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越南互聯網 覺得自己假中國人

日期: 2021-09-13
新聞主題: 俄羅斯,英國,美國,越南,菲律賓,日本,韓國,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泰國,法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墨西哥,巴西,伊拉克

來源: 液態青年

  打開世界地圖,世上很難找到一個和中國如此相像的國家了。

  從反侵略、開始內戰、開始土改、遭遇饑荒、改革開放、經濟起飛……

  直到一頭撞上互聯網的巨大風口,中國和越南的近現代史,就好比兩撥演員拿了同一個劇本。

  同樣是社會主義國家,都是由共產黨執政人民代表大會制度。

  從行政區域來看,越南劃分了 58 個省和 5 個直轄市,每個省下轄市與縣。

  教育方面,越南實行 5 年小學、4 年初中、3 年高中的義務教育制度,《阿Q正傳》和《藥》也曾出現在中學教科書中。

  越南新年同中國的農歷新年一致,逢年過節也舞龍舞獅……

  行走在越南的馬路上,莫名熟悉的街頭,仿佛讓人夢回 20 年前。

  

  ▲越南農歷春晚

  在文化上,越南和中國更是一脈相承,細細品來,都是儒家文化混合著實用主義的熟悉配方,區別是加上一些熱帶風情:

  越南的國名是清仁宗嘉慶皇帝決定的,越南的順化皇宮就是一座縮小的紫禁城。

  

  ▲越南順化皇宮

  1919 年,越南才廢除科舉考試。越南科舉效仿唐宋,考試范圍就是四書五經。

  越南國語字中,學士學位寫作 c? nhan,本意是舉人,博士學位寫作 ti?n s?,本意是進士。

  

  越南古代使用漢字兩千年之久,越南古代典籍《大越史記全書》、《欽定越史通鑒綱目》、《大南實錄》及家喻戶曉的《南國山河》、《平吳大誥》等作品都是用漢字寫成的。

  越南文學史上最偉大的作品《金雲翹月》,其故事藍本出自中國清代同名小說。
  越南語中有龐大的漢字詞匯,發音類似古漢語的中古音,與唐代的語音很接近。

  也就是說,用越南語念李白杜甫,反而會比漢語普通話更正宗。

  越南也有十二生肖,只是貓代替了兔子,因此有些越南人是屬貓的。

  

  越南南部很多人信仰一種本土宗教,全稱是“大道三期普渡高台教”,標志類似共濟會的”全能之眼“,教旨集孔子(人道)、姜太公(神道)、耶穌(聖道)、老子(仙道)、釋迦(佛道)於一身,同時尊孫中山、雨果和越南詩人阮秉謙為教中聖賢。

  信一門宗教相當於拜 N+1 種信仰,性價比極高。

  

  

  這個國家有點像 20 年前的中國,卻是一個更加錯綜復雜的神奇混合體:同一座城市中,既有北上廣深式的高樓,也雜糅著十八線小城的落後。

  國家最低工資標准剛超過 1000 元,但一線城市的房價與上海看齊;外資名單中,既有價值 150 億美金的三星基地,也有來自中國沿海地區的配套小廠。

  越南外匯管制寬松,各種資本瘋狂進入,中美貿易戰打響前的一個月,美國從越南的進口突然飆升,隨後歐盟和越南商定將取消 99% 以上的雙向貨品關稅,大有成為下一個世界工廠之勢。

  
  讓人不禁懷疑,或許取代中國的,只能是下一個中國——越南?

  

  ▲越南街頭

  當代越南人有一句話:天堂太遠,中國很近。

  中國在越南人心中究竟是怎樣一種存在,相當值得玩味。

  1

  當一位中國互聯網沖浪健兒打開越南的社交網站,一定會覺得匪夷所思:為什麼越南人民要對簡體中文世界的內容進行像素級別的 cosplay ?

  難不成越南網友都是”精神中國人“?

