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都是成本 他們重回到父母懷抱

日期: 2021-10-25
新聞主題: 裸照,寫真,視頻,惡搞,美女,自拍,搞笑

來源: 液態青年

  因為一旦跨出門,他們 " 連呼吸都是成本 "。

  韓國首爾郊區盆唐的李英旭(Lee Young-wook)是個時刻都在保護兒子的父親。

  今年已經 61 歲的他和妻子擁有一套小型公寓,同住的還有他們唯一的兒子李正圭(Lee Jeong-kyu)。31 年來,哪怕找到了工作,李正圭也從未真正搬出過這間小公寓、離開過父母。他表示,盡管這裡空間狹小,但目前並不打算也沒有能力給自己找個新地方。

  首爾大學的經濟學教授李哲熙(Lee Chul-hee)曾指出,對於年輕一代而言,韓國的經濟狀況讓他們很難實現經濟獨立和生活獨立:" 自 2000 年以來,包括首爾在內的大城市住房價格急劇上升,而就業市場卻變得非常不穩定,臨工數量也不斷上升。這些因素使得三四十歲的人更難搬出他們父母的家,獨立生活。"

  父親李英旭似乎也很理解兒子的處境,他和妻子都覺得,兒子本就沒有穩定工作,不該再對他施加搬出家門的壓力。

  " 我們想成為一座大山,讓我們的兒子可以一直倚靠著,在他至少 35 歲之前,他不用為未來擔心。" 李英旭說。

  在韓國,像李英旭這樣試圖 " 保護自己孩子免受傷害 " 的父母並不在少數,為此,他們在孩子成年後仍舊慷慨地為他們提供一個家。而他們的孩子,則被稱為 " 袋鼠族 "。

  

  韓國首爾,人們在就業中心尋找工作機會 圖片:CFP

  " 袋鼠族 " 一詞在 21 世紀初進入韓國的流行詞匯。當時是年輕人的高失業率時期,許多剛畢業的大學生因為找不到工作,或是找到了工作,卻基於經濟、情感等原因無法獨立生活,從而選擇和父母同住。這群依靠父母的年輕人們,像是仍未離開母親育兒袋的嬰兒,也因此被稱為 " 袋鼠族 ",整個家庭則被視作 " 袋鼠部落 "。

  今年 3 月,韓國國家統計局的一份報告引起了轟動。該報告顯示,在未婚成年人裡,有 42% 處於失業狀態,其中,超過 50% 的 30 至 40 歲的人以及 44% 的 40 至 44 歲的人仍與他們的父母住在一起。疲憊的老年父母與失意的成年子女相伴," 袋鼠部落 " 正在成為韓國家庭的常態。

  01

  " 袋鼠族 "

  30 多歲的崔明日 ( Myung-il Choi ) 是個體經營者,也是一名 " 袋鼠族 "。從 26 歲起,他開始在首爾東大門商圈創業,販賣金槍魚,一直生意興隆。然而,在崔明日的記憶裡,在那些獨立的日子並沒有讓他感到快樂,每當回到空無一人的房間時,他都 " 無法填補空虛 "。去年,生意受到疫情影響,經濟陷入困難的崔明日決定搬回家同母親一起居住。在他看來," 和媽媽住在一起很舒服,不用太擔心(家務)也很好。"

  就這樣,原本獨立的崔明日回到了 " 袋鼠部落 ",買房的意志也逐漸消磨。對他而言,花上 10 億韓元買一套公寓是絕不可能的,與其花錢租房,倒不如回到 " 母親的懷抱 "。

  在過去 20 年裡,受失業率上升和晚婚晚育趨勢的影響,韓國父母對 " 袋鼠族 " 子女的接受程度已經越來越高。

  韓國兒童保育和教育研究所(KICCE)2016 年的報告顯示,和 2008 年相比,表示願意為孩子提供經濟支持直到他們找到工作的父母比例從 14.7% 上升到 23.6%,而那些表示會支持孩子直到結婚的父母的數據也從同期的 10.2% 上升到 12%。

  KICCE 的研究還認為,越來越多的父母正在變得更有 " 責任感 ":認為即使在孩子找到工作後也要為他們提供經濟支持的父母比例,從 2008 年的 26.1% 增加到了 2016 年的 40.8%。

  

  韓國首爾,明洞街頭 圖片:CFP

  父母的責任感催生了更多的 " 袋鼠部落 "。

  9 月 27 日,韓國統計廳發布了《2020 人口住宅總調查之人口和家庭基本項目》,報告顯示,2020 年韓國有 314 萬名成年人是 " 袋鼠族 ",占到 20 歲以上人口數的 7.5%。其中 30 至 49 歲年齡段有 65 萬人,30 歲以上的未婚人口更是創下歷史新高。

