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虎的聊齋
空間首頁 | 博客 | 好友分享 | 相冊 | 存檔 | 朋友和群組 | 個人資料

他假扮智障,把自己賣進黑磚窯:歷經生死3小時,解救30多名奴工 

2021-04-29 23:50:52
>>文章內容
原創:世界華人周刊



最近,豆瓣上有一則帖子爆火。

帖子題為《這就是真正的記者吧》,用一串不太清晰的截圖,截取了一個記者的日常。

● 來源:豆瓣

坐在馬路邊,撿煙頭,吃垃圾,渾身臭氣烘烘……路人們見了,有的側目而過,有的給他丟下口吃的,或者丟下張毛票,都以為他是個智力有問題的乞丐。

但誰又能想到,他的真實身份,竟是河南電視台都市頻道的首席記者。

他叫崔松旺,外號“暗訪小王子”“打死都要拍”。

● 崔松旺

他扮作智障乞丐,目的是為了臥底黑心窯廠,揭露這個行業背後不為人知的罪惡。

拐賣,奴役,鞭笞,無限接近死亡……一番番斗智斗勇,簡直比拍電影還要驚險刺激。

他的事跡,還得從10年前說起。

1、罪惡的黑磚窯

2011年的一天,崔松旺接到一個電話,電話裡的求助者稱,有一些黑磚窯,專門誘騙、拐賣智障人士到窯廠做工。

這些黑磚窯一般地處偏僻、無人管制,黑心老板們為了獲取暴利,喪了良心,把智障人士圈養起來,充當免費勞動力。

智障人士在暴力脅迫下,從事著超高強度的體力勞動,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食不果腹,衣不蔽體,睡的地方比豬圈還肮臓狹小。

一旦偷懶或者逃跑,就會換來一頓毒打。倘若打死了,或者幹不動活兒了,就會被老板“清理”,埋到附近的荒山。

聽起來簡直令人毛骨悚然!



崔松旺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立即和同事前往黑窯廠進行調查。

然而,那些黑窯廠的警惕性都很高,陌生的面孔別說進入廠區內部,就連大門都無法靠近。

並且,他們應對舉報和檢查,也有著自己的一套手段,彼此間串通包庇,總能及時將智障工人轉移掩藏。

崔松旺和同事們經過半個多月的調查暗訪,也只獲得了一些外圍的信息和零散的證據,對於核心產業鏈的內容,還是所知甚少。

沒有足夠的證據,就不能立案,就不能徹底摧毀黑窯廠,將黑心老板繩之以法。

那些被圈養的智障人士,也將繼續活在苦難與死亡中,暗無天日。

崔松旺思來想去,最終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假扮智障人士,去黑窯廠當臥底!



那一年,崔松旺25歲。

正直,敬業,一腔熱血,眼裡容不得沙子。

 2、機智的“求拐”計劃

去黑窯廠當臥底,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這一點崔松旺心知肚明。

根據掌握的情報,窯廠裡的監工和打手個個心狠手黑,一旦被他們識破身份,定會有生命危險。

但想到那些被壓迫奴役的奴工,崔松旺咬了咬牙:“幹了!”

於是,他換上邋遢的衣服,去土裡打了幾個滾,把渾身弄得臓兮兮的,以此扮作乞丐,去黑窯廠周圍晃蕩。



一連幾天,沒有人搭理他。

他嘗試著接近黑窯廠的大門要吃的,結果被趕了出來。

那些人的警惕性實在太強了,像惡狼一樣瞪視著崔松旺,直到崔松旺走出很遠,他們才收回了視線。

第一次“求拐”計劃,就這樣失敗了。

不過崔松旺沒有死心。

他總結經驗,認為自己失敗的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是造型還不夠邋遢,不像一個真正的乞丐;二是自己主動送上門去的這種方式,很難讓獵手消除戒心。

於是,他不再急著進入黑窯廠,而是更加細致地改善自己的“妝造”。

他一連幾天不洗臉不刷牙,胡子拉碴的,頭發也擀了氈,把衣服扯開幾個破洞,用汗漬浸透,讓旁人離著老遠,就能聞到身上那股臭烘烘的氣味。



他也不再去黑窯廠門口轉悠,而是徘徊在汽車站、火車站等人員嘈雜的地方,讓那些“探貨人”和“職業招募人”,來主動發現自己。

為了使表演看起來更加逼真,他翻垃圾桶,睡大馬路,撿路人丟的煙頭,朝沿街的餐館要飯,儼然就是個智力低下的乞丐。



崔松旺的付出沒有白費,在游蕩了四五天之後,許多人已經徹底把他當作了乞丐,開始主動給他吃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等到了一個可能把他“拐”走的人。

那人穿了件灰色襯衫,在崔松旺旁邊反復徘徊後,主動上前和崔松旺搭訕,崔松旺則盡量回答得前言不搭後語,以使對方相信自己是個“智障人士”。

灰衣男:“你上哪兒去啊,坐車不坐?”

