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則視頻火7年前楊元慶嘲諷馬斯克

日期: 2021-10-27
新聞主題: 俄羅斯,英國,美國,越南,菲律賓,日本,韓國,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泰國,法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墨西哥,巴西,伊拉克

來源: 大貓財經

  01

  就在前幾天,特斯拉的股價站上了1000美元、市值也跟著突破了一萬億美元。

  考慮到馬斯克手中持有的股票期權等資產,這位硅谷出身的“鋼鐵俠”以2890億美元的身價穩居世界首富的寶座,把排在第二的貝索斯甩出去了一大截。

  如果深究的話,把特斯拉送上萬億大關的其實是個在破產邊緣走鋼絲的可憐人,咋回事呢?

  差不多這周末的時候,有家叫赫茲環球的租車公司從特斯拉那訂購了10萬輛電動車。要知道,這不僅相當於特斯拉年產能的10%,更是電動車歷史最大的一筆訂單、總價值高達42億美元。

  考慮到這家公司才剛剛從破產的邊緣掙扎過來,這麼做的好處還是挺多的。

  一方面,這麼做不僅能完美契合環保主義者的生活方式,還能順勢打造一支全電動的租車車隊,高舉政治正確的環保大旗,說是無往不利也不為過。

  另一方面,現在美國二手車市場中最暢銷的就是特斯拉的Model 3。假如生意做得實在不行,到時候把車掛到網上賣掉就能輕松回血。。。

  

  拋開這些不談,這的確是一件能載入史冊的大事。在所有美股上市公司中,只有五家公司的市值維持在了萬億美元的量級——

  

  微軟代表PC時代逝去的榮光,蘋果開辟智能手機新大陸,谷歌代表搜索和流量,亞馬遜則是電商老大,從這個角度來看,特斯拉的崛起是不是意味著新能源的時代就這麼到來了?

  眼看著勢頭越來越好,不少新能源行業的邊緣從業者都興沖沖站出來發表了“獲獎感言”,其中就包括一直買不到回國機票的賈躍亭。

  

  02
  不過馬斯克這個人大家都知道,說好聽了叫性格專注、說難聽了就是情商低。

  美股上市公司都歸美國SEC管,可這位偏偏就敢在直播的時候點名吐槽自己的頂頭上司;不僅如此,他還沒忘記在各種節目中懟天懟地懟嘉賓。

  差不多2014年的時候,馬斯克跟聯想的楊元慶一起給央視做了一期節目。

  在聊到商業模式的時候,一直對營銷不感冒的馬斯克講了不少大實話:“我覺得營銷是很奇怪的概念,每次說營銷,好像是要騙人去買不好的東西一樣”。

  面對馬斯克的耿直發言,彼時如日中天的楊元慶有點不以為然。

  要知道,營銷可是不少大集團十分倚重的經營策略。面對著瞬息萬變的市場環境,他們早就進化出了一整套先進、完善的營銷戰略,如今被一個毛頭小子站出來揭短,換誰都做不到無動於衷。

  所以在聊到用戶數量的時候,老楊幹脆利落地做出了反擊:“他有多少客戶、我有多少客戶,你知道嗎?”

  

  你別說,這還真戳到了馬斯克的軟肋。

  在當時,特斯拉的用戶還不到3萬;而聯想在上一個財年中已經銷售了1.15億台設備,其中包括5500萬台PC、5000萬部手機和1000萬台平板電腦。

  

  雖說這1.15億台設備不代表同樣的客戶數量,但考慮到聯想當時的行業地位,這真的是一次雙方實力極其不對等的對話了。。。

  拋開那次著名的二馬對話不談,這也是馬斯克少有的吃癟經歷了。

  03

  其實對聯想來說,當時的特斯拉的確不值一提。

  作為一家脫胎於中科院計算機所的公司,柳傳志的手底下可謂是人才濟濟,一大堆工程師和教授就不說了,甚至還拉到了倪光南倪老加盟。

  現在的華為很牛吧?可在當時,聯想可比華為還領先大半個身位!

  就在任正非淚流滿面得感歎華為活下來的那一年裡,聯想靠著漢卡和微機就能賺到十幾億的年收入了,那真是兵強馬壯的一方諸侯。

  等到了後來,柳傳志的繼任者楊元慶接過了指揮棒,這艘已經提速的大船變得更勢不可擋了——2015年,聯想控股在香港敲鍾;2021年,上交所又受理了聯想集團在科創板上市的申請。

  雖說在股價和市值方面有點一言難盡,但聯想在PC領域的市場地位倒是十分穩固的。這麼多年下來,他們不僅慢慢爬到了全球市場第一的位置,工廠也是跟著滿世界地開。

  這麼幹賺錢嗎?那是肯定的啊。根據公開數據,聯想在2020/2021財年中取得了4116億人民幣的營收,這確實是個相當誇張的數字了。
  也許正是因為成績太過亮眼,聯想集團的高管也領到了相當誇張的薪水——其中楊元慶一人的年薪就高達1.7億人民幣,這算是把錢花到刀刃上對吧?

  

  04

  既然營收這麼恐怖,那利潤也低不到哪去吧?還真不是。。。

  整個20/21財年中,聯想集團的淨利潤只有可憐的80億人民幣。就算大家都知道制造業並不光鮮亮麗,但這個數字也確實低得有點誇張。

  至於原因嗎,這恐怕就得從最底層的邏輯開始談起了。其實在制造業領域,有個關於產業鏈價值分配的“微笑曲線”,講的是啥呢?

  在整個產業鏈條中,價值最豐厚的區域集中在價值鏈的兩端—研發和市場。沒有研發能力就只能做代理或代工,賺一點辛苦錢;沒有市場能力,再好的產品,產品周期過了也就只能作廢品處理。

  

  富士康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盡管咱們不能否認富士康的行業地位,但電子產品組裝這個行業,其實技術門檻真的不算太高。假如你能搞定廠房和輪班倒的員工隊伍,就能在流水線上24h開工幹活。

  門檻低、競爭對手就多,反過來就限制了生產方的利潤空間。這些年為了攤薄成本,富士康的流水線從台灣搬到了深圳,再從深圳遷到了鄭州,眼看著就要跑到越南和印度去了。。。

  從這個角度來說,聯想跟富士康幾乎處於同樣的尷尬境地。

  盡管馬斯克近年來也墮入了“粉圈”的深淵中不能自拔,但特斯拉在新能源領域內的技術儲備和行業地位依然無可撼動。假如兩個人有機會再次同台競技的話,耿直的馬斯克估計不會再落下風了。





本文章來自於 加西網 (溫哥華門戶網)
http://www.westca.com

這份報導的網址是: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861591/lang=tchines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