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元汽車芯片賣400多三家企業被罰

日期: 2021-09-10
新聞主題: 北京,上海,天津,重慶,習近平,胡錦濤,江澤民,鄧小平,毛澤東,薄熙來,周永康

來源: 第一財經

  近日,市場監管總局依法對上海鍥特電子有限公司、上海誠勝實業有限公司、深圳市譽暢科技有限公司三家汽車芯片經銷企業哄抬汽車芯片價格行為共處250萬元人民幣罰款。下一步,市場監管總局將繼續密切關注芯片領域價格秩序,強化價格監測,嚴厲打擊囤積居奇、哄抬價格等違法行為,維護良好市場秩序。

  汽車芯片案件答記者問

  問題1:請介紹此次三起案件作出行政處罰的背景?

  當前,我國正處在疫情沖擊後經濟快速恢復期,我國經濟恢復還不均衡,特別是中小微企業元氣尚未完全恢復,需要一個平穩有序的市場環境。

  今年上半年,受全球半導體行業整體開工不足、日本地震、美國德州暴雪等事件疊加影響,汽車芯片供給嚴重不足。我國國內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新能源汽車產能擴大,對芯片需求明顯增加,加之5G技術發展迅速,電子領域對芯片的需求快速增加,擠占了部分汽車芯片的產能,導致國內汽車芯片供需失衡。汽車芯片是汽車制造業重要元件,一輛普通汽車需要芯片200多顆,新能源汽車則至少需要500顆。汽車芯片短缺導致我國汽車產銷明顯下降,我國6月份乘用車產銷分別完成155.5萬輛和156.9萬輛,環比分別下降3.8%和4.7%。

  與此同時,國內有個別不法商販、游資集團惡意搶購芯片,囤積居奇、哄抬價格,造成部分汽車芯片價格持續上漲,有的上漲3-10倍,個別上漲達30-40倍,嚴重影響了我國汽車行業有序生產和健康發展。市場監管總局對此高度重視,一方面加強價格監測、組織開展行業調研,了解汽車芯片供需及價格相關情況。另一方面,加強違法線索摸排,嚴厲打擊個別經銷企業哄抬價格違法行為。今年8月,市場監管總局派出調查組,根據價格監測和線索摸排情況,依法對部分汽車芯片經銷企業涉嫌哄抬價格行為開展調查。

  問題2:請介紹一下這三起案件調查的基本情況?

  針對部分汽車芯片價格大幅上漲問題,今年8月,市場監管總局成立專案組,加強價格監測,全面摸排線索。根據調查,今年以來,汽車芯片生產商、授權代理商等銷售芯片價格上漲幅度為10%-15%,個別芯片上漲50%。有個別經銷企業趁機惡意搶購短缺芯片,大幅加價銷售,哄抬價格,牟取高額利潤。在掌握具體線索後,市場監管總局立即抽調精幹力量,組建兩個專項調查組,分別赴上海、深圳對汽車芯片經銷企業開展調查。

  經查,上海鍥特、上海誠勝、深圳譽暢3家經銷企業大幅加價銷售部分汽車芯片,如進價不到10元的芯片,以400多元的高價銷售,漲幅達40倍。而在供需平衡交易條件下,汽車芯片貿易商的加價率一般為7%-10%。上述企業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價格法》第十四條“經營者不得有下列不正當價格行為:(三)捏造、散布漲價信息,哄抬價格,推動商品價格過高上漲”的規定,構成《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第六條第一款第(三)項所指的“利用其他手段哄抬價格,推動商品價格過快、過高上漲的”價格違法行為。

  9月7日,市場監管總局依法對三家經銷企業哄抬汽車芯片價格行為作出行政處罰,共處罰款250萬元。

  問題3:近期,對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問題的社會關注度很高。在何種情況下,經營者加價行為會被認定為哄抬價格?

