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造车背后的秘密,被发现了

Date: Friday, 23 July 2021 (10:49:24) PDT
Topic: 北京,上海,天津,重庆,习近平,胡锦涛,江泽民,邓小平,毛泽东,薄熙来,周永康

Contributed by: 钛媒体APP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后厂青年(houchangqingnian),作者|魏婕

  文 | 后厂青年(houchangqingnian),作者|魏婕

  时隔7年,贾老板创办的法拉第未来Farady Future( FF)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

  北京时间7月22日,法拉第未来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盘前涨幅一度扩大至50%,开盘涨超22%。

  在经历了多年迟迟无法量产,母公司乐视遭遇资金链问题,创始人申请个人破产重组,与投资方的爱恨纠葛,沉寂多时、命途多舛的FF挂牌纳斯达克,算是实现了阶段性的逆风翻盘。

  众所周知,新造车的壁垒,一是资金雄厚程度、二是核心人才,没有资金也不会有人才。

  据知情人士透露,FF中国最困难的时候,降薪、甚至拖延工资的情况也曾出现。不止FF,早期的特斯拉、蔚来、理想都曾面临资金链危机,员工不会单纯用爱发电。

  如何“既要活着、也要稳住人才”,是每个新造车企业日思夜想的问题。

  大佬们思考的结果无一例外地指向一个关键词——期权激励。

  如今新造车抢人大战正酣,各种类型的车企都用“期权”诱惑着心思日渐活泛的汽车人。

  谁家抛来的期权可以放心接?什么样的期权是在画大饼?汽车人期权兑现路上有哪些坑?「搞钱观察局」带你一探究竟。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要造车,先抢人。这个硝烟渐浓的战场,期权成了车企一大抢人利器。

  7月16日,据36氪消息,小米汽车将授予员工独立的汽车公司期权,分5年发放完毕。期权成熟后,有两种变现方式——如果小米汽车上市,“临上市前,一股汽车期权对应一股上市后的汽车主体股票”;如果不上市,员工可按照不同的业绩锚点,将手中期权兑换成小米限制性股票,并在3个月后选择换成可流通的股票还是现金。

  后厂青年了解到,同样是互联网背景的车企,集度全员持有期权。

  而滴滴虽然对外是以网约车D1项目为名招聘,但人员都会转入智能汽车事业部,造面向普通消费者的车。这一部门并非全员持有期权,职级d6以上有机会谈期权,d8以上都有期权,无人驾驶项目给期权的概率非常大,分4年行权。

  而华为车BU的期权政策与华为一致,即分为“TUP”和“ESOP”。一年配一次。

  TUP指的是“固定年终奖”,一般满3年可以拿,兑现不用花钱,但有5年期限。ESOP是虚拟股票,需要交钱认购,7.85元/股,一般满5年可以拿。认购后,在职期间都可以拿分红,退休后可以保留,折损率和退休年龄负相关,此后享受终身收益。

  至于已经上市的蔚来、理想和小鹏,期权政策也各不相同。

  最特别的当属蔚来,蔚来在业内以全员持股着称,1000股/四年的期权,一年相当于25%,价值超过7万。

  至于理想和小鹏,两家的期权授予条件较为类似。理想汽车招聘经理张艾丹在脉脉上发帖称,理想授予员工的是ADS(美国存托股份),达到相应的级别,会有股票授予,可以行权。

  后厂青年独家了解到,理想的股票需要和工资一起算缴个税,在固定时间授予,5月开始股价按照25美金/股,P6/M6开始有股票,4500股左右(去年5000股),5年成熟,每年行权900股;P7以上都有股票,9000股左右。

  至于小鹏,职级达到P6会有不到2000股的股票;P7以上基本都有股票。

  可喜可贺的是,新势力发期权的风气也“传染”给了传统主机厂。

  7月3日,吉利发布了“共同富裕计划”纲领,称将“建立事业合伙人机制,探索多种形式的股权、期权、收益权、奖金等激励组合。员工将基于业绩表现参与股权激励或收益分配,实现员工收入与企业效益的同步增长。”

  5月25日,长城汽车发布2021年股权激励计划,拟向8784人授予A股普通股股票期权39710.1万份,拟向586人授予限制性股票4318.4万股。授予对象包括中高管、董事和骨干。据悉,2020年和2021年,长城一共推出2期股权激励,累计覆盖超1万人。

  另外,后厂青年获悉,东风旗下的电动车品牌岚图,核心骨干将有权持有至少10%的股份。

  放眼全球,新造车头号吸睛选手特斯拉必须拥有姓名。

  据老虎证券ESOP的数据,近十年来,特斯拉发布的股权激励总规模达到了1.96亿股,现价市值达到了1200亿美金,折合人民币8000亿元。

  按照中国市场”Model3”30万元的中间价来计算,特斯拉的股权激励已经价值260万辆Model3。

  2014年,特斯拉为了推动Model X、Model 3的量产,设立了一项总规模达536.5万股的股权激励计划——只要在12个月内加班加点生产出10万辆汽车,高管们就可以拿到402.38万股股份奖励,

  相当于每生产一辆车就可以拿到现市值2.59万美元的期权,折合人民币16万元。

  2019年,特斯拉再次发起了新一期股权激励,根据该计划特斯拉将最高发行6250万股股权激励,按照特斯拉的股票现价,该部分股权激励总价值高达400亿美元。

  再回到本周最“励志”的车企FF——2015 年,法拉第实施了全员股权激励计划,许诺让股权激励真正覆盖全体员工。2018年重修计划,更名“2018 股权计划”,向员工、董事和顾问授予3亿A类普通股奖励。2019年5月2日,FF实施了短期激励计划,也叫做“STI方案”,向员工、董事和顾问授予最多1亿B类普通股的奖励。

