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遍披荆斩棘哥哥各种CP 这对最甜

Date: Saturday, 23 October 2021 (09:48:20) PDT
Topic: 好莱坞,奥斯卡,世界杯,范冰冰,章子怡,赵薇,杨幂,王菲,成龙,林志玲,巩俐,林志玲,谢霆锋,李冰冰,刘亦菲,刘德华,汤唯

Contributed by: 蓝小姐和黄小姐

磕遍哥哥们的各种CP,李云迪的最假,言承旭和张淇这对最甜……



前天晚上爆出大瓜,有“钢琴王子”之称的李云迪被朝阳警方行政拘留,理由让人惊掉下巴,竟然是嫖娼。



又是一个信息量很大的瓜,我们这些吃瓜群众还没来得及反应,后续的一波波操作就跟上了,让人不禁感叹,明星的塌房速度越来越快了,从“社会精英”到“人人唾骂”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

先是各大官媒轮番批评教育。



音乐家协会表示已将其除名。



他的母校四川音乐学院摘下了李云迪钢琴工作室的牌子。




李云迪的微博认证也由诸多头衔,变成了只剩一个身份介绍。





更不要提各种商务合作、演出事项,全面叫停。

这件事发生之后,还有一个明星的动态蛮值得关注的,王力宏工作室点赞了一条警方反诈的微博,让吃瓜群众们感到些许微妙。



要知道就李云迪和王力宏曾经是一对席卷过网络的CP,自从2012年两人在春晚的舞台上一番合作,两个有才有貌的大帅哥倾情互动,疯狂发糖,引发了一股全民磕CP的狂潮。




刚开始形势一片大好,两个人也惺惺相惜,一起弹琴,聚会,看电影,真成了密友。







开头是挺美好的,两个人都享受了网友们善意的祝福,但渐渐的变成了一出罗生门。

很明显,李云迪对于此事更上紧一些,虽然他也常被狗仔拍到与不同的美女约会,但他例牌否认,而且经常发表一些让网友们兴奋的言论,例如“性取向随自然发展”“一切随缘”,甚至还在自己的演奏会上翻唱王力宏的歌《落叶归根》,引至台下的观众们大声欢呼“在一起在一起”。

很快王力宏的否认就来了,事隔一天,李云迪不避嫌疑,选了一个特别的时间又转发了一下。


事隔一个月,2013年春晚的时候,刘谦一句“找力宏”又让全国人民闻到了甜蜜气息,这一次王力宏不干了。





火速传出力宏后台打刘谦事件、然后是春晚剧组发声明刘谦的调侃是刘谦自己发挥,而刘谦则说是李云迪方面提出“找力宏”,然后李云迪则坚决否认,并声称自己不会进娱乐圈。



在这件事后,王力宏取关了李云迪,两人关系开始变得微妙,在二人同一时间公开女友之后,王力宏和李云迪似乎已经成了要极度避嫌、很不希望被放在一起讲的两个人。

但宏迪CP仍然是人们关切的点,因为李云迪一直没有结婚,也没有正式女友,两个的性取向问题一直是大众关切的一点。

这一次李云迪出事,倒是很确切地回答了这个千古悬案,那就是钢琴王子妥妥的是异性恋。

至于两个人私底下的交情,这次云迪出事,力宏点赞,或许也确切地说明两位音乐人之间的友谊早已经烟消云散。

力宏和云迪友谊速朽,证明了公众人物之间的友谊是如此脆弱,在金钱财富名气粉丝的搅和下,很多事情根本就不可能那么简单。

声称不进娱乐圈,但其实一直在娱乐圈的李云迪这些年一直不算太火,借《披荆斩棘的哥哥》他算是重回了观众们的视野。

俊朗的面孔,高雅的特长,让李云迪在一众哥哥里独树一帜,显然他也对节目投入了大量精力,除了时刻展现性格很暖的一面,还以坚韧的毅力暴瘦了十五斤,同时准备了大量服装,几乎换一个镜头就换一套衣服,在众位哥哥里属于衣品上佳的人。


