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幺傻:花圈沒人敢處理,最後燒死七百人

文章內容

2021-09-16 10:22:13
10
李幺傻:花圈沒人敢處理,最後燒死七百人

[color=rgba(0, 0, 0, 0.3)]Original[/color] [color=rgba(0, 0, 0, 0.3)]孤燈書生[/color] 酒鬼街1號 1 week ago

點擊: 0 | 評論: 10 | 分類: 笑的 | 論壇: 溫哥華不眠夜 | 論壇帖子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逸立
Re: 李幺傻:花圈沒人敢處理,最後燒死七百人
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因為幾乎沒有報刊報道過。

但它卻是真實存在的。



1976年9月9日,毛主席去世了。

當時,全國人民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中。

人們用各種形式來哀悼,寫詩歌,寫挽聯,敬獻花圈……

9月18日,天安門廣場召開追悼會,有百萬人參加。

當時的最高領導人華國鋒在念悼詞的時候,異常悲傷,數度哽咽難語,淚水奪眶而出。

報紙這樣寫道:“人民群眾無法抑制悲傷,哭聲響成一片,有3000人因為傷心過度,開始出現脫水、昏厥的身體狀況。”



在遙遠的新疆,人們也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中。

天安門廣場的追悼會召開不久,新疆建設兵團伊犁農4師霍城61團也召開了盛大的追悼會。

61團的人們紛紛敬獻花圈。據說,當時61團參與扎花圈的人,多達上萬人。

很多人都是全家人一起扎花圈,寄托哀思。

然而,追悼會召開了以後,出現了一個難題,這麼多花圈怎麼處理?

2021-09-16 10:22:31 | 引用
Re: 李幺傻:花圈沒人敢處理,最後燒死七百人
按照農村的風俗,花圈都會在逝者的墳塋前焚燒。
可是,這些花圈可不是普通的花圈,花圈旁邊還有漢字,比如“毛主席永垂不朽”、“毛主席萬壽無疆”……
這樣的字,誰敢焚燒?
別說焚燒,你即使沒有保護好,弄壞了,也會給你戴上一頂“反革命分子”的帽子。
我當記者采訪的時候,曾經聽到過這樣一件事——
全大隊正在召開全體社員大會,一個不識字的農村婦女,懷裡的孩子拉屎了,她從口袋裡掏出撿拾的半張報紙,給孩子擦屁股。
而那半張報紙上,上面有一句“毛主席語錄”。
旁邊的人告發了她。這個婦女被關進監獄。

因為沒人敢處理這些花圈,花圈只好堆放在團部大禮堂的後面。
幾千只花圈層層摞積,摞起了兩米多高,大約占地120平方米。
時間來到了1977年2月18日,農歷大年初一。
這時候,距離毛主席逝世,已經過去快半年了。
這半年裡,中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首先,是“四人幫”被粉碎了。“四人幫”指的是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四個人。
這四個人在那個特殊的十年裡,興風作浪,為所欲為,整死了一大批對他們有意見和看法的老革命、老幹部、老知識分子。
所以,“四人幫”被粉碎,是一件振奮人心的大事,又加上當年秋糧獲得了豐收,所以,61團從上到下都喜氣洋洋。
大年初一這一天,團部就通過廣播通知到各家各戶:今晚放映電影《戰友》。
看電影,是那個時代人們最歡快的事情。
因為那時候的人們,幾乎沒有任何娛樂活動,看電影是極為難得的幸福時光,尤其對於孩子們來說。
而且,電影還難得放一場。而且,放來放去都是那麼幾部電影:《渡江偵察記》、《東進序曲》、《地道戰》、《地雷戰》……
包括今晚放映的《戰友》。
但人們仍然喜歡看。

2021-09-16 10:23:23 | 引用
逸立
BuswellDental
無題
這麼厲害牙牙

2021-09-16 10:23:44 | 引用
Re: 李幺傻:花圈沒人敢處理,最後燒死七百人
當天晚上,氣溫零下十幾度,滴水成冰,盡管是老電影,但仍然擋不住人們觀看電影的激情。
夜晚九點半,電影開始放映。
新疆在中國最西邊,天黑得晚。夜晚九點半,其實也就是天剛剛擦黑。
禮堂裡擠了近千人觀看電影。
夜晚11點15分左右,電影即將結束。
一個名叫張廣輝的12歲的小學生,從口袋裡掏出了一種名叫“地老鼠”的炮竹,點燃後,丟在地上。
“地老鼠”伴隨著尖利的嘯叫,鑽進了大禮堂後面的花圈裡。
花圈在這裡堆放了快半年,制作花圈的紙花、葦杆、樹條,早就幹透了,見火就著。
火焰騰騰燃燒,火柱直達屋頂,大禮堂瞬間成為火海。
人們潮水一樣湧向門口。
然而,大禮堂的門只有1.6米寬。慌亂的人群湧向門口,門口被堵得水泄不通。
很多人還沒有趕到門口,就倒在了火海裡。
最終,有694人被燒死。

2021-09-16 10:23:50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李幺傻:花圈沒人敢處理,最後燒死七百人
闖禍的小學生張廣輝,是第一個逃出大禮堂的,他知道自己闖禍了。
後來,在父母的陪同下,投案自首。
1977年3月,張廣輝被送到少年犯罪教養所。被釋放後,他去了廣東,不知所終。
當晚的放映員,因為在大禮堂放映,而沒有露天放映,也被追究刑事責任,拘留2年5個月。
刑滿釋放後,他去了湖北,也不知所終。
“舊事重提淚滿腮,七百兒女入火海。終生難忘悲慘事,常聞父老哭聲哀。”這是時任61團政委的馬驥,在30年後所寫的詩歌。

2021-09-16 10:24:48 | 引用
回復帖子
逸立 寫道:
闖禍的小學生張廣輝,是第一個逃出大禮堂的,他知道自己闖禍了。
後來,在父母的陪同下,投案自首。
1977年3月,張廣輝被送到少年犯罪教養所。被釋放後,他去了廣東,不知所終。
當晚的放映員,因為在大禮堂放映,而沒有露天放映,也被追究刑事責任,拘留2年5個月。
刑滿釋放後,他去了湖北,也不知所終。
“舊事重提淚滿腮,七百兒女入火海。終生難忘悲慘事,常聞父老哭聲哀。”這是時任61團政委的馬驥,在30年後所寫的詩歌。


果然有趣的故事

2021-09-16 10:56:39 | 引用
bbsang2
guokybh
無題
這種慘劇真是多

2021-09-16 11:48:14 | 引用
RE:
bbsang2 寫道:
果然有趣的故事

這故事可不那麼有趣啊

2021-09-16 11:56:36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guokybh 寫道:
這種慘劇真是多

這種慘劇該讓領導先走

2021-09-16 12:02:20 | 引用
無題
感覺現在斷了工業 一步步走向農場生活

2021-09-16 12:11:04 | 引用
盆栽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