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吳亦凡原生家庭 出事一點不奇怪

日期: 2021-07-23
新聞主題: 好萊塢,奧斯卡,世界杯,范冰冰,章子怡,趙薇,楊冪,王菲,成龍,林志玲,鞏俐,林志玲,謝霆鋒,李冰冰,劉亦菲,劉德華,湯唯

來源: 德瑞姆

  前言:本文准備從原生家庭方面來剖析吳亦凡性格的形成,不存在幫他洗白,法律該怎麼判就怎麼判,行業該怎麼抵制就抵制,我們不能放過任何一個壞人,也不能容忍任何一個道德有瑕疵的藝人繼續在國內圈錢,成為偶像。

  · 01 ·

  吳亦凡從小跟姥姥姥爺在甘肅白銀長大。

  大概是讀小學的時候,他才回到廣州母親身邊。

  可惜小學沒讀多久,在10歲那年,他父母正式離異。

  離婚後的吳亦凡媽媽,快刀斬亂麻地結束了內地大部分生意,帶他去了加拿大。

  從10歲到15歲,吳亦凡都在異鄉生活。

  寡母獨子,吳媽媽吳秀琴對他管教不可不謂不嚴,可以說滿腔希望都寄托在了兒子身上。

  

  拿到加拿大的國籍有多難呢?

  公開資料顯示,以上六個條件必須全部滿足。

  

  你的家庭總資產要超過160萬加幣(約人民幣800萬),這個數字看起來並不是太高,可是你要知道,這可是2000年的,那就是非常誇張的數字了。

  而且你要向加拿大政府貢獻80萬加幣,相當於你的家庭總資產的一半都要拿去投資他們國家,可見有多麼燒錢了。

  但是吳亦凡的母親一個人都扛了下來。

  一個單親媽媽,在異國他鄉與兒子相依為命,幾乎沒有任何社交圈,七年沒有出門工作,靠的就是之前的積蓄,可見她的壓力有多大。

  人生的巨大壓力,她轉化為對孩子的期許。

  她為兒子規劃的人生是考上名牌大學,讀醫科,畢業當醫生,結婚生孩子,在加拿大過上不錯的生活。

  她不允許這個孩子有任何意外,她的兒子就必須在自己的規劃之內,完成媽媽眼裡的幸福人生。

  所以,她在兒子面前極其強勢和霸道。

  有一段時間吳亦凡愛玩游戲,吳媽怕耽誤兒子學習,強行拔掉網線,氣得他直接離家出走。

  吳亦凡小時候愛打籃球,甚至作為籃球校隊隊長,獲得過華南地區的冠軍。

  這個小小的成就,在他看來就是當時夢想燃起的火種。

  但在吳媽看來,打籃球容易受傷,生命力短,不穩定,她強行停止了吳亦凡的籃球愛好。

  “那個時候,有了一點模糊的自我價值觀和一些渴望追求的東西,但沒辦法,還是得跟我媽媽回去,沒有選擇的余地”。

  母親過強的掌控欲,讓這對母子的關系變得有些扭曲。

  吳亦凡說,在少年的時候,他就需要不斷地走出家門,一個人在幽靜的小路上散步,才能平復與母親的沖突。

  “單親家庭比較現實的就是,其實母子關系比較容易走到了一個極端的情況,因為沒有第三個人和解。”

  

  他們都知道,彼此的重要。

  但對吳亦凡來說,他無法逃脫的是母親對自己的控制。

  他的人生轉折是去韓國當練習生的那年。

  一開始,母親就不同意他去韓國當練習生,但有了上次終止他籃球夢想的先例,這次母親有點猶豫。

  一直到機場,吳亦凡都沒有簽約,他們母子倆在機場都哭了。

  吳亦凡哭著向母親道歉,母親以為他後悔了,拉著他准備回家,可是吳亦凡去轉個背把合同簽了,踏上了前往韓國的飛機。

  那是吳亦凡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對母親的反抗,也是他命運轉折的開始。

  吳亦凡去了韓國,他母親失去了對他控制,她也賣掉了兩人一起住過的別墅,搬進了市區,開始融入當地的社會,也有了在加拿大的第一個閨蜜。

  去到韓國後,吳亦凡說自己在韓國當練習生的條件很艱苦,但他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能闖出一番事業。