但人生就是这样不可预测,儒雅高贵的李云迪一下子掉到风化新闻里,他的“哥哥”之旅以如此戏剧化的方式结束了,真叫人目瞪口呆。

犹记得节目开播之前他的豪言壮语,现在看看,太讽刺了……

当然,更多人实名心疼剪辑师,刚给霍尊打完马赛克,现在又要给李云迪打马赛克了。芒果TV连夜下架了前几期节目,大概剪辑师要熬夜秃头了……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都说男人容易交朋友,但其实名男人之间也很难交到朋友保持友谊。

我们以《披荆斩棘的哥哥》为例,来聊一聊男人们之间的友谊问题。

节目快要接近尾声,相比起舞台的炫炸和精彩,节目越到后面,我越是在真人秀的部分咂摸出另一番微妙的滋味。

我对哥哥们真实的相处模式很感兴趣,尽管通过镜头展示出的仅仅是冰山一角,存在着许多主动或被动的隐藏和故作姿态,但是也能从中得到一些真实的线索。



比如,几个月相处下来,哥哥们最终呈现了怎样的人格?哪种性格更受欢迎?到底谁和谁走得更近了?他们为什么会成为好朋友?有没有表面热闹和作秀的成分?男人们交起朋友来到底啥样?

今天咱们来唠唠这些话题,仅为节目观察,不一定对,也欢迎大家在评论区讨论心得体会。


熟人之情

我看到,有些人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一份疏离和相对冷漠。

大湾区的哥哥们,陈小春、张智霖、林晓峰、谢天华和梁汉文,他们即便到后面队伍被打散,但仍然是一个铜墙铁壁般的整体。因为他们的语言、文化和生活习惯自成一体,超越了一切。



▲最新一期节目中,谢天华被动地离开了大湾区的队伍。

语言习惯的力量是非常大的。就像张淇曾说他很不喜欢在微信里打字,更喜欢发语音和打电话,就是因为打字会“丢失信息”,因为没有语境、语气的加持,沟通会变得易被误解。

可以明显看得出,大湾区的哥哥们在“讲普通话”和“讲广东话”的时候分别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讲广东话时一身轻松,交换信息能力强,沟通无障碍,你一言我一语很活跃;讲普通话时往往节奏变慢,“片儿汤话”居多。



▲吃饭时间是一个团队最轻松、也最能观察真实状态的时间,大湾区哥哥吃饭的时候大都讲广东话。

语言上的障碍就像是一道天然的围墙,也无意识地增加了他们的惰性。城内的他们,有足足五个人作伴,很舒适,很chill,呆在安全区,没有必要也没有需求再去吸收新的东西,外人也很难进入。

对于“外来人口”,陈小春一直都坚定地选择GAI和布瑞吉。

选GAI,是因为他们曾经合作过,打过交道,有过一定的默契。陈小春和GAI的风格比较搭,舞台上不违和,属于“舒适”的范畴。

而且GAI在整个节目中都是“话少事少,见人叫哥”的状态,排练时很服从,私生活又相对宅,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多打扰。


▲二人曾经在《我们的歌》中合作过多次。



▲陈小春邀请GAI的时候社恐症爆发。

带上GAI,就要带上布瑞吉。布瑞吉和GAI是铁兄弟,陈小春也表达过自己喜欢布瑞吉,说布瑞吉像年轻时的他。





这是一个初看上去还蛮和谐的队伍,在历次公演中,布瑞吉负责解释规则、刺探军情,他是天生的社交型人格,到哪里都不会冷场。

GAI的配合度也相当高,但这种配合度是带着某种江湖气的,比如他的口头禅永远是“我听你的,哥”,这后面隐隐的有一种暗示,就是因为你是我哥,我听你的,并不是我真的想听你的。

可是你会发现,他们仍然没有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好朋友,他们自始至终都保持在一种充满客套的“亲密感”中。

