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特工,神一樣的存在

文章內容

2020-05-27 19:32:32
16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逸立
Re: 以色列特工,神一樣的存在
《以色列特工,神一樣的存在》

[color=rgba(0, 0, 0, 0.298039)]袁榭[/color] 親人健康 前天

2020-05-27 19:32:57 | 引用
Re: 以色列特工,神一樣的存在
沒有打打殺殺,沒有跑跑追追。一次成功的間諜行動,八成與一次成功的狗仔隊報道、成功的馬戲團巡演、成功的考古發掘相似,成功的秘訣在於細密的准備、詳盡的規劃與應急預案、與有效的後勤物流保障。精銳特務的真實工作形象,更像卓偉而非詹姆斯·邦德。
2018年初以色列特工在伊朗的秘密行動細節曝光。簡單來說,就是以色列特工一晚上搬空了伊朗的核武器資料庫。
2015-2016年,伊朗政府為了欺騙國際核查人員,隱瞞核武計劃,將全國與核武研發相關的文件全部陸續集中到首都的秘密倉庫裡。為了避人耳目,故意選了一座外觀老舊的庫房,沒有軍人站崗,不配全時段保安,政府內只有直接相關人員知道詳情。
但這些舉動從未逃出以色列特工的注目。自2017年1月,以色列對外情報機構“摩薩德”一直監視著這個庫房,保安的工作時間表、哪些保險櫃裝了文件、庫房的電子警報器詳情,這些消息都在“摩薩德”特工的掌握中。
2018年1月31日晚10點,20多名以色列特工帶著噴燈抵達庫房,剪鐵絲網、撬鎖、解除警報系統,撬開32個保險櫃,在6個半小時內搬空半噸重的機密文件。
 ●2018年4月內塔尼亞胡向世界展示伊朗文件:“核計劃分成公開與地下兩部分”
據以色列官方的披露,這個時間上限是計算好的——保安早上7點上工,算上安全撤離的必備時間,特工們凌晨5點就得跑路。
時間一到,20余人分數路撤離。伊朗官方果然是在保安上班、看到庫房狼藉後才發覺。雖然伊朗政府立即發動全國軍警搜捕,但正如以色列方面的預計,伊朗方面連個屁都沒捉著。

2020-05-27 19:33:34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以色列特工,神一樣的存在

在中文網絡上,以色列 “摩薩德”雖然是神一般的存在,但九成九的帖子是在吹噓該組織的刺殺業績。但在業內人來看,這種老舊印象對摩薩德並不好。
世界上所有國家的對外情報機構,都面臨在 “搜集信息”和“開展行動”之間的平衡。一般是側重前者,後者丟給軍方和政客,不然麻煩無窮。
早年間,“摩薩德”大量參與海外准軍事行動,實在是迫不得已。無論是納粹戰犯還是巴勒斯坦恐怖分子,都是荷包脹滿、周游世界的職業革命家。對以色列軍方來說,沒有足夠的人力與經驗去抓捕或刺殺這些人。活得幹,人不夠,只有特工來湊。
但這種任務實在吃力不討好,即使成功了,也要付出難以接受的代價。慕尼黑奧運會之後,以色列特工的確幹掉了大部分巴勒斯坦綁票犯。但為了迅速獲得目標信息,以色列特工忽視了基本的安全規程,沒有詳盡核實信源,結果多名以色列特工被假扮供料線人的巴勒斯坦刺客反殺。
最近十年中,“摩薩德”直接執行准軍事行動的比例降低,要麼將武力任務轉給軍方,要麼完全放棄訴諸武力,由更加斯文的方式達成目標,比如由美國律師代勞。“摩薩德”的金融行動就是最好的例證。