崔松旺:“有煙沒?”

灰衣男:“坐車吧?”

崔松旺:“給根煙吧!”

灰衣男:“你上哪兒哩?”

崔松旺:“我去哪兒都中。”

灰衣男:“你家是哪兒哩?”

崔松旺:“嗯,可遠。”

灰衣男:“啥地方哩?”

崔松旺:“河上。”

灰衣男:“河南啥地方哩?”

崔松旺:“河邊。”

見崔松旺說話含含糊糊、答非所問,灰衣男子大概心裡有了分寸,突然問崔松旺要不要找工作:“幹活兒不幹哩?”

“幹!幹啥啊?”

“窯廠你幹不幹?”

“給錢不給?”

“給錢,咋會不給哩!”灰衣男子說完這句話,便徑直離開了。

對方的態度讓崔松旺有些捉摸不透,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句話說錯了,從而讓對方產生了戒心。不過憑直覺,崔松旺認為對方不會這麼輕易“善罷甘休”。



兩天後,又一名白衣男子接近了崔松旺,環顧左右後,問崔松旺是不是要找工作,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後,這名男子卻也徑直離開了。

崔松旺更加一頭霧水。但他很快發現,剛才的白衣男子出現在了一個涼皮攤位前,和另一名男子交頭接耳地說著什麼,而那名男子,正是之前和自己搭訕的灰衣人。

這一刻,崔松旺已經完全確定,對方二人就是“職業招募人”!



為了打消這二人的顧慮,崔松旺裝作若無其事地走到涼皮攤前,跟攤位老板討要吃的。

攤位老板沒來得及搭理他,他便一把端起其他顧客吃剩的半碗涼皮,狼吞虎咽地大口吃了起來,連湯都喝了個精光,而後心滿意足地擦了擦嘴,離開了。

他沒有回頭看那兩個“招募人”,但他心裡明白,這事兒,成了!



果然,第二天下午,就在崔松旺躺在草坪上打盹時,有人踢醒了他,將他塞入了一輛出租車。

上車後,崔松旺發現,車上的兩個人,其中一個是灰衣男子,另一個是出租車司機,根據對方的談話,判斷是那白衣男子的兒子。

出租車離開城區,沿著國道疾馳,後又繞過幾條鄉間公路和田間小路,經過整整3個小時的車程,最終停在了一座磚窯廠內。

2011年8月17日,崔松旺終於如願進入了黑窯廠。

但真正的危險,才剛剛開始。
maohu | 點擊: 0 | 評論: 3 | 分類: 缺省 | 論壇: 情系中國 | 論壇帖子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maohu
無題
3、只身犯險,演技炸裂

崔松旺剛到窯廠內,便有幾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對他進行了搜身。
當時崔松旺的身上裝了針孔攝像頭,一旦被搜出,後果不堪設想。
他靈機一動,假裝跌倒在地,趁機將針孔攝像頭丟了出去,以此躲過了一劫。
但還沒等崔松旺鎮定下來,又有人見他腳上的鞋子不錯:“咦,這家伙穿的鞋還可以,給他扒了!”
崔松旺一聽這話,可真的嚇壞了,因為他的鞋子裡,此刻正藏著一個微型手機,還有一個暗訪機。
怎麼辦?怎麼辦?
危難關頭,崔松旺忽而急中生智,隨手擤了把鼻涕往鞋子上一抹,然後傻呵呵地左顧右盼。
那些人一看,立即嫌棄道:“你這家伙真是臓,去去去去!”
用這種辦法,崔松旺再次逃過一劫。
隨後,崔松旺被帶進了一間小黑屋。


有人叫來了窯廠老板,那老板光著膀子,露著一身肥膘肉,見了崔松旺,凝視了足足有5秒鍾。
崔松旺被他盯得有些發慌,便故作害怕,逃避著他的眼神。
窯廠老板見狀哈哈大笑,詢問崔松旺姓名住址等信息,崔松旺則故技重施,含糊著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老板打消了疑慮,像相牲口一樣,讓崔松旺在院子裡跑了兩圈。在眾人的一片大笑聲中,崔松旺被以500元的價格,賣給了窯廠老板。
出租車司機和灰衣男子,二三分成。
從驗貨到交易完成,簡單幾句話,只用了不到10分鍾,而智障人士從此陷入的奴工生活,卻極有可能是一場永遠也不會醒來的噩夢。