  今年以來,我國大宗商品價格持續大幅上漲,一些品種價格連創新高,對下游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影響較大。個別不法商販、游資集團惡意搶購、囤積居奇、哄抬價格,嚴重擾亂市場秩序,不利於我國經濟恢復發展,市場監管部門對此將嚴肅處理。

  在調研和執法檢查中發現,一些企業存在將自主定價等同於隨意定價的錯誤觀念。對實行市場調節價的商品,經營者依據生產經營成本和市場供求狀況制定價格,但不能僅強調市場供求,不考慮生產經營成本。企業要遵循公平、合法和誠實信用的定價原則,合理定價。同時,經營者價格行為,即定價策略、價格標示、運用的價格手段都受到市場監管部門監管。

  哄抬價格行為往往發生在特定時期,也就是需要一定的客觀條件才有可能發生。目前,我國在食品、服裝等日常生活用品方面,市場供求關系主要表現為供大於求,呈現出買方市場的消費特色。在這種背景下,經營者哄抬價格行為不具備客觀條件。但在自然災害、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國際市場供求突發波動帶動國內市場供求發生變化,導致全國性或局部性供不應求等特定條件下,哄抬價格就有可能發生。

  在本案中,三家經銷企業就是利用我國汽車芯片供需失衡,在采購價格基本穩定的情況下,大幅加價銷售汽車芯片。下游汽車零配件企業因無芯片可用,面臨斷供違約賠償的風險,不得不接受當事人高額報價。經銷企業這種大幅加價行為,不僅不能增加產品供應,緩解供需矛盾,反而制造緊張情緒,致使零配件制造商、車企等各環節恐慌性備貨,進一步加劇供需失衡,推動價格過快、過高上漲,擾亂了市場價格秩序。

  相關閱讀:

  芯片短缺持續沖擊汽車業

  來源: 央廣網

  全球芯片供應吃緊持續沖擊汽車制造業。最新數據顯示,芯片短缺已拖累各大車廠8月產能降至同期約50%的水平,並已經使墨西哥今年的汽車產量降至與去年相同的低點。

  墨西哥8月汽車產量同比銳減21%,去年同期的產量受疫情沖擊已低於往常水平。墨西哥汽車商會會長庫埃爾維斯6日召開記者會表示,8月汽車產量比過去十年的同期平均值還低6.5%。

  墨西哥2019年生產375萬輛車,去年產量略高於300萬輛。庫埃爾維斯說:“芯片缺貨已成為車廠維持生產水平須面對的問題,我們預計今年的總產量約為300萬輛,接近去年的水平。”他說,該國汽車業預計,芯片供應趨緊問題將延續至2022年下半年。

  墨西哥國家統計機構表示,當地奔馳銷售受到疫情的沖擊最嚴重,上月產量劇減63%,通用汽車產量也大幅下滑59%,日本車企馬自達汽車產量則驟降47%。

  據AutoForecastSolutions統計,截至8月9日,全球范圍內因芯片短缺導致的汽車減產已達585萬輛,預計2021年全球汽車減產或超過700萬輛。

  與墨西哥業界觀點類似,多家車廠已將芯片短缺周期的預期延後。

  奧迪7日稱,將縮短工時至少到明年中旬,因為這家德國汽車制造商預計半導體短缺問題將持續到明年,從而拖累生產。

  瘋狂的汽車芯片漲價:經銷商報價直接乘10倍,美元交易難追查

  來源: 澎湃新聞

  

  長達一年的汽車芯片缺貨依然沒有緩解的跡象。汽車需求復蘇但汽車芯片供應不足使得越來越多的車企被動減產、停產,已經影響到汽車產業正常運營。

  最近隨著馬來西亞新冠疫情升溫,芯片封測廠停工又加劇了汽車芯片供應緊張,導致多家汽車廠因缺少零部件供應而停產。芯片代工廠台積電、聯電、三星則又開啟了新一輪漲價,這將給原本就處於價格高位的汽車芯片帶來壓力。

  從去年底開始這大半年時間,汽車芯片價格動輒上漲了幾十倍、甚至上百倍。8月3日,針對汽車芯片市場哄抬炒作、價格高企等突出問題,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表示,將根據價格監測和舉報線索,對涉嫌哄抬價格的汽車芯片經銷企業立案調查。

  據澎湃新聞記者了解,今年6月份開始汽車芯片價格維持高位,不再上漲,盡管某些型號價格出現下探,但總體上需求依然很緊,難言拐點將至。

  對很多芯片經銷商而言,這一年是千載難逢的機遇,似乎永遠在上漲的芯片價格讓他們賺到了豐厚的利潤,甚至實現了財務自由,完成了原本不曾期待的人生高光。

  加價:AKM的“火苗”

