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我这里来 (除志摩等合作)

文章内容

2020-12-29 22:27:47
2
到我这里来 (长篇诗歌)

文 / 徐志摩等
本章字数:12518

 本章错误举报  加入书签  民国最美的情诗txt下载

民国是一个动乱而纷繁的时代,人无法选择自己所生存的时代,所以必然会出现身不由己的情况,在时代的大背景下,随波逐流。而他们的爱恨情仇,也伴随着滚滚烟波红尘,经历了生之绚烂夏花、静美秋叶。

在那些过去的时光里,他们犹如舞台上的青衣一般,挥舞着水袖,倏忽上台,又倏忽退场,却为后世留下了一段段或完满,或凄美,或是让人唏嘘不已的故事。然而无论这段情,最终是以何种结局收场,都曾在情深意浓之时,留给当事者一段相当美好的记忆,这是一生的宝藏,而在这一过程中,写下的诗歌,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正如诗中所写的那样: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

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

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每一对恋人在情到深处时,彼此都是对方的爱、暖与希望,是万古人间四月天,是彼此生存的最重要慰藉,有了彼此,则宇宙从此不再暗淡!

新婚杂诗(五首)

胡适



十三年没见面的相思,于今完结。

把一桩桩伤心旧事,从头细说。

你莫说你对不住我,

我也不说我对不住你,——

且牢牢记取这十二月三十夜的中天明月!



回首十四年前,

初春冷雨,

中村箫鼓,

有个人来看女婿。

匆匆别后,便轻将爱女相许。

只恨我十年作客,归来迟暮,

到如今,待双双登堂拜母,

只剩下荒草孤坟,斜阳凄楚!

最伤心,不堪重听,灯前人诉,阿母临终语!



与新妇同至江村,归途在杨桃岭上望江村,庙首诸村,及其北诸山。

重山叠嶂,

都似一重重奔涛东向!

山脚下几个村乡,

一百年来多少兴亡,不堪回想!——更不须回想!

想十万万年前,这多少山头,都不过是大海里一

些儿微波暗浪!



吾订婚江氏,在甲辰年。戊申之秋,两家皆准备婚嫁,吾力阻之,始不果行。然此次所用嫁妆,犹多十年旧物。吾本不欲用爆竹,后以其为吾母十年前所备,不忍不用之。

记得那年,你家办了嫁妆,

我家备了新房,只不曾捉到我这个新郎!

这十年来,换来几朝帝王,看了多少兴亡,

锈了你嫁奁中的刀剪,改了你多少嫁衣新样,

更老了你和我人儿一双!——

只有那十年陈的爆竹,越陈偏越响!



十几年的相思刚才完结,

没满月的夫妻又匆匆分别。

昨夜灯前絮语,全不管天上月圆月缺。

今宵别后,便觉得这窗前明月,格外清圆,格外

亲切!

你该笑我,饱尝了作客情怀,别离滋味,还逃不

了这个时节!

临江仙

胡适

隔树溪声细碎,

迎人鸟唱纷哗。

共穿幽径趁溪斜。

我和君拾葚,

君替我簪花。

更向水滨同坐,

骄阳有树相遮。

语深浑不管昏鸦。

此时君与我,

何处更容他?

邮吻

刘大白

我不是不能用指头儿撕,

我不是不能用剪刀儿剖,

只是缓缓地

轻轻地

很仔细地挑开了紫色的信唇;

我知道这信唇里面,

藏着她秘密的一吻。

从她的很郑重的折叠里,

我把那粉红色的信笺,

很郑重地展开了。

我把她很郑重地写的,

一字字一行行,

一行行一字字地

很郑重地读了。

我不是爱那一角模糊的邮印,

我不是爱那满幅精致的花纹,

只是缓缓地

轻轻地

很仔细地揭起那绿色的邮花;

我知道这邮花背后,

藏着她秘密的一吻。

心上的写真

刘大白

从低吟里,

短歌离了她的两唇,

飞行到我的耳际。

但耳际不曾休止,

毕竟颤动了我的心弦。

从瞥见里,

微笑辞了她的双唇,

飞行到我的眼底。

但眼底不曾停留,

毕竟闪动了我的心镜。

心弦上短歌之声的写真,

常常从掩耳时复奏了;

心境上微笑之影的写真,

常常从合眼时重现了。



刘大白

不曾见她,爱在哪里?

刚见了她,爱从何起?

既爱了她,爱何曾还在我的心里?

我在,爱在;

没她,没爱。

爱不在我心里,爱又何曾在我心外?

