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雜談: 兩次高考被人頂替後,埋葬理想遠走他鄉

文章內容

2020-06-27 12:21:33
9
一樓就這麼回事了。那誰誰說要搶二樓的趕緊地

點擊: 0 | 評論: 9 | 分類: 笑的 | 論壇: 溫哥華不眠夜 | 論壇帖子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逸立
Re: 周末雜談: 兩次高考被人頂替後,埋葬理想遠走他鄉
周末雜談▏苟晶:兩次高考被人頂替後,埋葬理想遠走他鄉


又是山東,又是冒名頂替!
本以為陳春秀夠慘了,看到苟晶的實名舉報後,才發現她更冤更慘更無辜。
兩次高考都被人莫名頂替,無奈之下只好去上了一個野雞學校,在滿懷屈辱中埋葬理想遠嫁他鄉。
頂替一次還不夠,還要頂替兩次,這對一個志存高遠的尖子生來說,該有多殘忍?
就這樣,原本有兩次改變命運的機會,被人出了老千偷了牌!

2020-06-27 12:23:19 | 引用
Re: 周末雜談: 兩次高考被人頂替後,埋葬理想遠走他鄉



01




這個偷桃子的人是誰?

正是她的高三語文班主任邱印林。不好意思,對這樣的人渣老師,就不避尊諱了。

雖然這樣的偽君子通常看起來都顯得德高望重。

1997年,苟晶在濟寧最好的高中,最尖的尖子班,成績一直都在全班前10名,即使考不上一流的985或211,普通的大學應無懸念。

但,開榜題名日,人生錯亂時。她赫然發現,自己只考了一個很低的分數,被自己的同學們甩開幾條街。

難道是時運不濟沒發揮好?

她沮喪的回到那個貧苦的家中,看著勞累一天連說話力氣都沒有的父親,落淚了。

但她清楚,眼淚改變不了命運!

於是,她決定復讀,再戰象牙塔!

本來就基礎扎實的她,很快就脫穎而出。在1998年的考前模擬中,一舉摘下全區第四的好成績!

那可是幾萬人擠獨木橋啊。

她似乎看到,人生不遠處,滿樓紅袖招。那是夢想可以照進現實的地方。

她准備一雪前恥。

可老天爺偏偏要和他過不去,前恥沒雪成,反而添了新恥。

揭榜那天,滿懷希望的她找到自己的名字時,眼前瞬間一暗,整個人都好像墜入無底的深淵。

再一次,她又考了一個極低的分數。

低到她懷疑人生。難道,我這輩子就注定要遺傳貧窮,沒有上大學的命?

命,第一次深深地刻在她從不服輸的人生字典裡,直至後來“遁入佛門”。

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人生曾被兩次人為的篡改和偷走。十年寒窗燈下苦,為他人作了嫁衣裳。

心高氣傲的她,瞬間萬念俱灰。


2020-06-27 12:23:47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周末雜談: 兩次高考被人頂替後,埋葬理想遠走他鄉

02





巨大的落差,讓她羞愧難當。

她開始變得卑微且敏感,並准備把頭顱低到塵土裡,和曾經的夢想一起埋葬。

是父親再一次挽救了她。

或許是吃夠了不識字的苦,這個同樣充滿抗爭色彩的老農對近乎頹廢的女兒說:

好歹有個學校啊,不讀書呆在農村就是一條死路。

她聽了父親的話,填報了本省的三個學校。但奇怪的是,本省的沒收到,卻收到了一封來自湖北黃岡的錄取通知書。

就這樣,她被命運投遞到一個連名字都沒聽說過的中專學校。

作為一個同齡人,我太清楚苟晶彼時的痛苦與掙扎。但她無疑是命運的強者。

她選擇了和命運對話。

當她背著簡單的行囊奔赴學校報到時,沒有大紅的標語,沒有夾道的歡迎,甚至學校連個大門都沒有,更沒有熱情的學長們突然出現在校門口幫她拿行李。

迎接他們的,只有幾間新建的校舍和光禿禿的荒丘。

沒錯,她們是第一屆。

作為某不知名野雞學校的首批新生,周圍全是一臉懵逼的眼神:

我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

她被分配到發配電專業,在幾乎完全放羊的教學情況下,她依然沒有放棄自己,向上攀岩。

也是從那時起,她開始有意識的刻意回避同學,回避家鄉,回避過去。

畢業後,她選擇背井離鄉,去了溫州一個工廠。認識現在的老公後,又一起去了杭州。

西湖上的斷橋,或許正如她要與之決裂的過去的人生吧。

對她來說,那是一段不堪回首夜半枕濕的噩夢。

她要永遠離開那片傷心地。




03




好強的她,開始命運自救。

到杭州後,她先後賣過化妝品,銷售過軟件,做過話務員,有時一天都要騎著自行車跑好幾十裡路。可以說,嘗盡人間辛苦,閱遍世間百態。

2003年,阿裡巴巴大擴張,她報名了杭州的所有崗位,最後連前台都不要她。

無他,蓋因學歷太低爾。

有人說,學歷真有那麼重要嗎?

