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贞为何在窗户刻"菱星冰"图案

日期: 2021-07-23
新闻主题: 裸照,写真,视频,恶搞,美女,自拍,搞笑

来源: 海豚女王

  自古以来,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除了原生家庭外,婚姻大事对于每个人也是影响深远,娶妻娶贤,好女养三代。1

  对于朱小贞,一直觉得很惋惜,还有那3个可爱的小孩,当初的她,为了爱情飞蛾扑火,不顾一切,甚至连婚纱照都没有拍,是否值得?

  

  如果不是6月30号林生斌官宣生子,背后应该是有人给林生斌施压,不然林生斌可以继续装深情,表现自己有多痴情,多么的爱原配朱小贞和3个已故小孩,通过直播卖货,让自己日进斗金,腰缠万贯。

  

  林生斌在今年2021年开了24场直播,累计总销售达到3.22亿,背后离不开他的深情人识,和网友对他的支持和鼓励。

  

  作为福建宁德到杭州入赘的林生斌,观看林生斌和原配的照片,感觉他很少开怀大笑,反而和任真真在一起,笑得比较开心。

  

  

  当时朱小贞不顾全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嫁给了一穷二白的林生斌,宠爱妹妹的朱庆丰还帮助林生斌事业走上正轨,最终住进了“蓝色钱江”360平方米的豪宅。

  不过朱小贞在世的时候,公司90%的股权,都是挂靠在朱小贞名下,主宰大权的还是朱小贞。

  朱小贞的闺蜜爆料,发生火灾之前,林生斌和朱小贞的感情已经破裂,2017年3月朱小贞把自己在公司的持股从40%提升到90%,而林生斌只有10%。

  如果林生斌离婚,相当于他又变成一个一贫如洗的凤凰男,辛辛苦苦努力那么久,林生斌当然不乐意。

  

  朱小贞死后,林生斌兄妹3人独揽大权,发展到至今,林生斌旗下已经有11家公司。

  网友忍不住吐槽,朱小贞可不止让林生斌致富,还让整个林氏家族发家致富。

  

  

  朱小贞喜欢花花草草,小动物,说话很温柔,是个贤惠的女子,任真真除了年轻一点,真的比不上原配。

  

  杭州保姆案原本以为将莫焕晶绳之以法,就是结局,没有想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有太多巧合了,看起来更像精心谋划的案件。

  

  案发前林生斌曾经问朱小贞,要不要一起看星星,朱小贞当时还很意外。

  

  在案发现场,有网友看到,朱小贞母子4人被困的房间,有很多“菱星冰”图案,为何朱小贞要画这些图案,是有什么意义吗?

  

  网友怀疑,墙上的星星,是兄弟堂的标志,也有网友说,案发前一天,林生斌让朱小贞看墙上的星星,是想确定她在不在家。

  

  案发前几天,林生斌曾经去了湖南,7月20日,党琳山律师在其他人的直播间,爆料已经查到当初报假警男子的信息。

  

  这名男子叫蒋聪,是湖南省岳阳市华容县注滋口镇人,难道林生斌还有湖南的远房亲戚?

  

  林生斌的哥哥林生锋接受采访的时候,全程眼神飘忽不定,时不时摸鼻子,托腮思考,林生锋对自己的大侄子和侄女,一直说的是小男孩和小女孩,好像在讲别人家的事情。

  宋祖德说他特意去福建调查林生斌的哥哥林生锋,发现林生锋不仅在当地口碑差,而且真的有过前科,这是重要的法律依据,怪不得林生锋面相看起来凶神恶煞。

  

  林生锋说自己在外地,5点多接到老婆的电话,然后包了一辆车回来,为啥要说包车呢?因为说包车别人就调查不了你的行程呗。

  

  5点08分为何有个神秘男子在朱小贞门口换衣服,这个白色衣服的男子是谁,为何鞋子上都是灰,而且白衣服男子的背影,大步流星的步伐,像不像林生斌的哥哥?