虽然大家天天如影相随,也会开玩笑和交谈,一起上台表演犹如上战场,胜利了会激动拥抱,可结果是,他们很难交心。


▲四公的团体战,GAI和布瑞吉的风格与其他大湾区哥哥们很难融合,用弹幕的话来说,“像多余的两个人”。

要说问题出在哪?我想是年龄和阅历的差别带来了无法共鸣的问题。

陈小春1967年出生,今年已经54岁,他们之中最年轻的梁汉文和张智霖都是1971年出生,今年也刚过完五十大寿。



▲歪楼插播一条张智霖过生日的照片,袁咏仪请来了《妻子的浪漫旅行》姐妹团,画风美好。

而GAI是1987年出生,今年34岁,布瑞吉是90后,今年只有28岁。

年龄是个问题,虽然杜甫说过“人生交契无老少”,但在一群大神级别的港圈老炮面前,GAI和布瑞吉除了放低姿态也别无他法,问题是,友谊的前提就是平等,谦逊和礼貌永远也无法变成友谊。

年龄背后的时代记忆更为关键,在香港长大和在内地长完全是不同的时代记忆,年龄上他们又完全是两代人,经历了两种不同的娱乐体系,活过了两种不一样的人生轨迹,他们几乎找不到共鸣。

大湾区哥哥身上保留着很多老派港星的风采,虽然在节目里最热衷于饮茶和躺倒,但实际情况是,他们信奉练习、信奉天道酬勤,信奉苦捱之后才有出路,这是香港娱乐圈尤其是早年TVB鸡血压榨式的环境灌输给他们的理念,他们也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

所以你会看到平时嘻嘻哈哈的他们,一站上舞台就是王者,每个眼神,每个动作,都是几十年舞台表演浓缩后的结果,真正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那是练出来的真功夫。



▲陈小春初舞台亮相,简单一个摸脸的动作就在释放魅力。

刚刚结束的五公,大湾区的哥哥被打散,他们被分配在各个表演团队里,而每一个人几乎都撑起了各自表演的灵魂,每一个都是定海神针般的存在。


▲《给电影人的情书》,张智霖摸向水雾的那一刻,堪称整个《哥哥》表演舞台的经典。

而GAI和布瑞吉显然是另一种人类,更年轻、更锐利、更热血,他们坚信“老子最牛”,他们时刻高喊“勒是雾都”,从事的音乐也是另一种派别。

他们的成名路径也和大湾区哥哥不一样,他们拥有绝佳的机遇,在天赋和能力的基础上,上了某一个节目,从而一炮而红。





▲《中国新说唱》里,热狗作为导师选择了GAI,才带来了GAI的成名。

这是两套不同的体系,亦是两种不同的活法。

我认为陈小春对GAI和布瑞吉最走心的一次就是交换礼物的时候,他说“这种闪闪发光的东西我不玩了,你们加油”,唯有从音乐上找到最后一丝相同点,这是最接近他们共鸣的东西。



然而这种共鸣又意味着巨大的割裂。是啊,一个已经知天命,超脱,且不再为难自己;另一个则是拼命爬坡、斗志昂扬,想向全世界证明自己。

人生况味之南辕北辙,全部都浓缩在这句话里了。


▲布瑞吉被淘汰的时候,大湾区虽然被气氛搞得很沉重,但大家也很冷静,没有一句煽情和告别,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阅历不同,共鸣不同,则注定无法成为交心的朋友。如果要归类,只能归之为熟人,比陌生人熟一一点而已。

如果说大部分哥哥都是如此,他们彼此之间发生着善意但不浓烈的情感交流,那么有几位哥哥还是蛮例外的。

陈辉和黄贯中是一个例外,还比如在节目里认认真真交朋友的言承旭与张淇,他们明显是已经走心的朋友。



旧雨之情

先说陈辉和黄贯中。

黄贯中顶着神话般的背景来参加节目,人人都敬他一句“Paul哥”,他却表现得较为克制内敛,并且极力展现着很温柔很温暖的一面(当然也可能是节目剪辑,因为在交换礼物环节,陈小春爆料过黄贯中因为热水瓶的事大发脾气)。