是的,學歷僅僅就是一個人學習的經歷而已,比學歷更重要的是能力和閱歷啊。

但歷朝歷代,不都是以學歷論高低,來區分三六九等人中龍鳳的嗎?

高知低能者比比皆是,但並不影響他們身居高位屍位素餐。

沒有那一紙文憑,連龍套都跑不了啊。

無奈之下,她開始調整自己的人生方向,我命由我不由天,是魔是仙我說了算!

為了學習電商,她開始在網上自覺課程,天天熬夜,頭發掉了一半。後來又到一家電商公司做運營,並依靠良好的口碑拾級而上,最終憑借自己的努力,躋身公司管理序列。

如今的她,有兒有女,有房有車,可謂品質生活,人生贏家,在杭州天堂,過上了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

而這,是她用盡半生力氣,努力板回的一局!

當聽到苟晶的現狀時,一度以為她人間蒸發的老同學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真的勇士,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她有著魯迅筆下的錚錚鐵骨。

老天,終究沒有虧待她。


2020-06-27 12:24:18 | 引用
Re: 周末雜談: 兩次高考被人頂替後,埋葬理想遠走他鄉

04





她是最後一個知道真相的人。

事實上,她被冒名頂替的遭遇早就在同學們當中流傳開來。

2002年的時候,一份關於某中學老師苟晶的調任報告就誤寄到鎮裡,鎮裡還通知苟晶父親去拿,苟晶父親一看,名字一樣,但照片不對,就此埋下了懷疑的種子。

苟晶一位當老師的老同學也證明,起初聽說學校新來一位叫苟晶的老師特別高興,以為能見到老同學了,結果一看竟然是原來班主任的女兒。

但因為她刻意與曾經的一切割裂,在拒絕了過去的同時,也被過去拒絕了。沒有一個同學能找到她,他們一致以為,曾經心高氣傲的苟晶,一定淪為農婦泯然於眾。

兩屆同學裡,有的成了政府高官,有的成了專家教授,最差的當了老師,有一份安穩的生活。她是唯一一個連大學門都沒摸到的尖子生。

連最差的一位,也上了大專。

這讓她無法抬起頭,對她來說,這是恥辱!

直到有一天,她收到了一封信。

這是一封她曾經的語文老師,也是班主任的邱老師的信。與其說是信,不如說是一封道歉說明書。

我們來看看邱老師是怎麼道歉的:

“我的女兒沒有像你這樣聰慧,智商有點欠缺,她不爭氣。我作為一個父親,非常不容易。1997年,我在很無奈的情況之下,才讓她頂替了你的成績去上大學。作為一個老師,我這樣做,的確有違師德,但是請你原諒我。”

難道,作為一個父親就可以為所欲為,為自己的女兒偷換人生嗎?

總之,我沒有看到一絲愧疚,反而看到字字充斥著無恥,句句試圖解釋的狡辯,通篇就寫著兩個字:吃人!

這哪裡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我看是人類靈魂的玷污者!

這一年,是2003年。

距離她折戟高考第六年,邱老師女兒工作第二年。

究竟是欲蓋彌彰,還是良心發現?

顯然是前者,因為,蓋子已經捂不住了。




05




讀到這封信時,她已結婚生子。

她一邊抱著剛出生的孩子,一邊顫抖著雙手讀了一遍又一遍。

她確切的知道,如今的艱難困苦,均拜當年的班主任所賜。

難道,僅僅就因為自己和老師的女兒很像嗎?

正如陳春秀一樣,只是因為恰巧和冒名頂替者都姓陳?

真是不幸的人生各有各的不幸。

看著剛出生的孩子,想想已遠嫁杭州的新家,苟晶的心一邊流血,一邊寬容。

被偷換的人生再也回不去了,即使打官司自己也沒這個精力和財力。

既然回天無力,她於是選擇了放下。

為了忘記這一段傷痛,她甚至強迫自己接受命運,一心學佛,成為居士。

但放下,並不代表原諒。







當陳春秀事件曝光時,當看到僅2002-2009年全省就有242人被冒名頂替時,她再也忍不住了。

她分明聽到,曾經自己心被撕開的聲音。殘忍且血腥!

