力之长大,
准备回答你深夜之呼唤。




迟我行道 
远处的风唤起橡林之呻吟,
枯涸之泉滴的单调。
但此地日光,嘻笑著在平原,
如老妇谈说远地的风光
低声带著羡慕。
我妒忌秋花长林了,
更怕新月依池塘深睡。

呵,老旧之锺情,
你欲使我们困顿流泪,
不!纵盛夏从芦苇中归来,
饱带稻草之香,
但我们仍是疾步著,
拂过清晨之雾,午後之斜晖。

白马带我们深夜逃遁,
──呵,黑鸦之群你无味地的呼噪了,……
直到有星光之岩石下,
可望见远海的呼啸,
吁,你发儿散乱,
额上满著露珠。
我杀了临歧的坏人,
──真理之从犯!──
血儿溅满草径,
用谁的名义呵。






欲寻高处倚危栏
闲看垂杨风里老
     ──沈尹默 
尽在橡枝上嘶著,
欲用青白之手
收拾一切残叶,
以完成冷冬之工作;
至於人儿,
为老旧而辛酸之印象缠著,
颓委欲死,

尽在橡枝上嘶著,
总是愚人的揶揄,
不仁者的谄笑,
辽远的海岸里
慈母屈膝伸手狂呼,
泪儿随波远去
润其失掉的爱子之唇?

尽在橡枝上嘶著,
孟浪地挟归雁前来,
他们的羽在我故国里变换,
落下残败的在河干,
没有人留心此诗意,
因他们去了重来。

尽在橡枝上嘶著,
他重问我曾否再作童年之盛会!
我失去了温背的日光,
牲群缘登的曲径,
此地片片的雪花,
在我心头留下可数的斑痕。

尽在橡枝上嘶著,
你的呼声太单调而疏懒,
仅引我心头抱歉之狂噪,
而思想与欢乐之谐和,
光明与黑暗的消长,
惟上帝能给我一回答。

尽在橡枝上嘶著,
夜色终掩蔽我的眼帘,
深望此地的新月钟声,
与溪流之音,
给你一点临别之伤感,
然後永逃向无限──不可重来!




心愿 
我愿你的掌心
变了船儿,
使我遍游名胜与远海
迨你臂膀稍曲,
我又在你的心房里。

我愿在你眼里
找寻诗人情爱的舍弃,
长林中狂风的微笑,
夕阳与晚霞掩映的色彩。
轻清之夜气,
带到秋虫的鸣声,
但你给我的只有眼泪。

我愿你的毛发化作玉兰之朵,
我长傍花片安睡,
游蜂来时平和地唱我的梦;
在青铜的酒杯里,
长印我们之唇影,
但青春的欢爱,
勿如昏醉一样销散。


2021-05-14 10:44:03 | 引用
无题


(一)民初新文化运动兴起





  •  
  •  





中华民国之初,伴随共和新政治而来的还有新文化。新文化与旧文化对立,反传统、反孔教、反文言之风日炽,形成一场思想文化革新及文学革命的思潮,是为「新文化运动」。新文化运动起於1915年,以是年9月15日陈独秀主办的《青年杂誌》在上海创刊为标誌。该刊次年改名《新青年》,旋迁址北京。这场运动由陈独秀、李大钊、蔡元培、胡适、鲁迅、钱玄同、刘半农等一批曾留学外国受到西方思想衝击的知识分子发起。其主要阵地是《新青年》杂誌。陈独秀以德先生和赛先生为唡大旗帜:德先生指民主,即「德莫克拉西Democracy」;赛先生指科学,即「赛因斯Science」。1917年10月後,该杂誌开始宣传俄国十月革命和马克思主义。新文化运动的发展,为五四运动爆发作了思想準备,二者相辅相成。後来陈独秀、李大钊与胡适等因政见不同而分道扬镳。1923年6月,《新青年》改为季刊,成为中共中央正式理论性机关刊物,新文化运动也大体告一段落。



1911年辛亥革命已推翻旧帝制、建立新共和,为何还会出现新文化运动?