他从不在表演中表达鲜明的观点,不倚仗资历发号施令,非常服从大局,让他唱哪几句都OK。

他尽量释放善意,除了适时地活跃一下气氛,他时常把表现的机会让给别人,尤其是年轻人。



唯一一次非常鲜明地表达观点,就是他唱《花祭》的时候。采访时他说这首歌要送给陈辉,令观众们感到意外。因为就这首歌本身而言,它的歌词如此哀伤悠远,怎么看都应该送给逝去的黄家驹才对。

“你是不是不愿意,留下来陪我;你是不是春天一过,就要走开……”


黄贯中当然有他的考虑,自从黄家驹死后,Beyond瞬间就灵魂解体了,只剩下绵延数年的内讧和纷争。所以黄贯中对Beyond的情感应该是复杂的,并不单单是怀念,还有点避而远之,所以他尽量地不提起Beyond的事。



▲兄弟纷争主要集中在黄贯中和黄家强身上,二人音乐理念不同,又都是暴脾气,骂战持续了近十年,黄家强还曾经在微博里写“道不同不相为谋”。

但黄贯中对陈辉的感情也是真的,他说这是“不知道怎么讲的感情”,又说“他应该懂我”。



这种友情,就源自于巨大的共鸣。

黄贯中1964年出生,今年57岁,陈辉没有官方公开年龄,但推测应该比黄贯中小个五岁左右,因为黄贯中在1986年加入了Beyond,而陈辉在1993年加入面孔乐队,对,正巧是黄家驹逝世的那一年。



▲黄贯中刚刚加入Beyond时,那时他被找来设计海报,后来变成了吉他手。

更确切地说,黄贯中应该和陈辉、张淇放在一起讲,他们身后的三支摇滚乐队,Beyond、黑豹和面孔,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因为张淇太年轻,他并没有亲身经历八九十年代中国摇滚乐的盛况,也没有经历“唱片公司”时代的音乐生态,所以这部分的时代渊源,黄贯中和陈辉更能感同身受。

香港摇滚圈和北京摇滚圈曾经有过不算短的蜜月期。

代表事件,其一,是1988年Beyond来北京开演唱会。那是他们第一次来北京,尽管演唱会期间一半多歌迷们因为听不懂粤语而离场,但那是一次美妙的记忆,北京摇滚圈的大咖们,窦唯、崔健等人全都去捧场了,京港两地的“滚人”第一次亲密接触。




▲京圈摇滚和港圈摇滚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几位香港乐手在正事办完之后还去爬了长城,逛了故宫,吃了涮羊肉,玩得不亦乐乎,回来对香港媒体说“那是最好玩的一次”。












▲Beyond在北京游玩期间的留影。

代表事件二,就是1994年“魔岩三杰”(窦唯、张楚、何勇)到香港红磡开演唱会。

在王菲的引荐下,香港经纪人陈健添签下了窦唯以及黑豹乐队,他们的《无地自容》《Don't break my heart》等歌就是在那个时期出现,借着香港乐坛的东风一战成名。



虽然乐队内部觉得它们太“商业”,颇有点不屑一顾,但不可否认这几首歌依然是最出名的代表作,直到今天,黑豹的演唱会如果不唱这两首,“观众都不答应”。






▲歪个楼,王菲和京圈摇滚走得很近,和港圈摇滚也走得很近。她还是“王靖雯”时期,和Beyond是同门师兄妹,王靖雯那时以“四个大哥哥”来称呼他们。



▲再歪个楼,王菲一个人可以串起九十年代香港和北京摇滚圈的编年史,历任爱人都和摇滚圈有关,甚至看起来最不摇滚的前夫李亚鹏,其实当年上大学期间也是个摇滚人士,辉煌往事是筹办过乌鲁木齐第一次摇滚演唱会。



▲陈健添(左二)当年也是Beyond的经纪人。黄家驹死后,他们也决裂了。

香港摇滚和北京摇滚一直没有断了联系,据媒体报道,当年黄家驹在日本生命垂危,Beyond还发动过很多关系在北京找中药,第一个联系的就是黑豹乐队。

陈辉加入面孔时,摇滚乐的辉煌时期已经渐渐接近尾声,但是面孔乐队也是中国摇滚乐的领军乐队,他和黄贯中之间有过许多共同的朋友,见证过许多大事件,几乎是同频率地经历着摇滚乐的衰落,也迎来了他们自己的中年。