有?无?

爱不从无生;爱不以有住。

待烧得爱河枯,从哪里下炬?

铁路行

刘梦苇

我们是铁路上面的行人,

爱情正如两条铁轨平行。

许多的枕木将它们牵连,

却又好像在将它们离间。

我们的前方像很有希望,

平行的爱轨可继续添长;

远远地看见前面已经交抱,

我们便努力向那儿奔跑。

我们奔跑到交抱的地方,

那铁轨还不是同前一样?

遥望前面又是相合未分,

便又勇猛的向那儿前进。

爱人只要前面还有希望,

只要爱情和希望这样延长:

誓与你永远的向前驰驱,

直达这平行的爱轨尽处。

最后的坚决

刘梦苇

今天我才认识了命运的颜色,

——可爱的姑娘,请您用心听;

不再把我的话儿当风声!——

今天我要表示这最后的坚决。

我的命运有一面颜色红如血;

——可爱的姑娘,请您看分明,

不跟瞧我的信般不留神!——

我的命运有一面黑如墨。

那血色是人生的幸福的光泽;

——可爱的姑娘,请您为我鉴定,

莫谓这不干您什么事情!——

那墨色是人生的悲惨的情节。

您的爱给了我才有生的喜悦;

——可爱的姑娘,请予我怜悯,

莫要把人命看同鹅绒轻!——

您的爱不给我便是死的了结。

假使您心冷如铁地将我拒绝;

——可爱的姑娘,这您太无情,

但也算替我决定了命运!——

假使您忍心见我命运的昏黑。

这倒强似有时待我夏日般热;

——可爱的姑娘,有什么定准?

倘上帝特令您来作弄人!——

这倒强似有时待我如岭上雪。

山行

戴望舒

见了你朝霞的颜色,

便感到我落月的沉哀,

却似晓天的云片,

烦怨飘上我心来。

可是不听你啼鸟的娇音,

我就要像流水地呜咽,

却似凝露的山花,

我不禁地泪珠盈睫。

我们彳亍在微茫的山径,

让梦香吹上了征衣,

和那朝霞,和那啼鸟,

和你不尽的缠绵意。

我的恋人

戴望舒

我将对你说我的恋人,

我的恋人是一个羞涩的人,

她是羞涩的,有着桃色的脸,

桃色的嘴唇,和一颗天青色的心。

她有黑色的大眼睛,

那不敢凝看我的黑色的大眼睛——

不是不敢,那是因为她是羞涩的;

而当我依在她胸头的时候,

你可以说她的眼睛是变换了颜色,

天青的颜色,她的心的颜色。

她有纤纤的手,

它会在我烦忧的时候安抚我,

她有清朗而爱娇的声音,

那是只向我说着温柔的,

温柔到销溶了我的心的话的。

她是一个静娴的少女,

她知道如何爱一个爱她的人,

但是我永远不能对你说她的名字,

因为她是一个羞涩的恋人。

八重子

戴望舒

八重子是永远地忧郁着的,

我怕她会郁瘦了她的青春。

是的,我为她的健康罣虑着,

尤其是为她的沉思的眸子。

发的香味是簪着辽远的恋情,

辽远到要使人流泪;

但是要使她欢喜,我只能微笑,

只能像幸福者一样地微笑。

因为我要使她忘记她的孤寂,

忘记萦系着她的渺茫的乡思,

我要使她忘记她在走着

无尽的,寂寞的,凄凉的路。

而且在她的唇上,我要为她祝福,

为我的永远忧郁着的八重子,

我愿她永远有着意中人的脸,

春花的脸,和初恋的心。

款步(一)

戴望舒

这里是爱我们的苍翠的松树,

它曾经遮过你的羞涩和我的胆怯,

我们的这个同谋者是有一个好记性的,

现在,它还向我们说着旧话,但并不揶揄。

还有那多嘴的深草间的小溪,

我不知道它今天为什么缄默:

我不看见它,或许它已换一条路走了,

饶舌着,施施然绕着小村而去了。

这边是来做夏天的客人的闲花野草,

它们是穿着新装,像在婚筵里,

而且在微风里对我们作有礼貌的礼敬,

好像我们就是新婚夫妇。

我的小恋人,今天我不对你说草木的恋爱,

却让我们的眼睛静静地说我们自己的,

而且我要用我的舌头封住你的小嘴唇了,

如果你再说:我已闻到你的愿望的气味。

款步(二)