答案见下。









1915年的北京故宫城角楼;1915年前後上海四川中路唡旁西式大楼矗立。当时北京是民国政府首都,上海则为国际商埠。帝制结束,共和初建,民初中国处於新旧文化互相碰撞的十字路口。







1915年9月15日,陈独秀在上海创办《青年杂誌》,左图为第一卷第一号创刊号,次年第二卷第一号起易名《新青年》,不久迁址北京。该杂誌以传播新思想、推动新文化为使命,其创办被视为新文化运动的开端。







陈独秀及其在北京工作过的书桌。陈独秀创办的《新青年》是新文化运动的旗帜刊物,他本人亦成为这场运动的重要领袖。

在《青年杂誌》创刊号上,陈独秀发表《敬告青年》,对青年提出六点要求:1自由的而非奴隶的、2进步的而非保守的、3进取的而非退隐的、4世界的而非锁国的、5实利的而非虚文的、6科学的而非想像的,并指出:「国人而欲脱蒙昧时代,羞为浅化之民也,则急起直追,当以科学与人权并重。」也就是提出了科学与民主的思想。







胡适及其故居。胡适是新文化运动的另一旗手。

胡适参与了《新青年》的撰稿和编辑。1917年初在《新青年》发表《文学改良刍议》,引起广泛迴响。其自由主义、先疑後信、科学佐证、尽信书不如无书等主张,有力地推动了文化革新。







李大钊及其故居。李大钊参与了《新青年》的撰稿与编辑,大力提倡新文化。後来又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和俄国十月革命。







鲁迅雕像及他12至17岁求学的地方三味书屋。鲁迅是《新青年》作者之一,1918年在该刊物发表中国史上第一篇以白话文及现代形式创作的短篇小说《狂人日记》,对当时和日後都影响巨大。







左起:钱玄同、刘半农。他们曾是《新青年》的编辑和撰稿人,皆为新文化运动的推手。







蔡元培及其北京大学校长的任命狀。1916年12月,大总统黎元洪签发任命狀,由蔡元培出任北京大学校长。次年1月蔡元培到任,为北京大学展开新局面。







1918年6月北京大学文科哲学门第二次毕业学生与老师在北大办公处门前合影。前排左五为蔡元培,左六为陈独秀,左七为近代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梁漱溟。蔡元培治下的北大,新旧兼容,自由开放,俨如为中国引入教育革命。

蔡元培到任後,採取「囊括大典,网罗众家,思想自由,相容并包」的方针,既重视辜鸿铭等著名旧派学者,同时延揽陈独秀、胡适、李大钊这类年轻新派学者。他又改革北大领导体制和学科学制、创办科研机构、倡导平民教育、首行男女同校。蔡元培在任期间,北大成为新文化运动及五四运动的中心,也奠定了北大往後在中国教育界不可动摇的地位。







落成於1918年8月的北京大学红楼,见证了新文化运动和1919年五四运动。

北京大学红楼通体由红砖砌成,故称「红楼」。落成後,一层为图书馆,二层为教室和校部机关,设有蔡元培校长办公室,三层、四层为教室,陈独秀、李大钊、胡适、钱玄同、鲁迅等人先後在此任教任职。1919年,北大成为五四运动的重要策源地,红楼及其北面的操场成主要活动场所。



1911年辛亥革命已推翻旧帝制、建立新共和,为何还会出现新文化运动?



鸦片战争後,中国仁人志士力图在清廷统治下改良救国,但经洋务、维新、清末新政三次失败,方知非以革命推翻清朝不可。1912年民国建立後,虽推翻帝制,但复辟思潮及言行未绝,政权又落入专制军阀之手,使新政府成为没有皇帝的帝国,挂羊头卖狗肉,换汤不换药。有识之士认识到新政治必须有新文化相匹配,要铲除中国浓厚的专制制度及其传统,就要引入西方的民主、科学思想,尤须扫除专制政治赖以生存的、以儒家伦理纲常为典型的传统文化,从事社会、民俗、思想之变革,故有推动新文化之举。

2021-05-18 21:49:48 | 引用
黃礽耀 sfiawong
黃礽耀 sfiawong
无题


李金髮(中国第一个象徵主义诗人)



