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英里发传单:为川普而战  

文章内容

2020-12-27 12:07:13
0
作者: 郑义  700英里发传单:为川普而战 2020-12-08 22:15:34 [点击:5061]
昨日(12月7日)开始了一次近700英里的两日漫游,从维吉尼亚出发,经马里兰、宾夕法尼亚到纽约上州伊萨卡,今晚7点归家。

散发传单,传播12月12日将在华盛顿DC举行挺川集会消息。

这次大选违规,造成严重分歧分裂。往日老友,有些是很不错的人,也彼此伤了感情。故此我不愿介入争论,还是友情为重。但感觉局势严重,不可掉以轻心,还是要尽一份力。我不谙新技术,但发传单还会。想起多年前逃中共,担着木匠挑子挨家挨户找活儿的流浪本色,决心一个人开车出去转转。6日晚,我把此打算告诉友人,Gmail居然发不出去:Mail Delivery Sub说:“你寄到××@gmail.com的邮件已遭封锁。详情请参阅下方的技术详细资料。”一一点开链接,找到“邮件遭到退回的原因:邮件含有可疑的文字或连接。”

明白了,确实有可疑的文字:

我在传单中写了四个“Fight”:
Fight for freedom!
Fight for US!
Fight for Trump!
Fight for the great cause of Washington and Lincoln!

不管我如何操作,我的信箱是被严密封锁了,连空白信都发不出去。但电话还通,汽车还能发动,安替法也不认识我我也不怕他。次日晨,便开上我那辆上世纪的老车一路北去。上了路,才琢磨方略,边走边摸索。

只印了几百份传单,要省着点,只发给:1,门前有为川普助选牌子、旗子的人家;2,商业区;3,开大Truck和Pickup的人;4,教堂的人;5,面善的人。我倒不是怕安替法,他们让我害怕还不够格。我实在是不愿冒犯支持拜登的人,不要让人家感觉是打上门去。

早上8点许开车,走北向15号公路,只发路右侧的挺川人家。起不了多大作用,彼此鼓舞吧。

带了胶条,原打算在在商业区张贴,算盘打错了:没有可张贴的地方,到处整洁干净,无一处可下手。电线杆也干干净净,既无前例可循,也不会有人驻足观看。

常去的萨斯奎汉纳河沿岸有许多极美的小村镇,今日不赶路,见感兴趣的地名就从大路上下来。比如那个White deer (白鹿),每次路过总想弯下去看看,这回看到了,一座古老秀丽的小城。蓝色的萨斯奎汉纳河从城边流过,城中心十字路口两座漂亮的老教堂,对面是一个小警察局。街边有民众竖立的的标语牌:“回到蓝色 支持我们的警察!”到处是令人赞叹的老木房,却年久失修,掩饰不住的凋敝。这小城中心,倒还残存一块古老的广告牌,供居民交流信息。从过了年的变色的贴纸上摘下三枚图钉,总算张贴了一张传单。到教堂发传单的想法受挫:因疫情教堂关门了。就给那些门前挂了川普旗的人家一一派送。若敲门有人,必笑脸相迎,还会问问你从何处来。“维吉尼亚,哦,北维州,好远啊!上帝保佑你!”敲不出人来,就把传单顺手用烟灰缸或卵石压在门廊下的茶几藤椅上。

开Truck和Pickup的人最是豪爽,摇下车窗接过去,瞥一眼就冲我伸出大拇哥。没有一个人拒绝。我想,一个白胡子老头举着一张纸走过来,有点怪,但总不是拦路打劫。

从威廉斯港离开萨斯奎汉纳河,翻越阿巴拉契亚山进入纽约上州,在下小雪,天也黑尽了。(因此纽约上州一张未发。)如此随心所欲,边走边发,这一日发出约200来张。不多,尽心意而已。

今晨辞别友人上路,走了另一条路,从96号公路上81号高速再转15号路返回维州。沿途都是小村庄,Owego是个大村。说是个村(village),实在壮观。壮观的大教堂,壮观的法院,壮观的内战纪念碑。只是农舍都凋敝了、倒塌了,小雪覆盖,就很是苍凉。这么个被城市化、全球化冲击的村庄,据说居然也有安替法来折腾。北纽约州的一眼望穿的没落,川普当选了实在应该来看看。市场真那么公平吗?谁能替铁锈带和小城镇说话呢?Owego的教堂居然还有活动,大约是圣经学习小组,停了20来辆车。我敲开门,发了一张传单。

81号高速公路,我在路边停了两次车,每次都惹了一个人。第一次是一个警察,问我出了什么问题?我递过传单,那张年轻的脸上立刻绽开笑容,连声说谢谢。第二次,后面又停了一辆Pickup,我诧异望去,那开车的中年汉子在驾驶室里冲我比大拇指。我回了一个大拇指,人家招招手开车走人。还有一个笑话:我在一休息站向大卡车小卡车司机发传单,一开小卡车的中年人一目十行,看清了大号黑体字印刷的集会日期地点,傻笑着说,我可是住在佛罗里达!我也大笑,说你确实太远太远了!

归程,到葛底斯堡已是初暮。趁天还亮,熟门熟户地去发传单。天快黑时,在战场出口处等出来的车。见一老头立路中,都摇下车窗收了传单,道谢,递给旁边的人看。

路过圣玛利亚山大学(Mount Saint Mary's University)时天已黑尽。这是一座200多年历史的著名天主教大学,排名很靠前。山巅的鎏金圣母雕像在灯光照射下金光闪闪。我开车弯进去发了几张传单。据说这座学校也支持“黑命贵”运动。我只是很好奇:师生们会掀翻那座大学得以命名的圣母像吗?

到家吃完晚饭就写这篇报告。我的E-mail被封锁了,但《独立评论》还上得去。就请网友们帮我转发。明天我准备再印些传单跑维州、宾州、马里兰州、德拉瓦州。美国宪法的起始句是“我们人民”,而不是“我们各州”。在任何艰难复杂的局面下,最可靠的是直接诉诸人民。我能力很小,但愿意试着做点小事。

朋友,可以帮助我吗?

附传单原文:

Fight for freedom!
Fight for US!
Fight for Trump!
Fight for the great cause of Washington and Lincoln!
America is in danger!
America belongs to "WE THE PEOPLE"!

Pro-Trump Rally to be Held in DC on December 12 at 10:00 AM—3:00 PM.
Please tell everyone to attend!

Our America will be brighter than a thousand suns on December 12!

My name is ZY.
I am an American citizen.
I live in Virginia.
I am a writer who fled Communist China 30 years ago.
I know what leftism and socialism are.

中文:
为自由而战!
为美国而战!
为川普而战!
为华盛顿、林肯开创的伟大事业而战!
美国在危急中!
美国属于“我们人民”!
支持川普集会将于12月12日10:00 AM-3:00 PM在华盛顿DC举行。
我名叫ZY。
我是美国公民。
我住在维吉尼亚州。
我是一名作家,30年前逃离中国。
我知道什么是左派和社会主义。
最后编辑时间: 2020-12-08 23:08:21

点击: 0 | 评论: 0 | 分类: 上传 | 论坛: 精致生活 | 论坛帖子

分享:
二维码

文章评论

现在还没有任何评论,欢迎您发表您的看法或者回复。

发表评论

很抱歉,仅有会员才能发表评论。

点击此处免费注册, 或者点击此处登录,登录后您便可以发表评论。谢谢!

加西网为北美中文网传媒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