2020-05-27 19:34:00 | 引用
Re: 以色列特工,神一樣的存在

西方國家裡,以色列最早關注聖戰者組織的現金流,但能夠處理的手段卻不多,武力解決尤其不在選項中。21世紀頭幾年,以色列試圖突襲並轟炸位於黎巴嫩與巴勒斯坦的幾家銀行,但這些行動初嘗試就被美國外交官勸阻了:這些銀行除了替聖戰者洗錢,也從事平民儲蓄業務。
“摩薩德”接著采取了非常不暴力、合法理、任誰都挑不出錯的應對方式:將聖戰者洗錢材料提供給美國財政部反金融犯罪部門、美國緝毒局、美國人權律師。按美國法律,任何與本國金融機構有錢款往來的外國實體都必須遵守本國法條。這下與以色列為敵的聖戰者被拿住了痛腳,因為這些革命家不是殺過美國人,就是犯過美國法,只要能證明資金往來,凍結賬戶、抄沒黑金就是理所當然。
美國財政部循線凍結伊朗、敘利亞、真主黨、哈馬斯以皮包公司與空人頭開設的大批洗錢賬戶,金額以數十億美元計。美國緝毒局循線凍結真主黨在美國開的廢車場的銀行賬戶,因為真主黨利用這些賬戶幫墨西哥毒販洗錢的證據也在“摩薩德”提供的材料中。人權律師們按線索在美國各地法院發起了無窮的索賠訴訟,要求依法凍結殺過美國人的聖戰組織的海外賬戶,將其中贓款抄沒後賠償給受害者家屬。
與“摩薩德”合作最緊密、代表大批美國受害者起訴巴勒斯坦恐怖分子的人權律師妮薩娜·賴特勒
當然,有時武力作為最後選項仍然有效,但不一定由“摩薩德”執行。2014年“加沙戰爭”的結束,就是靠“摩薩德”的消息、空軍的執行,拔除了“哈馬斯”當時的現金流與總出納。
2014年8月23日,一個阿拉伯青年肩負著世界聖戰者的寄望與委托,扛著四皮箱共計1300萬美元的現鈔,從埃及西奈踏進了通往巴勒斯坦加沙的秘密地道。加薩那頭等著接錢的,是“哈馬斯”當時的總出納。
信使與出納的聯絡都是手機密語短信,手機卡用一次就扔,安全程序走到十足。“哈馬斯”人員有必要這麼小心,畢竟數千戰斗人員已經欠餉數周,要繼續對以色列的炸彈與火箭襲擊,必須打錢安撫,不然前線嘩變在即。
信使安全抵達加沙,將錢箱親手交給“哈馬斯”總出納。就在出納准備離開時,以色列空軍恭候多時的導彈擊中他的坐車,黑色奔馳化作一團火球,殘破的美元大鈔漫天飛舞。空襲沒法不精確,因為信使與出納的所有短信往來都即時被“摩薩德”截獲破譯,轉達給空軍指揮中心。
48小時後,“加沙戰爭”結束,因為被截獲的“哈馬斯”前線通訊裡,聖戰士們已經在公然質問上級:“我們的妻兒無衣無食,領導們承諾的補發餉怎麼還他媽不來?是不是被貪污了?”

2020-05-27 19:34:24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以色列特工,神一樣的存在

以色列情報機構成功的另一個原因在於,他們能在幾乎所有目標國找到足夠的線人。這其實不全因“摩薩德”的工作效率,而是以色列特殊的國家形象使然。
自建國以來,以色列就是全世界極端左翼革命家、極端伊斯蘭主義者急於拔除的眼中釘。因為按這些革命團體各自的原教旨教義,“猶太人之國”是字面意義上的邪惡化身,不管邪惡的定義是撒旦還是資本主義。
由於周邊專制政權各種倒行逆施,給以色列情報機構培養了無數正常情況下難以想象的線人。
比如埃及總統納賽爾的女婿、總統薩達特的親信阿薩夫·馬旺,既不缺錢,也沒生活不檢的把柄,通常無法策反。但馬旺在倫敦度假時,主動打了以色列駐英使館的電話,與“摩薩德”接上線。因為馬旺是真正意義上的愛國者,不能容忍政府將整個國家推向破產的深淵。與其揚湯止沸,在體制內做進諫的健康力量;不如釜底抽薪,將埃及軍隊搞殘,徹底斷了專制者擴張的野望。

 ●馬旺是圖中圈紅者
馬旺的及時情報,是以色列在1973年“贖罪日戰爭”轉敗為勝的關鍵。之前以色列軍隊的作戰計劃,正好落入埃及軍隊轂中,埃及軍隊已經在猶太人必經的數個山口設好了規模龐大的伏擊圈。依靠馬旺的通風,以色列內閣在最後時刻調整作戰計劃,反包圍了埃及大部分有生部隊。
再比如“哈馬斯”元老之一的兒子哈桑·優素福,通常更不可能被以色列人策反。這位聖戰界的二代精英從小耳濡目染,被當成父親的接班人培養,消滅猶太佬的信念深入心頭。但以色列特工威逼利誘無法達成的任務,“哈馬斯”自己人幫忙完成了。
1990年代末,優素福某次與父親一起被以色列官方擒獲,在猶太人的監獄裡,沒有看到猶太人虐待同胞的暴行。但“哈馬斯”獄中地下支部對自己人的殘暴肅反,著實讓優素福開了眼界:澆上燃燒融化的塑料、針扎指甲。
出獄後的優素福深切探究了自己所在的組織,結果發現上層是吃革命飯的貪污老手、中層是虐待狂惡棍、下層是暴徒。靈魂受撼如此,不得不憤而與以色列特工合作,配合拔除當時“哈馬斯”的高層領導核心。
  ●優素福生平被拍成電影《哈馬斯之子》,圖為優素福與以色列上線決定合作時的劇照