  02

  買不起也租不起的房子

  如崔明日一般,在買房和租房問題上的困境,是絕大多數 " 袋鼠族 " 無法離開父母的主要原因。

  韓國《文化日報》曾深度采訪、調查 32 名韓國 MZ 世代(1981 至 2010 年出生的一代人),發現在未婚的 9 人裡,5 人屬於 " 袋鼠部落 ",且 3 人都和崔明日一樣——在獨立後,由於經濟和心理問題又回到了父母身旁。

  《文化日報》稱,雖然 MZ 世代傾向獨立自由的生活,但即使找到了工作,未婚的 MZ 世代也不會輕易離開他們的父母,因為一旦跨出門,他們 " 連呼吸都是成本(住房成本與生活成本)"。

  今年 20 歲的白領崔賢秀就是一個節省成本的 " 袋鼠族 "。在他看來,要是自己能承受經濟壓力,就應該搬出來獨立生活,因為年輕人需要汲取 " 獨立生活的經驗 ",他也看重 " 擁有獨處的時間和空間的必要性 "。

  但生活並沒有給他那樣的機會。他的公司位於首爾市江南區宣陵站附近,周邊的租房價格令他望而卻步:" 要是獨立生活,那每月至少有四分之一的工資會成為獨立的固定成本。我雖然想住在通勤三四十分鍾就能到的地方,但那樣的話我就沒法存錢了。" 最終,崔賢秀還是選擇住在位於仁川西區的父母家裡,這樣一來,他要付出的成本,變成了每天 4 小時通勤的時間。

  

  首爾市一處房地產交易市場 圖片:CFP

  對希望獨立和 " 穩定住宅 " 的 MZ 世代而言,韓國近年來瘋漲的房價是壓垮他們獨立願景的最大現實原因。

  據路透社報道,朝鮮戰爭後幾十年來,頂級大學的學歷與首爾的公寓一直是韓國社會用於衡量中產階級的重要標准,因此幾乎四分之三的家庭主要財富都在房產上。雖然近年來總統文在寅不斷推出的房價調控政策,卻進一步刺激了房價上漲——許多政府內部官員都趕在政府發出正式限制政策前提高房屋租金或售價。因此,對於那些努力學習並獲得了高學歷的年輕人們而言,讓他們即使擁有了六位數的高薪水也無法在首爾買房。

  統計網站 Numbeo 的數據顯示,盡管文在寅自 2017 年上台以來推出了 20 多項房價降溫政策,但首爾的房價至今已經上漲了 50%,幾乎是世界上最快的速度。首爾一間普通公寓的平均價格已經從 2017 年的 6 億韓元(約 337 萬人民幣)上漲到了現在的 10 億韓元(約 562 萬人民幣)。這意味著,一個普通韓國家庭需要在零支出的情況下,得用 14 年的收入來購買普通公寓;而對於 2020 年普通大學畢業生而言,他們的年平均收入為 3115 萬韓元(約 17.5 萬人民幣),想要買下一套公寓則需要不吃不喝 32 年。

  同樣上漲的還有租房價格,2021 年文在寅政府為了緩解住房危機,將租金上漲上限限定為 5%,卻讓讓整體租房市場租金不減反增。這是因為,許多政府內部官員都趕在政府正式發出限制政策之前提高了房租。

  《福布斯日本》還指出,首爾房價居高不下的原因還在於這裡的自有公寓供應率僅為 50%,且供應量在未來 2-3 年還會持續下降。韓國人尤其喜歡公寓與公寓社群,因為這樣的房子會配有購物中心和體育健身房等設施。然而在首爾,考慮到環境因素,高層公寓的高度基本上被限制在 35 層左右。可以建造公寓的地方也被限制在建築群總面積的 20% 左右,以避免建築物擁擠。於是,現實情況是,在首爾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建造公寓了。

  而另一方面,擁有公寓的人正在靠房產投資而迅速獲利。在韓國,有一種名為 " 傳貰 "(Jeonse)的租房方式,即租客向房東一次性繳納高額押金(約占房價的 30%-80%)作為房租,在退租時多退少補。房東則可以直接將這筆押金存入銀行,獲得可觀的利息。

  