戴望舒

答应我绕过这些木栅,

去坐在江边的游椅上。

啮着沙岸的永远的波浪,

总会从你投出着的素足

撼动你抿紧的嘴唇的。

而这里,鲜红并寂静得

与你的嘴唇一样的枫林间,

虽然残秋的风还未来到,

但我已经从你的缄默里,

觉出了它的寒冷。

秋夜荡歌

方玮德

八月的天掉下一些忧伤,

雁子的翅膀停落在沙港,

看不见一颗夏天的星光,

让路草告诉我它的仓皇;

我摇荡,摇荡,

盖妮,你的影子在我心上。

我摇过无数幽暗的村庄,

岸上的虫子合拢来歌唱,

这四野罩满了一片凄凉,

露水也笑我心头的狂妄;

我摇荡,摇荡,

盖妮,你的影子在我嘴上。

东方招呼我大红的光亮,

看河水铺起云霞的衣裳,

落叶太息我模糊的疯狂,

雄鸡也停止了我的梦幻;

我摇荡,摇荡,

盖妮,你分明在我的身上。

海上的声音

方玮德

那一天我和她走海上过,

她给我一贯钥匙一把锁,

她说∶“开你心上的门,

让我放进去一颗心!

请你收存,

请你收存。”

今天她叫我再开那扇门,

我的钥匙早丢掉在海滨。

成天我来海上找寻,

我听到云里的声音:

“要我的心,

要我的心!”

我有一个恋爱

徐志摩

我有一个恋爱,

我爱天上的明星,

我爱它们的晶莹:——

人间没有这异样的神明!

在冷峭的暮冬的黄昏,

在寂寞的灰色的清晨,

在海上,在风雨后的山顶:——

永远有一颗,万颗的明星!

山涧边小草花的知心,

高楼上小孩童的欢欣,

旅行人的灯亮与南针:——

万万里外闪烁的精灵!

我有一个破碎的魂灵,

像一堆破碎的水晶,

散布在荒野的枯草里:——

饱啜你一瞬瞬的殷勤。

人生的冰激与柔情,

我也曾尝味,我也曾容忍;

有时阶砌下蟋蟀的秋吟:——

引起我心伤,逼迫我泪零。

我袒露我的坦白的胸襟,

献爱与一天的明星;

任凭人生是幻是真,

地球存在或是消泯:——

太空中永远有不昧的明星!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一句爱的赞颂

林徽因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

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

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鲜妍

百花的冠冕你戴着,你是

天真,*,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片鹅黄,你像;新鲜

初放芽的绿,你是;柔嫩喜悦

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白莲。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

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

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林徽因

笑的是她的眼睛,口唇,

和唇边浑圆的旋涡,

艳丽如同露珠,

朵朵的笑向

贝齿的闪光里躲。

那是笑——神的笑,美的笑;

水的映影,风的轻歌。

笑的是她惺忪的鬈发,

散乱的挨着她耳朵。

轻软如同花影,

痒痒的甜蜜

涌进了你的心窝。

那是笑——诗的笑,画的笑;

云的留痕,浪的柔波。

一首桃花

林徽因

桃花,

那一树的嫣红,

像是春说的一句话;

朵朵露凝的娇艳,

是一些

玲珑的字眼;

一瓣瓣的光致,

又是些

柔的匀的吐息;

含着笑,

在有意无意间

生姿的顾盼。

看,——

那一颤动在微风里

她又留下,淡淡的,

在三月的薄唇边,

一瞥,

一瞥多情的痕迹!

深夜里听到乐声

林徽因

这一定又是你的手指,

轻弹着,

在这深夜,稠密的悲思。

我不禁颊边泛上了红,

静听着,

这深夜里弦子的生动。

一声听从我心底穿过,

忒凄凉

我懂得,但我怎能应和?

生命早描定她的式样,

太薄弱

是人们的美丽的想象。

除非在梦里有这么一天,

你和我

同来攀动那根希望的弦。

深笑

林徽因

是谁笑得那样甜,那样深,

那样圆转?一串一串明珠

大小闪着光亮,迸出天真!

清泉的浮动,泛流到水面上,

灿烂,

分散!

是谁笑得好花儿开了一朵?

那样轻盈,不惊起谁。

细香无意中,随着风过,

拂在短墙,丝丝在斜阳前

挂着

留恋。

是谁笑成这百层塔高耸,

让不知名鸟雀来盘旋?是谁

笑成这万千个风铃的转动,

从每一层琉璃的檐边

摇上

云天?



