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看金燦榮,多讀時殷弘

文章內容

2020-06-28 11:41:06
22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逸立
Re: 少看金燦榮,多讀時殷弘
關於中美關系,少看金燦榮,多讀時殷弘


人民大學搞國際關系研究的學者中,最受學術界重視的不是金燦榮。在某種意義上,金燦榮教授已經成功轉型為大眾化的學者,名氣大,好放言高論,深知群眾喜戰心理,很能投其所好,好為嘩眾取寵之論,說話幽默,比喻誇張,他最近的誇張的說法是:我們中國現在強大了,沒法韜光養晦了,比如日本,我們中國就是蹲著都比他高!金燦榮教授關於中美關系的很多預測和分析都被實踐證明錯了,比如什麼大王小王之類。

在這樣的意義上,金燦榮教授實際上已經成為某種大眾心理的代言人,已經脫離了學術界。人民大學搞國際關系,研究中美關系最受學術界看重的還是時殷弘教授,很多年前,我讀到時殷弘教授研究中美冷戰的名著《敵對與沖突的由來》就大吃一驚,反復閱讀,受益良多。
但是,時殷弘教授的語言風格不同於金燦榮教授的通俗易懂大白話,而是有些別扭,有些拐彎,我的理解,其中實際上隱含著時殷弘教授的高超的語言技巧,能夠把很多概念以脫敏的方式安全地表達出來,不得了!
[color=#0052ff]總體上看,金燦榮教授是理想主義的經常讓人熱血沸騰,時殷弘教授則是現實主義的讓人冷靜理性。[/color]

2020-06-28 11:41:55 | 引用
Re: 少看金燦榮,多讀時殷弘
疫情以來,中美關系降到了歷史上的最低點。如何應對,時殷弘教授最近在鳳凰衛視的節目上有著內容豐富見解獨到的闡述,值得關心中美關系的人耐心閱讀,細細品味。因為如何處理中美關系實在關系國運,關系民生。
 
1,口水戰扣帽有余,細致不足
 
對於疫情以來的中美之間的宣傳戰和口水戰,時殷弘教授指出:
中國對外政策我認為現在有了新的優先,也就是大力宣傳對外援助的事實。第一,促進傳播由國內新冠流疫應對所弘揚中國體制的某種優越性。第二,對外輻射中國偉大新形象,也就是全球公共健康緊急狀態中抗擊大流疫的一個世界引領者。另外,再加上與之息息相關的,在流疫問題上與美國的政治外交以及意識形態的對抗。就中國的前兩項對外政策優先而言,目前需要改進的主要是增進與世界在大流疫之下,驟然加劇的復雜性的認識。適當的放慢推進速度,和適當的降低宣傳調門,減少縮小效果與期望之間的差距。與美國在流疫等問題上的對抗,包括中美相關的口水戰。雖然實屬必要,但也需要適當改變弱點,弱點就是過於偏重對稱戰略,還有駁辭細致不足,扣帽有余。

2020-06-28 11:42:15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少看金燦榮,多讀時殷弘
2,中美脫鉤是對中國空前嚴峻的挑戰
 
疫情發生以來,中美關系持續惡化,將給中國帶來什麼影響?一些人是樂觀的,認為美國正在衰落下去,中國迎來了巨大的好機會。但時殷弘教授認為:
在大流疫的強烈影響下,中美貿易戰從20187月發動以來,包括更加迅速地加劇,物質上和心理上都是如此。而產業供應鏈的多處斷裂和國際旅行急劇衰減,只是最為顯著的表征,超級鷹派幕僚和特朗普本人,最近開始極力謀求美國所需的供應鏈脫離中國,總的來說,中美之間的脫鉤,在大流疫下正在被蓄意空前迅速擴展,和大大減少它的滲透性,所以肯定不管中美關系有什麼向上或向下波動,中美兩國之間將更加漸行漸遠,從事烈度更甚的彼此競斗。而且美國政府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戰略,是在脫鉤方面,高技術脫鉤方面,在意識形態譴責方面,在外交活動方面,爭取孤立中國,在此讓西方發達國家拉開同中國的距離,而且正在影響若幹有分量的發展中大國。那麼最後需要強調,美國對華態勢在大流疫沖擊之下,中國對外關系當中的某些方面發生了負面變化,再加上最重要的,中國在恢復經濟方面還面臨這巨大困難,因為中國總得形勢遠不如新冠疫情爆發以前有利,中國幾乎空前嚴峻的挑戰就在前方。

2020-06-28 11:42:36 | 引用
Re: 少看金燦榮,多讀時殷弘
3,中國有條件領導世界嗎?
 