  韓國首爾的公寓 圖片:CFP

  失去了買房和租房主動性的年輕人則感到越來越絕望,預感自己即將被社會所拋棄,於是幹脆選擇回到父母身邊。根據韓國女性家族部 5 月份發布的 2020 年家庭狀況調查," 支持住房穩定 " 被列為 20 多歲年輕人和 70 多歲老年家庭最為關心的政策。對於希望獨立的 MZ 一代來說," 穩定住宅 " 的現實問題壓垮了他們的獨立生活的希望。

  03

  " 我的父母也非常感謝有我在身邊 "

  持續攀升的房價,直接影響到了韓國 MZ 世代的生活態度。

  韓國《東亞日報》今年就曾報道,韓國年輕人對房地產業感到不信任和絕望," 如果政府現在不拿出實質性的措施,緩解年輕人對住房問題的擔憂,那社會混亂和沖突將不可避免,更不用說婚姻和出生率下降了。"

  《日經亞洲》的數據也顯示,受新冠疫情影響,韓國失業率在今年 1 月達到了 21 年來的最高值 5.4%,工作崗位比去年同期減少 98.2 萬個,是 1999 年以來的最大降幅。

  就算文在寅政府已經進行了三輪金額超過 270 億美元的經濟刺激,以緩解就業和經營困難,但年輕人們依舊沒能走出困境。截至今年五月,15-29 歲的韓國人中幾乎每 4 人中就有 1 人失業,這個比例遠遠超出其他年齡段 13.5% 的失業率。

  

  首爾當地一家就業中心 圖片:CFP

  極高的失業率甚至影響到了大學生的就業積極性。韓國經濟研究所(KERI)最近對韓國各地四年制大學的 2713 名三年級、四年級學生及畢業生進行了一項調查,發現 65.3% 的受訪者已經放棄了尋找工作。其中,33.7% 的人很少或根本沒有找過工作,23.2% 的人說他們只是 " 象征性地積極 ",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表示他們正在積極找工作。

  KERI 解釋道,大學生放棄找工作的主要原因是,認為與他們掌握的技能相比,就業難度太高。求職者平均每人向 6.2 家公司提出申請,但平均只通過 1.6 次申請篩選,通過率只有 25.8%。對於找不到工作的學生而言,他們最輕松的選擇就是成為 " 袋鼠族 "。

  不理想的經濟狀況進一步影響了年輕人的結婚與生育意向。2019 年,韓國男性的平均結婚年齡為 33.3 歲,女性為 30.5 歲,相比 20 年前已經推遲了 3-4 年。聯合國人口基金會今年 4 月的數據也顯示,2020 年韓國總和生育率僅為 1.1,已連續兩年全球排名倒數第一。

  

  2020 年,韓國生育率再創新低 圖片:CFP

  而且,對於一些有穩定經濟來源的單身成年子女而言,做 " 袋鼠族 " 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既能更好地照顧年邁的父母,同時也為未來省錢。美國 NBC 新聞報道,在韓國,仍有很多單身女性奉行著父母一輩的保守意見,將未婚作為不搬出去的理由。

  今年 36 歲的宋貞賢(Song Jung-hyun)和 33 歲的南允真(Nang Yoon-jin)是不啃老的 " 袋鼠族 "。她們都在首爾的一所公立中學擔任教師——這是韓國最受歡迎的職業之一。未婚的兩人都擁有獨立生活的經濟實力,卻依舊選擇和父母住在一起。

  " 我父母一直認為,一個女人在這個世界上獨自生活是一件危險的事。" 宋貞賢告訴 NBC。

  但和許多年輕人不同,她並不覺得和父母一起生活有多麼不便,反而很享受這份生活的便利:與父母同住讓她節省了時間和金錢,不必自己洗衣服或做其他家務。此外,當她需要建議或想討論重要問題時,她只需敲開父母房間的門。

  在宋貞賢看來," 袋鼠部落 " 的生活並非啃老,而是互惠互利 :" 享受這種生活的不僅僅是我,我的父母也非常感謝有我在身邊,隨著年齡增長,他們發現某些事情非常具有挑戰性——比如使用智能手機和網上購物。由於我們住在一起,我在這些方面幫了很多忙。我的父母經常告訴我,他們無法想象沒有我的生活。"

  南允真也有同樣的感受,她表示,媽媽仍在為她做早飯,支付生活費和水電費,除了現在已經工作,自己的生活幾乎和學生時代一模一樣。

  " 媽媽希望我攢錢,為結婚做准備。" 她說。

  

  一對母女在散步 圖片:CFP

  (封面圖來自電影:《寄生蟲》)





本文章來自於 加西網 (溫哥華門戶網)
http://www.westca.com

這份報導的網址是: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861134/lang=tchines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