于赓虞

看,那秋叶在明媚的星月下正飘零,

与你邂逅相逢于此残秋荒岸之夜中,

星月分外明,忽聚忽散的云影百媚生。

看,那秋叶在明媚的星月下正飘零,

我沦落海底之苦心在此寂寂的夜茔,

将随你久别的微笑从此欢快而光明。

苍空孤雁的生命深葬于孤泣之荒冢,

美丽的蔷薇开而后谢,残凋而复生,

告诉我,好人,什么才像是人的生命?

这依恋的故地将从荒冬回复青春,

海水与云影自原始以来即依依伴从,

告诉我,好人,什么才像是人的生命?

夜已深,霜雾透湿了我的外衣,你的青裙,

紧紧地相依,紧紧地相握,沉默,宁静,

仰首看孤月寂明,低头看沧波互拥。

夜已深,霜雾透湿了我的外衣,你的青裙,

寂迷中古寺的晚钟惊醒了不灭的爱情,

山海寂寂,你的影,我的影模糊不分明

她是睡着了

徐志摩

她是睡着了——

星光下一朵斜欹的白莲;

她入梦境了——

香炉里袅起一缕碧螺烟。

她是眠熟了——

涧泉幽抑了喧响的琴弦,

她在梦乡了——

粉蝶儿,翠蝶儿,翻飞的欢恋。

停匀的呼吸:

清芬,渗透了她的周遭的清氛;

有福的清氛,

怀抱着,抚摩着,她纤纤的身形!

奢侈的光阴!

静,沙沙的尽是闪亮的黄金,

平铺着无垠,

波鳞间轻漾着光艳的小艇。

醉心的光景:

给我披一件彩衣,啜一坛芳醴,

折一枝藤花,

舞,在葡萄丛中颠倒,昏迷。

看呀,美丽!

三春的颜色移上了她的香肌,

是玫瑰,是月季,

是朝阳里的水仙,鲜妍,芳菲!

梦底的幽秘,

挑逗着她的心——纯洁的灵魂,

像一只蜂儿,

在花心恣意的唐突——温存。

童真的梦境!

静默,休教惊断了梦神的殷勤;

抽一丝金络,

抽一丝银络,抽一丝晚霞的紫曛;

玉腕与金梭,

织缣似的精审,更番的穿度——

化生了彩霞,

神阙,安琪儿的歌,安琪儿的舞。

可爱的梨涡,

解释了处女的梦境的欢喜,

像一颗露珠,

颤动的,在荷盘中闪耀着晨曦!

雪花的快乐

徐志摩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飏,飞飏,飞飏,——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飏,飞飏,飞飏,——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飏,飞飏,飞飏,——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杜鹃

徐志摩

杜鹃,多情的鸟,他终宵唱:

在夏荫深处,仰望着流云

飞蛾似围绕亮月的明灯,

星光疏散如海滨的渔火,

甜美的夜在露湛里休憩,

他唱,他唱一声“割麦插禾”——

农夫们在天放晓时惊起。

多情的鹃鸟,他终宵声诉,

是怨,是慕,他心头满是爱,

满是苦,化成缠绵的新歌,

柔情在静夜的怀中颤动;

他唱,口滴着鲜血,斑斑的,

染红露盈盈的草尖,晨光

轻摇着园林的迷梦;他叫,

他叫,他叫一声:“我爱哥哥!”

最后的那一天

徐志摩

在春风不再回来的那一年,

在枯枝不再青条的那一天,

那时间天空再没有光照,

只黑蒙蒙的妖氛弥漫着:

太阳,月亮,星光死去了的空间;

在一切标准推翻的那一天,

在一切价值重估的那时间,

暴露在最后审判的威灵中

一切的虚伪与虚荣与虚空:

*裸的灵魂们匍匐在主的跟前;——

我爱,那时间你我再不必张皇,

更不须声诉,辨冤,再不必隐藏,——

你我的心,像一朵雪白的并蒂莲,

在爱的青梗上秀挺,欢欣,鲜妍,——

在主的跟前,爱是唯一的荣光。

起造一座墙

徐志摩

你我千万不可亵渎那一个字,

别忘了在上帝跟前起的誓。

我不仅要你最柔软的柔情,

蕉衣似的永远裹着我的心;

我要你的爱有纯钢似的强,

在这流动的生里起造一座墙;

任凭秋风吹尽满园的黄叶,

任凭白蚁蛀烂千年的画壁;

就使有一天霹雳震翻了宇宙,——

也震不翻你我“爱墙”内的自由!