在《哥哥》节目里,两个人从第一次见面有了一点惺惺相惜。


后来又被安排在同一个队伍,两个摇滚老炮索性就天天一起玩。



陈辉中途淘汰,后来又回来,黄贯中非常开心,笑得眉不见眼。



张淇也和他深情拥抱来着。



所以,陈辉和黄贯中在节目之后,发展成为了“可以互相串门,一起喝酒”的好朋友,在某一个台风天,两个人在阳台上合唱了一曲《花祭》,非常动人,用乐评人耳帝的话来说,好像“大雨将至前的失而复得”。




知己之情

如果说经历过差不多的时代,或者都在同一个圈子里有很强的共鸣,可以催生出友谊,那么,既没有相同的生活背景,又过着完全不一样的人生的两个人,若还能成为好朋友,那就一定是人格上的互相吸引。

在整个《哥哥》中,我观察到言承旭和张淇拥有了这样的友谊。





▲先放个互相凝视的眼神大家自己体会一下。

言承旭在《哥哥》里最开始的CP是张云龙,这源于张云龙的主动示好。他说自己的偶像是言承旭,在见面的第一时间,他就对言承旭表达善意,想和他成为朋友。



后来二人确实变得熟稔。



但问题在于,他们的友情也仅限于“打打闹闹,互相鼓励”而已,张云龙是包袱型选手,人称德云社编外人员,看得出他很想用幽默和玩笑的方式去化解言承旭的敏感脆弱,也算有成效,只不过这属于“治标不治本”。




▲言承旭和张云龙日常打闹。

在官方CP的掩护下,很少人注意到言承旭真正交往的第一个真心朋友是张淇,也许是从某一次的镜头里,言承旭叫他“淇淇”(台湾腔:启淇)开始……



最近几期节目里,言承旭和张淇经常在一起,甚至上演了某种偶像剧的画风。



拌嘴都拌出一副老夫老妻的感觉。




张淇喜欢逗言承旭,言承旭再故作娇嗔地生气。



最后还是抱上了。



转头又热情洋溢地夸奖对方。




在《定义》的访谈里,两个人更是“史无前例”地热情表达着自己的感情,就,有些话真让人听了怪肉麻的。

言承旭叫他小张,张淇说挺好的,因为没人这么叫我。





俩人睡一张床。



言承旭说张淇:“真诚的时候超迷人”“很想接近他”。



“这么棒的他”“他就是在发光”。


张淇说“我不在乎他的过去”“我只想认识当下的他”。



“我愿意把心敞开给他”,啧啧……



言承旭夸他,除了帅,还那么好笑,那么可爱。瞅瞅张淇这骄傲的小笑容。



这个害羞的对视是咋回事……



又是一个要抱,一个不要抱,这个戏码俩人上演过好多次了吧。


张淇是宠妻狂魔,每次提到老婆,言承旭的表情也是太有趣了。





最后言承旭提出要认识一下他老婆。后来应该是真的认识了,在采访里他们说老婆去探班了一次,和言承旭见了面。





▲张淇和老婆,两个人属于青梅竹马,在张淇还是酒吧歌手的时候就认识了,目前两个人没有生孩子,养狗,日常秀恩爱。

就很奇怪吧,一个是台湾人,一个是北京人,一个演偶像剧,一个唱摇滚。言承旭2001年演《流星花园》成为风靡全亚洲的超级明星时,张淇还在北京某个酒吧里驻唱。唯一相近的就是年龄,言承旭44岁,张淇40岁。

他们又为何成为朋友?

