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廣告聯系 | 簡體版 | 手機版 | 微信 | 微博 | 搜索:
歡迎您 游客 | 登錄 | 免費注冊 | 忘記了密碼 | 社交賬號注冊或登錄

首頁

新聞資訊

論壇

溫哥華地產

大溫餐館點評

溫哥華汽車

溫哥華教育

黃頁/二手

旅游

中國“新黑五類”苟活 中共殘酷鎮壓不手軟(圖)

QR Code
請用微信 掃一掃 掃描上面的二維碼,然後點擊頁面右上角的 ... 圖標,然後點擊 發送給朋友分享到朋友圈,謝謝!
美國華府的人權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4月15日發布最新調查報告稱,中共加大對公民社會的鎮壓和迫害。受迫害的人說,中共維權人士等政治犯為“新黑五類”,“株連”其子女和家人,人身騷擾,剝奪子女求學或出國,關進精神病院,手段殘酷,無所不用。


人權團體中國人權捍衛者發布題為《如果我不服從,我的家人就將受苦》的最新調查報告,援引多起案例來詳述中國境內維權人士所面臨的迫害,包括對已經服刑出獄的政治異議者及其家人,中共仍不斷進行株連式的“集體懲罰”。

王全璋出獄不得安寧,屢遭逼遷、子女輟學


中國人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出席“中國人權捍衛者”4月11日舉辦的在線記者會時,細數全家過去一年來不斷遭騷擾、迫遷的經過,她說,來自國保的迫害不分晝夜。

李文足說:“凌晨時,孩子已經入睡,一群人沖進屋子就開始大聲叫罵、摔東西;沖進臥室去把孩子叫出來,讓我們滾出這個房間。”

中共2015年發動“709律師大抓捕”,王全璋因常代理敏感案件,包括法輪功信仰案、農民土地案、基督徒案等而被捕入獄,後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名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王全璋2020年獲釋,不過,讓他們夫妻沒想到的是,新的惡夢再次降臨。

李文足說,自2023年4月以來,房東先是對他們一家人斷水斷電,逼他們退租搬家,國保還要求他們搬離北京,就算暫住酒店或朋友家,警察也會以搜查毒品等借口進屋騷擾,其中最令他們痛苦的是,兩人的孩子經多次驅趕的波折後,現在連上學都成問題。

李文足說: “我們今年就帶他到廣東中山一個教會學校,但是我們去到那之後第二個星期,連續兩、三次,有20多個警察沖到這個教會學校,我們就沒辦法繼續上學了,現在孩子暫時就是在線上網課。”

不堪騷擾,李和平女兒精神受創


另一位709維權律師李和平與他的妻子王峭嶺也有類似的遭遇。他們同樣是自去年4月以來就不斷遭到逼遷,即便住在簽有10年租約的房子,房東迫於警察壓力,對他們斷水、斷電,甚至還丟石頭砸碎玻璃,就為了逼他們搬走。

王峭嶺於4月11日的在線記者會說,在一連串騷擾後,警察也沒放過他們的“軟肋”。她說,因為夫妻倆被列為所謂的“重點人員”和“政治犯家庭”,所以小孩要上學都很困難,只能就讀教會學校,但就算這樣,警察仍不松手。

王峭嶺說:“那些便衣警察也會跟蹤我們的孩子,給學校帶來很大的麻煩,所以孩子不能夠正常上學,就在家裡開始網課,但是因為房東的這種暴力手段讓孩子其實心靈很受創傷,沒有辦法集中注意力,所以,我的女兒從去年6月份就正式休學了。”




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從他最近居住的昌平住所向外眺望(2023年6月20日)

迫於壓力,王峭嶺跟李文足說,她們都想過把小孩送出國念書。但王峭嶺說,去年6-9月間,他們試圖從四川成都或廣東珠海出境,都被攔下,理由是“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由於女兒在次次被驅趕離家的過程中精神受創,王峭嶺現在只能旅居中國南方一座偏遠小城,陪她進行心理治療,並將丈夫李和平獨留在北京,一家人分隔兩地。

李文足也說,她的小孩也是在試圖出國時才證實已遭限制出境。

牛騰宇母親遭切斷人際網絡

另一位受害者可可是牛騰宇的母親,她在出席“中國人權捍衛者”的在線記者會時表示,牛騰宇因外泄習近平家人的相關網絡數據而遭重判14年徒刑,被捕期間遭遇慘無人道的酷刑逼供,包括吊打、坐老虎凳及剝奪睡眠、不讓吃飯等。但牛騰宇至今都未認罪,而她自己為了幫兒子奔走申訴也被長期迫害。
覺得新聞不錯,請點個贊吧     好新聞沒人評論怎麼行,我來說幾句
上一頁12下一頁
注:
  • 新聞來源於其它媒體,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
  • 在此頁閱讀全文
    猜您喜歡:
    您可能也喜歡:
    我來說兩句:
    評論:
    安全校驗碼:
    請在此處輸入圖片中的數字
    The Captcha image
    Terms & Conditions    Privacy Policy    Political ADs    Activities Agreement    Contact Us    Sitemap    

    加西網為北美中文網傳媒集團旗下網站

    頁面生成: 0.0367 秒 and 6 DB Queries in 0.0046 秒