  

  现场白色衣服男子,把图片放大,可以看到有戴过消防帽的痕迹,这个白衣男子头上有2个疤,林生斌哥哥头上也有2个疤。

  

  

  5点09分,绿城保安上18楼,5点15分第一批消防人员赶到小区门口,朱小贞门口有一个黑色衣服的男子在撒黄色粉末。

  

  保安队长说,他上去的时候,从屋子里面走出来3个消防员,保安队长还问了他们:“里面有没有人”,这3个消防员和他们说没有人,但是门不是被锁了吗?让人疑惑的是,他们是怎么进去的?

  

  而且保安队长上来的时候,旁边也没有人经过,有网友发现,5点08分站在朱小贞门口,根据他们衣服上的颜色和袖标,估计是假消防员。

  

  有网友根据视频,发现现场有一个消防员,和林生斌的妹夫长得很像,猜测这个妹夫是不是3个假消防员其中之一。

  

  朱小贞的报警电话,在小男孩说妈妈,我怕,可以听到一个成年男人警告他们,不许说话,然后朱小贞就挂掉电话,从此没有音讯。

  有网友说看了火灾视频,看到有人在殴打朱小贞,还有孩子上前帮忙,不过这个视频看起来比较模糊,目前只是网友猜测。

  

  

  林生锋的哥哥不是说自己外出了啊?怎么知道现场小孩哭成一片?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林生锋还知道朱小贞安慰小孩,说马上有人来救我们,可是根据朱小贞曝光的报警录音,没有听到林生锋说的这些,他是有顺风耳千里眼?

  

  

  莫焕晶的儿子,为何会出现在林生的家族聚餐上?而且还是坐在主位旁边,按道理,不应该是仇人吗?为何还资助莫焕晶的儿子出国留学?

  

  任真真,为何会出现在莫焕晶的庭审上,林生斌不是说自己这个时间点,和任真真只是普通关系?

  是啊,真够普通,自从朱小贞走后,你林生斌走到哪里,任真真就屁颠屁颠地跟到哪里。

  

  

  为何朱小贞的父母和哥哥,却不能去案发现场聆听,只能在旁边的会议室,观看庭审视频。

  

  

  看林生斌3兄妹,像不像在走时装秀,后面还有一个戴着口罩,紧紧跟着林生斌的任真真,甚至连朱小贞的葬礼上,任真真也是同林生斌形影不离。

  

  

  2017年5月30日林生斌注册了ins,任真真5月31日也注册了ins,这个时间点,谁会冒充他们,不是婚内出轨是什么?

  

  

  庭审的时候,当莫焕晶的辩护律师说其中一个孩子在抢救过程中一度恢复过生命体征的时候,林生斌突然咆哮,向莫焕晶扔水杯。

  

  

  面对林生斌的反常举动,林生斌的辩护律师欲言又止,声称这比较公正吧,你们自己想吧。

  

  

  之前以为是莫焕晶说林生斌婚内出轨,林生斌发火砸水杯,原来是说他的孩子有生命迹象发怒砸的水杯,这就让人更加难理解了。

  

  而且当时朱舅舅和大外甥林柽一坐在同一个救护车上,朱舅舅说看到林柽一还能滴进几点点滴,心电图明显还有一点,以为身体素质很好的林柽一,还有一丝希望,没有想到,4个人都相继离开,朱舅舅忍不住泪流满面。

  

  根据任小乐的最新视频,她说任你们怎么骂,我绝不后悔。

  而且任真真还说自己准备7月22号开直~播,态度很刚,如果她真的敢面对万千网友,那还蛮佩服她的,不过没过多久任真真就把账号注销了,一会注册新账号,一会注销账号,简直是神操作。

  

  

  2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杭州,古有白素贞,许仙受人蛊惑,让妻子白素贞喝下3杯雄黄酒。

  你看,神通广大,千算万算的白素贞,也逃不过被丈夫喂雄黄酒的命运。

  

  而白素贞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拼死拼活,要救出许仙,哪怕自己命悬一线,也都记挂许仙,白素贞说:她是我的丈夫。

  

  

  