  2020年10月20日,日本旭化成微電子株式會社(簡稱“AKM”)芯片廠起火,這在很多人看來這只是一場普通的工廠起火,但對經銷商來說,這是一個重要的信號——汽車芯片可能要漲價了。

  芯片超人是一家新型芯片分銷平台,其模式一方面針對上游芯片設計企業提供市場銷售平台,一方面針對下游長尾終端場景提供智能應用技術。“芯片超人”創始人兼CEO花姐也異常關注這一場大火對接下來汽車芯片價格的影響。事實上,這一把火點燃了“汽車芯片”長達一年的炒作之火。

  “市場上原本AKM他們的貨是不多的,著火後,他的東西就開始漲價,膽子比較大的(經銷商)報了幾倍的價格給他們的客戶,發現客戶能夠接受。那麼大家就繼續把價格往上報,發現都能接受,這個就報瘋掉了。”花姐講述當時經銷商的心態。

  對芯片經銷商來說,借助突發事件進行價格炒作是一種常規套路,大家都不陌生。2009年全球從金融危機走出後,芯片市場需求短期內大增,德州儀器的芯片就被爆炒,很多經銷商發了財。

  當中國市場AKM芯片沒貨時,這些中國經銷商下一個決定就是“到海外市場掃貨”。

  “盡管國內已經開始炒了,但國外動靜還不大,那麼就把國外相對低價的貨全面掃進來,打一個時間差。賣的時候加個‘0’(即10倍)開賣,然後你發現你能賣得掉,原本是2-3倍價格,現在20-30倍價格,一下子就把AKM的產品炒作起來了。”花姐認為經銷商對AKM芯片的試探成功點燃了汽車芯片炒作的大火,接下來更多汽車芯片開始被炒賣。

  意法半導體是又一家重量級的汽車芯片供應商。有了AKM的經驗後,很快意法芯片價格價格快速上漲,從三四塊漲到了十幾塊。

  “幹這種活幹著幹著就跟賭徒一樣,越炒越凶,不斷去試探客戶的底線。不可能是一口氣拉上去的,一開始三、四倍,然後再稍微漲點,發現需求還在,價格都還能接受,尤其是原廠的貨不多的時候,膽子就越來越大。過了一個春節橫盤了一陣子,春節過年大家都在觀望,但春節後發現更瘋了,又拉上去一波。”花姐說春節後一顆幾十元的芯片漲到了一兩百,後來又漲到了三四百,現在都漲到八百一千元了。

  疫情影響供應鏈整合,芯片產能不足短期內無法改變,另外一方面汽車需求端復蘇超出預期以及造車新勢力多出來的芯片需求,導致越來越多汽車芯片出現缺貨,炒賣的芯片從AKM、意法鋪開到絕大部分汽車芯片,德州儀器、恩智浦、博通等產品都變成了高價的搶手貨。

  找貨:假貨混雜

  在芯片產能不足的情況下,這些炒貨經銷商到哪裡去搞到這麼多芯片呢?

  花姐說貨源主要三種途徑:第一種是別人的呆滯庫存,廠商之前備的貨,現在用不了了,想清掉庫存,這種產品價格不會特別高。第二種,屬於灰色地帶,代理商原本是准備給A客戶的貨,但如果老老實實交給A貨是沒有超額利潤的,於是把這部分貨倒出來賣到市場上,價格可以高好幾倍。第三種,還有翻新的產品甚至有些假貨也被拿來濫竽充數。

  廠商多余的庫存遇到好行情時出掉清理庫存這個很好理解,但如果有供應鏈“裡應外合”炒賣芯片確實對行業傷害性極大,擾亂了正常的市場秩序。

  “有些假貨或者之前舊芯片拿來翻新作假還是有很多的,當然如果你辨別出來是假的,賣貨的人肯定會馬上把錢退給你,如果你要辨別不出來呢,那就上當了。”花姐說自己的公司因為做芯片交易平台,有一項服務是幫助客戶檢驗芯片真假,因為真的有不少假冒產品在市場上出現。