据采访中透露,他们“经历过一些事情”,至于什么事,我观察应该是张淇和言承旭进行过两次以上非常深入的交流。第一次是爆发矛盾,第二次是袒露心扉。


第一次的爆发矛盾,张淇应该针对言承旭的敏感、拧巴和暴脾气有过不满,张淇说“我们是不打不相识”,“我对他说过很多难听的话”。



张淇用肢体语言制止住了愤怒的言承旭。



易立竞也是在线吃瓜小能手了……



第二次深入交谈,两个人从晚上九点聊到凌晨五点。这一次应该就是真正的友谊的开始。


而至于为什么两个人能聊了足足八小时之久,我想在这一场谈话里,他们把各自的家庭、事业、心态、人情、理想都聊了个遍,聊得酣畅淋漓,于是彼此发现两个人是那么相似,他们在人格上有一致的东西。

简而言之,两个人都曾经是“拧巴”的人。

言承旭更多的是性格上的拧巴,虽然是很红的大明星,却敏感自尊又相对脆弱,这一点在他的人生道路上有诸多例证,哪怕在《哥哥》节目里,他也表现得很明显。



▲爱哭的言承旭。

言承旭对于大众和媒体一直保持着警惕,他很少敞开心扉聊自己的事,微博之类的社交媒体也很少用。而和张淇一起上了《定义》,也许是好朋友在旁边的安全感,或是情感上的激发,他竟罕见地讲起了自己比较深入的内心世界。

他讲到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妈妈怀孕后,爸爸想打掉他,不想要这个孩子。妈妈是裁缝,永远面对墙壁做衣服,他只能天天看妈妈的背影。



讲到自己的不自信,在F4中永远是自卑的那一个。




▲言承旭提到F4当年在CNN接受访谈,因为吴建豪和朱孝天的英文很好,一直是他俩滔滔不绝,仔仔本来就是宅男,一直不说话也挺好,只有言承旭觉得自卑,“虽然人在那里,但是完全没有自信”。





▲第一次去香港做宣传,也是以吴建豪和朱孝天为主,两个人谈笑风生,言承旭在一旁插不上什么话。

讲到自己很想在事业上更进一步,想成为真正的演员。他每天都渴望学习,经常在线听课。但是他苦于找不到专业的突破口,不像张淇这样,在专业上如此强悍,对目标也很笃定。

张淇显然对言承旭的性格已经了如指掌。



如果说言承旭是一个性格拧巴之人,那么张淇就属于事业拧巴之人。在《哥哥》之前,张淇的事业可以说是一路拧巴着走过来的。



大家可能都知道张淇是“快乐男声”出身,但其实他的经历丰富得多。
张淇出生在北京,小时候成绩不好,就喜欢玩音乐。张淇的贵人是杨嘉松,就是田震的《靠近我》的词曲作者,当时杨嘉松在北京白石桥边上的“民谣”酒吧驻唱,于是把张淇也带进去成了酒吧歌手。



最初一晚上赚30块钱,后来一晚上赚100块钱。张淇长得帅,性格也活络,在酒吧界很受欢迎。后来他还短暂地组过乐队,还给陆川写过《寻枪》的音乐,那时新闻上说他们四个“朴实得像农民”。



也曾经签约过京文唱片,本是一家大公司,业界名气很响,但那时京文刚签下了像韩红这样的大咖歌手,张淇这种无名小辈根本处于没有工作可干的局面。

后来又辗转去西安做酒吧驻唱。



在西安发展的时候,他报名参加了“快乐男声”。当时还没有唱摇滚,而是唱流行歌曲,从选歌和外型上来看,张淇那时更倾向一位偶像歌手。


但那一年他止步于西安赛区十强。当年的西安赛区还有两位更着名的选手,一个是同样酒吧驻唱出身的陈楚生,后来得到了总决赛冠军,另一位是澳洲留学归来的苏醒,得到了总决赛亚军。

这次比赛给张淇带来了极大的心理波动,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成为他“人生中一个不大不小的阴影”。

他回到北京,在“男孩女孩”酒吧做音乐总监,那是北京一家很着名的酒吧,很多歌手从那里走出来,比如斯琴格日乐,许飞等。



▲在“男孩女孩”当音乐总监时期。

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FM97.4和 FM103.9当DJ,在电影电视剧里演一些小角色。