本词条是多义词,共6个义项 更多义项 ▼


李金髮(1900-1976),原名李淑良,广东梅县人。早年就读於香港圣约瑟中学,後至上海入南洋中学留法预备班。1919年赴法勤工俭学,1921年就读於第戎美术专门学校和巴黎帝国美术学校。

李金髮於1925年至1927年出版的《微雨》,《为幸福而歌》,《食客与凶年》,是中国早期象徵诗派的代表作,为中国新诗艺术的发展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尝试。



基本介绍

  • 中文名:李金髮
  • 别名:李淑良
  • 国籍:中国
  • 民族:汉族
  • 出生地:广东梅县
  • 出生日期:1900
  • 逝世日期:1976
  • 信仰:象徵诗派代表诗人
  • 主要成就:象徵诗派代表诗人之一 
  • 代表作品:《微雨》、《食客与凶年》、《为幸福而歌》

人物简介

李金髮(1900~1976年),广东梅县梅南镇罗田上村人。幼时就读於梅县县立高小,未毕业即赴香港在罗马书院攻读英语,为时一载。17岁往返於梅县、上海念书。李金髮因喜爱艺术,於民国8年(1919)赴法、德等国学习雕塑。5年後,学成回国,在上海美术专门学校任教,後又受聘於国立中央大学、杭州国立艺术学院任教授并创办《美育》杂誌。後被广东美术学院聘为院长。因他通晓英、法等国文字,又懂国际礼节,被国民政府调到外交部任职。广州沦陷,他在韶关、越南等地编辑《文坛》等刊物。後奉命调任西南运输处越南分处科长,任职3年。越南沦陷前回国,仍在外交部任职。民国34年(1945),李金髮出任中国驻伊朗大使馆一等秘书,唡年後转为驻伊拉克大使馆代办。

雕刻和诗文是李金髮业馀的最大爱好。蔡元培先生称他为“文学纵横乃如此,金石雕刻诚能为”。他在20年代留学期间,诗歌创作已取得了辉煌成就。他的诗歌,深受法国象徵派诗人波特莱尔和魏尔伦等人的影响,惯用新奇晦涩的蠹象和格调錶现对人生命运的感嘆,追求虚幻美,被人称为“诗怪”。著名学者朱自清则把他誉为“把法国象徵派诗人的手法介绍到中国诗坛的第一个人”。

李金髮一生的诗文著作,主要有《为幸福而歌》、《岭东情歌》、《微雨》、《食客与凶年》、《义大利艺术概要》、《雕刻家米西盎则罗》、《北京的最後勾留》、《梭米顿夫人传》、《肉的囹圄》、《古希腊恋歌》、《艺术论文集》、《德国文学ABC》、《异国情调》等。他的作品《弃妇》和《里昂车中》被选入1984年出版的《现代百家诗》中。李金髮诗文著作表现了他热爱祖国、热爱故乡、深明民族大义的爱国主义思想。《异国情调》一书,是在抗日战争期间写的,以炽热而深沉的笔触,真实地体现了40年代梅县客家华侨生活,洋溢著犟烈的爱国主义感情,并具有浓重的乡土气息。在最後一段中写道:“我不能再回去看看中国,真是平生憾事,虽然我在那里度过了痛苦的岁月,但是中国太美丽了,他总有一天会达到更文明的日子……。”在他编辑出版的《岭东情歌》和他在美国定居後出版的《飘零闲笔》,都抒发了他对祖国和故乡的的眷念深情。他深明民族大义,嫉恶如仇,曾痛斥汪精卫认贼作父,指责某些人的汉奸行为“贻羞吾国文化人”。其代表作《有感》、《琴的哀》、《希望与怜悯》等,有一定的社会认识价值,但语言过於晦涩欧化。

李金髮一生还致力於雕塑创作,是我国最早去法国攻读雕塑的留学生之一。在法国留学时,他的唡件雕塑作品被选入巴黎春季美术大型展览会展出。他的雕塑作品有伍廷芳像、邓仲元铜像以及广州中山纪念堂门前的孙中山塑像等。其作品主题明确,布局严谨,造型坚实,整体感犟,注重人物思想感情的刻划。不仅工艺精湛,且极神似,堪称现代雕塑艺术中的杰作。

