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和馬雲對話時,特別不自然 - zt

文章內容

2019-10-07 11:48:18
27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逸立
Re: 馬斯克和馬雲對話時,特別不自然 - zt
《馬斯克和馬雲對話時,為什麼特別不自然?》


楓葉君 曠世奇才左宗棠

看了上月末馬雲和馬斯克在上海人工智能大會開幕式上的對話視頻,我只有一個感覺,這兩個人真不該坐在一起——除了都是世界知名的超級富豪、商場贏家之外,兩個人少有共同點。
從視頻中看,馬斯克非常不自在,表情和動作都很不自然。這並不是說馬雲就自然,馬雲也很不舒服,能看得出,如果讓他自己選擇,他也不願意和馬斯克坐下來聊什麼AI的事兒。

馬雲和馬斯克談到了火星、人工智能與人類可持續發展等問題。兩個人話不投機,人們都看出來了,但是,有兩個問題應該單拎出來談談,一個是,哪兩個地方暴露了馬雲和馬斯克的根本不同?另一個是,是什麼導致了這種根本不同?
說到火星時,馬雲以明顯質疑的口吻對馬斯克說,實際上我對火星沒有什麼興趣,我只對地球上的事情感興趣,我想知道你為什麼對火星那麼好奇?
當馬斯克說到人類所面對的急需解決的問題,馬雲很不以為然地說,我從來不對我解決不了的問題著急,我留給別人去解決,如果別人也解決不了,那就這樣好了。
馬雲的這兩段話道出了他和馬斯克的根本不同。說這話時,馬雲有情緒,馬斯克聽著也不舒服。換句話說,馬雲覺得馬斯克很迂腐,而馬斯克會感覺,嗯,這個中國超級富豪挺實際。
對於第一個問題,馬雲一坐下時就已經表明了心跡。馬斯克說,我們是談AI吧?馬雲貌似調侃地說,我不喜歡AI這個詞,在我看來,AI就是Alibaba Intelligence。底下的觀眾哄笑,而馬斯克卻並不覺得幽默。
其實,馬雲未必是在開玩笑,他說的很大程度上是心裡話,人工智能對馬雲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一切都要以阿裡巴巴為主,阿裡巴巴能賺錢才是第一位的。

這樣就很容易理解馬雲的疑問,我們在地球上活得好好的,賺了錢,而且將來可能賺更多的錢,我們去琢磨火星幹什麼?這不是吃飽了撐的嗎?
馬雲始終說自己不是一個“技術人”。他考了幾次才考上杭州師范學院。技術對馬雲來說從來就是工具,如果眼下無法轉化為商業利潤,這樣的技術對馬雲毫無吸引力。
這和馬斯克形成鮮明對比,馬斯克上學時是天才學生,出生在南非的他擁有加拿大和美國國籍,他大學時就讀於加拿大著名的皇後大學,兩年後轉往美國,進入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同時學習物理,獲得經濟學和物理學兩個學位。在進入斯坦福大學准備攻讀物理與材料科學博士學位兩天後,即決定退學。
馬斯克考慮了三個最想涉足的領域,即互聯網、再生能源和太空探索,在他看來,這三個領域將深刻影響人類未來的發展。為此,他創辦了Paypal、特斯拉汽車和SpaceX。
考慮到這種背景差異,馬雲和馬斯克對火星的態度如此不同,也就很容易理解,馬雲和馬斯克都是商人,都想賺錢,但是對馬雲來說,能賺錢就好,最多是讓人們生活方便一點,但是馬斯克無疑在這些之外還多了一層考慮,盡管很多人認為這種考慮有些飄渺。
可是,在創新先驅的世界裡,有多少在起初階段顯得不飄渺呢?蓋茨和喬布斯的追求不飄渺嗎?在這些巨人的影子下,馬斯克的思考和未來企劃是合情合理的,可以說,他有最真切的足跡可循。

而相比之下,能給馬雲提供榜樣的人卻幾乎沒有,如果有也是胡雪岩這樣官商通吃的人,其最大的追求就是富甲天下,至多是接濟一部分蒼生,而和技術和探索未來之類的東西毫無關系。
所謂“困難的事情讓別人做去”之類的表述,幾乎是馬雲的人生至高信條,他在許多場合中都反復強調自己的這條寶貴經驗。其實,馬雲的話用更淺白的話表述出來就是,我只管賺錢,其他事情讓別人幹去吧。所以,馬雲有了阿裡巴巴、淘寶。
而這樣的想法,不可能出現在馬斯克的頭腦中,在一個把開拓和創新作為最高目標的社會環境中,有大志向的企業家在思想境界上與科學家有著最緊密的結合點,而科學創新無疑是最難的,凡是進行科學創新的人,都是在接受最高難度的挑戰。而人類科學和技術的進步,包括由此帶來的生活質量的躍進式提高,都有賴於這種精神和努力。
一個漁村可以不為船發愁,別人造出來了,買一條就是,只要拿得出錢就行。如果你是一家大型造船廠,你也能指望別人嗎?
中國人口世界第一,吃藥的人數也居世界第一,這還不包括各種保健藥。去年,美國《制藥經理人》雜志公布了2018年全球制藥企業50強排名,其中美國和日本公司最多,發展中國家只有印度的太陽制藥和魯賓制藥,而服務於最多吃藥人的中國制藥企業則無一家上榜。
中歐的瑞士全國人口850萬,其諾華和羅氏兩家公司分別排在第二和第三位。北歐的丹麥全國人口只有570萬,其諾和諾德制藥排在第17位。西歐的愛爾蘭人口更少,僅有470萬,卻有夏爾、遠藤制藥、馬林克羅三家公司上榜。