▲2010年电影《写给阿杉的歌》里,本色出演一名流浪歌手。



▲2012年电视剧《迷失的情感》里,饰演渣男吴良,不光出轨劈腿,还到处勾搭女孩,简直渣到一定的境界,这个角色让很多男人都直呼败类。

压抑音乐梦想的张淇,在各种杂七杂八的工作中度过了五年,直到2013年他加入黑豹乐队。

张淇当年是毛遂自荐,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黑豹乐队成员,透露出自己想试试当主唱,后来这事不了了之。

很久之后,在一个遛狗的下午,张淇接到黑豹的短信,邀请他参与新专辑的制作。张淇去试唱,结果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成为黑豹乐队新一任主唱。


本是事业上有了新曙光,但无奈那也是一个很尴尬的节点。

彼时的黑豹乐队已经成立将近三十年,主唱换了一茬又一茬,当年血气方刚的鼓手贝斯手都已近中年,“黑豹乐队”四个字已经快要成为“吃老本”的代名词。

张淇的加入并没有带来新的气象,倒是迎接了一波又一波质疑,张淇说那时关闭了微博私信,因为辱骂声不绝于耳。



张淇加入之后,黑豹乐队也经历过很迷茫的状态,他们啥活都接,拍过搞笑视频。



采访时承认现在“什么都想试试”。



张淇上节目犹如“卖艺”,主持人让他现场表演玩麦克风,张淇也只好站起来表演,看起来傻傻的好尴尬好心酸。



主持人还称赞道,这是个体力活一般人耍不动……


这就是在《哥哥》节目之前张淇的处境。事业上的不顺利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又是那种天生自信甚至自负的人,他说自己一上台就是“绝活本活”。



空有一身本领,却从未迎接到好的机遇,遭受了各种质疑和打压,40岁之前的张淇,确实过得很拧巴。

正因如此,言承旭和张淇才会产生出超越了生活背景和共同圈子的共鸣,那是一个人真正扎根在生命里的东西。在面临人生低潮时,如何看待这些失意,如何用自身的能量去化解,如何爬出来,继续往前走。

我想,这是两个人在那八小时的时间里真正畅谈的东西。他们的交往正是基于相互坦诚的基础之上,彼此都找到了一些能够鼓舞自己的能量。

就像言承旭不止一次地强调张淇“很闪光很亮”,而张淇也欣赏言承旭的坦率,说他的优点是有风格,这在偶像里已经很不易。

唯有如此,友谊才会向纵深处发展。





讲到这里,不免生出一个感慨,一段好的友谊,就像爱情一样,都是高级的情感需求,获得门槛也相对较高。

它不仅仅要求“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更需要双方都有真诚、主动的意愿,也需要客观因素的加持。总体来说,好的友谊不易寻觅,可一旦获得,确实能产生出滋养灵感的效果。

在《哥哥》里,33个男人上演了很多种版本的友谊。它大概可以有三个标准,或者说进阶程度。

首先就是舒服。

大家待在一起能迅速形成一个舒适的气场,呆在里面不会产生任何不适和局促。不论是酒肉朋友打游戏,还是坐在一起畅谈天地,这是首要的条件;




第二呢,就是有共鸣。

“感同身受”是朋友之间维系关系的密码,这无疑又是更高的一个境界,因为它要求朋友之间层次相当,处境相当,甚至功利一点的说法,大家实力相当,不会悬殊太多,这样才不会导致“鸡同鸭讲”,彼此都能懂得对方。



第三,则是友谊的最高境界,那就是彼此能从对方身上汲取能量和智慧。

他们互为启迪,互为映照,在深入的了解之后对对方有一种真诚的欣赏,哪怕不是时常在一起,也经常能产生出“携手前进”的感觉。这样的友谊跨越山海,也无需多言。

总体来说,如果具备以上三个标准的任何一个,那么都是一段身心愉悦的友谊,而如果有人真的那么幸运,同时拥有三个,那么就真的像是中了大乐透一样。

所以,请珍惜身边那个善于聆听你,也能够打动你的朋友,山河不足重,重在遇知己。有了好朋友,人生接下来的路也会豁然开朗。





This article comes from 加西网 (温哥华门户网)
http://www.westca.com

The URL for this story is: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860758/lang=englis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