  深圳是公開市場芯片交易的主要地點。諸多芯片經銷商雲集在此,為了囤貨,有的經銷商甚至抵押了自己的房產。

  “深圳這一波很多經銷商都賺了不少錢,好多人身價過億,實現了財務自由了。”花姐說。

  有關某某人這一波炒賣芯片實現財務自由的故事很多,但這種故事都不會自證。

  王梓(化名)在一家國際芯片分銷商負責市場營銷工作,他也聽過多個炒賣芯片發財的故事。“聽說是聽說很多,但誰會親自給你證實呢?!但這一波發財的人肯定很多。”

  弊端:芯片分銷環節過多

  芯片行業多年來采用多層分銷網絡渠道,芯片原廠把貨提供給一級代理商,一級代理商還有自己的分銷渠道,產品最終到達最終用戶手裡有五六個環節。

  就汽車芯片而言一級代理(Tier 1)又扮演非常關鍵角色,他們負責收集車廠的需求,並且與芯片原廠進行溝通訂貨,最終通過一級代理的分銷網絡把產品提供給車廠。一級代理主要是博世、大陸等知名汽車零部件供應商。

  花姐認為,這種復雜多環節的分銷渠道給經銷商操作芯片提供了空間。“你原廠可以追蹤到貨交給了一級代理商,甚至一級代理商管理自己二級代理商也知道貨流向哪裡,但再往下去追蹤就做不到了。”

  “芯片交易都是美元交易,互相之間通過海外賬戶打款,國內要調查的也很難追蹤。”花姐說。

  王梓接受澎湃新聞記者采訪時說,芯片廠的做法是把產品不直接交到最終客戶手裡,先轉到香港,從香港發貨給國內的客戶。“香港有公司和物流,原廠下單就是美元,所以交易也都是美元。”

  王梓認為,芯片領域如果有統一的交易平台,大家都在上面去采購就可以規避很多灰色操作。

  不過為了管理好渠道防止串貨和炒作,原廠也在不斷改革自己的渠道。花姐透露,艾睿電子(德州儀器一級代理商)在中國的業務後來改用只接受人民幣交易,不接受美元交易,來打擊經銷商竄貨。“人民幣交易好追蹤,另外稅單這些也能追蹤到貨真正流向,這樣話大家就會謹慎,被查出來要被處罰。”

  這一輪被炒作的汽車芯片主要是外資品牌,本土汽車芯片則相對穩定。花姐說本土汽車芯片企業跟最終客戶都差不多認識,他們原本的分銷渠道就比較短,經銷商操作空間很小。“本土汽車芯片價格也在漲,但漲價都被原廠拿去了,經銷商的利潤還是跟之前差不多。”

  花姐認為,目前汽車行業的零庫存模式存在極大的供應鏈安全問題,整車廠甚至都沒有專門的人去管理芯片,嚴重依賴Tier 1。

  “汽車行業的零庫存其實是跟豐田學的,但豐田在日本地震的時候缺芯就引起重視了,他們發現零庫存會死的很慘,後來豐田就自己管理芯片了,甚至還投資了瑞薩這樣的芯片企業來做保障,所以這次豐田受到影像是比較小的,他們做了很多布局。”花姐認為經過這一事件未來車廠肯定會把芯片庫存管理重視起來。

  整車廠和一級代理的自身因素也加劇了本輪缺芯。

  一位汽車芯片供應商人士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新冠疫情爆發後,全球經濟沖到沖擊,整車廠和一級代理對市場需求信心不足,甚至還出現了取消訂單的情況,他們對市場需求出現了誤判。“芯片下訂單最起碼要提前幾個月,但當時他們下單意願不強。後來再來追加訂單,很多產能都留給消費電子等芯片了。”

  目前芯片業界反饋,代工廠產能滿載、封測廠產能滿載,而且價格不斷調漲。研究咨詢機構埃信華邁(IHS Markit)預期汽車缺芯將持續到2022年年中,預計未來一段時間缺芯還將繼續阻礙行業正常運轉。