試想,如果沒有“自己來做最難的事”的精神,像瑞士、丹麥、愛爾蘭這樣的小國,整個國家人口不及中國一座一線城市或某些省會城市,如何能在高端技術主宰的制藥領域占據一席之地?
或許正是因為有這種精神、氣質和追求上的區別,我們沒有最好的制藥企業,卻有最龐大的吃藥大軍,成為別人企業的最大消費群體。吃著別人的藥,叫著洋味十足的藥名,或者起個民族化的名字,但一看原文,還是人家的名字。
就像中國農民都知道CT,但是他們不知道這是Computed Tomography,即“計算機斷層成像”,的縮寫,更不知道C代表computed、C代表Tomography。不過,這並不耽誤他們排隊做檢查,更不影響付高昂的檢查費。
想想也是讓人感歎。馬雲這樣成功的商人可以說是中國鳳毛麟角的精英,但是,即便在這樣的人身上,也會有那種“困難的事情讓別人做去”的心理。雖然我們很多人嘴上不見得認賬,但是從心理上說,我們是整體上立在漁村的位置上,而距離造船廠還有相當的距離。
馬斯克則不同,他本身就生活成長在“造船”氣氛中,人文環境一直給他這樣的熏陶,包括他學習過的皇後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以及只就讀了兩天的斯坦福,都無時不刻不在給他注入探索的原動力。這決定了他和馬雲同為億萬富豪,超級成功企業家,但是,氣質卻完全不同,馬雲是敏感、精明,馬斯克則是創新、執著。
在上海人工智能大會開幕式上的對話,對馬雲和馬斯克來說都如同嚼蠟,不是因為AI沒的談,而是兩人氣場確實不對。彼此都很清楚,這不是我的談話對象。
一位中國經濟評論人士說,馬斯克是在忽悠,而馬雲不給他忽悠的機會,他錢多得很,但不會給火星事業一毛錢,因為馬雲更關注地球。
馬雲更關注地球嗎?其實,可以表述得再確切些:馬雲更關注地球上的人們的錢包。
微軟的Windows 1.0於1985開始發行,當時中國的會計們還都在使用算盤。研發圖形用戶界面的個人計算機操作系統在起初階段像不像忽悠人呢?可是,蓋茨做了第一個吃螃蟹者,美國人也不會認為這是在忽悠,於是,微軟這樣世界上最成功、最偉大的公司在美國誕生了。
馬雲和馬斯克之間的“聊不到一起”,絕不是一句“不對撇子”那麼簡單,它實際上是更大背景的一種折射,它讓人們看到了氣質和格局上的差距,同時也解釋了,為什麼有的國家只留給世界背影,而另外一些國家卻長久以來總是只能看著別人的背影。

2019-10-07 11:49:24 | 引用
無題
美國留給世界的可不只是背影。

2019-10-07 11:57:00 | 引用
lenie
逸立
RE:
lenie 寫道:
美國留給世界的可不只是背影。

那是啥?正面半裸免冠大頭照?

2019-10-07 11:58:09 | 引用
回復帖子
逸立 寫道:
那是啥?正面半裸免冠大頭照?
麻煩啊,大麻煩

2019-10-07 11:59:31 | 引用
lenie
福寶福貝
無題
農民意識

2019-10-07 12:58:49 | 引用
無題
一個下班了一個吃飯了

2019-10-07 13:06:57 | 引用
itxgd
平行空間
無題
馬斯克是想做人類的上帝,馬雲是想滅絕人類後做機器人的上帝。

2019-10-07 13:10:02 | 引用
無題
馬斯克是個狂人

2019-10-07 13:23:04 | 引用
靈猴
逸立
RE:
靈猴 寫道:
馬斯克是個狂人

馬雲呢?啥人?接下來再問:靈猴呢?

2019-10-07 13:38:05 | 引用
RE:
平行空間 寫道:
馬斯克是想做人類的上帝,馬雲是想滅絕人類後做機器人的上帝。

哦,此帝非彼帝喲

2019-10-07 13:43:10 | 引用
逸立
上一頁123下一頁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