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rella-Polygon建造的列治文中心地段精品公寓,即將開售!
maohu
maohu 於 2020-9-22 00:26 寫道:
原創:行走在陌路


2020年1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再次宣布,盧森堡人均GDP連續10年蟬聯全球第一,2019年達11.2萬美元;第二名是愛爾蘭,8.1萬美元;第三名是7.6萬美元的挪威;第四是瑞士,6.7萬美元;荷蘭則首次突破6萬美元大關,排在第五名。



雖說荷蘭已連續十年排在全球第五,但在“歐洲最富村莊”的評比中卻拔得頭籌:位於荷蘭烏德勒支西北處的申代克村,以人均年收入超過20萬美元牢牢占據榜首。

有必要解釋一下:申代克村只有320個村民,人均年收入也是按照320人計算。也就是說,無論是牙牙學語的嬰兒,還是退休二三十年的老人,都有20萬美元的年收入。


申代克村是怎麼做到人人20萬美元年收入呢?這事兒要從一場水災說起。
1953年1月31日18點,一場史無前例的暴風與海潮雙重夾擊荷蘭海岸,數米高的海浪直接倒灌沿海區域,水位在凌晨三點時已超過警戒線4.5米,短短24小時就摧毀60多處堤壩,造成1836人死亡、3000多棟房屋被毀,10萬人被迫遷離。
經此一劫後荷蘭啟動“三角洲工程”,修築兩條總長超過1000公裡的高等級防洪堤。




防洪堤建成就開始抽走倒灌內陸的海水,比海平面低4米的洛斯德雷赫湖是最後被抽幹的區域。然而,隨著湖床一點點露出,人們發現湖底全部是當時荷蘭最緊缺的碳泥,只要簡單處理就能燃燒取熱,同時也是荷蘭人工填海必不可少的農業沃土。




很多人聽說過荷蘭羊角村,數十條運河的形成是因為發現了煤炭與羊角,經年累月的挖掘導致水道縱橫。
申代克村也一樣,人們把湖床泥炭堆到兩邊晾曬結塊後運走,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這一條條水道,最寬的有七八米,窄的也就三四米。等到泥炭都被挖完,這片區域也被廢棄了,因為沒有水電設施也沒有公路,人們都不願在這種地方生活。




荒廢幾年後,一些荷蘭牧羊人發現湖床周邊長滿了水草,因此將牛羊趕到附近放牧,為了方便看守牛羊就幹脆搭了一些木屋暫住。
隨著荷蘭經濟騰飛、人民生活富足,越來越多外國人移民到荷蘭定居,他們租不起市區的房子,只能搬到湖床沿岸定居,結果卻被當地牧羊人驅離,迫不得已選擇在湖床中心的小道上搭建木屋暫住。




1978年,荷蘭開始統計外來移民的身份住址,到了登記湖床小道十幾戶外來移民的信息時,統計員犯了難:洛斯德雷赫湖已經消失,地圖上也早已不再顯示,那這些移民的居住地怎麼填?
樓主
maohu
maohu 於 2020-9-22 00:27 寫道:
經過幾輪討論,只能以荷蘭土著語暫時起名“Scheendijk”,意思是“計劃之外的土地”,音譯而成申代克。


事情傳開後,又有幾十戶外來移民慕名而來,當時的湖床沒有清理也沒有消毒,開采泥炭十多年後仍有熏天惡臭。因此,本地居民也沒有阻止,就這麼放任移民修建房屋居住,但雙方仍然保持著一定距離。
1990年,荷蘭政府將低人口密度的村鎮進行合並,原本在洛斯德雷赫湖沿岸的4個村子被合並為2個,規劃師順手把計劃外的申代克也劃入了其中的一個村子,申代克至此從移民安置區變成荷蘭行政村的一部分。




