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遭男同学抽凳摔断肋骨:曾拍我

日期: 2024-01-19
新闻主题: 教育读书

来源: 大风新闻

浙江农林大学女生被男同学抽走板凳摔伤肋骨引发关注。1月19日,19岁女生小赵接受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采访,称已经与男生签和解协议。

小赵表示,此事令她身心俱损,“他们(学校)跟我家长打了一通的电话,不管后面他们怎么解决,我都回不到过去了。”



>>>没意识到凳子被抽

坐空撞到椅子疼得动弹不了,两根肋骨骨折

小赵介绍,她是浙江农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服装设计专业的学生,“我2023年入学,他(抽走凳子的男生)是我的同班同学,他应该和我一样大,都是19岁,他是台州那边的人,说实话我和他也不是特别熟。”

2023年12月20日晚,小赵在教室上实践课,“当时是快下课,具体是8点50分左右,我当时在那边缝衣服。”

小赵回忆,因为手机放在窗边充电,她准备坐到窗边看手机,完全没意识到凳子被这位男同学抽走。

“我一下子摔坐在教室地板上,教室里有很多桌子椅子嘛,我摔下去时肋骨撞到了边上的木椅。我那会儿很疼,动弹不了,当时有老师和我男朋友在教室,是用担架抬走的,他们和那个男生一块把我送到医院。”

医院诊断记录显示,小赵左侧8-9肋骨骨折,医生给受伤部位固定了夹板。

事发近一个月,小赵饱受疼痛之苦。“现在伤情未愈,只能静养,不坐轮椅走路就会痛。我要是睡着了,翻个身也会痛醒。像这几天杭州下雨,去医院拍片也是痛。医生说治疗后要是碰到阴天或者天气冷,也会有疼痛的。”

小赵说:“伤情鉴定去做过一次,法医跟我说过一个月之后再去做。”



>>>男生说是开玩笑

“我不认为是开玩笑,他曾在课堂上拍我被我告老师”

小赵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教室监控我后来找派出所调过,但就是没有拍到摔倒的那一块,那个监控只能拍到教室的一半。”

“当时男生的说法就是开玩笑,但我不认为是开玩笑,我不知道什么样的玩笑,他一定就要把我的凳子抽掉,让我摔成这样,我会这样受伤害。”

小赵表示:“我和他以前也没有什么矛盾,只是有一次上课的时候,我在老师边上,他拍了一下我的屁股,我马上跟老师说了,老师也斥责他了。”

“2024年1月5号,他在微信上向我道过歉,说对这件事情很抱歉,给我发了5000元的医药费。” 小赵告诉记者,“事发至今,我不知道学校对这位男生有无处理,反正我也没再收到他的消息。”

小赵承认,双方已达成和解,目前并不缺救治费用。“现在治疗费不算交通费,只是在医院里面已经花了8000多元。1月14号我们在派出所签了和解协议,男同学家属给了7万多元补偿。”

记者希望提供这位男生或其家人的联系方式,小赵称不方便提供,“说实话,我现在跟那位同学之间已经达成和解,我不想把他怎么样。”

小赵表示不会考虑起诉,因为和解协议里面有相关约定。

>>>受伤后自愿退学

“稍微关心一下我的伤势,这是最基本的啊”

小赵对事发后学校的处理颇有感触:“我只是觉得学校处理这个事情欠妥,我根本想不到开始学校会是这个态度。我是他们学校的学生,再怎么样我受伤了,稍微关心一下我的伤势,这是最基本的啊!”

“学校派来的两位老师一过来就跟我说,这是小伤,报警的话对我也没什么好处,说没有必要这样。”

“他们就认为是开玩笑打闹而已。事发是冬天,我还是穿了很多衬衣,外面穿了棉袄,都摔成这样,如果是夏天,我就不知道会摔多惨。”小赵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她因此决定退学。“我也不想在这个学校待了,2023年12月27号我自己决定退学,我家长也是知道我退学的。”

对于学校所说继续教育学院的学生退学有别于其他二级学院的学生不同的说法,小赵说:“学校那边没有这么说过,学校给我的说法是一定要家长同意,但是我了解到,以前别的学生学校都是本人同意就可以办退学,退学是我自己自愿的,我不想再在这个学校上了。”

>>>和父母关系闹僵

“他们可能觉得挺丢脸,学校要求我删除发的帖子”



小赵承认目前和父母关系紧张,“我跟家人吵架了,我跟男朋友在外面租了个房子,现在是男朋友在照顾,因为学校后面找我家长那边,还有对方家长处理问题的态度,我有点心理问题,出现了创伤后应激障碍。”

小赵解释称:“他们可能觉得这个事情发出来挺丢脸的,他们不想把这个事情发出来。”

“学校开始跟我爸妈打过很多通电话。”小赵认为,她和父母之间闹僵是源于学校的电话。

“其实事发之前,他们在接到学校电话之前,对我一直都是挺好的,我也不知道一通电话打过去,就突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受伤之后,家人接了个电话,他们不知道什么情况就对我生气。学校给我家长说,要求我删除网上发的帖子。”小赵直言不讳:“断绝关系的话是我父母说出来的,在这件事情上,我父母可能也是听到了学校说的,他们作为家长会比较相信学校的话,我其实也没怎么怪他们。”

小赵说自己是家中长女,下面还有弟弟妹妹,“我是敬重我家长的,他们平时上班是挺忙的,他们以前一直对我很好的。”

小赵未给记者提供其父母联系方式, “我家里人对这个事情挺生气的,我不想再为这个事情过多的地去影响父母。我现在只想回归正常的生活,马上也快过年了。”

>>>学校称积极调解

本来是玩耍小事,双方关于赔偿金额没有谈好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尝试联系这位男生未果。1月5日,其与小赵的微信沟通记录显示,这位男同学向小赵微信致歉:“上次没好好的跟你道过歉,真是不好意思,给你弄伤了,我真的很愧疚。”

男生留言表示:“垫付的医药费,转你支付宝了。”

1月19日下午,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联系浙江农林大学党委宣传部,询问学校是否发布通报,工作人员答复称:“目前我这边没有收到这个。”

记者希望了解事情处理进展,工作人员表示:“这个事情不是我这边处理的,这是继续教育学院的电话,你可以联系他们,他们比较了解。”

对于校方对涉事男生是否做出处理,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这个没有反馈到我这。”

记者多次拨打工作人员提供的继续教育学院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稍早前,宣传部工作人员回应称此事是两人玩耍过程中发生的,事发后小赵已自行办理退学,“这本来是件很小的事情,女生和男生家长关于赔偿金额没有谈好。”

浙江农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工作人员回应称,抽走板凳的同学在事发后曾陪同小赵前往医院并支付相关医药费,校方一直在积极调解。





本文章来自于 加西网 (温哥华门户网)
https://www.westca.com

这份报导的网址是:
https://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979757/lang=schines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