在美國疫情嚴重,國內危機重重的背景下,特朗普不斷退群,很多人認為,中國將要取代美國成為新的世界領導者。但時殷弘教授認為:
全球治理方面,中國面對特朗普棄置美國原先全球領導作用,而填補真空機會的困難性,在目前國內外不少媒體提到,但在目前,中國在世界上軟權吸引力有限,中國但可用資源有限,中國的經驗有限,中國將遭遇的相關內外障礙相當巨大,包括大流疫導致的種種復雜性。因此,一個沒有領導的世界頗為可能。
 


4,中國要足夠收縮,足夠節制、足夠節省
 
剛才我就說過,時殷弘教授的語言表達風格非常獨特,可能是由於復雜表達環境之下的一種藝術化的創造,下面這段尤其顯著。時殷弘教授提出的“三個足夠”都是有針對性的現實主義主張。
他說:我覺得跟今後中國國家的方向密切相關的重大問題,中國意外地從上到下,有兩幅彼此抵牾乃至互相矛盾的圖景,一個圖景我稱之為絕對圖景,absolute picture,另一幅圖景叫相對圖景,relativepicture,絕對圖景指在抗擊國內新冠付出巨大經濟社會代價,也指大流疫導致加劇外部政治經濟環境惡化,因此絕對圖景意味著中國顯著弱於新冠肺炎爆發以前,所以我們的最優先就是爭取恢復經濟和防止流疫卷土重來,再加上定義香港管理,其余所有的都是其次,因此這很簡單,中國要想關注絕對圖景,我們就必須在機遇方面,總的來說足夠收縮、足夠節制、足夠節省

2020-06-28 11:43:31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少看金燦榮,多讀時殷弘
5,在不太重要的事情上,可以放慢,可以取消
中國如何應對美國的挑戰,如何崛起,是每個中國人都關心的。但理想是一回事,現實則是一回事。時殷弘教授的提醒可謂語重心長。他指出:
我們可以按照自己的理想,說一大套,更嚴峻的是是不是可取,是否在現實情況下有實現的可能性?而我們把應該關注得太多,太理想化,終究會讓我們把目標定得很遠,我們就很容易失望。因為我們總應該是對的,所以我們在政治上和道德上都會處於一種自以為是。同時我們知道,特別在今天美國影響所及的一部分世界上,我們的影響力,我們來糾正美國行為的影響力,我們希望美國改變自己行動方式實現的可能性,都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低。我的意見,就是我們堅決要多想一想我們的絕對圖景,想一想我們最重要的任務是什麼,在不太重要的事情上,我們可以放慢,可以局部取消,可以逐漸減小,這樣一來經過一段時間使美國國內越來越多人認為中國並不那麼可恨,並不那麼危險,從而減少美國國內,無論處於政治目的還是出於世界觀來惡意的去惡化中美關系的聲音,這是一個很長時間,而且不可能取得我們所希望的非常圓滿的結果。

