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了!來了!!來了!!!

文章內容

2019-08-28 14:40:03
37
分享:
二維碼

文章評論

逸立
Re: 來了!來了!!來了!!!
別告訴我你看懂了。就你聰明!連我自己都沒懂。就地上風吹的一片紙上寫的。估計是純屬虛構。看看笑笑就得。實在覺得不好笑就笑笑我這糙老頭吧。

2019-08-28 14:41:47 | 引用
Re: 來了!來了!!來了!!!
《來了來了》 原創: 楊小耶

上周五下午,開車去單位,進大門時讓保安攔住:組撒滴?

我很牛氣地回:上班滴!

不讓進!

憑撒?

公安航拍!sei 滴車都不讓進!

正准備下車跟保安幹一架,後面走過來個同事,對保安說:叫停到杆子後頭起啥,撒都不影響撒。

保安放行。


同事又轉頭對我說:說是後天某某要來哩,就呆10分鍾,你看就這麼折騰。說完他笑了笑,若無其事走了!

天啊!真的嗎?

(未完待續)

2019-08-28 15:01:49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來了!來了!!來了!!!
(接上頁)

我突然覺得有些暈車!趕緊熄火,下車!


這麼輕易就得到這麼重要的情報,我內心非常激動,而且一點都不懷疑情報的真實性。因為情報提供人表面上的身份雖然是檔案管理員,但他爹幾十年前是我們單位一把手,也正是在他爹手上,創辦了那本亞洲第一、世界第三的雜志。那本雜志實在太牛了,後來這個單位改成了它的名字;再後來,連門前的馬路也改成了它的字名。接下來,還會改什麼,誰都說不上。


我盤算:後天星期天,又不上班,來幹什麼?


但後來一想,這才是安排的高明之處。據說當年某某和某某主管意識形態的時候,都來過,但只去雜志社,其他部門的人接到命令:乖乖在辦公室呆著,嚴禁走動!這次選擇周天,只讓雜志社的人來上班就行了,都不用禁止別人。


這次來的分量,比前兩次可重了許多。記得去年,一個神通極其廣大的社會大哥帶人來私訪,問我誰來過?我說某某和某某,他很通俗卻又本質地總結:反正皇帝沒來過,是嗎?

我說:是的!這難道是傳說中的“天荒”嗎?我心裡居然有點苦澀!
 

天荒終於要打破了!我可能要見證歷史!

(轉下頁)

2019-08-28 15:02:58 | 引用
Re: 來了!來了!!來了!!!
(接上頁)

晚上下班回家,我壓抑不住興奮,給老婆孩子和父母分享了天大的喜悅!但後來又負責任地告訴他們:雖然來我們單位,但是在星期天早上,和我沒關系。
 

又實在壓抑不住內心的喜悅,得瑟地實在不行,給說得著說不著的都想辦法說了。剛好星期六有個大學同學從北邊來,我想當然地以為是隨團來,或者打前站!還幻想著出現這樣的場面:某某來了,我站在最不起眼的地方鼓掌,結果我同學在人群裡驚呼我的名字!我當場淚崩:都是大領導的隨從了,居然還能叫得出我的名字!
 

星期天一大早,陪同學吃牛肉面,然後他去了機場,我到單位給巡視組交材料。一位大爺坐在那裡,下巴抬得高高的,都不正眼瞧人,牛逼得冒熱氣。感覺我就是個貪官,貪了他們家兩個饅頭,他恰好是八府巡按,隨時能把我鍘了。心裡極不舒服地回到家,還沒換好拖鞋,兒子就跑過來問我:見到了嗎?我突然想起之前吹過的牛逼,特別不好意思!心裡暗暗罵那個同事:好歹也是領導的後人,怎麼好意思騙一個農民的兒子?無恥!
 

星期一上班,感覺情況有些不對。先是看新聞,知道真的就在本省。單位上也有了些詭異的氣象,幾個保潔往死裡拖地,電子屏不停閃爍著正能量的四字詞匯,大門前擺滿了一盆一盆的植物,各個攝像頭也被包得嚴嚴實實。保安在門口一個個通知:從今天下午開始,所有的車都開走,地庫已經清空,院子裡一輛都不許有!
 

星期一晚上,很晚了,突然收到部門發來的電子表格,要求填個人基本簡歷,相當於政審,嚴令第二天打印後簽字上交,要為真實性負全部責任。個人簡歷要求仔細填寫,我在填三處時心裡嘀咕:

(1)2004年到2008年在非洲,會不會有經歷復雜的嫌疑?