  之后,为激励管理人员,贾跃亭参考阿里巴巴、咨询行业的合伙制度,通过FF GP以及其他三家中间控股公司实施了FF Intelligent合伙计划,合伙人以0.50 美元的单价,认购FF GP 的股权。

  2020年,为了激励和奖励重组债务人实现法拉第集团的战略目标,法拉第采用管理层激励股权计划,该计划命名“未来股权激励计划”。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同样,不同企业抛出的“期权诱惑”表面上看起来差不多,实际上却各自暗藏玄机。

  选对了,身价和公司股价一起一飞冲天;选错了,不仅付出了时间和机会成本,还会被同龄人甚至后辈弯道超车,午夜梦回之时意难平。

  摆在车圈老哥们面前的第一个难题就是:期权和现金怎么选?

  这道题难就难在,它是对眼界、智慧和格局的多重考验。选现金吧?好像格局小了。毕竟车圈最着名的那位老哥——马斯克不是这么选的。

  从2004年开始担任特斯拉CEO开始,一龙同学一直拒绝领取工资。从2019年5月开始,特斯拉干脆取消了马斯克的工资。但是特斯拉会给马斯克量身定做股权激励计划,2012年,总激励规模现价市值近170亿美元。

  目前,这项激励已经完成90%的归属,意味着马斯克已经完成150亿美元奖励的落袋为安。

  2018年,特斯拉批准了马斯克未来十年的薪酬方案,依然没有任何工资或现金奖励,但是拥有总规模高达2026.4万股的期权奖励,经过拆股之后,这2千多万股期权已经变成了1.01亿股。

  根据老虎证券ESOP的数据,马斯克的这1亿多股期权的行权价为70.01美元/股,如果按照7月7日特斯拉644.65美元/股的收盘价来计算,马斯克如果将这部分股权激励全部行权,将净赚580亿美元。

  选期权吧?好像风险大了。毕竟谁也说不准,哪家企业会是下一个特斯拉?赌对了笑傲天下,赌错了活成笑话。

  根据脉脉数据研究院《人才流动与迁徙2021》报告,越是基层员工,越觉得期权/股权不重要,虽然看到大公司期权/股权红利时会大喊羡慕,但真正做职业选择时,仍然最看重确定性的短期回报。而高层员工对于高底薪的追求则没有那么强烈。

  然而,架不住各家车企求才心切,想老老实实拿底薪的普通员工也和期权产生了联系。老虎证券ESOP团队Allen以特斯拉、蔚来、长城作为国外新势力、互联网背景车企、传统车企的代表,向后厂青年分析了目前汽车行业的期权激励情况:

  期权已经成为车企进行股权激励的主要方式,其特点是规模较大。特斯拉仅2014年面对员工的股权激励现市值就已经超过200亿人民币,长城汽车仅2021年期权方案涉及的股份市值也超过200亿人民币,蔚来汽车截止2020年末已授出未行权的期权市值也达到了240亿元。

  但是就像后厂青年上篇文章《我用期权买过房,也曾被它闪过腰》所述,期权就像拴在高级打工人脑门前的一根胡萝卜,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吃到这根胡萝卜。因为这是一根上锁的胡萝卜,每个公司都配有不同的解锁条件。Allen表示,各个车企的背景不同、经营目标不同,考核标准也不一。

  特斯拉以新车型量产、产量、毛利率等指标为考核标准,针对马斯克本人的期权甚至还以营收利润、市值为考核标准。长城的期权考核也偏向于销售量、利润、个人表现等方面。但蔚来汽车就偏向于时间锁定。

  在小米汽车期权政策流出之后,岚图汽车HRBP王鹏在脉脉汽车同行交流圈里,详细算了算每个考核目标下,套现所需要的时间。

  根据36氪报道,小米汽车的里程碑业绩主要有三个,分别是新车发布、年销50万辆、年销100万辆,其中新车发布可变现不超过30%已成熟的股票期权,年销100万辆,可以将已经成熟的全部期权兑换成小米股票或者等值现金。

  王鹏分析称,目前一个全新的汽车项目开发周期是24-36个月,所以第一个里程碑三年内可套现。但是年销百万辆这一目标并不容易达到。按照老牌车企过往的数据,通用实现这一目标用了13年,吉利和一汽大众用了20年,上海大众用了26年。

  所以对于打工人而言,甄别胡萝卜的优劣是门相当有难度的技术活。Allen建议,在甄别带有期权的offer时,需要考虑

  股权激励规模、解锁条件、企业未来的发展前景等,平衡期权是否物有所值。

  如果期权奖励的股数并不多、行权价高、锁定期以及业绩考核条件苛刻,就不值得接受。

  比如特斯拉曾经对马斯克和普通员工都设定过年化毛利率高于30%的期权考核标准,相对并不好完成。还有企业对期权设定高达10年的分批成熟解禁期,被激励人也需要考虑自己的时间成本。

  国内车企,以长城为例,虽然在2020年也给高管安排了期权激励,但实际上因为离职最终注销了近14万股,占到当年发放的激励池一半以上。

  另外,Allen特别提醒道,也需要考虑到汽车行业的特殊性——汽车产业门槛高、创业失败的风险也不小,企业能否存活至上市也是问题。“股票期权是激励的同时,也等同于是一项投资,其中的风险是客观存在的。被激励人最好以投资的心态看待期权奖励。”





This article comes from 加西网 (温哥华门户网)
http://www.westca.com

The URL for this story is: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845583/lang=englis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