  可是母親太憐惜他,舍不得他吃一點苦,不斷勸他退出。

  

  母親對他的依賴很重。

  孩子長大了,出遠門的時候還要求抱抱。

  

  而吳亦凡同樣也是,他去韓國當練習生的時候,常常想媽媽想到哭。

  

  在吳亦凡的成長過程中,父親很少出現,所以就導致母子二人過度地捆綁,過度地影響。

  在一次采訪中,吳亦凡透露:

  自己找女朋友的標准之一,就是希望媽媽能夠滿意。

  相比於自己喜歡,媽媽的喜歡更重要。

  這是吳亦凡母親年輕時候的樣子:

  

  這是她年長之後的樣子:

  

  在吳亦凡的成長歲月中,母親的印象就一直是那種很瘦的樣子,黑色的長發,大長腿,長長的瓜子臉。

  我們再看吳亦凡的歷任撩騷和產生緋聞的對象,都幾乎是一個模子出來的。

  在知乎上面有人問:吳亦凡是不是有嚴重的戀母情結?

  

  有個答案是這樣說的:他的每一任幾乎都是黑長直,大長腿,長臉美女,跟他媽媽一個類型。

  

  母親和孩子的關系過於緊密,尤其是孩子的成長環境中只有母親一個模板,那麼孩子的擇偶標准,很容易變成母親那樣的人。

  · 02 ·

  吳亦凡的母親不僅是在不知不覺中影響了兒子的擇偶標准,而且由於他的強勢、掌控和嬌慣,很容易養出一個巨嬰兒子。

  吳亦凡從回國之後,沒有長期穩定的經紀團隊,他的團隊通常撐不過三個月,而最久最有話語權的經紀人還是他母親。

  也就是說,他目前的經濟問題,合約問題,還有各種商務問題,還是母親一手在掌控。

  這讓他養成了“遇事找媽”的習慣。

  2016年曝出的“小G娜”事件,他和女生發生關系之後,不負責,不聯系,不承擔責任,於是女孩只能上門找他。

  據說被小G娜找上門後,他大門緊閉,嚇得要死,不斷說:

  我媽來了,我媽真的來了。

  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而且這一次,都美竹曝出吳亦凡丑聞之後,也是疑似吳亦凡媽媽的賬戶給她打錢。

  

  網友爆料說:

  這個“WU STACEY YU”就是吳亦凡媽媽護照上的名字。

  也就是說,吳亦凡一次次地出事,而他的媽媽也是一次次幫他擦屁股,幫他收拾爛攤子。

  而吳亦凡躲在她後面,變成了一個遇事只會躲避的巨嬰。

  但這樣的巨嬰,並不會乖乖聽話,又還處於“叛逆期”。

  因為長期跟女性生活在一起,他很懂得用什麼樣的話才討女孩歡心。

  你看,他跟很多女孩的聊天,都十分“軟萌”。

  

  “親親”“抱抱”這些直男不會用到的詞語,放在吳亦凡身上,讓他得到了很多女孩的喜愛。

  由於他母親對他強勢打壓,所以他性格裡任性,自私和霸道的一面,就會在女孩面前完全地釋放。

  從他多次的丑聞裡可以看到,他跟女孩子的關系,就是:

  甜言蜜語哄騙——得手——冷暴力失聯。

  原生家庭的畸形,讓他並不知道如何處理一段真正的親密關系。

  而他本身的外在條件,如長相,身高,名氣,財富等又決定了他很容易得到女孩子的青睞。

  所以,即使像都美竹這樣的女孩,在那樣的環境下跟他發生了關系,但內心裡依然會泛起粉紅泡泡,認為自己是在跟吳亦凡戀愛。

  但實際上,吳亦凡需要的不是一個“都美竹”,而是無數個“都美竹”,才能彌補他內心世界的空洞。

  母親過分寵溺、驕縱和強勢,而父親一直都是缺席的,並沒有告訴他要去承擔自己的責任,所以就導致他一直玩火、逃避,變成巨嬰的畸形心態。

  · 03 ·

  拍攝《老炮兒》的時候,導演管虎說了一個細節:

  吳亦凡當著媽媽的面就乖乖的,只要媽媽不在了,他人就變了,立馬變成桀驁不馴的大男孩。

  

  所以就導致了一個什麼樣的模式呢?

  吳亦凡不斷叛逆,不斷闖禍惹事,而他的母親不斷幫他擦屁股,不斷打掃幹淨,然後吳亦凡又在母親面前裝出“懂事”、“乖乖”的樣子,可是轉個背又不斷惹事....

  被強勢父母掌控慣了的孩子,其實他內心裡的叛逆火苗並沒有熄滅,只是在母親的表面目光下熄滅。

  一旦脫離了母親的掌控,就放飛自我,原形畢露。

  而每一次闖禍,都會有母親來收拾料理。

  這更加讓他肆無忌憚,一步一步滑向法律底線的邊緣。

  都美竹說,“這十年來,國內文娛事業迅猛發展,資本逐利催化畸形飯圈文化,導致你走到了今天”。

  是的,吳亦凡本來就只是一個沒有作品,沒有演技,更沒有道德藝人,怎麼會擁有如今的流量和熱捧?

  說到底,還是這個娛樂至死的時代,是貴圈的歪風邪氣,越沒底線卻越受追捧。

  到底是我們沒有跟上這個時代還是這個時代病了?

  昨天隨著吳亦凡的各種事件上熱搜的時候,劉德華一個出道40年的視頻在朋友圈刷屏:

  他的一句話很戳中我:你看到的每一幕,都是一個普通人辛辛苦苦工作40年的結果。

  是的,很多所謂的“流量明星”有了名氣有了錢就飄了,覺得自己是天王老子,而真正的明星卻40年如一日地把自己當成普通人。

  我們那個年代都是喜歡什麼樣的明星?

  劉德華、周潤發、梁朝偉、古天樂、周星馳、韓紅等等。

  這樣的明星,都經得起時間的檢驗。

  每一個人,都有拿得出手的作品,每一個人,都有著極高的道德底線。

  而吳亦凡呢?

  論跳舞,他在EXO時期的作品,不忍直視;

  論演戲,他的那句“你這裡欠我的用什麼還!”至今還讓人尷尬到腳趾抓地;

  

  論RAP,他口齒不清,那首《大碗寬面》簡直讓人太抓狂。

  但這樣一個人,他就是紅了,而且紅的發紫,短短幾年賺幾十億。

  說到底,還是時代的畸形,粉絲的狂熱,還有資本的加碼,讓他的身上加了一層金殼。

  有人說,他這次是人設崩塌。

  我不同意。

  哪有什麼人設崩塌,不過是原形畢露而已,本來像他這樣的一個有瑕疵的人,就不應該成為炙手可熱的偶像和明星。

  一個人的性格形成,家庭和社會環境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我們不能因為如此,就把自己身上所有的問題,都歸結於外因。

  作為成年人,要有自我改變的覺醒。

  最起碼,要承擔起自己的責任,不要輕易給別人帶來傷害。

  德不配位,必有殃災。

  這個時代和資本送你上青雲,但也同樣可以把你拉下來。

  爬得越高,摔得就有多慘。





本文章來自於 加西網 (溫哥華門戶網)
http://www.westca.com

這份報導的網址是: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845590/lang=tchines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