  Facebook 上有個叫 Weibo Vietnam 的小組,專門翻譯微博和知乎的內容,每一條內容都有大量的評論和轉發,粉絲數已經突破了 120 萬。

  

  最新內容是紫禁城裡被打入冷宮的妃子,往上翻是湖北警察幫助獨居老奶奶,上一條是山東某醫院附近被丟棄的玩偶被好心人穿上衣服,再上一條是介紹中國歷史悠久的小吃(周黑鴨)……

  一些事無巨細的小事,評論量和轉發量卻都還不錯。

  受互聯網壁壘的影響,這樣搬運國外優質內容的賬號在我們這兒被稱為資訊大 V ,沒想到牆外居然還有自己的翻版——就差起名叫“中國那些事兒”或“中國報姐”。

  

  與此同時,中國網絡文學也在越南加速擴散,僅 2009 至 2013 年的 5 年間,越南翻譯出版中國圖書品種 841 種,其中網絡文學 617 種。

  進入河內的書店,雙眼立刻會被一排氣勢磅礴的《微微一笑很傾城》所震懾。北大中文系的張頤武教授到越南交流時,發現大量中國網文小說都被翻譯成越南語出版銷售。

  “晉江文學城”、“榕樹下”這些中國原創文學網站一直是越南文學愛好者的心頭肉,言情愛好者們隨時緊盯中國網絡小說的更新情況,用翻譯器在第一時間了解大概內容,然後等待翻譯好的越南語版本仔細閱讀。
  

  ▲越南書店中的中國網文小說

  根據越南《青年報》介紹,通常網文翻譯者大都是性格內向的年輕女孩,不拿一分錢報酬,但即使是篇幅動輒數百萬字的超長篇小說,她們也不會望而卻步。

  一些曾經在 AO3 網站上發表原創小說的中文作者,也收到過越南粉絲的請求授權翻譯的私信。

  和中國腐女一樣,越南讀者對東亞耽美文化同樣熱衷,甚至更加渴求:

  

  根據中國媒體的行業觀察,“在國內網文行業不一定能進前百、內容部門就十幾人的小公司,在越南一年都能營收幾千萬。”

  再打開視頻網站,越南字幕的綜藝選秀應有盡有,抖音神曲一應俱全:

  

  國內叫得上名的明星在越南都有自己的個站,從章子怡到虞書欣,大小流量都配置好了相應的飯圈。

  
  中國動畫在越南的粉絲也不少,搜索 hoat hinh(越南語“動畫”),社交網絡上有一大堆中國動畫的小組。

  《斗羅大陸》一更新,Youtube 上的越南字幕組就快馬加鞭地放出熟肉,每集不到 24 小時就能達到幾十萬的播放量。

  Facebook 裡搜索 han phuc(越南語“漢服”),一大群來自越南的漢服愛好者浮出認知水面。

  

  越南歌手阮陳忠君的歌曲 《自心》《淚色》,由於精致嫻熟地融合了腐女熱愛的一切古風耽美虐戀元素,作品已經反向輸出回中國。

  

  

  中國文化輸出的典型——李子柒,越南也已出產多個高仿版本,從構圖到氛圍都如出一轍。

  不得不感歎,東亞的文化認同程度就是高,終極烏托邦大概都是“一個人,一畝地,一簞食,一瓢飲”,女耕女織,其樂融融,豈不快哉。

  知識儲備豐富、沖浪水平優異的越南網友,甚至可以精准理解“剩女”“渣男”“綠茶婊”這些中文詞匯,越南抖音用戶也喜歡《學貓叫》,或者玩瞬間“變臉”。

  中國互聯網土特產——表情包——他們也應用得恰如其分,文化壁壘什麼的,不存在吧?

  甚至中國人在越南抖音上說一句“我愛越南文化 / 美食 / 姑娘”,也會蜂擁而至一堆越南迷妹,和國內的網紅外國人如出一轍。

  中文互聯網的段子,越南互聯網大概率也要去追隨。

  但如果碰上涉及政治的內容,也不乏這樣的評論:“某國政府邪惡,但人民是無辜的”“我非常喜歡某國文化,但不喜歡某國政府”……

  諸如此類,和中國網友評論別國的態度如出一轍,他們羨慕的、吐槽的、向往的、鄙夷的……竟會讓人有感同身受的錯覺。
  2

  越南媒體關注中國的一切,從政治、社會歷史、經濟、養生健康等都有報道。

  越南的影視劇領域,幾乎可以稱為“內地娛樂圈越南分圈”。

  由於越南影視行業不甚發達,每年出品的本土電視劇數量有限,觀看海外劇幾乎是所有越南觀眾的日常。

  陪伴我們長大的金庸劇、瓊瑤劇、名著劇,也是越南同齡人的童年回憶。

  上世紀 90 年代起,《西游記》、《紅樓夢》、《水滸傳》、《三國演義》、《還珠格格》、《渴望》、《宰相劉羅鍋》等一批劇集登陸越南中國電視劇便在越南觀眾心中埋下了種子,一些深刻的反映社會現實的電視劇,例如《警察局長》播出時,也受到了越南公務員的喜愛。