鲤跳

徐志摩

那天你走近一道小溪,

我说:“我抱你过去”,你说:“不”;

“那我总得搀你”,你又说“不”。

“你先过去,”你说,“这水多丽!”

“我愿意做一尾鱼,一支草,

在风光里长,在风光里睡,

收拾起烦恼,再不用流泪:

现在看!我这锦鲤似的跳!”

一闪光艳,你已纵过了水;

脚点地时那轻,一身的笑,

像柳丝,腰哪在俏丽的摇;

水波里满是鲤鳞的霞绮!

情死(liebstch)

徐志摩

玫瑰,压倒群芳的红攻魂,昨夜的雷雨,原来是你发出的信号,——真娇贵的丽质!

你的颜色,是我视觉的醇醪;我想走近你,但我又不敢。

青年!几滴白露在你额上,在晨光中吐艳。

你颊上的笑容,定是天上带来的;可惜世界太庸俗,不能供给他们常住的机会。

你的美是你的运命!

我走近来了;你迷醉的色香又征服了一个灵魂——我是你的俘虏!

你在那里微笑!我在这里发抖,

你已经登了生命的峰极。你向你足下望——一个无底的深潭!

你站在潭边,我站在你的背后,——我,你的俘虏。

我在这里微笑!你在那里发抖。

丽质是命运的命运。

我已经将你禽捉在手内——我爱你,玫瑰!

色,香,肉体,灵魂,美,迷力——尽在我掌握之中。

我在这里发抖,你——笑。

玫瑰!我顾不得你玉碎香销,我爱你!

花瓣,花萼,花蕊,花刺,你,我——多么痛快啊!——

尽胶结在一起,一片狼藉的猩红,两手模糊的鲜血。

玫瑰!我爱你!

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

徐志摩

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

容不得恋爱,容不得恋爱!

披散你的满头发,

赤露你的一双脚;

跟着我来,我的恋爱,

抛弃这个世界

殉我们的恋爱!

我拉着你的手,

爱,你跟着我走;

听凭荆棘把我们的脚心刺透,

听凭冰雹劈破我们的头,

你跟着我走,

我拉着你的手,

逃出了牢笼,恢复我们的自由!

跟着我来,

我的恋爱!

人间已经掉落在我们的后背,——

看呀,这不是白茫茫的大海?

白茫茫的大海,

白茫茫的大海,

无边的自由,我与你与恋爱!

顺着我的指头看,

那天边一小星的蓝——

那是一座岛,岛上有青草,

鲜花,美丽的走兽与飞鸟;

快上这轻快的小艇,

去到那理想的天庭,

恋爱,欢欣,自由——辞别了人间,永远!

私语

徐志摩

秋雨在一流清冷的秋水池,

一棵憔悴的秋柳里,

一条怯怜的秋枝上,

一片将黄未黄的秋叶上,

听他亲亲切切,喁喁唼唼,

私语三秋的情思情事,情语情节,

临了轻轻将他拂落在秋水秋波的秋晕里,

一涡半转,跟着秋流去。

这秋雨的私语,三秋的情思情事,情诗情节,

也掉落在秋水秋波的秋晕里,

一涡半转,跟着秋流去。

月夜听琴

徐志摩

是谁家的歌声,

和悲缓的琴音,

星茫下,松影间,

有我独步静听。

音波,震颤的音波,

穿破昏夜的凄清,

幽冥,草尖的鲜露,

动荡了我的灵府。

我听,我听,我听出了

琴情,歌者的深心。

枝头的宿鸟休惊,

我们已心心相印。

休道她的芳心忍,

她为你也曾吞声,

休道她淡漠,冰心里

满蕴着热恋的火星。

记否她临别的神情,

满眼的温柔和酸辛,

你握着她颤动的手——

一把恋爱的神经!

记否你临别的心境,

冰流沦彻你全身,

满腔的抑郁,一海的泪,

可怜不自由的魂灵?

松林中的风声哟!

休扰我同情的倾诉;

人海中能有几次

恋潮淹没我的心滨?

那边光明的秋月,

已经脱卸了云衣,

仿佛喜声地笑道:

“恋爱是人类的生机!”

我多情的伴侣哟!

我羡你蜜甜的爱唇,

却不道黄昏和琴音

联就了你我的神交!

眼光的流痛

王统照

我愿依偎着你的发畔,

永远嗅得甜润的香,

我便不向人生之网中乱撞了。

我愿常听见你的言语,

如音乐般的调谐,

我便不愿去听那空山的流泉。

但被你润湿的眼光向我无言般地注视时,

我便觉得情愿到人生之网中去冲撞去!