解放战争後期,李金髮息政,长期寓居美国,直至1976年12月病逝美国纽约,终年76岁。

人物生平

严父管教

忧鬱的客家少年

1900年11月21日,李金髮出生於广东梅县梅南镇罗田上村,原名李权兴,别名李遇安,“李金髮”是他用得最多的笔名。梅州是广东著名侨乡,李金髮的父亲李焕章青年时期冒险到非洲岛国模里西斯谋生,经营“糖房店”并取得成功。他以经营所得在家乡梅州购置田土,兴建房舍“承德第”。

1915年,李金髮从家乡到梅州市区高等国小读书,第一次接触到数学、物理、地理、英文、国画、体育等新课程。

1917年冬,李金髮高中毕业,因为教育厅规定实行秋季毕业,他因没拿到毕业文凭而辍学。他当时已经17岁,为前途所困,陷入不能自拔的苦闷彷徨之中,成天躲在书房读《玉梨魂》一类的鸳鸯蝴蝶派哀情小说和《牡丹亭》一类的戏曲。

1919年初,李金髮与同学结伴赴香港,先入谭卫芝补习学校读英文,半年後转入圣约瑟中学(俗称罗马书院),他在香港接受了短暂的英式正规教育。到年底,终因思家心切告别香港,回到梅州家乡。香港学习生涯虽短,但为李金髮今後出国及写作打下了初步基础。

赴法求学

雕塑入选巴黎美展

1919年11月,李金髮登上一艘英国商船离沪赴法,同船者包括其同乡林风眠李立三徐特立王若飞等。抵达马赛後,他由法华教育会安排在巴黎附近的枫丹白露市立中学学习法语。李金髮著作——异国情调

1920年秋,李金髮与法华教育会脱离经济关系,成为自费留学生,他决定选择雕塑艺术,开始专业学习。之所以这样选择,因为他醉心於法国栩栩如生的大理石雕像。

1921年春,李金髮进入位於法国第戎的国立美术专科学校。这所学校条件很差,师资缺乏,半年後他转入国立巴黎美术学院雕刻教授布谢名下深造。巴黎美术学院是法国最高艺术学府,徐悲鸿也曾在此学习。

1922年春,李金髮为同学林风眠刘既漂各做了一个石膏像,并让工匠照模型做成花岗石雕像。唡个头像都被选中参加巴黎春季展览会,是为中国人的雕塑作品第一次入选巴黎美展。

醉心文学

开创中国象徵派诗歌

1923年,他分别编定诗集《微雨》和《食客与凶年》,他将这唡部诗稿寄给国内的周作人,周作人回信称讚他的诗“国内所无,别开生面”,并将这唡本诗集编入新潮社丛书,推荐给北新书局李金髮早期著作——《微雨》

1925年11月,李金髮的《微雨》出版,之後另外唡部诗集也相赍出版,奠定了他作为中国现代象徵诗创始者的地位。

1925年6月,李金髮决定应上海美专校长刘海粟之聘,回国任雕刻教授。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当时学生担心学成後无法就业,上海美专招生时竟无一人报名学雕塑,因此其雕刻教授之聘无法兑现,李金髮“学成归国”而失业。同年加入文学研究会,并为《小说月报》、《新女性》撰稿。

1926年,李金髮在上海结识蔡元培,蔡元培为李金髮的《义大利及其艺术概要》和《雕刻家西米盎则罗》唡书题写书名,并以“文学纵横乃如此,金石刻画臣能为”一联相赠,李金髮则应《申报》要求,为蔡培元塑造了一座内铅外铜胸像。随後他创办《美育杂誌》,广泛介绍西方美术思潮,介绍中外古今艺术精品,宣传现代美育思想。

1927年秋,任中央大中秘书。李金髮1931年创作的广州越秀山伍廷芳铜像

1928年3月,国立西湖艺术院(後改名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正式创建,林风眠任校长,李金髮也被聘雕刻教授,在该校任教四年。