  當年萬人空巷的火爆場面在越南也同步上演,連越南副總理阮功丹都說:

  “只要哪天晚上播放中國電視劇,政府機關便很難再召開會議,即使是高級幹部,也都希望按時回家,為的是不耽誤觀看。”

  為了討觀眾歡心,越南中央電視台和河內電視台一度互搶收視率,越南中央電視台頭一天晚上播放了《宰相劉羅鍋》,河內電視台在第二天早上還要播放,由於每集要到 8 點 15 分才能播完,以至於不少人都會上班遲到。

  隨著電視劇的大爆,也帶火了越南的地下盜版市場(多麼親切的回憶),但關鍵是,劣質盜版碟匹配的都是粗制濫造的“通譯”版配音,觀看體驗十分糟糕。

  

  所謂“通譯”就是沒有越南語字幕,原音播放幾秒後配上越南語旁白,粗糙到連角色區分都沒有,旁白一個人分飾小燕子、五阿哥、皇阿瑪和容嬤嬤等所有角色。

  在情節轉折的關鍵,旁白還會開啟評論解說功能,喋喋不休地幫助觀眾理解劇情。

  因為越南早年引進的中國電視劇大多都是這樣處理,所以實質上,那些讓越南觀眾魂牽夢縈、津津樂道的童年回憶,一張嘴都是同一個聲音,魅力大打折扣,就這,大家也都習慣了。

  直到今天,Youtube 上隨手拎出一個國產電視劇懷舊視頻,在越南也有 200 萬的點擊量。

  下面那些含著熱淚的評論,是許多 90 後內心共同的咆哮,這大概就是作品與時代共同造就的魅力:

  

  這是童年的記憶啊,是心中扎根深藏難忘的感情!當年我多想要一個小燕子的頭飾卻無法說出口啊!這些畫面會一路陪著我長大!我這輩子都愛還珠格格!我愛我的童年!

  西游記真是永恒的經典,從童年一直到現在都很喜歡,孫悟空已經成為了童年記憶的一部分,每一次都是在這一幕看哭的,一個失去自由的英雄。
  1986 年的西游記真是一部經典之作,是其他版本無法替代的,這一版已經成為每一個觀眾的回憶了。

  當時趙薇在越南有多火,韓三平曾經給黃建新講過一個故事:

  “2001 年中國有個很高級別的電影代表團到越南訪問,趙薇是越南總理特邀代表之一。

  結果到了越南,副總理、部長都在機場捧著鮮花接機,先跟趙薇合影,把官員們放在旁邊,冷落了很久才過來。”

  

  因為中國電視劇太受歡迎,2007 年,越南國家電影局局長還親自考察橫店,對中國影視劇的拍攝大加贊賞。

  在此後的 30 年間,《雍正王朝》、《甄媹太≠Eⅰ獨噴鳶瘛仿叫耄彌泄笆泳綺歡系厴⒀俊

  根據不完全統計,2000 年到 2006 年間,越南每年引進的境外電視劇中有 40% 來自中國,越南國家電視台更將 57% 的引進劇份額劃給了中國。

  現在,這種盛況因政治因素以及韓劇、泰劇等競爭有所變化,但總體來說,中國電視劇在越南的影響力依然強大。

  據國家旅游局官方數據顯示,近年來越南訪華旅游人數在東南亞國家中增速最快。

  而且,在熱愛中國電視劇的越南年輕人看來,長城、故宮都比不上橫店影視城、西北影視城、少林寺有意思,片場才是他們心中的打卡聖地。

  中國留學生曾經用“看瘋了”形容越南觀眾的狂熱,“我和越南朋友一起看《報告老板》、《屌丝男士》时,我听中文配音,他脧妳矁e嫌鎰幟唬怯齙礁閾Φ牡憒蠹葉寄芤黃 get 到。

  我看《三生三世十裡桃花》就是我越南的朋友推薦的。我一登陸臉書,發現他們都已經看瘋了。”