  據汽車第三方數據機構AFS最新統計,截至目前因芯片短缺已致全球汽車市場累計減產644.2萬輛,預計全年減產量將攀升至765萬輛以上。

  “現在情況是Tier 1雙手一攤說我確實找不到貨,逼得整車廠自己出來找貨,但整車廠找到的貨還需要Tier 1下單去購買,但有些貨不是很漂亮的話,Tier 1自然不願意下單,萬一產品出現質量問題誰負責呢?”花姐說車廠和Tier 1互相扯皮,車廠只能減產停產。

  拐點:價格高位盤旋,拐點未至

  盡管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表示要對涉嫌哄抬價格的汽車芯片經銷企業立案調查,但目前汽車芯片價格依然維持高位。

  推高汽車芯片價格的因素一方面是經銷商投機倒把,另一方面是汽車廠商擔心停產加大備貨,甚至不惜高價掃貨。

  “缺貨是大背景,供給本來就不足。比如說他有10萬個貨,但現在情況下他不會一口氣全部拿出來,第一批給2萬,你要不要?不要,下一批貨就沒你什麼事情了。”花姐說對很多汽車企業來說只能“上牌桌”,他們需要備貨,需要生產,“換個角度講,他們產品不缺芯了,汽車賣了還能賺到錢,尤其對新能源車企來說,他們需要沖銷量,需要融資,那麼芯片上面多100-200塊錢算什麼?”

  “從6月份開始明顯感覺到大家買不動了,比如德州儀器有現貨,價格就下來了;另外‘牌桌’上也沒有那麼多人了,玩得起的人太少了。整體上像意法、恩智浦的貨價格還是挺高的,還沒有下來。”花姐說現在還拿貨的都是那種不差錢的客戶,也有些客戶轉而使用國產芯片。

  對芯片經銷商來說,他們看到是汽車芯片需求依然在,產能依舊緊缺,價格沒有大幅下跌的理由,目前還說不上拐點將至,但很顯然他們現在變得謹慎小心了。

  但芯片經銷商並不能主導價格走勢。有關汽車“缺芯”何時能夠解決,各方意見也有不同。一種觀點認為,汽車缺“芯”會在今年下半年緩解;另一種聲音則認為汽車缺“芯”要到明年或者後年結束,充滿極大不確定性。

  進入8月份,由於馬來西亞新冠疫情加重導致多家封測廠停工,使得汽車“缺芯”進一步加劇。

  最近多家車商針對汽車芯片供應有新一輪表態。

  8月27日,通用汽車表示受全球芯片短缺的影響,計劃在本周關停負責生產雪佛蘭Bolt EV和Bolt EUV的工廠。這也是自芯片危機爆發以來通用汽車首次暫停生產電動汽車。

  8月20日,豐田汽車表示,由於汽車芯片短缺,計劃9月將其全球產量削減40%,全球減產規模約36萬輛。

  8月12日,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在社交媒體上公開點名瑞薩電子和博世兩家汽車芯片大廠,稱其為特斯拉供應鏈目前最大的問題。馬斯克表示,特斯拉正在某些“標准”汽車芯片的極端供應鏈限制下運營。

  大眾集團旗下三大品牌在7月30日指出,汽車芯片的持續短缺可能會在未來幾個月內加劇,凸顯出該行業在解決這一問題上面臨的困難。大眾品牌財務高管宋寅哲(Alexander Seitz)分析,從供應端的現實情況看,該品牌旗下車型將在今年第三季度面臨非常大的挑戰。

  今年7月5日,寶馬公司警告稱,全球汽車芯片短缺的狀況依舊沒有緩解,今年下半年供應會持續吃緊,同時也會影響汽車廠商的產量。

  吉利汽車表示已經采取多重舉措應對芯片緊張的問題。不過,對於芯片短缺何時能緩解,公司表示仍存在巨大的變數。

  8月25日,博世董事會成員哈拉爾德·克羅格(Harald Kroeger)接受采訪時表示,全球范圍內從汽車到消費電子等領域對芯片的需求激增,但受疫情、自然災害等影響,供應鏈在過去一年中已經崩潰。他預計芯片短缺將延續到2022年,並希望需求保持穩定。





本文章來自於 加西網 (溫哥華門戶網)
http://www.westca.com

這份報導的網址是: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853795/lang=tchines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