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人殞命 太多人在挖這棟樓的牆腳

日期: 2021-10-25
新聞主題: 北京,上海,天津,重慶,習近平,胡錦濤,江澤民,鄧小平,毛澤東,薄熙來,周永康

來源: 南風窗

  

  作者 | 資深媒體人 姜雯

  10月22日上午10時,高雄市立殯葬館就“城中城”大樓造成的46名死者舉行聯合公祭。

  靈堂後門,一具具棺木被緩緩推出,親友、禮儀人員撐著黑傘,將他們送進“永生園”火化。一具又一具,一人又一人……

  

  10月22日,高雄市為死者舉辦聯合公祭(攝影:姜雯)

  相較於靈堂前門的“熱鬧”,靈堂後門才是真實——罹難者在這裡走完這人世間的最後一裡路,家人朋友要在這世間繼續承受失去摯愛之人的痛苦,而這場火災也仍舊有不少“謎團”等待解答……

  記者多日采訪樓中住戶發現,這座管理混亂、被外界遺忘的大樓,被太多的人挖牆腳和“出賣”,意外的發生幾乎是不可避免,只是人們沒有想到,最後到來的是如此慘痛的事實。

  “都在吃這棟樓”

  陳女士是“城中城”大樓一層的商戶,她今年63歲,已經在大樓租住了30多年。事發當晚,她並沒有在屋裡,所幸逃過一劫。

  然而,大火奪走了她的生計,原本每個月還有2萬元左右新台幣的收入,住在商鋪裡不用交房租,現在收入和住處全沒了。

  他指著“城中城”隔壁的大樓,“那棟現在更好了啦,都有重新弄過,有成立管理委員會,租金可以到4-6千新台幣。”她又指著樓的隔壁棟。“這棟就不好了,沒有管理委員會,那邊租金也是3-4千,裡面住的很復雜,有比我還要老的老人。”

  

  “城中城”大樓

  說起“城中城”大樓,陳女士表示,現在的住戶比以前好多了,以前還有街友自己開門進去住。“但是經過後面這幾任管理員,我們現在比以前好很多了。現在住的人都比較正常。”

  然而,陳女士也說,“以前歷任的管理員,都是要來拿這棟大樓的東西,不是去拿鋼鐵賣,就是拿別的什麼去賣。為什麼大樓越來越奇怪,都是管理員都吃這棟大樓” 。

  “前一個女的(管理員)還可以,有在處理一些事情,但是前三四個月,硬是把那個管理員拔起來。一棟一樓,哪有裡長來介入管理員,應該是我們推出的。”

  陳女士更是指出,有管理員私自開門租屋給別人,租金進入自己口袋。

  其實有同樣疑惑的不僅是李女士,如今仍住在病房的孫女士也一再和記者強調:李姓總幹事“侵入民宅、侵占、竊公共水電”等等。

  高雄起火大樓3年前探訪畫面(視頻來源:新京報我們視頻)

  各個樓層的防火安全門失竊,其實很多住戶都還不知道,這幾天罹難者家屬向“百事通”趙先生不斷詢問此事,他也才恍然大悟。

  “防火門我不知道被誰拆掉,反正就是被人拆掉了啦。我本來想說,跟這個火災沒什麼關系,結果今天死者女兒問我,我才知道這些事情有影響。如果沒拆掉,火燒那麼大,整個濃煙不會那麼快上去。”

  記者問及李姓管理員,趙先生沉默了一會說:“我不會講啦。很多事情,我不去深入了解,我也不去管它。就一個月管理員付一付,每天等著開工(他因疫情而失業)。”

  趙先生仍舊像上次我見到他時一樣,喝著一瓶啤酒,頭低低的,顯得很悲傷。

  “你問我的事情哦,”他沉默了一會兒,“應該都是事實吧。”他苦笑了一下。

  趙先生似乎不願意明講。“我們本來就是很舊的大樓,管理又松懈,松懈也沒關系啦,問題就是說裡長指派一個管理員來,也沒有財委,也沒有監委,來了就一個人獨大,不在合理范圍之內啦。”

  “他也不是什麼壞人啦(指李姓管理員),金錢管理的不好,也沒有好好管理。”

  “城中城”就像一顆洋蔥,需要被層層剝開。

  

  “我不會害我弟弟”

  在南風窗上一篇關於高雄“城中城”的文章《二三十年的朋友們,現在全都死了》一文中,有一個關於大樓內“哥哥欺負弟弟”的故事:

  大樓一樓住有一個也許有輕度智力障礙的弟弟,哥哥常年把弟弟獨自反鎖在家裡,弟弟葬身大火,周遭鄰居為弟弟不平。

  10月19日,記者在“城中城”大樓後面的河堤采訪到了這位“哥哥”許先生。

  許先生和兩位大樓內生還的住戶坐在河堤邊,悲傷和驚慌仍舊籠罩著他們。許先生已經向警方說明,並獲檢方“無保請回”。這天他穿著黑色的衣服,說起弟弟的事,哽咽了好多回。“我是他哥哥,不會害他,我是想保護他。”