情愿在空山中寂寞地去听流泉!

眼光的流痛,

使我要抛弃一切了!

俚词四首(借用张荃女史诗韵)

朱生豪

水面花飘水面舟,

猖狂一辈少年游。

宁教飞花随水去,

莫令插向老人头。

美人汗与花香融,

且敞罗衫纳野风。

春去春来都不管,

好酒能驻朱颜红。

恼杀枝头间关禽,

恼杀一院春光深。

敲碎一树桃李花,

莫教历落乱侬心。

陌上花儿缓缓开,

天涯游子迟迟回。

只愁来早去亦早,

不如日日盼伊来。

春曲

萧红

(一)

那边清溪唱着,

这边树叶绿了,

姑娘啊!

春天到了。

(二)

我爱诗人又怕害了诗人,

因为诗人的心,

是那么美丽,

水一般地,

花一般地,

我只是舍不得摧残它,

但又怕别人摧残。

那么我何妨爱他。

(三)

你美好的处子诗人,

来坐在我的身边,

你的腰任意我怎样拥抱,

你的唇任意我怎样的吻,

你不敢来在我的身边吗?

诗人啊!

迟早你是逃避不了女人!

(四)

只有爱的踟蹰美丽,

三郎,我并不是残忍,

只喜欢看你立起来又坐下,

坐下又立起,

这其间,

正有说不出的风月。

(五)

谁说不怕初恋的软力!

就是男性怎粗暴,

这一刻儿,

也会娇羞羞地,

为什么我要爱人!

只怕为这一怕娇羞吧!

但久恋他就不娇羞了。

(六)

当他爱我的时候,

我没有一点力量,

连眼睛都张不开,

我问他这是为了什么?

他说:爱惯就好了,

啊!可珍贵的初恋之心。

爱之神

——题画

闻一多

啊!这么俊的一副眼睛——

两潭渊默的清波!

可怜孱弱的游泳者哟!

我告诉你回头就是岸了!

啊!那潭岸上的一带榛薮,

好分明的黛眉啊!

那鼻子,金字塔式的小丘,

恐怕就是情人的茔墓罢?

那里,不是两扇朱扉吗?

红得像樱桃一样,

扉内还露着编贝的屏风。

这里又不知安了什么陷阱!

啊!莫非是伊甸之乐园?

还是美的家宅,爱的祭坛?

呸!不是,都不是哦!

是死魔盘踞着的一座迷宫!

幻中之邂逅

闻一多

太阳落了,责任闭了眼睛,

屋里朦胧的黑暗凄酸的寂静,

钩动了一种若有若无的感情,

——快乐和悲哀之间的黄昏。

仿佛一簇白云,濛濛漠漠,

拥着一只素氅朱冠的仙鹤——

在方才淌进的月光里浸着,

那娉婷的模样就是他么?

我们都还没吐出一丝儿声响;

我刚才无心地碰着他的衣裳,

许多的秘密,便同奔川一样,

从这摩触中不歇地冲洄来往。

忽地里我想要问他到底是谁,

抬起头来月在那里?人在那里?

从此狰狞的黑暗,咆哮的静寂,

便扰得我辗转空床,通夜无睡。

奇迹

闻一多

我要的本不是火齐的红,或半夜里

桃花潭水的黑,也不是琵琶的幽怨,

蔷薇的香;我不曾真心爱过文豹的矜严,

我要的婉娈也不是任何白鸽所有的。

我要的本不是这些,而是这些的结晶,

比这一切更神奇得万倍的一个奇迹!

可是,这灵魂是真饿得慌,我又不能

让他缺着供养,那么,即便是秕糠,

你也得募化不是?天知道,我不是

甘心如此,我并非倔强,亦不是愚蠢,

我是等你不及,等不及奇迹的来临!

我不敢让灵魂缺着供养,谁不知道

一树蝉鸣,一壶浊酒,算得了什么?

纵提到烟峦,曙壑,或更璀璨的星空,

也只是平凡,最无所谓的平凡,犯得着

惊喜得没主意,喊着最动人的名儿,

恨不得黄金铸字,给妆在一支歌里?