她想到了自己的父親,死不瞑目的父親。

2018年,苟晶的父親患上腫瘤已經說不出話。但當到苟晶的同學提起她被老師的女兒頂替上大學的事情時,突然情緒激動,一只手拼命舉到半空,那是憤怒的手勢,也是自信的手勢。

他,沒有看錯自己的女兒!

如今,她要為自己討回一個公道,也為更多的被害者討回一個公道!

不為賠償,只為真相!

但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即使在陳春秀事件鬧出軒然大波的當口,仍然有人不惜以身試法,或明或暗的要求苟晶刪帖,並找到苟晶的家人進行威脅!

看來,土壤有毒啊。


2020-06-27 12:24:51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周末雜談: 兩次高考被人頂替後,埋葬理想遠走他鄉

06





上窮人的大學,讓窮人無學可上。

一個農村孩子十幾年寒窗苦讀,幾千個日日夜夜,最後光明的前途卻被人順手牽羊就拿走了,這樣的事情想起來令人細思極恐。

連俞敏洪都看不下去了,要求嚴懲高考頂替者,及其背後“利益鏈”。

人生半途,信念彌堅。

越是進入人生的後半段,越能感悟到公平與正義的時代穿透力。

苟晶不能確切的知道,自己第一次已被冒名頂替,那麼第二次又會是誰?哪個達官又或顯貴?

按彼時萬裡挑一的名次,一定能賣個好價錢吧。

但她可以確切的是,一個冒名頂替者要成功做局,需要一系列的操作,要改學籍,要改身份證,這背後絕不可能是一個普通老師可以一手操縱那麼簡單。

同時,在沒有任何溝通的情況下,學生的資料是怎麼到那些偏遠的野雞學校的?這背後隱藏著一條什麼樣的利益輸送鏈?

誰才是這背後可怕的操盤手?

這樣的暗箱操作20年前就已經形成鏈條,到現在該有多少的孩子人生被操縱被竊取?還有多少個苟晶在苟且度日,多少個陳春秀在仰望陽光一身銹?

這僅僅是山東的特色,還是全國普遍存在?

為什麼偏偏山東不斷暴雷,難道不值得反思和追問嗎?

從翟天臨到仝淖,從王娜娜到羅彩霞,從陳春秀到苟晶,這是偶然中的必然,還是必然中的偶然?

正如皇甫先生所說,這種罪惡看似沒有血腥,但殺死的是公平和正義,傷害的是夢想和青春,否定的是進取和奮斗,丑化的是權力和公信。

如果對教育腐敗零容忍,又如何守護我們的社會公正與良知,如何教導我們的孩子誠實守信天下為公?

如果連教育這一片淨土都被污染了,我們還能指望什麼是幹淨的?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我們不敢多說,我們更不敢深說,只能悻悻的罵一句:

怎一個亂字了得!



1



END



1

2020-06-27 12:25:17 | 引用
Re: 周末雜談: 兩次高考被人頂替後,埋葬理想遠走他鄉
精選留言作者已設置關注後才可以留言


  • HydKing

    [color=rgba(0, 0, 0, 0.298039)] 6[/color]


    高考成績是省教育廳直接發榜的,怎麼做到的?能量巨大,不可思議……



  • Cristiano

    [color=rgba(0, 0, 0, 0.298039)] 4[/color]


    山東最亂,高考替考,頂替上大學,多的是



  • 孫玉國

    [color=rgba(0, 0, 0, 0.298039)] 3[/color]


    想想自己九十年代初,通過高考走出山東農村,是何等驚險啊



  • 這個

    [color=rgba(0, 0, 0, 0.298039)] 3[/color]


    濟寧,真正的孔孟之鄉。





  • [color=rgba(0, 0, 0, 0.298039)] [/color]


    作為新聞人還是要更嚴謹一些,山東242人是花很長時間自查出來的,不是最近媒體曝光後查的,這也不是短時間內能完成的事。上來就寫又是山東,這不是帶節奏嗎?


2020-06-27 12:25:46 | 引用
逸立
綠肥紅瘦
無題
恕我愚鈍,怎麼也想不通被人頂替。那要是個怎樣復雜的流程啊!

2020-06-27 14:51:04 | 引用
RE:
綠肥紅瘦 寫道:
恕我愚鈍,怎麼也想不通被人頂替。那要是個怎樣復雜的流程啊!

我也想不通。要不咱找個僻靜地兒各自搬張小板凳一前一後坐下手托腮幫子慢慢地想它一晚上如何?

2020-06-27 15:13:03 | 引用
逸立
tallguy
Re: 周末雜談: 兩次高考被人頂替後,埋葬理想遠走他鄉
不知全國各省還有多少命運被篡奪的可憐人,真是個權利無法無天的畸形社會

2020-06-27 15:29:38 | 引用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