2020-06-28 11:43:53 | 引用
Re: 少看金燦榮,多讀時殷弘
6,戰狼外交不可取,中國要有戰略耐心逐漸扭轉中美關系惡化的趨勢
國際關系是復雜的力量和耐心的博弈,不是小孩吵架,外交更多講究的是謀略,是戰略,而不是圖痛快,硬碰硬,不是比狠。時殷弘教授下面的話說得切中時弊:
國際政治,一開始確實壞的傾向可能有一個發動機,而不可能在同一秒鍾同一天一兩個共同發動。一旦發動起來以後,國際政治就是互動,我們有我們的理由,認為美國的行為是壞的,但是當美國有了壞的行為之後,我們就經常用一種,比如說目前的戰狼外交,比如說目前的其他的一些行動,過於對稱性去應對短期行為,這樣一來實際上某種程度上在客觀上加劇了這個負面的互動過程,而且給美國那些極端的反華鷹派提供了彈藥。所以,這個時候要按照我的需要,按照我選擇的問題,有所選擇有所區別作出不同問題上的不同回應。總的來說,不用講太多我們應該從過度的普遍主義的思維回到一種特殊主義的思維。具體的講求實際,細致的去認識問題、看待問題、去有選擇的處理其中某些問題,同時保持一個所謂戰略耐心和戰略定力,要知道中美關系已經自由落體到這種程度。想一下子通過一次會談兩次會談就能在短時間內至少恢復到一個至少差強人意的、比較好的狀態這是不可能的。所以要有戰略耐心,中美關系的逐步惡化,也可以說是2008年開始,到現在已經12年時間,我們要有思想准備,要爭取再用12年時間,把逐漸惡化的趨勢,逐漸的扭轉過來,使他能夠逐漸的帶有更多的積極成分。

2020-06-28 11:44:18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少看金燦榮,多讀時殷弘
7,樹敵太多對我們不利,應該忍一忍
毛澤東生前曾經問過胡耀邦一個問題:什麼是政治。據說,胡耀邦想了一會沒說,毛澤東說:我告訴你吧,無產階級的政治,就是把朋友搞的多多的,把敵人搞得少少的!其實,這不就是我們黨的統一戰線理論嗎?中國古人雲: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退一步海闊天空都是同樣的道理。時殷弘教授下面的話絕對是苦口婆心了:
 我現在最擔憂的是中美競斗的加劇,不管是我們的勝利主義,還是我們一美國為中心,還是我們合理的憤怒,還是我們的情感,還是我們覺得我們可以比較容易的爭取外部權力。我們現在由於大流疫帶來種種復雜性,我們對外關系狀況,困難相當多。我們現在同其余發達國家,都存在比較大的矛盾,而其中與澳大利亞以及加拿大,已經發展到一個相當持久和僵持,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還要注意到我們跟俄羅斯的關系遠不如先前,至少現在不是,我們跟巴西的關系很清楚,我們和印度的關系最近,一個非常令人驚訝的事情,拿拳頭可以互相打死。
我們一定要把我們的眼光放在全世界,有時候能不能忍一忍,我們現在如果樹敵太多的話,對我們是非常不利的,我們應該更加有耐力,有必要的謙虛態度,有正確的戰略眼光,去爭取維持中國與大多數美國以外其余發達國家的關系,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其中一些可以爭取改善,中國一定要爭取防止中國同一些發展中大國的關系出現不同程度的沖突趨勢。如果專注於自身最重要的任務,有一個對自己對戰略能力、戰略資源、戰略經驗有一個實事求是的謙遜態度,我想我們在世界其余國家就可能爭取到支持,這樣一來無論如何既增強我們的政治自信心,也改善我們在國際上的戰略處境。一定要認識到我們的能力是有限的,而且比過去更加有限,我們的資源。不要到處去那個嘛,忍一忍行不行?我們把我們的主要力量集中應對我們主要的對象,對向美國方面,對其他的忍一忍行不行,除了絕對特殊情況。

2020-06-28 11:44:46 | 引用
Re: 少看金燦榮,多讀時殷弘
可能很多人愛聽金燦榮教授的報告,幽默、解氣、痛快;但是,我還是建議讀者同志們多讀讀時殷弘教授上面的話,真正的現實主義,真正的理性客觀。冷靜下來認真思考一下,就知道光靠激情和一腔熱血有時候可能離理想越來越遠。

[size=20][b]日本變態蚊子膏,1盒搞定一夏天,無需塗抹,蚊蟲再無囂張機會了![/b][/size]

2020-06-28 11:45:10 | 引用
逸立
白馬胖子
Re: 少看金燦榮,多讀時殷弘

2020-06-28 11:50:38 | 引用
無題
我要讀逸老漢

2020-06-28 11:51:02 | 引用
呱唧呱唧
上一頁123下一頁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