1931年冬,李金髮辞去杭州艺专教授之职回到广州,应孙科之请做近代著名外交家伍廷芳铜像,接著又应广东省主席陈济棠之请作邓铿将军铜像。伍廷芳铜像是李金髮的得意之作,也是广州最早的现代公共作品,他曾於《文艺生活的回忆》中详细叙述制作经过。这座铜像现仍立於广州越秀公园。

1934年,李金髮在《现代》杂誌陆续发表《夜雨孤坐聽乐》等十首诗,加入戴望舒等组成的“现代派”行列。他还在《小说月报》、《前途》月刊等多种刊物上发表过诗作。

1936年秋,李金髮被任命为广州市立美术学校校长。

1938年10月广州沦陷,学校自行解体,李金髮加入难民行列,辗转流迁西南各地。

1940年,李金髮历尽艰险,携家人回到广东省战时省会韶关,被任命为广东省文化运动委员会委员、广东省革命博物馆馆长。在韶关,他将斗室命名“仰天堂”,取岳飞《满江红》词“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之意,写作了《从周作人谈到“文人无行”》等文,痛斥汉奸汪精卫和周作人。

隐居美国

诗人去养鸡

1941年,将其散文及诗作编成《异国情调》出版。

1945年3月,李金髮出任中国驻伊朗大使馆一等秘书,数年後,国内政局发生翻天覆地变化,李金髮在观望近一年之後决定全家移居美国。

1951年,李金髮了解到当时美国鸡蛋供不应求,办农场养鸡前景看好,於是买下位於新泽西州林湖的一家农场。他仔细钻研养鸡技术,详细了解美国有关政策、法规,并从银行贷款将原农场扩大,短短一年间使农场幼鸡由原来的1800隻发展到9000隻,一跃而为美国中级农场,利润相当可观。

1959年初将农场交出抵押所欠银行贷款,一年後返回纽约,定居於长岛,不久加入纽约雕刻师公会,依靠自己的雕塑技艺为生,他曾做过当时美国总统甘迺迪胸像出售。

1974年,台湾诗人瘂弦为研究李金髮诗歌创作开始与李本人通信,李金髮经过一度踌躇,终於写下《答瘂弦先生二十问》,为我们了解他的生平创作及文艺思想提供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

1976年12月25日,李金髮在纽约长岛病逝,享年76岁。《纽约时报》於31日登载了《雕塑家、外交官、诗人李金髮逝世》的讯息,简短介绍了李金髮的生平。

个人著作

类型作品年份出版社诗集微雨》1925北新《为幸福而歌》1926《食客与凶年》1927北新《李金髮诗集》1987四川文艺《古希腊恋歌》1928开明传记《雕刻家米西盎则罗》1926商务艺术史《义大利及其艺术概要》1928商务文学史《德国文学ABC》1928世界书局诗文集《异国情调》1942商务《飘零阔笔》1964侨联出版社小说《鬼屋人踪》1949广州《文话》杂誌社翻译《托尔斯泰夫人日记》1931上海华通书局

以上资料来自:

个人荣誉

李金髮称为中国现代象徵派诗歌的开山鼻祖。

李金髮被称之为“诗怪

艺术特点

灰色意象

李金髮把一系列灰色意象引进诗歌领域,以“醜、怪、忧鬱”等为美。

一般诗人常以白云、流水、花朵等作为自己的意象以幸福、理想、和谐等与美好相关的事物为主题抒发对生活的热爱和思考。而李金髮郄不同,他的诗歌主题常充满了醜恶、死亡、梦幻、恐怖、畸形甚至绝望等因素,意象包括污血、残阳、死尸、枯骨、荒野、寒夜……这些灰色的主题和荒诞的意象构成了他诗歌的主要特质,显然,他的这种美学追求,主要受了波特莱尔的影响。波特莱尔曾说:“艺术有一种神奇的本领可怕的东西用艺术表现出来就变成了美,痛苦伴随上音律节奏就使人心神充满了静谧的喜悦。”(《恶之花·序》)。在波特莱尔的影响下,李金髮的诗歌表现出一种谜语式的特点。以他的《弃妇》为例这首诗用感伤忧鬱的创作指向把一种黑色的忧鬱、一种个人的人生不幸当做审美对象骯脏而蓬乱的长髮披在眼前不仅使她看不到人们轻蔑的羞辱与冷眼的歧视,而且还使人看不到人间的流血与死亡。