  

  
  那一年,打開越南本土最大的視頻網站 ZingTV,《三生三世十裡桃花》、《因為遇見你》、《微微一笑很傾城》的巨幅海報鋪天蓋地。

  電視劇排行榜 TOP10 中,國劇占了 4 席,《微微一笑很傾城》評分 9.8 ,播放量突破 3700 萬,《三生三世十裡桃花》評分 9.6 ,播放量也超過了 3000 萬。

  相比當時最受歡迎的韓劇,《美女的誕生》和《匹諾曹》的點擊也不過 347 萬和 261 萬。

  《三生三世》火爆的時候,他們甚至做到在中國更新後一個小時之內就出來越南字幕版。

  

  ▲越南媒體介紹中國 2020 年即將播出的 24 部電視劇

  難以想象,在這個只有 9000 多萬人口、3000 多萬網民的國家內,僅一家視頻平台就能貢獻超過 3000 萬的點擊。

  2018 年《延禧攻略》當紅時,越南的播出進度比中國快,所以中國觀眾索性集體出海,在越南網站收看了大快人心的一場重頭戲,促成了“中越網友痛打爾晴,南海之內皆大歡喜”的友好局面,十分過癮。

  越南觀眾對中國歷史很感興趣,所以中國古裝劇在那裡最受追捧,甚至有時候,越南觀眾對國劇的認知水平可能比本土觀眾還要高。

  《延禧攻略》、《如懿傳》、《陳情令》在越南播出後,文化效應空前:當地女性紛紛仿妝,劇中的經典台詞廣為流傳,有特色的服飾帶動了全民 cosplay ,還有越南粉絲因此喜愛上了中國歷史文化,學習中文火速提上日程。

  由於近年中國產出的電視劇太多,很多無法在國內上星播出的電視劇,片方都會選擇在東南亞發行。

  也就是說,越南觀眾甚至能看到國內沒有播出的中國電視劇。

  有趣的是,他們表達喜愛的方式之一,就是民間自發的花式惡搞和翻拍。

  每當國內某部電視劇大火,越南網友總能分分鍾端出小成本的“致敬”之作給予回饋,制作之粗糙、造型之辣眼,甚至吸引了央視報道。

  根據資料,目前唯一一部中越合拍電視劇名叫《李公蘊:到升龍城之路》,斥資 530 萬美元,是越南首部 10集 以上大型古裝電視連續劇。

  這部劇講述了越南李太祖李公蘊的故事,也是一部紀念河內建都 1000 周年的歷史獻禮劇。

  該劇 2010 年初在浙江橫店開機,同年 4 月殺青,當時中越兩國媒體都進行了廣泛報道。

  但諷刺的是,因為“過於中國化”,這部電視劇沒有通過越南的影視審查。

  3

  我們都知道,中越關系的復雜和微妙遠遠超越許多鄰國。

  自秦朝後一千年間,越南長久以來都是中國封建王朝直接統治下的郡縣。

  兩千多年來,越南從中國引入了農歷、科舉、中醫、文官制度和酷似故宮的紫禁城。

  在這裡,孔子同樣被膜拜,城隍廟也香火興旺,春節也是最重要的節日,道路兩旁立著進士碑林,文物古跡上的漢字楹聯,古代文獻全部用文言文寫成……

  
  ▲越南的進士碑

  那麼,我們能不能說越南和中國文化是同根同源呢?

  這可能是越南最尷尬的問題。越南社會科學院中國研究所前所長阮輝貴接受中國媒體的采訪時,表達了“中越文化同源”的觀點,結果遭到口誅筆伐。

  反對者認為這等於承認越南文化出自中國文化,“是對歷史的歪曲和對民族的冒犯”。

  一直以來,“北方威脅論”在越南源遠流長,在歷史教科書中,中國可不是以什麼友善的面目出現的。

  北京大學中文系張頤武教授認為,越南對於中國文化輸出的態度比較復雜,“一方面覺得兩國的交流非常重要;但另一方面,對於文化上這種單向傳播,仍然留有余地。”