我也说但为一阕莺歌便噙不住眼泪,

那未免太支离,太玄了,简直不值当。

谁晓得,我可不能不那样:这心是真

饿得慌,我不能不节省点,把藜藿权当作膏粱。

可也不妨明说只要你——

只要奇迹露一面,我马上就抛弃平凡,

我再不瞅着一张霜叶梦想春花的艳,

再不浪费这灵魂的膂力,剥开顽石

来诛求碧玉的温润;给我一个奇迹,

我也不再去鞭挞着“丑”,逼他要

那分儿背面的意义;实在我早厌恶了

那勾当,这附会也委实是太费解了。

我只要一个明白的字,舍利子似的闪着

宝光;我要的是整个的,正面的美。

我并非倔强,亦不是愚蠢,我不会看见

团扇,悟不起扇后那天仙似的人面。

那么我便等着,不管等到多少轮回以后——

既然当初许下心愿,也不知道是在多少

轮回以前——我等,我不抱怨,只静候着

一个奇迹的来临。总不能没有那一天

让雷来劈我,火山来烧,全地狱翻起来

扑我,害怕吗?你放心,反正罡风

吹不熄灵魂的灯,情愿蜕壳化成灰烬,

不碍事,因为那,那便是我的一刹那

一刹那的永恒:——一阵异香,最神秘的

肃静,(日,月,一切星球的旋动早被

喝住,时间也止步了,)最浑圆的和平

我听见阊阖的户枢砉然一响,

传来一片衣裙的纟卒纟蔡——那便是奇迹——

半启的金扉中,一个戴着圆光的你!

国手

闻一多

爱人啊!你是个国手;

我们来下一盘棋;

我的目的不是要赢你,

但只求输给你——

将我的灵和肉

输得干干净净!

湖上

朱自清

绿醉了湖水,

柔透了波光;

擎着——擎着

从新月里流来

一瓣小小的小船儿:

白衣的平和女神们

随意地厮并着——

柔绿的水波只兢兢业业地将她们载了。

舷边颤也颤的红花,

是的,白汪汪映着的一枝小红花呵。

一星火呢?

一滴血呢?

一点心儿罢?

她们柔弱的,但是喜悦的,

爱与平和的心儿?

她们开始赞美她;

唱起美妙的,

不容我们听,只容我们想的歌来了。

白云依依地停着;

云雀痴痴地转着;

水波轻轻地汩着;

歌声只是袅袅娜娜着:

人们呢,

早被融化了在她们歌喉里。

天风从云端吹来,

拂着她们的美发;

她们从容用手掠了。

于是——挽着臂儿,

并着头儿,

点着足儿;

笑上她们的脸儿,

唱下她们的歌儿。

我们

被占领了的,

满心里,满眼里,

企慕着在破船上。

她们给我们美尝了,

她们给我们爱饮了;

我们全融化了在她们里,

也在了绿水里,

也在了柔波里,

也在了小船里,

和她们的新月的心里。

灯光

朱自清

那泱泱的黑暗中熠耀着的,

一颗黄黄的灯光呵,

我将由你的熠耀里,

凝视她明媚的双眼。

赠隆儿(二首并附记)

郁达夫

几年沦落滞西京,

千古文章未得名。

人事萧条春梦后,

梅花五月又逢卿。

我意怜君君不识,

满襟红泪奈卿何!

烟花本是无情物,

莫倚箜篌夜半歌。

上二绝为隆儿作也。隆儿小家女,相逢道左,一往情深,动于中不觉发乎外,谓之君子之思服可,谓之旷夫之狂言亦可,要之,出乎情性,止乎礼义,如天外杨花,一番风过便清清洁洁,化作浮萍,无根无蒂,不即不离,所谓兜率宫中文箫梦影者,非耶?

达夫附记

赠梅儿

郁达夫

淡云微月恼方回,

花雾层层障不开。

好是春风沉醉夜,

半楼帘影锁寒梅。

赠姑苏女子

郁达夫

语音清脆认苏州,

作意欢娱作意愁。

故国烽烟伤满子,

仙乡消息忆秦楼。

一春绮梦花相似,

二月浓情水样流。

莫使楚天行雨去,

王孙潦倒在沧洲。

戴望舒

到我这里来,假如你还存在着,

*着,披散了你的发丝:

我将对你说那只有我们两人懂得的话。

我将对你说为什么蔷薇有金色的花瓣,

为什么你有温柔而馥郁的梦,

为什么锦葵会从我们的窗间探首进来。

人们不知道的一切我们都会深深了解,

除了我的手的颤动和你的心的奔跳;

不要怕我发着异样的光的眼睛,

向我来:你将在我的臂间找到舒适的卧榻。

可是,啊,你是不存在着了,

虽则你的记忆还使我温柔地颤动,

而我是徒然地等待着你,每一个傍晚,

在菩提树下,沉思地,抽着烟。

雪中

覃子豪

感谢上帝呀,画出来这样的图画,

在这寂寞的路旁,画上了我们两个;

雪花儿是梦一样地缤纷,

中间更添上一道僵冻的小河。

我怀里是灰色的、岁暮的感伤,

你面上却浮荡着绯色的春光——

我暗自思量啊,如果画图中也有声音

我心里一定要迸出来:“亲爱的姑娘!”

