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佩服朱賢建,至少他試過了 

文章內容

2021-11-29 11:55:25
54
很佩服朱賢建,至少他試過了

桃夭2 富貴逼人來

曾經暗暗希望朱賢建不要被記起,曾經多麼希望朱賢建會慢慢被遺忘在某個角落裡,曾經更是祈禱朱賢建能夠到達他最想到達的地方,然而,41天後,終於,朱賢建還是被找到了。





[/align]

點擊: 0 | 評論: 54 | 分類: 笑的 | 論壇: 溫哥華不眠夜 | 論壇帖子

QR Code
請用微信 掃一掃 掃描上面的二維碼,然後點擊頁面右上角的 ... 圖標,然後點擊 發送給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謝謝!
分享:
分享到微信

文章評論

逸立
Re: 很佩服朱賢建,至少他試過了
曾經暗暗希望朱賢建不要被記起,曾經多麼希望朱賢建會慢慢被遺忘在某個角落裡,曾經更是祈禱朱賢建能夠到達他最想到達的地方,然而,41天後,終於,朱賢建還是被找到了。



還能有什麼希望呢,只希望有關方面能從人道主義出發,法外開恩,給朱賢建判個不可減刑的“無期”吧,不要遣返他,就讓這個可憐的人老死在監獄吧。

雖然監獄不可能是朱賢建最願意呆的地方,但朱賢建的祖國卻是地獄,如果被遣返,回去等待他的是可想而知的凌辱與生不如死的折磨。


(如果你是朱賢建,如果你是這個女孩,你要不要拼盡所有力氣偷渡離開?)

哎,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希望呢,這個可憐的、熟悉的陌生人。

陌生,是因為我不認識朱賢建。

熟悉,是因為有一段記憶還不曾走遠。

2021-11-29 11:56:26 | 引用
Re: 很佩服朱賢建,至少他試過了
曾有老人回憶,從1951年到1980年,那個時代的廣州,人們常常自發去珠江練習游泳,從城市到鄉村,從孩童到老人,人們冒著生命危險,或爬火車,或乘小船,或只身泅水,不顧一切,向著河的那一邊奔去。

那些成功奔到了河的那一邊的人們,他們是幸運的。

許多報紙都記載了這樣一件事情。

1962年5月,有3萬多名逃到那裡的人聚集在市區附近的一座名為華山的小山上。

數千名菌井,開始大規模的驅趕與抓捕。與此同時,先後有十余萬名當地市民,帶著食品和飲水趕到華山,保護這些偷渡者。根據事後的統計,大約有一半的偷渡者,在市民們的掩護下逃入市區。

最後,在“不行動者作抗命論”的指令下,井茶才終於開始執行命令,將這些偷渡者強行拖到山下早已准備好的數百輛汽車上,准備第二天遣送回內地。

當晚,當地幾乎所有的娛樂場所都自動熄燈閉門,以示抗議。幾乎所有的媒體都停止了娛樂節目,許多電台開始現場直播華山的狀況。

第二天,當數百輛汽車排成長龍,緩緩向內地方向開去時,一個令人目瞪口呆的場景出現了。

數百名當地市民突然跳到馬路當中,躺在地上,擋住了汽車。人群裡爆發出吼聲:“快跳車啊!”據事後統計,又有近千名人,在周圍當地市民的掩護下逃離了現場。

多麼善良、淳樸、可愛的當地市民啊。想到這些不曾遠去的過去,說不盡道不完對這些河那邊人們的尊敬、喜愛,感謝。如今,只有無限的惆悵,只有深深的遺憾。想祝福,不知道該如何祝福,這祝福實在太虛偽、無力。

2021-11-29 11:57:31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很佩服朱賢建,至少他試過了
後來,負責廣東特區籌辦、曾兼任深圳市委第一書記的吳南生回憶道:“在特區條例公布後的幾天,逃·的人群突然消失了!確確實實,那成千上萬藏在梧桐山的大石後、樹林中准備外逃的人群,完全消失了!”

生活有了盼頭,誰願意背井離鄉啊。人的嘴巴會撒謊,可人的腳很老實,哪裡好自然就往哪裡跑。這也是朱賢建們為什麼要往這裡跑的原因啊。

寫到這裡插一句,這也是我為什麼這幾天連寫幾篇文字懟司馬南的原因。我不想重新再回到四十年前的那種歲月,我一直記得,為了給我買一雙少林鞋,僅僅12元錢,我親愛的外婆盼著家裡的兔子們快快毛長起來,盼了一個多月。

可憐的朱賢建,生而為人,他只是想吃飽飯,他只是想像個人一樣活下去,他不得不拿自己的生命做籌碼去賭一回,他錯在哪裡啊?

朱賢建能像六七十年代的廣東人一樣,幸運的得到善良的、淳樸的,可愛的人們的幫助嗎?

多麼希望我的希望不是我的一廂情願。
朱賢建這個人讓我想起了一個叫布魯斯克的年輕人。

1961年,新建的 柏 林牆還不是很堅固,輔助設施也有待“完善”,有個叫布魯希克的東德司機身中數彈,仍然緊踩油門,大客車在彈雨中一頭撞開了柏 林牆,沖入了西柏林。夢寐以求的自由的風,在布魯斯克年輕生命的最後一刻,穿過擋風玻璃的19個彈孔,吹拂到了他的臉上······

 “But I tried, didn't I? Goddamnit, at least I did that. ”

但我試過了,不是嗎?媽的,至少我試過了。
其實,我是很佩服朱賢建的,至少他試過了。

而最悲哀的是,比如朱賢建祖國的許多人,他們明明身在地獄,他們偏非要說他們那裡是天堂。

2021-11-29 11:59:04 | 引用
無題
很佩服朱賢建

2021-11-29 12:01:01 | 引用
Slowbro
snowthor
無題
就愛聽逸老師的課

2021-11-29 12:06:56 | 引用
無題
能把老太太捅成重傷,也是個狠人。

除非老太太是朝陽區的。

2021-11-29 12:07:43 | 引用
胡家十八刀
grinder
無題
很佩服朱賢建

2021-11-29 12:12:54 | 引用
RE:
胡家十八刀 寫道:
能把老太太捅成重傷,也是個狠人。
除非老太太是朝陽區的。

如果老太太是朝陽區的那還不知道是誰捅誰的簍子呢

2021-11-29 12:13:51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snowthor 寫道:
就愛聽逸老師的課

我······我剛才講講講課了嗎?

2021-11-29 12:14:14 | 引用
RE:
Slowbro 寫道:
很佩服朱賢建

佩服完之後呢?

2021-11-29 12:14:55 | 引用
逸立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