(2)2008到09年在家閒著,敢寫“失業在家”?想來想去,填“在家准備研究生入學考試”! Oh,My God!

(3)2011年曾在美國待一年,有被策反的嫌疑!但也得如實寫,不讓去事小,欺騙組織事大!

有史以來第一次,在家庭成員裡鄭重寫上了兒子的名字,“稱謂”一欄寫:兒子!還按樣板格式填父母的情況,父親好辦:某省某縣某校教師(已退休)。母親比較難填:某省某縣某鄉某村農民,寫不寫“(已退休)”?說“仍在職”不合適,因為我媽早已幹不動農活了,現在天天在培黎廣場聽秦腔;寫“已退休“,什麼時候辦的手續?誰給發退休金?糾結了半天,終於明白: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農民,居然也沒有任期限制!

星期二上班,單位院子裡空空蕩蕩,一輛車都沒有,上班的人卻一個都沒少。突然想起平時大家動不動就逼叨叨院子太小,停不了車,上不了班。你看現在一輛車都不讓開,還不是好端端的,上班比那天都整齊!看來中國人都是賤胚子,這些年讓領導們慣得壞壞的了!

(轉下頁)

2019-08-28 15:04:16 | 引用
逸立
逸立
Re: 來了!來了!!來了!!!
(接上頁)

時間一點點流逝,形勢越來越緊張,從手機上看,王氣一點點向我們逼近。敦煌、嘉峪關、張掖......這是要在絲綢之路上來個倒取虎狼關的架勢啊!

星期二中午,開始通知自行處理辦公室中的危險物,含:剪刀、裁紙刀、發膠、酒精、各種噴劑......還說下午警犬要來,每個辦公室必須留人,挨個往過聞。氣氛還真的有些緊張,我趕緊把兩把剪刀和一把瑞士軍刀帶回了家。下午通知開會,一共有100多人,都是單位混得有頭有臉的,我居然也忝列其中,誠惶誠恐。領導居然先挨個點了個名,然後說有明天下午3點,有重要接待任務,還故弄玄虛,說至於什麼任務,你們懂的,點到為止!還交待回去不要亂說,不要給自己找麻煩!然後安排了流程,實地排練。感覺肩膀上的壓力好大!

星期三早上,6點50趕到單位,打開辦公室門,等待接受安檢。我等了一會兒,樓道裡上來了一大幫穿警服的青年男女,牽著狗,我數了數,6條,大小顏色都不等。一上來就開始分組,有的拿著手電和儀器往天花板裡照,有的牽著狗往箱子上湊,邊牽邊說:聞!聞聞!狗塊頭很大,吐著長長的舌頭,看上去很嚇人!我和牽狗的小伙套近乎,問他拉的是什麼品種?他說德牧!6條全是德牧?全是德牧!主要聞什麼?爆炸品。大小顏色都不一樣,是不是各有各的專長?沒有,都聞爆炸品!我這才有些放心,就生怕有一種德牧能聞出腦子裡的問題。過了一會兒我去上廁所,一個小伙牽著狗也上廁所,不知道是人上還是狗上,我進了大便坑,關上門,只聽門外在使勁的放屁,很響,很有力,也不知是人在放,還是狗在放。

兩個女警察進了我的房間,所有抽屜都翻了個遍,從沒打開過的櫃子都打開了,連我的筆筒都底朝天翻了,搜出兩把小小的削鉛筆刀,女警如獲至寶!後來一個又盯上了我的剃須刀,要拿走,我略作抗議,兩個人開始商量,一個說:剃須刀好像沒說!幸免!

吃飯時間到了,到樓下食堂吃飯,吃完飯不讓回去了,只好到大門口轉,轉啊轉啊轉啊,看人行道上跳舞的、耍棍的、叫驢一樣唱歌的,突然特別渴望退休,不需要多少工資,有口飯吃就行,吃個半飽就能跳動廣場舞。
 

下午2點半,昨天排練過的100多號人,全部集合在地下室,白襯衣,黑西褲,深色襪子黑皮鞋。剛開始很興奮,但漸漸就有些無聊,憋悶,有女同志穿高跟鞋,站不住了,找個地方要坐下。有男同志尿憋得不行,卻不讓出去尿,憋壞算工傷嗎?同志們的情緒有些不穩定,領導在調節:眼望頭頂,想象藍天......突然發現,單位領導除了一把手和一個黨代表,其他的也都在地下室口子上站著等,難道不是坐在會議室的大沙發上,一個個介紹,一個個親切會面嗎?有見識的說:你想多了,連省委常委都撈不著!我不禁對這些正地副地級領導無限同情:小樣兒!官做得還不夠大啊!