你是深深地懂得我的深意,

你却淡淡地没有一言半语;

一任远远近近的有情无情,

都无主地飘蓬在风里雪里。

最后我再也忍不住这样的静默,

用我心里唯一的声音把画图撕破。

雪花儿还是梦一样的迷蒙,

在迷蒙中再也分不清楚你我。

过黑发桥

覃子豪

佩腰的山地人走过黑发桥

海风吹乱他长长的黑发

黑色的闪烁

如蝙蝠窜入黄昏

黑发的山地人归去

白头的鹭鸶,满天飞翔

一片纯白的羽毛落下

我的一茎白发

落入古铜色的镜中

而黄昏是桥上的理发匠

以火焰烧我的青丝

我的一茎白发

溶入古铜色的镜中

而我独行

于山与海之间的无人之境

港在山外

春天系在黑发的林里

当蝙蝠目盲的时刻

黎明的海就飘动着

载满爱情的船舶

距离

覃子豪

即使地球和月亮

有着不可衡量的距离

而地球能够亲睹月亮的光辉

他们有无数定期的约会

两岸的山峰,终日凝望

他们虽曾面对长河叹息

而有时也在空间露出会心的微笑

他们似满足于永恒的遥远相对

我的梦想最绮丽

而我的现实最寂寞

是你,把它划开一个距离

失却了永恒的联系

假如,我有五千魔指

我将世界缩成一个地球仪

我寻你,如寻巴黎和伦敦

在一回转动中,就能寻着你

我们俩

刘半农

好凄冷的风雨啊!

我们俩紧紧的肩并着肩,手携着手,

向着前面的“不可知”,不住的冲走。

可怜我们全身都已湿透了,

而且冰也似的冷了,

不冷的只是相并的肩,相携的手。

那时候

应修人

捻着一枝榴花忽然面红;

想靠你肩头又不靠拢:

那时候你觉得不——

喉咙底喧嚷着:“我爱你!”

却没有勇气从嘴里跳出?

恳求

朱湘

天河明亮在杨柳梢头,

隔断了相思的织女,牵牛;

不料我们聚首,女郎呀,

你还要含羞

好,你且含羞;

一旦间我们也阻隔河流,

那时候

要重逢你也无由!

你不能怪我热情沸腾;

只能怪你自家生得迷人。

你的温柔口吻,女郎呀,

可以让风亲,树影往来亲,

唯独在我挨上前的时辰,

低声问,你偏是摇手频频。

马缨在夏夜喷吐芬芳,

那秾郁有如渍汗的肌香

连月亮都心痒。

女郎呀,你看她疾翔,

向情人疾翔——

谁料你还不如月里孤孀,今晚上

你竟将回去空房!

动与静

朱湘

在海滩上,你嘴亲了嘴以后,

便返身踏上船去开始浪游;

你说,要心靠牢了跳荡的心,

还有二十五年我须当等候。

热带的繁华与寒带的幽谧,

无穷的嬗递着,虽是慰枯寂——

你所要寻求的并不是这些;

抓到了爱,你的浪游才完毕。

在回忆中我销磨我的岁月,

火烧着你的形影,多么热烈!

不必寻求,你便是我的爱神;

供奉,祈祷他,便是我的事业。

点击: 0 | 评论: 2 | 分类: 上传 | 论坛: 悠悠华夏 | 论坛帖子

分享:
二维码

文章评论

sfiawong
无题
单单从这位民初几位诗人们的诗歌便可以窥探到当时写诗愠味,我们今代的学写作的人应该从这学到不少的妙招啊!

这里的都是有名的当时得令的大诗人,可以从中偷师啊!?

2020-12-29 22:48:10 | 引用
无题
sfiawong 写道:
单单从这位民初几位诗人们的诗歌便可以窥探到当时写诗愠味,我们今代的学写作的人应该从这学到不少的妙招啊!
这里的都是有名的当时得令的大诗人,可以从中偷(诗)师啊!?

2020-12-29 22:49:33 | 引用
sfiawong

发表评论

很抱歉,仅有会员才能发表评论。

点击此处免费注册, 或者点击此处登录,登录后您便可以发表评论。谢谢!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