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医生冒死警告接种后62%出现血栓

Date: Wednesday, 21 July 2021 (16:59:22) PDT
Topic: 温哥华,卑诗,阿尔伯达,萨省,大温,卡尔加里,埃德蒙顿,温哥华岛,维多利亚,威斯勒,简蕙芝,列治文,铁道镇,西温,温西

Contributed by: 加西网

在BC省Lytton执业了28年家庭医生Charles Hoffe,冒着失去行医执照的风险向公众提出警告:接种COVID-19 疫苗后可能产生的血栓,会给身体带来“不可避免”的损害。



Western Standard新闻网报导说,最近几周,在Charles Hoffe在寻找过去4到7天内接受过COVID 19疫苗注射的患者。

他给这些患者进行了D-dimer test测试,这是唯一可以发现存在新血栓的测试。

他说:到目前为止,他们中的62%有血栓的证据。这意味着大多数人出现了血栓,但他们甚至不知道有这回事。

在单剂Moderna疫苗中,有40万亿个信使RNA 分子,Hoffe说,但是这些分子中有四分之三离开了注射臂,在血液中循环,最终进入微小的毛细血管。

“这些小基因包被吸收到血管内皮血管周围的细胞中。打开包裹,释放基因,然后你的身体开始工作,读取这些基因并制造数以万亿计的COVID刺突蛋白。”

他说:40万亿个mRNA基因,但每个基因都可以产生很多很多的COVID刺突蛋白。刺突蛋白的目的是让你的身体将其识别为外来蛋白质,并会产生针对它的抗体,从而保护您免受 COVID 的侵害。

但他说,这种抗体反应也让你的身体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6名患者出现了努力耐受性(effort tolerance)降低症状,这意味着他们无法像以前那样努力工作或玩耍。

“一旦你肺部有相当多的血管被阻塞,你的心脏就会对抗更大的阻力泵血……这种情况被称为肺动脉高压。”Hoffe说。

他说:“可怕的是,肺动脉高压患者通常会在3年内死于右侧心力衰竭。因此,对这种伤害机制的巨大担忧是:疫苗注射会造成永久性伤害。”

他还称,这些血栓小而且分散,无法在CT扫描、血管造影或MRI上显示出来,但其数量多到足以造成损害。

“你身体里有一些组织,比如肠道、肝脏和肾脏,能再生到相当好的程度。但是大脑、嵴髓、心肌和肺都不能,它们受损后,那是永久性的。”他说,“不仅长期前景非常严峻,而且每一次再注射疫苗,伤害都会不断叠加,它是累积的。”

Hoffe说,有10名患者接受疫苗注射后出现呼吸急促或持续的神经系统问题

当他开始看到接种疫苗后的患者出现新的和持久的问题时,他给当地医疗保健机构发电子邮件,建议考虑暂停注射疫苗,并进行相关的评估。

随后,BC省内科和外科医生学会禁止Hoffe对疫苗发表任何负面评论,以免引起“疫苗犹豫”。


他被禁止进入当地医院的急诊病房,但仍可当家庭医生。
  很多网友觉得很恐怖


有网友说,已经迷茫了,不知道该相信谁。




还有网友说:疫苗副作用目前无法预测。



除了这位BC省的医生,一位德国医生最近对他的接种疫苗的病人进行了一次普通的标准血液测试,他震惊地发现其中30%至40%的病人已经开始形成血凝块(血栓)。


之前也有BC医生被警告,不要传播COVID-19错误信息,否则面临纪律处分。

可见现在的医生如果发出不一样的声音是多么的困难和有代价。


网友说,监管机构难道不应该与有不同意见的医生接触、沟通、讨论吗?必须与卫生官员保持一致才行?

因为疫苗副作用已成敏感话题

萨省居民Kathryn van Dam64岁的丈夫在接种第二剂疫苗后不久死亡。

医生说他是因心脏病去世,但Dam认为,是疫苗导致他丈夫死亡。
她丈夫于4月5日注释了第一剂疫苗,随后出现了下背部到身体侧面剧烈疼痛。

在他打算注射第二剂的前两周,Dam曾试图说服他丈夫放弃注射疫苗。

她说:他态度很坚决,说这是我们恢复正常生活的唯一出路,还可以让我们能够旅行。

她丈夫于6月9日注射了第二剂疫苗,当天(周三) 看起来很好。周四和周五他睡得很多。

Dam说,周六,他像往常一样早起,煮了咖啡,然后在沙发上再小睡一会。自那以后,他就没再醒过来。

Dam说,她曾问过验尸官,通过尸检能否确定死因是否与疫苗有关。验尸官说,这不可能确定。

然后,Dam去找传染病专家谈。她说,那名专家对她说,无法确定是否是因为接种了疫苗,他还说他没听说过任何死亡事件。

当他们说没听说过任何死亡事件时,“我想,这条路没有意义,他们都在撒谎”。

32岁整骨医生在接种Covid 疫苗后因血栓导致的记忆丧失和言语障碍而被迫辞职。


截至7月21日,欧盟的记录已显示,有10,570人死于COVID-19疫苗。

美国CDC网站对疫苗副作用有统计数据,显示到7月17日,因疫苗死亡共11140人。

不过,报道也说,在注射疫苗按亿计算的欧盟和美国,这些数字应该算是小概率。而且到目前为止死于新冠的人数大减,正是与疫苗本身直接相关。特别是美国60岁以上老年人(得新冠后死亡的高危人群)都是优先接种了疫苗,故大大降低了该病死亡率。

就如同有了抗生素,普通感染死亡率因此逼近0,但抗生素过敏等副作用导致的死亡数会一直存在。

 





This article comes from 加西网 (温哥华门户网)
http://www.westca.com

The URL for this story is: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845245/lang=englis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