4、羊在虎口,生死逃亡

崔松旺只在屋子裡待了幾分鍾,便被趕進了工棚做工。
這時,是傍晚的6點10分。
眼前的景象讓崔松旺感到無比震驚和心痛:
昏暗的光線下,一個個智障奴工,在悶熱潮濕的工棚裡做著苦力,他們中的大多數身體帶著傷,有些已經出現了潰爛;
● 一個奴工展示他手上的傷口
幾名監工手持三角帶,對奴工們動輒打罵,一鞭鞭抽打在頭臉、後背、下體等處,換來一聲聲哀嚎,卻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奴工們吃的飯,更是簡單得可憐,說是“稀飯面湯”,裡邊卻只有一點面,淡得幾乎和白開水一樣。
崔松旺的後背挨了幾鞭子,留下了幾道深深的血痕,他壓抑著,不敢哭叫。


和崔松旺搭班幹活的是個“傻子”,幾乎每五分鍾就要遭受一次毒打,用三角帶、用鞋底子抽打下體,慘無人道。
崔松旺在幹活兒的同時,也在一直尋找機會逃跑。
然而黑窯廠進來困難,出去更是難上加難。
他趁監工不注意,躲到牆角打算磨開拴著自己的繩子,可剛磨到一半,便被人發現了,對他一陣拳打腳踢後,重新趕回去接著幹活兒。
大概幹了3個多小時,崔松旺終於找到了一個逃跑的機會,他以喝水為借口出了工棚,借著夜色的掩護,翻出牆頭一路狂逃。


窯廠周圍都是燒磚取土留下的大坑,他爬過一個個大坑,兩只腳都被崴傷,但緊張和驚恐,讓他感覺不到疼痛,只拼了命地往前跑。
後面隱隱傳來摩托聲和狗叫聲,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逃跑被人發現了,他只知道,一旦被抓回去,即便不被打死,也得殘廢。
崔松旺跑了很遠,前方被一條河攔住去路。此時的他已經精疲力竭,但求生的欲望,讓他不敢停下。
他抓著水草游過河,一頭扎進河對岸的玉米地中,然後趕緊電話聯系負責接應的同事。
沒法報告方位,也根本不知道方位,到處都是荒草和莊稼。路上不時有窯廠的人騎摩托車經過,刺目的燈光和機器的轟鳴,讓這個夜晚充滿了凶險。
為了不暴露身份,同事們只能以窯廠為中心,沿著河道在玉米地摸排尋找。
他們用發短信代替打電話,在經過近兩個小時的搜救後,8月18日零點二十分,崔松旺終於與負責接應的同事會合。
● 崔松旺給同事發的短信
在見到同伴的瞬間,這個鐵血的漢子,再也控制不住情緒,一下子哭了出來。


作為一個正常人,從黑窯廠逃出來都是如此地艱難,很難想象那些真正的智障人士,在沒有人營救的情況下,該如何才能逃出生天。
崔松旺冒死取得的線索和證據,在黑窯廠案件偵破過程中起到了極其關鍵的作用,警方一舉抓獲8名黑窯廠老板和招募人,解救智障奴工30多名!
● 崔松旺10年前的微博
2011年9月,崔松旺和同伴拍攝的紀錄片《智障奴工》上映,引起了巨大的社會反響。
崔松旺也因此被提名為當年的中國魅力50人評選,並當選為2011年度中國正義人物。


如今的崔松旺已是河南廣播電視台《都市報道》的制片人,他依然會用自己筆尖和鏡頭,狙擊著那些文明社會裡的罪惡。

當有人問起崔松旺會不會擔心被報復,他說:
“只要在陽光下,就沒有邪惡敢靠近!”
● 崔松旺最近的回復
縱使長夜難明,總有人舍命燃燈。點個“在看”吧,為光明,為正義,也為了這個鐵血的真漢子!文/牧龍閒人

2021-04-29 23:51:07 | 引用
無題
這是真正的勇士

2021-04-30 09:18:53 | 引用
smschat
pws07
無題
這個椰奶可以做

2021-04-30 09:31:23 | 引用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文章分類
缺省  

Our Sponsors

快速導航
首頁
論壇
Classified Search Engine
黃頁/二手
北美個人空間
免費注冊
登錄

統計
點擊: 7099464
帖子數量: 78489
開辟個人空間: 2013-03-28
最後更新: 2021-06-17

RSS訂閱
 
 
 
 
 

   https://www.westca.com/Space/u=51568/lang=tchinese.html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