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河2019年11月23日去世了 - zt

文章內容

2019-12-04 16:03:47
37
一樓杠手裡,不知咋辦理

點擊: 0 | 評論: 37 | 分類: 笑的 | 論壇: 溫哥華不眠夜 | 論壇帖子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逸立
Re: 流沙河2019年11月23目去逝了 - zt
《流沙河2019年11月23目去逝了》

他因《草木篇》被毛澤東親定右派。當年川報為響應毛澤東對流沙河草木篇是棵大毒草的批判,連續一周炮轟大毒草。時過半個多世紀,很多人還沒看過草木篇,尤其是70歲以下的人。在此,將草木篇全文附上,供大家分享。

2019-12-04 16:04:33 | 引用
Re: 流沙河2019年11月23日去世了 - zt
《草木篇》

寄言立身者,勿學柔弱苗——唐:白居易

流沙河,原名余勳坦,四川金堂縣人,生於1931年11月11日

白楊
她,一柄綠光閃閃的長劍,孤伶伶地立在平原,高指藍天。也許,一場暴風會把她連根拔去。但,縱然死了吧,她的腰也不肯向誰彎一彎!


他糾纏著丁香,往上爬,爬,爬……終於把花掛上樹梢。丁香被纏死了,砍作柴燒了。他倒在地上,喘著氣,窺視著另一株樹……

仙人掌
它不想用鮮花向主人獻媚,遍身披上刺刀。主人把她逐出花園,也不給水喝。在野地裡,在沙漠中,她活著,繁殖著兒女……


在姐姐妹妹裡,她的愛情來得最遲。春天,百花用媚笑引誘蝴蝶的時候,她卻把自己悄悄地許給了冬天的白雪。輕佻的蝴蝶是不配吻她的,正如別的花不配被白雪撫愛一樣。在姐姐妹妹裡,她笑得最晚,笑得最美麗。

毒菌
在陽光照不到的河岸,他出現了。白天,用美麗的彩衣,黑夜,用暗綠的磷火,誘惑人類。然而,連三歲孩子也不去理睬他。因為,媽媽說過,那是毒蛇吐的唾液……

2019-12-04 16:05:44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流沙河2019年11月23日去世了 - zt
草木篇詩案
源頭
“如果不寫這個,我後來還是要當右派”——流沙河口述“草木篇詩案”

1957年初,26歲的流沙河先生因一組取名《草木篇》的小詩而觸犯天顏,使他在反右之前即先於全國的右派成為政治祭品,從此開始了22年飽受屈辱和磨難的悲劇人生。幾個月後,反右開始,全國又有不可計數的人因為與流沙河和“草木篇”的莫須有的株連而成為右派分子,上演了相似的人生悲劇。

這就是著名的“草木篇詩案”。

而從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毛澤東先後四次在不同場合以不同的態度點到其詩其人,更使其成為當代史上的一樁奇案。

至今,事件已經過去半個多世紀。又有誰會想到,當年在重慶讀中專的學生羅開文同學,見報上批判《草木篇》後說“我看這詩寫得好,不是啥毒草”!
19歲的羅開文同學就為這隨意的一句調侃之話、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因中專學生不夠右派資格,定為“反黨反社會主義份子”,送強制勞動教養。從此,成為被專政的對像。
八十年代初的撥亂反正,右派們得到了糾正,流沙河也回到了川報,而羅開文卻不在糾正之列。因他不是定的右派,是“反黨反社會主義份子”,不在右派之列,也就一直未得到糾正。
羅開文先生對此,很是不服,於是上訪要求糾正。在長期上訪無果之際,於是買了一頂白帽,將自己的罪名“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學生右派活化石羅開文”寫在了帽上,在成都的大街上,大搖大擺的走。欲引起政府的重視,達到糾正不白之冤的目的。但,除了警察將他請進派出所多次喝茶約談外,沒有那個執能部門出面糾正羅開文先生的冤案跡象。80高齡的羅開文先生很是無奈,只想在有生之年得到平反昭雪,不想把這頂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帽子戴進棺材,只要精神好的時候,就戴著這頂“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學生右派活化石”帽子走到成都大街上,引起行人的好奇圍觀。
今天的年輕人,沒經過那個“以階級斗爭為綱”的年代,更不知株連的傷害!人們也許忽視了羅開文先生的苦難與無奈,但他顯示出極左的幽靈、仍然糾纏著那些年遭到不幸的老人!與此同呟E彩嵌苑ㄖ蔚募ず托呷瑁

2019-12-04 16:06:14 | 引用
無題
作為文學青年那會讀過他的詩。

2019-12-04 16:09:14 | 引用
flyfish
四季豆
無題
逸老師晚了,俺早就貼過了

2019-12-04 16:33:00 | 引用
無題
而且俺很不爽的是,有人爆出老先生也有黑歷史

2019-12-04 16:34:07 | 引用
四季豆
Maxmia
無題
四季豆 寫道:
而且俺很不爽的是,有人爆出老先生也有黑歷史


啥黑歷史說說看

2019-12-04 17:04:56 | 引用
RE:
Maxmia 寫道:
啥黑歷史說說看

待會兒俺轉一下

2019-12-04 17:05:34 | 引用
四季豆
Maxmia
RE:
四季豆 寫道:
待會兒俺轉一下

好的一一一一

2019-12-04 17:05:53 | 引用
RE:
四季豆 寫道:
逸老師晚了,俺早就貼過了

噢?哎呀!嘖嘖·······要怪就怪大牆吧。誰讓我牆內看不見豆豆呢?

2019-12-04 17:07:59 | 引用
逸立
上一頁1234下一頁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