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廣告聯系 | 簡體版 | 手機版 | 微信 | 微博 | 搜索:
歡迎您 游客 | 登錄 | 免費注冊 | 忘記了密碼 | 社交賬號注冊或登錄

首頁

新聞資訊

論壇

溫哥華地產

大溫餐館點評

溫哥華汽車

溫哥華教育

黃頁/二手

旅游

當悲劇降臨後:女兒被割喉的340天

QR Code
請用微信 掃一掃 掃描上面的二維碼,然後點擊頁面右上角的 ... 圖標,然後點擊 發送給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謝謝!
伍琴曾存在於這個世界的證明所剩無幾。


父親伍軍在塑料袋裡收納的幾張薄紙,概括了女兒25歲的短暫人生:中學畢業證、結婚證、死亡證明,以及一張白紙黑字的手寫“保證書”。

這是女婿徐林寫給女兒的。短短九行字,男人先是道歉,愧疚自己做了“最不應該的事,不是人”,請求妻子看在孩子的份上,再給他“最後一次悔過的機會”,結尾許下承諾,“會用行動來證明對她更好”。


但徐林沒能做到。婚姻生活,占據伍琴短短人生的五分之一,日常充斥著暴力與恐懼。她曾嘗試求助,找村委會、報警、起訴離婚,都無濟於事。最後一次,她選擇逃跑,跑到在上海打工的父母家,但最終也沒能躲過被殺害的命運。

2023年5月15日,徐林持刀前往伍琴一家租住的上海市松江某小區,破門而入,割喉、捅腹,以殘忍的方式殺死了他在保證書中稱之為“最美麗的妻子,溫柔可愛、有氣質的老婆”。

他們四歲的兒子,在現場目睹了一切。徐林隨後自首。

案發近一年後,2024年4月19日上午,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結果如下:徐林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過去一年的時間裡,伍琴的父母始終深陷在自責中,自愧沒能保護好女兒。對於審判結果,他們感到有些失望,表示接下來會抗訴。自案發以來,這對父母只有一個想法,“為女兒討回一個公道”。

開庭宣判的今天,伍琴的母親還背著女兒生前給她買的小小帆布包,這是她留下為數不多的遺物。

“如果”

伍軍和周瓊至今還住在女兒被殺害的出租屋裡。


60多歲的房東黃阿姨曾經勸夫妻倆別搬家,“死的是自家女兒,沒什麼可害怕的”。“家暴割喉案”發生快整一年,他們的生活仍舊破碎,未能重建和修復。

審判前的這兩天,有媒體來家裡直播連線,周瓊說起女兒沒忍住情緒,一直哭,伍軍在旁邊抽悶煙。

很多個晚上,周瓊不斷做噩夢,白天坐立不安,上班也忘帶手機。開庭前一晚,伍軍特意去買來妻子愛吃的米豆腐,她嘗了兩口就放下筷子,想到案子和女兒,沒有任何胃口。

老兩口現在所居住的這套三十多平米的小屋子,實際是搭建在房東屋外的一間偏房。這個遷建小區裡有三百多戶人家,租房的外來打工人口比上海本地人多。


兩張上下鋪並列放置在光線昏暗的臥室,上鋪塞滿棉被、衣服之類的雜物,直抵本就低矮的天花板。下水道管橫亙在頭頂,總是冷不丁地響起沖水聲。

伍軍夫婦擠在一張下鋪睡,加寬床鋪的木板是從外面撿回來的。廚房和廁所離床只有一兩米的距離,馬桶也是壞的,要從水桶裡舀水沖——但好在價格便宜,月租1800元,已經是老兩口近幾年在上海租到的最滿意的房子。



伍家在上海出租房,一共十來平米

女兒在家裡生活過的痕跡正在慢慢消失。家具調換了方位,客廳的水泥地面被周瓊拖掃得幹淨亮堂,早已看不出曾經凝固的血跡。被徐林砸碎的玻璃門也重新安裝好。

伍琴睡過的床,連同壓壞的桌子被一起扔掉。她生前用過的東西,塞滿整整3輛三輪車,被送到了廢品站。只留有少數生前她添置的日用品,比如給廚房節省空間的置物架,方便母親幹活兒的迷彩腰包,以及兒子的兩個小保溫飯盒。

女兒剛出事那段時間,周瓊像失了魂一樣,一回屋就哭。她在寫字樓做保潔,在日行超過兩萬步、走過無數次的樓層裡迷失方向。有時隔壁鄰居陳姐路過,看到她在門廳坐著,“要麼以淚洗面,要麼整個人像木頭一樣呆住。”
您的點贊是對我們的鼓勵     還沒人說話啊,我想來說幾句
上一頁1234...7下一頁
注:
  • 新聞來源於其它媒體,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
  • 在此頁閱讀全文
    猜您喜歡:
    您可能也喜歡:
    我來說兩句:
    評論:
    安全校驗碼:
    請在此處輸入圖片中的數字
    The Captcha image
    Terms & Conditions    Privacy Policy    Political ADs    Activities Agreement    Contact Us    Sitemap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

    頁面生成: 0.0383 秒 and 6 DB Queries in 0.006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