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帖: 氣象局長李柯星和他的團隊

文章內容

2021-07-25 12:24:48
6
氣象局長李柯星和他的團隊

[color=rgba(0, 0, 0, 0.3)]Original[/color] [color=rgba(0, 0, 0, 0.3)]chuzhaoxin[/color] 老褚記 2 days ago

點擊: 0 | 評論: 6 | 分類: 笑的 | 論壇: 溫哥華不眠夜 | 論壇帖子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逸立
Re: 正能量帖: 氣象局長李柯星和他的團隊
過氣的前時政記者老褚,大概是關注到李柯星的第一人。之所以關注他,是因為他在鄭州慘劇發生前連續簽發了5道暴雨紅色預警。

2021-07-25 12:25:43 | 引用
Re: 正能量帖: 氣象局長李柯星和他的團隊
他簽發每一次紅色預警都明確告知了防御指南:政府及相關部門按照職責做好防暴雨應急和搶險工作;停止集會、停課、停業(除特殊行業外);做好山洪、滑坡、泥石流等災害的防御和搶險工作。
 
這好比打仗,負責情報工作的李柯星發現敵軍即將來襲的跡象,連續送了5道八百裡加急的軍情情報。可惜,沒有被重視,鄭州准備不足,潰不成軍,傷亡慘重。

2021-07-25 12:26:11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正能量帖: 氣象局長李柯星和他的團隊
這幾日都在強調暴雨紅色預警,沒有花太多筆墨在李柯星身上。
李柯星,先後在河南新鄉下轄的衛輝市擔任過氣象局局長、開封市氣象局紀檢組長、副局長、商丘市氣象局局長、鄭州市氣象局局長,至少跨了四個地級市。
 
李柯星與一般的行政官員不同,愛寫東西,而且不是什麼老幹部體的打油詩,是專業論文。
上網略查,你會發現他單獨署名或者參與署名的論文有十多篇,比如《氣候變化對河南省農業的影響及對策》、2020年在《水利科學與寒區工程》上發表的《環境變化對水資源影響研究進展及其借鑒與啟示》。
網上有人說,李柯星可能是中國的局長中最喜歡寫論文的。
從這些信息我們基本可以判斷,至少跨越四個地級市任職的李柯星履歷很豐富,長期在氣象局工作,精通業務,發表了大量專業論文,有較高的理論修養。
李柯星是2017年從商丘市氣象局局長的崗位上調任鄭州市氣象局局長的。


2021-07-25 12:26:40 | 引用
Re: 正能量帖: 氣象局長李柯星和他的團隊
李柯星上任後,鄭州市氣象局至少參與了兩次重大活動的氣象保障。
2019年,全國民族運動會在鄭州召開,河南省氣象局官網發布的《第十一屆全國民族運動會開幕式氣象保障服務紀實》記載:由鄭州市副市長李喜安擔任指揮長、鄭州市氣象局局長李柯星擔任執行指揮長的氣象保障指揮部,從8月20日進駐體育場後開始正式運行,主要負責開閉幕式人工影響天氣作業各項准備、空域協調等工作。該指揮部與開幕式現場演出場地僅“一牆之隔”,連同戶外的應急保障車為開幕式氣象保障服務提供強大支撐。
 
2020年春節聯歡晚會在鄭州設立分會場,由於分會場大多為露天演出,天氣成為重要影響因素之一。中國氣象報報道:鄭州分會場的施工進度和市氣象局的保障工作,受到央視導演組高度認可。總導演表示,體會到了“鄭州速度”“鄭州力量”和“鄭州效率”。這其中,當然也有“鄭州氣象速度”。
 
從這些信息我們不難看出,鄭州市氣象局的業務是過硬的,過去開個運動會、辦個晚會,鄭州市氣象局都是非常重要的保障力量,他們的專業意見和專業技能都受到了高度重視。

可是,到了關系到一千多萬鄭州人生命財產安全的時候,李柯星和鄭州市氣象局的專業意見沒有人重視了。李柯星在鄭州慘劇前簽發的5次暴雨紅色預警都沒有人重視或者說重視不夠,真的是可悲。

2021-07-25 12:27:11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正能量帖: 氣象局長李柯星和他的團隊
實,不僅僅是鄭州市氣象局在慘劇發生前連續發布了5次紅色預警,河南省氣象台也連續發布了5次暴雨紅色預警,一共是10次暴雨紅色預警。


如果說是單純發了一次紅色預警,沒有引起重視是因為過去幾十年鄭州都沒有下過這麼大的雨疏忽了,可是,不是只發了一次暴雨紅色預警啊,省市兩級氣象台連續發布了10次暴雨紅色預警,而且預警的正式公文中明確提示了停課停業,都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
他們充耳不聞、視而不見。這,讓人覺得遺憾,覺得痛心,更讓人憤怒。

2021-07-25 12:27:45 | 引用
Re: 正能量帖: 氣象局長李柯星和他的團隊
提前發布這麼多紅色預警,意味著這場所謂的“千年一遇”的暴雨早就被提前警示了。
大家算一算,河南省氣象台從7月19日晚上9點50分到7月20日下午4點20,鄭州氣象台從7月19日晚上9點59分到7月21日下午4點1分,差不多是18個小時內各連發了5次暴雨紅色預警。按照紅色預警的雨量是三個小時內至少是100毫米的降雨計算,5次累積起來也就是20個小時左右降雨量高達500毫米。
我們誰也不否認雨大,20小時內500毫米的降雨都落到鄭州市,當然很驚人,但這降雨量並不是突如其來毫無征兆的,按照預警完全可以提前做好應對,比如讓學校停課,讓地鐵停止運營、讓一些企業停工。
鄭州的老百姓可能不懂紅色預警意味著什麼,也看不到這些紅頭的預警,但如果政府啟動緊急預案,通過報紙電視廣播和各種官方自媒體要求停課停工,跟疫情期間一樣要求“非必要不出門”,那路上不會有那麼多車和人被沖走,地鐵裡不會死那麼多人,隧道裡也不會死那麼人。
可惜,事實證明他們沒有這麼做。為什麼,不重視,就跟十道八百裡加急的軍情沒有被重視一樣,最後遭到被預告過十次的“突襲”潰不成軍。

死亡的人數已經增加到了56人,還有數人失蹤,傷亡的數據還會增加。不知李柯星的心裡作何想,他和他的同事同行們本可以救下很多人。
有些人問我為什麼盯住這個細節不放。這還需要問嗎,如果連續10次紅色預警引起了足夠的重視,就不會死這麼多人。還有人來懟我,你就知道坐在家裡唧唧歪歪,你為什麼不去河南救災?很簡單,這個社會是有分工的,救災是一些人的責任,發現問題指出問題就是另外一些人的社會責任。不反思,只知道在慘重的死亡裡發掘所謂的正能量和閃光點,只知道一味無腦的感動,那下一次還會死人、還會死這麼多的人,而且下一次死的可能就是你或者你的家人朋友。
所以,一方面固然要救災,給幸存者以繼續生存的保障和幫助,另一方面我們也要追問和反思,告慰逝者,避免下一次悲劇重演。

老褚記
2021年7月24日

2021-07-25 12:28:05 | 引用
逸立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