  有的人你把他当丈夫,他不一定把你当妻子,去年轰动全国的杭州来女生案件,来女生原本已经有一个疼爱自己的老公。

  但是来女生不顾全家人的反对,和丈夫提出离婚,嫁给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初恋许国利,妻子失踪后许国利却说:“按来女生的智商,走不出去这个小区”,结果来女生在下水道里面,很难想象,如果晚几天,估计这个案件就成了悬疑案。

  

  

  朱小贞家里发生火灾后,朱小贞和3个小孩躲在女儿林臻娅的房间,林臻娅房间的卫生间的窗户,可以通过保姆房,然后逃出求生。

  但是林生斌说:“朱小贞没有能力翻过这个窗户”,是不是和许国利一样的肯定,一样的淡定,一样的从容。

  

  

  但是这个求生窗户,高度只有1米,朱小贞身材高挑,抱个小孩,应该可以轻轻松松地翻过去,为啥林生斌那么肯定她出不去?

  

  党律师说,莫焕晶说平时那个窗户都不锁的,不知道为何那天锁了,看起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一般的案件,如果在国外,谁是最大的受益者,就会怀疑是谁暗中操作,是不是买了保~险,是不是有婚外情,不是为财就是为情,丈夫是不是有心理问题等。

  

  2017年6月22日,距离杭州保姆纵火案的前夕,朱小贞和小儿子林青潼还去日本旅游了10天,直到6月19号才回来。

  这段时间,朱小贞家里在进行装修,林生斌之前跟着哥哥搞过装修,大家仔细看下,黑板上是不是有个数字19。

  

  朱庆丰质疑妹妹朱小贞的房间,不可能一下子点着火了,为何小区18,19号的监控视频没有了?

  

  

  朱小贞丧礼上,朱舅舅一脸愤怒,声嘶力竭的呐喊,这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相比之下,林生斌表现得很淡定,和许国利一样,不喜不悲。

  

  莫焕晶逃下楼的时候,把门反锁了,然后到16楼,用手里的榔头,去敲16楼阿姨的房门,告知他们着火了,快跑。

  林生斌的妹妹在案发前2个月,在17楼临时租了个房间,为啥朱小贞不和林生斌的妹妹打电话?

  

  16楼阿姨说自己4点就醒了,发现4点多17楼很多脚步声,感觉很反常,按莫焕晶的口供,她是4点55分才放火的,那么17楼这个时间点,到底在干嘛呢?

  

  

  莫焕晶曾说:“墙上有秘密”,而且她还知道顶楼有逃生梯,一般18楼以上的邻居只能往上逃,而邻居不去帮助朱小贞,而是到处疏散邻居,还帮助顶楼2个邻居顺利逃生。

  在逃生的过程中,有人留下了几个黑手印,正常邻居家里没有着火,按道理手不会那么黑吧?这些是谁的手印,是不是莫焕晶说的,墙上的秘密。

  

  

  也有网友指出,是不是凶手在墙上喷了助燃剂,刚好朱小贞从日本旅游回来,家里装修过,任真真是化学专业,想想是不是细思极恐?

  

  

  朱小贞辛辛苦苦了大半辈子,结果却是在帮林生斌家族做嫁妆。

  

  不止16楼的阿姨质疑,17楼的张先生说自己在4点55分也被吵醒,说听到楼上撞击地面的声音,好像有人在拖动物品,当时还以为楼上在搬家,结果没过多久,就听到楼上着火的消息。

  

  第一个上去的小保安,为何他的卡号,出现在黑板上面,而且有网友转账成功。

  

  据网友爆料,案发前3个月,杨红杰的卡号,曾经陆陆续续向莫焕晶转账80万元,这个保安和莫焕晶到底有什么联系?钱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更神奇的是,这个黑板居然有红色部分,看起来像不像朱小贞一家的微型图形?太多的巧合,就是有人为之。

  

  林生斌说黑板上的字是小孩写的!然后他的眼神看起来意味深长。

  

  2017年6月22日,发生火灾的时候,第一个报警的是当时的渔民,朱小贞也是5点04分报警,很快物业小保安5点07分到达现场。

  