  一個多世紀前,越南還是一個典型的華文國家,法國殖民者到來後設計了一套拉丁化的拼音文字,在 1945 年左右基本取代了漢字。

  隨著中越關系轉折和民族主義抬頭,越南教科書淡化了兩國歷史和文化淵源,擱置中文名著,還一度取消了中小學的漢語課。

  “但只要對越南歷史追問得足夠徹底,總繞不開中國。

  ”河內國家大學歷史專業的學生說,“沒有能單獨剝離於主幹的枝條。”

  在越南學習中醫專業,精髓都在那些珍貴的中文古籍裡,學習越南教育史,也繞不開供奉在文廟的 2313 位進士。

  前些年,十多位知名的越南專家聯名向教育部上書,要求恢復中小學階段的漢語必修制度。

  來自北方的影視劇長久霸占著電視機,中國的網絡神曲則動次打次地震動年輕人的耳膜。

  越南政客與媒體經常表達這樣的憂慮:中國對越南的文化力量太強了,這對一個國家來說很不尋常。

  “對中國,越南人始終心存芥蒂。”一位華裔越南學者說。

  

  ▲2019 年 11 月,成龍原定參與的“越南微笑行動”慈善活動遭到抵制。

  在越南中資企業眼中,中國人幫助了當地增加就業、改善鄉村面貌,並以獨特的方式融入當地社會,管理者們制定符合當地工人習慣的管理制度,還增加福利和娛樂設施,獲得迥異於其他地方的中國人形象。

  在越南媒體筆下,這正是讓越南人不安的現實—— 3.5 萬名中國勞工在越南。

  宿舍區是他們的王國,他們建立村舍,用家鄉的名字給街道命名,大聲喝酒和隨地吐痰。

  “他們搶走了我們的飯碗,還毫無顧忌地復制中國的生活模式。”

  媒體報道,2009 年,越南海防市一個中國工人喝醉後和一個越南店主的摩擦,竟引發了兩百多人的群毆。

  放眼東南亞,越南的發展速度其實相當驚人,與中國相似,都是得益於改革開放與積極入世,享受全球化帶來的成果。

  可總被忽視的事實是:越南從來就不是什麼小國。它的國土面積與日本相當,人口接近一億。

  2019 年初,越南總理定下越南 2045 年成為發達國家的目標,比中國的社會主義現代化還早了 5 年。

  新冠疫情影響下,全球需求放緩,越南的制造業 PMI 從 50% 降到 30.7% ,手機、服裝鞋類等出口也大幅受挫,也側面說明了越南在全球化中的融入程度,和成為下一個世界工廠的潛力。
  越南互聯網上,一篇名為《愛國日記》的匿名網帖的流量驚人,作者憂憤地表達了越南青年的心聲:敵人正在用你買牙膏和收音機的錢來造子彈,有血性的越南人都應聯合起來——抵制中國貨。

  說來容易,可中越貿易的磅礴遠遠超出人的想象。巨量的中國貨品源源不斷,在兩國 1347 公裡漫長的邊境線上,12 個口岸和 25 個貿易互市點繁榮異常。

  想用電腦,電是向中國買的;想開摩托車,油是中國制造的;打電話給朋友,信號基站是中國承建的。

  

  對面滿大街的 oppo、vivo、CoCo,“中國人生產了我們需要的一切。”

  諒山新清口岸服裝商人黎文輝感慨。”如今漢語已經成為越南僅次於英語的第二大外語,學做中國菜是個不錯的出路,連風水先生、老中醫等都水漲船高地提升了身價。“

  

  ▲越南漢語課堂

  今天的中國在越南冰火兩重天。“在防范與親近中尋找平衡”,這是西方對當下越南對華心態的定義。

  一方面,官方努力切除與中國的文化臍帶,另一方面,中國正在形成吸引力的螺旋。

  10 萬名越南學生正在中國的一百多所大學裡學習,是赴美越南學生的 10 倍;規模更龐大的越南務工者分布在中國每個角落,賺取數倍於國內的薪水;而更多無法統計的越南人通過非法渠道來到北方大陸,其中一部分女性留了下來,成為了世間傳說中的“越南新娘”。

  回到越南人的那句話:天堂太遠,中國很近。

  這話裡大概有互相矛盾的兩層意思——中國是通向天堂的障礙;中國本身就是天堂。

  對於這兩層意思,越南人同樣相信,並將兩者奇跡般地統一在了一起。





本文章來自於 加西網 (溫哥華門戶網)
http://www.westca.com

這份報導的網址是: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854258/lang=tchines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