對於外來移民者而言,在荷蘭的臨時住址被政府承認,相當於有了一個家。而此時的移民們也大多有了積蓄,因而集資清理水道,在房前屋後種上草皮樹木,逐漸有了水鄉的面貌。
荷蘭政府也看到了移民們的默默付出,在此後的20多年裡投入不少資金,協助他們加固房屋地基、修建碼頭、鋪設水電管網等等。




由於交通不便,進出都得坐船,很多村民最終還是選擇離開申代克。剩下的70多戶村民幹脆成立“村委”,將無人居住的房屋全部買下並重新裝修,然後低價租給後來的移民租戶。
這個模式實際就是“資產共有”,即整個申代克村的1500多棟房屋都是村民集體財產,平分給每個村民的話,也就是每個人擁有5棟別墅,但村民們並沒有“分家”,而是選出代表統一管理維護和紅利分配。




進入21世紀後,荷蘭羊角村逐漸被游客熟知,每天都有千余游客湧入,極大影響村民的生活起居。有鑒於此,申代克村民通過投票做出“拒絕旅行團,只接待自由行游客”的決定,果不其然,沒過多久就有游客發現申代克比羊角村更適合度假休閒。
就這樣,申代克村民每戶只留一棟別墅自住,其余別墅全部用來長租或日租,所得利潤再平分給每個村民。2013年人均分得5萬美元、2015年人均12萬、2019年人均20萬。




通過荷蘭朋友介紹,我聯系上了申代克“土著”瓦萊瓦恩,29歲卻十分靦腆的瓦萊瓦恩畢業於阿姆斯特丹大學商業研究學院,也就是傳說中的學霸。有趣的是,學霸畢業後放棄了年薪20萬歐元的工作,卻回到申代克村競選“村長”,主要負責餐廳、民宿以及消防等等。




小鎮由南至北分商業和生活兩個區域,最大限度的保證了娛樂設施不會影響到居住區,所有餐廳酒吧購物店都集中在公路邊,游客抵達就能直接登船前往自己預定的房子。
如果說旅游資源,申代克還真沒什麼可玩的,對見慣水鄉古鎮的中國游客而言更沒有什麼吸引力。但對於外國游客來說,此類現代化設施的水鄉卻很受歡迎,不少游客一租就是一個月起,一些自由職業者甚至長住半年還不想走。




在此之前,我一直以為申代克村裡的別墅酒店會很貴,結果到了才知道,550平米、7個房間的獨棟別墅,一個月整租也才1250歐元,合人民幣還不到一萬。
當然,數字看起來也不便宜,但分攤到7個房間後卻只有1400多,在以兩個人住一間計算,也就是人均每天不到25元。這個價格在歐洲荷蘭,沒人會說貴吧?




姑且不說家具電器一應俱全,前後兩個院子再加一艘小船也都是白給租戶使用的。
所以,申代克村一千多棟別墅的入住率基本都在50%以上,旺季期間可長達三個月100%入住率。薄利多銷式經營,年利潤千萬歐元真的沒有難度。或許,學霸在某些方面還是比普通人要優勝幾分。




對於管理申代克,瓦萊瓦恩還有很多具體的創意,比如自由行游客想住大別墅又不想多花錢,那就提前跟她預約,由她來安排拼租的人,價格不變,但游船則需要另付租金,最便宜的一天也就二三十歐元,還贈送5升燃油。




由於村民來自世界各地,有英國、意大利、德國以及日本、印度等亞洲國家,申代克餐廳的飲食風格也很多元化,村民們還別具一格的采用船型餐具,與申代克村的水鄉文化頗為吻合。不用說,這也是學霸的創意。




瓦萊瓦恩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你可別跟中國人宣傳申代克,不是我們有錢不想賺,主要是沒有能力招待數量龐大的中國游客。
此時的我心頭一緊:這要是中國游客也來了,申代克村民的年均收入會不會超過30萬,甚至更高?
第 1 樓
喋喋不休
喋喋不休 於 2020-9-22 12:50 寫道:
還沒有我們一個城市大
第 2 樓
上一頁1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