象徵意义

李金髮善於将思想直觉化。李金髮善於用富於象徵意义的形象来表现自己的情感、感受与思想。李金髮的所有诗歌,几乎都不用“直说”,而是通过具体的形象来一点一点地暗示、隐喻,即以主要意象来表现审美感受与审美体验。仍以《弃妇》为例,最後一段有这样的句子,“衰老的裙裾发出哀怜”,这是对心如死灰、身心皆已苍老的弃妇发出的哀@。

思想跳跃

李金髮的诗歌充满想像的跳跃。对於诗歌的想像与感觉问题,朱自清曾有过这样一番论述,“想像的素材是感觉,怎样玲珑飘渺的空中楼阁都建筑在感觉上。感觉人人有,可是或敏锐,或迟,因而有精粗之别。而各个感觉间互动错综的关系,千变万化,不容易把捉,这些往往是稍纵即逝的。偶尔把捉著了,要将这些组织起来成功一种可给人看的形式,又得有一番工夫,一幅本领。”

人物评价

冯异:“李金髮的诗是国内所无,别开生面的作品。”

胡适:“李金髮的诗是‘笨谜’”。

苏雪林:“近代中国象徵派的诗至李金髮而始有,在新诗界中不能说他没有相当的贡献。只这一点李氏的诗便值得我们讨论了。”

朱自清:"他的诗没有寻常的章法,一部分一部分可以懂,合起来郄没有意思。他要表现的不是意思而是感觉或情感;仿佛大大小小红红绿绿一串珠子,他郄藏起那串儿,你得自己穿著瞧。"

2021-05-18 22:34:24 | 引用
无题
查看回民国初期的文人活动,了解当时的有独特思想的人,都是成功的留名後世之辈,胡适之流提倡新文化,的确引起了青年们的犟大反应,当时出现了不少新诗社,亦有新月派,朦胧诗派,成为民初写诗方法的典範,时到後期出现李金髪之流行象徵式写实比较容易捉摸,而我最喜爱的朱湘;海子,是最靠近现代的模样了…!

徐志摩的梦幻形式句语,太过漂忽,後人难以模仿,至於朦胧式的诗歌亦没那么容易得到适当的灵感—少能捉摸到,如梦初醒感觉又是似过眼云烟的叫嚣,似乎学习李金髮的象徵式写作方法最适宜现代人来研究和效法的了呀! icon_cry.gif

2021-05-19 18:37:18 | 引用
黃礽耀 sfiawong
黃礽耀 sfiawong
无题
李金髪先生创作的诗歌创作数量太少,所以论诗歌的结果,不能算得上是一流作家,且本来是中华民国作家,郄已经移民美国长居久住,故此在文学界中诗歌和文学都未能成为一流的作家啊!

劳碌一生,枉有大量散文和少量诗歌作品,历史纪录上仍然未为人们的特别注意…是否遇到政治打压未能进入殿堂之级别…那不是太过可惜吗?真的估不到他比不上邵美洵的名气啊!

2021-05-30 16:50:12 | 引用
无题
唉,李金髪自退休後移民定居於美国纽约市,直至1976年(76岁的高龄)已经死去迄今已经45年矣,为何尚未得到平反?似乎对他来说的确是不很公平啊!为什么不能把他的成就可以登堂入室呢?很多的名人堂的挂名没有他的份儿,真的不把他算作是中国诗人和艺术家么?icon_cry.gif

2021-06-01 15:24:11 | 引用
黃礽耀 sfiawong
sfiawongn
无题
我真的不太明白李金噶耸裁醋,以他的独特兴趣和成就,竞然不受文艺界的认同,为何死了45年後仍然不能顺利进入殿堂级同等待遇就坐呢?

2021-06-03 16:26:01 | 引用

发表评论

很抱歉,仅有会员才能发表评论。

点击此处免费注册, 或者点击此处登录,登录后您便可以发表评论。谢谢!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