2020-05-27 19:34:49 | 引用
Re: 以色列特工,神一樣的存在

以色列情報界的又一項制度特色,是各機構與政府最高決策層、與軍方、各機構之間的溝通互動效率高。這點也不全歸功於以色列特工勤奮專業,還是由於以色列的政府有特色。
以色列是新生的小國,政府規模相應也小,決策層、信息收集者、行動者的互動周期相應短得多。在其他大國情報界要推諉幾個月踢皮球的事,在以色列情報界可能幾天、幾小時、甚至一頓飯的時間就拍板了。以色列特工的大膽與應變如神,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內閣本身就沒扯皮的習慣。比如去德黑蘭搬文件,按通常規程,一般是拍照拷貝了事。但這次是內塔尼亞胡總理決定特事特辦:“把原件搬來,拿實證斷絕伊朗政府有效抵賴的可能”。而且這個決策委實得當,伊朗政府在事敗後使勁聲稱“這是造謠”,結果國際大媒體在接觸到原件後沒一個相信如此托詞。
再比如1973年“贖罪日戰爭”中,馬旺提供的埃及軍隊最後調動與部署情報,是10月12日深夜由“摩薩德”上線跳過常規層級,直接向局長秘書轉達。而秘書通知局長,是直接敲開總理家門,打斷“廚房內閣”會議,面秉訊息。內閣與軍方高級將領聽完匯報後,直接據此因應,取得了戰爭最後的大勝。
又比如1963年“摩薩德”換局長,新上任者和空軍司令一起吃工作餐時,軍人向特工提出請求:“搞一架米格21戰斗機來解剖研究怎樣?”這事就這麼定了。
數周後,“摩薩德”在伊朗和伊拉克的特工,發現伊拉克空軍中有位飛行員,既有被迫害的人身危險——飛行員全家都是基督徒,也有對專制政權的不滿——飛行員必須執行鎮壓國內不安定地區的屠村轟炸任務。經過兩年的鋪墊、策劃,飛行員的全家老小分批秘密轉移,飛行員駕機逃亡的時間路線反復推敲後確定。1966年8月,伊拉克飛行員駕米格21飛抵以色列,“摩薩德”成功喜提當時所有敵國的主戰戰斗機樣機。

  ●從伊拉克搬來的米格21原機,現存以色列空軍博物館

以色列政府與情報機構的快速應變周期,在援救埃塞俄比亞猶太人時最突出體現。
1970年代中葉,埃塞俄比亞發生內戰與政變,專制政府上台。以色列內閣責令“摩薩德”將埃塞俄比亞境內的黑皮膚猶太人族群盡量救回來。一開始,“摩薩德”是簡單粗暴地與埃塞俄比亞新政府直接交涉:以軍火換難民,以色列運來一飛機軍火,就必須運走一飛機難民。但如此執行六個月後,時任以色列防長向外界通風,有意弄砸了這個不好收場的行動。
“摩薩德”的應變,是與海軍合作,在臨近的蘇丹買下港口度假村,從埃塞俄比亞猶太難民營到蘇丹港口的沿途安排好補給與接應,將難民偽裝成蘇丹人從海路送走。每晚“摩薩德”特工假稱進城招嫖,實則去秘密聚集點將難民送上簡易筏船,再開向公海中的以色列軍艦。

  ●埃塞俄比亞裔猶太人,在祖國以色列歡慶節日

內閣認為海運太慢,“摩薩德”就找空軍幫忙。由在蘇丹的特工出面,找到廢棄機場,空軍的運輸機降落後接人。1980年代中葉,蘇丹也開始內戰。“摩薩德”的救人速度加快,從內閣獲取了大筆預算,直接買下一家比利時航空公司,以正常航班的形式運走了蘇丹境內大部分猶太人。以色列內閣還向美國求援,由美國軍機運走剩下的滯留猶太難民。
以色列最後一次大規模救援埃塞俄比亞猶太人,是1991年5月。埃塞俄比亞的赤色政府失去蘇聯後援,面臨著又一次內戰。“摩薩德”再次簡單粗暴地提出交易:給埃塞俄比亞赤色政府一次性打錢3500萬美元,“買下”14400名猶太難民。病急亂投醫的埃塞俄比亞專制者接受交易。1991年5月24日,以色列軍方實際接管埃塞俄比亞首都機場,36小時內用所有當時能飛的運輸機、能征用的國內航班,將猶太難民運走。

2020-05-27 19:35:42 | 引用
逸立
Calm
Re: 以色列特工,神一樣的存在
我看了很多NETFLIX上,摩薩德的真真假假行動。

有一樣也算奇特,他們所做的行動被披露時,不否認也不承認,讓你們自已猜。

基本上也沒留痕跡證據,但別人似乎做不出來這樣的水平。

2020-05-27 19:44:16 | 引用
無題
實戰經驗最重要

2020-05-27 19:48:06 | 引用
fangpao
靈猴
無題
戴墨鏡的都有特工嫌疑

2020-05-27 20:00:05 | 引用
RE:
靈猴 寫道:
戴墨鏡的都有特工嫌疑

戴墨鏡的除了特工就是盲人按摩師

2020-05-27 23:48:34 | 引用
逸立
上一頁12下一頁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