  兩兄弟是台中人,哥哥今年49歲,弟弟約莫47歲。十幾年前出來的時候,經濟不好,正好“城中城”大樓有間房子,雖然破破爛爛,但至少讓弟弟有個安身之所。為了照顧弟弟,哥哥和妻子租了“城中城”對面的大樓。

  

  醫護人員從大樓中運出罹難者(圖源:視覺中國)

  在台中的時候,弟弟就有酗酒的習慣,喝醉酒後六親不認。“我朋友跟我講說他這樣好像精神病,他一喝酒脾氣就暴躁,連我也打。”

  搬來“城中城”大樓後,並不像鄰居說的“鎖了十幾年”,大概是4年前,哥哥怕弟弟喝醉酒後出事,兩人才做了“鎖門”的約定。

  “我不想他越來越糟糕,我看電視有人酗酒後殺人、砍人怎樣,發生的話,我怎麼對受害者家屬交代。我跟弟弟曉以大義,說這個的嚴重性,他說好啊。”

  房間裡沒有衛浴設備,每天弟弟在後面的公廁洗完澡、上完廁所,就會發信息跟哥哥說:“哥我好了,你可以來鎖一下門。”

  哥哥下班的時候,會去敲敲弟弟的門,“弟弟,你還好吧?”聽到弟弟說,“還好,在睡覺,不要吵。”哥哥就說“好”,心裡便覺得平安了。

  “他裡面可以出去,我們就是鎖一個形式。”一旁的住戶趙先生也告訴記者,其實房間裡面就是三合板,推一下、踹一下就能出去了。

  弟弟也自己跑出去過。之前弟弟下班以後沒回家,哥哥找到他時已經醉茫茫,哥哥把他找回去睡覺,弟弟還是會跑出去繼續喝酒。後來,哥哥便決定載弟弟上下班。

  許先生歎著氣:“誰知道會發生這樣的大火,奪走他的生命。我真的很痛,很後悔,我也不知道有什麼好的辦法。我現在很後悔跟弟弟有這個約定。如果沒這個約定,到時候他惹出大事情了,我又該怎麼辦,我也是出於無奈。”

  

  火災現場

  “我真的很後悔,越想就越痛一次。我很傷心,我不知道怎麼處理這件事,我沒有辦法。”許先生沉默了一會兒:“我也是出於無奈,我沒有什麼好的辦法,我很後悔,我是不是當初和弟弟的協商是錯的?”

  哥哥反復著他的後悔與無措,眼裡噙著淚。

  待解的“謎團”

  1、男女吵架

  起火原因初步研判是住在一樓的一名黃姓女子忘了熄滅檀香所致。這名黃姓女子前科累累,有多次傷人記錄,還曾因債務糾紛而教唆青少年丟汽油彈縱火。

  

  調查人員在火場發現郭姓男子房內有燒焦香爐,被帶回化驗

  事發當天,她與郭姓男友吵架,還傳訊說出“敢瘋我就陪你瘋”“我有前科,沒什麼好怕,不然我們來玩一次看看”等話。這場大火到底是意外,還是縱火,仍待厘清。目前,黃女被“收押禁間”,而郭男則以6萬元新台幣“交保候傳”。

  住戶吳女士接受采訪時很憤慨:“我在這裡住了15年,我們是弱勢,房租很貴,我們付不起,這裡便宜嘛,我們平安,鄰居很好。郭男一來就亂了,三更半夜摔門。黃女搬來不超過3個月。誰叫你住進來的?還是搶樓竊占?可以問嗎,對不對,叫警察查啊。”

  “他不來我們都很平靜,都和樂融融。郭男住進來沒超過半年,就發生這麼大的命案。空屋啊,到底誰叫他來住的?到底怎麼進來住的?”

  

  嫌疑人黃姓女子及男友郭姓男子15日被移送至高雄地檢署復審

  2、出租還是侵占

  “城中城”大樓的產權復雜。黃某的男友郭某指控,他是與大樓“總幹事”李某簽訂的合約,然而,李某在樓內沒有任何產權,為何可以出租房租,到底是受托出租還是侵占房舍?

  3、誰偷走了防火門

  當消防隊重返火災現場勘察時發現,各樓層的防火安全門和一到五樓的廢棄電梯門都被人拆走拿去變賣了。一樓停了50多輛機車,大火引燃機車後,因為沒有防火門,所以濃煙就直往上躥。是誰盜竊了防火門?有關部門為何沒有對這棟陳年老樓進行公安查察?





本文章來自於 加西網 (溫哥華門戶網)
http://www.westca.com

這份報導的網址是: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861004/lang=tchines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