在地下室等了一個多小時,大家聊啊聊啊聊啊,各種聊各種八卦各種扯淡!光關於行程,當場就聽到了兩種說法。一個說:早上在蘭大,在蘭大看完,中午吃飯,睡午覺,然後再來這裡!又一個說:從張掖坐高鐵,直接去了天水,等會從天水到我們這裡!後來證明這兩個都是謠言,而且散布這兩個謠言的都來自同一家印廠。難道印廠的人,對不辦手續的東西,從不當回事?

過一會兒:來了來了!

沒有來!

又過一會兒:來了來了!

又沒來!

再過一會兒:來了來了.......

(轉下頁)

2019-08-28 15:05:52 | 引用
Re: 來了!來了!!來了!!!
(接上頁)

這次真來了!但大家都已經有些疲憊,如果當時允許回家,我可能會選擇回去!出門列隊時,疲疲沓沓,在單位門口排好隊,本來排練時我在台階上,但下面站著不知什麼來頭的人,略有些粗暴地呵斥:台階上不許站人!於是全亂。
 

終於從樓上往下走了!先是隨行人員,記者,後來出來個省委常委,國務院副總理,省委書記和省長,一出來都知趣地站旁邊,大家也根本不理。要知道,幾個月前,省長單獨來了一趟,當時可是眾星捧月,前呼後擁!在今天的這個場面,可能每個人都感慨:混了多少年,好不容易混了個省部級甚至副國級,但突然發現還是官兒太小!真是的,永遠都混不清楚!


終於見到了,最熟悉的陌生人!跟電視上、手機上和APP上都不太一樣,河西走廊的風沙吹得有些顯黑!笑眯眯的,非常親和,挨個握手,人群激動到不行,腳不疼了,尿不憋了,情緒立馬高漲了,一遍又一遍高喊:主席好!主席好!越喊情緒越亢奮。
 

走到台階下的空地上,還講了幾句話,很沉穩,很親切,一句一頓,我只聽到了幾句:心靈的工程師,心靈的按摩師,善莫大焉!......
 

都說那本雜志是中國人的心靈雞湯,那這幫人不就是心靈的“煲湯師”嗎?但這是我說的!


上車後,車隊開走,我們一百來號人興奮地散開,人們互相紛紛在問:握手了沒?握了握了!走在路上,聽到兩個女的在交流握手的感覺,一個說:感覺很厚!另一個說:感覺很軟!我回頭看了一眼,很想問:這樣好嗎?


如果真的如此陶醉於一次握手,人生得失敗成什麼樣子?


大門外的道路兩旁站滿了聞訊趕來的群眾,都在烈日下站了好幾個小時,車隊一出去,人群發出雷鳴般的歡呼。
 

事後又聽到一個謠言,說對面幾棟樓上的住戶都被提前清空。人去哪了?都站在街上啊。但很快謠言被揭穿,因為朋友圈裡各種開始傳播各種角度的視頻。從哪裡拍的?對面樓上啊!
 

第二天早上去吃牛肉面,牛肉面館老板和一個老頭在聊天,特別激動!


老板說:人家為老百姓幹哈好事著哩,老百姓擁護!這個人有本事!


老頭說:這來一哈,對甘肅好滴很!對蘭州更好!咋把蘭州的路們好好修一哈哩,讓外地游客們都來!

老板說:人家到前面乃個地方去了,佛嘮“黃河之濱也很美”,咋幹脆把乃個地方叫個“黃河之濱”起!

我的意見,叫“也很美”!(全文完)


文章已於2019-08-24修改

2019-08-28 15:07:45 | 引用
逸立
四季豆
無題
啥時候給大家送芒果?

2019-08-28 15:19:50 | 引用
無題
標題黨。。。來了來了

是狼來的嗎?

2019-08-28 15:58:41 | 引用
damnff
itxgd
無題
麻煩呀發的啥啊

2019-08-28 16:08:54 | 引用
無題
今文觀止,拍案驚奇

2019-08-28 16:27:22 | 引用
Easoweno
上一頁1234下一頁

發表評論

很抱歉,僅有會員才能發表評論。

點擊此處免費注冊, 或者點擊此處登錄,登錄後您便可以發表評論。謝謝!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