  

  

  有网友质疑保安,当时一直在不停地看手机,是不是准备5点10分的时候,让莫焕晶报警。

  当时朱舅舅赶到的时候,小保安告诉他们电梯坏了,但是保安5点07分的时候还乘坐过电梯。

  

  

  保姆莫焕晶不去救朱小贞,还拿走了榔头,一层层去疏散邻居,看起来根本就不是像她说的要放火和救火,让朱小贞一家对她心怀感激,如果真的这样子,就不会把房门反锁。

  网友质疑,保姆和保安的反常举动,看起来倒像是为了掩护那3个假消防员下楼。

  

  

  3

  党律师原本说7月20号要直~播,结果号被封了,而且不止抖~音被封,还有微博,头~条的号,毕竟这个案件关注的人太多了,大家对于党律师也是很肯定的,他的一言一行,背后可能会涉及太多人。

  

  党律师忍不住在朋友圈发16字吐槽:无话可说,无理可讲,无处可逃,无法无天。

  

  党律师曾经质疑,为何当初警方给他的案卷记录杂乱无章,那些号码根本看不清楚,最终还是自己去法院拍的,重新拍摄才看得清楚。

  

  党律师曾经同张处长见面,称对消防这一块,希望能看到案卷,是不是党律师也注意到消防有问题?比如网友看到的3个假消防?

  不过张处长表示,消防这一块肯定没有问题,就是莫焕晶放火烧死朱小贞和3个小孩,党律师很疑惑,这还没开庭呢?好像都已经得出结论了。

  

  

  有网友把5点08分看到的那几个消防员,仔仔细细地看了很多遍,发现右下角不是有个孩子吗?有网友说还看到小孩的头抬了一下,但是5点17分,第一批消防员才赶到现场,这几个人是谁?看完后背发凉。

  

  

  当时党律师希望相关部门补充现场指挥人员的记录,特别是第一批到达现场的消防人员,他们的证词要采集,不仅被法官拒绝,后来还被吊销了律师证。

  党律师还说,警察也没有详细盘问那个谎报120的未成年男子,没有问他报假警,说朱小贞和孩子不在房间的目的是什么,只是简单问他住哪里,做什么工作而已。

  

  张胜华的小作文很有意思,说因为当初朱小贞一家对他的不肯定,让他一辈子怀恨在心,总想着出人头地。

  许国利当初是来女生的初恋,因为来女生父母反对,所以2人第一次结婚没有走到一起,或许当时,许国利也是记恨在心吧。

  

  

  当初朱舅舅说朱小贞他们母子3人,是躺在床上,被子是湿漉漉的,火直到7点20分才被扑灭,不是网上说的6点40分扑灭,大火足足烧了2个多小时。

  为何朱小贞他们是整整齐齐躺在床上?为何朱小贞的手机烧坏了?为何他们的眼睛没有闭上,一氧化碳中毒量也不一样?可是林生斌居然不让做尸检。

  

  神通广大的网友,还扒出林生斌是兄弟堂的人,这兄弟堂是什么组织?

  

  

  看图片,好像这些人都喜欢纹身,看起来像是惹不起的一群人。

  

  

  

  而且兄弟堂还制定了严格的班规,要同进退,共患难。

  深扒发现林生斌深情的背后,竟然还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林生斌以前是压抑的笑容,现在是真的开怀大笑,放飞自我。

  

  如果有下辈子,我想朱小贞,王暖暖(泰国孕妇坠崖案),来女生,陈女士(重庆丈夫陈波把2个孩子摔下15楼)应该都会听父母的话。

  

  因为她们自己都是经济独立的女性,婚前的男友被父母强烈反对,但是她们铁了心要嫁给一穷二白的男人,曾经以为自己嫁给了爱情,没有想到是万丈深渊的开始,因为对方一开始,目的性就很强烈,就是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奉劝各位女生,父母是过来人,听父母的。

  

  





本文章来自于 加西网 (温哥华门户网)
http://www.westca.com

这份报导的网址是: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845596/lang=schines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